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齐思情看了看两个孙子,笑道:“也是,你爸爸妈妈平时陪你的时间也确实少了点,就让他们多陪你们几天,祖母这几天也清闲清闲。”

    司马霏儿听了这话,当下脸上就是一阵的尴尬,看了看自个母亲,当下笑道:“母亲,虽然我知道你说的事实,但是……”

    不待司马霏儿说完,齐思情便开口道:“贫嘴,行了,别在我这耗着了,你们回去吧。”

    司马霏儿笑着道:“这可是母亲你撵我们走的啊,那我可就真走了啊。”

    齐思情捅了捅女儿的脑袋道:“走你的吧!如今可是越发皮了。”司马霏儿笑了笑,忙拽着白漠寒逃也似的离开了。

    见此情景,齐思情有些好笑的道:“我有这么可怕吗,瞧你女儿吓成什么样子了。”

    司马傲天忙摇了摇头,下意识的接口道:“我媳妇这么漂亮,怎么会可怕呢,小丫头片子知道些什么。”

    齐思情一听这话奇怪的看了看司马傲天道:“今天你可是第二次让我感觉奇怪了,平常你怎么舍得说你女儿呢,真是想不到。”

    司马傲天当下尴尬一笑道:“女儿现在可是出嫁了的,媳妇可是我费劲心机才娶回来的,自然得哄着媳妇了。”

    齐思情揉了揉自个的脑门,半晌才道:“是啊,霏儿如今也不是小丫头片子了,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了,哎!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见自个媳妇提起了这种事,司马傲天也想起了自个女儿小的时候,忍不住喃喃的说道:“是啊,那时候的霏儿,天天还黏在咱们身边,嚷着让咱们陪着玩呢,现在咱们想让人家粘着,都不会粘了。”

    齐思情哈哈笑了两声道:“傲天,这么长时间了你还在吃醋啊,现在就是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司马傲天当下摇摇头道:“后悔自然是不后悔,不过,有那么一点点的失落罢了。”

    齐思情伸手帮着司马傲天揉了揉肩膀道:“你呀,真是不知足,漠寒如今可算是上门女婿,女儿呢可以说并没有离开我们一天,若是如别人家女儿一般,嫁了出去,那你岂不是还要去找回来。”

    司马傲天当下便开口道:“那可说不准,若是女儿收了委屈,我肯定去找回来,而且还得给那家伙点好看。”

    齐思情一听这,当下又是一阵的笑声连连,司马傲天当下却是接着开口道:“怎么思情,你不相信啊。”

    齐思情忙摆了摆手,不过笑的实在太过了,脸也是红扑扑的,嘴里断断续续的道:“不…相信…我怎么会……不相信呢,你呀还是年轻时候的那个你,一点没变。”

    二人聊得是高兴无比,不时传出一阵笑声。

    一日过去,第二日一早,白漠寒便被紧急的敲门声给吵醒了,出了房门便见白漠奇王聪等人等在了门外,不由正了神色,回首将门关了起来,这才言道:“什么事情这么严重让你们一大早就聚集在这里。”

    闻听此言,白漠奇抢先道:“师兄其实就是为了条约的事情,如今草案已经商量好了,接下来就是让你看看,可还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也好让我们修改。”

    这边白漠奇话音刚落,王聪便不屑的接过话头道:“白家主说来也是一族之首,怎么连句话都说不清楚,什么叫做不合理我们便修改,实在是荒谬。”

    眼见白漠奇与王聪二人便要吵起来,白漠寒忙开口道:“两位稍安勿躁,这事情也不是在这里就能说清楚的,这样吧,将其他人都叫来,大家桌面上将话说清楚,也免得闹出不必要的隔阂来。”

    见此王聪方才撇开了眼神,只冷冷的望了白漠奇一眼,率先离开了,见状许多人也跟了上去,白漠寒有些无语的望着白漠奇道:“你怎么惹到他了。”

    深吸口气,白漠奇无奈的道:“师兄,还能因为什么。”话罗,白漠奇长叹一声,忙跟了上去。

    白漠寒闻言,忍不住拍打了自己的脑门一下,好笑的摇了摇头心道:“可不是,除了因为自己还能因为什么,他这也算是明知故问了。”想到这,白漠寒忙紧走两步,追上了白漠奇的脚步,一把将其拉了过来,方才言道:“不是吧,这么小气,还真生气了。”

    白漠奇摇了摇头,这才言道:“师兄,我怎么会因为这点小事生气,我只不过是有点担心而已,你也许不知道还不知道,他们这次可是打定了主意,只怕师兄你这次可是讨不到便宜的。”

    重重的在白漠奇这个师弟肩膀上拍了两下,白漠寒有些好笑的道:“这世上还有我讨不到便宜的事情,我却是不信,要不要打赌,看看最后你师兄有没有这个本事。”

    白漠奇张了张口,终是摇了摇头,表示还是不要了,白漠寒的脸瞬间垮了下来,“不带你这么玩的,既然你认为我讨不到便宜,怎么就不能和我打个赌呢,你这样玩了一半突然不玩,很不道德的。”

    见这个时候了,白漠寒这个师兄还有时间考虑这个,白漠奇是真的服气道:“师兄到了现在,你还想着玩,我可真是不如你,如今可是关键时刻。”

    “放松,放松,我这才是所谓的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漠奇你什么都好,就是有的时候实在是太紧张了些,你这点可得继续向你师兄我学习,还有一件事你忘记了,虽然我说让他们制定条约,但最后的决定权,我可始终没有让出去,这答不答应可是我说了算的,所以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哈”了一声,白漠奇好笑的道:“所以师兄啊,你不能怪我不想和你打赌,你瞧,你现在这幅自信的样子,显然心中已经有了对策,我这样和你对赌,还不就是个输吗,偏偏,我从来就是个讨厌输的人。”

    听到这里,白漠寒无语的望着白漠奇道:“哈,我的好师弟,怕输可不是什么好事,作为我辈中人,就要有直面失败的勇气,这样才能在下一次赢得胜利。”

    话到这里,白漠寒见白漠奇不可置信的望着自己,顿时好笑的道:“怎么了,干嘛这么看着我,可是我有什么地方说的不对。”

    “呵呵”一笑,白漠奇顿时摇摇头道:“这个并没有,我只是从没发现,你是这样的师兄。”

    明白了白漠奇话里的意思,白漠寒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轻咳一声,不自在的道:“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咱们还是快跟上吧,让那些家伙等着急了,又是颇多的微词。”

    白漠奇忙笑了笑道:“那咱们赶紧走,不仅师兄你不爱听那些话,我也真不喜欢。”说着两人便忙跟了上去,到了议事厅,白漠寒便发现不止各家族的族长,各家家族子弟也有不少在此,而就在自己坐下的瞬间,司马傲天等人方才匆匆而来,显然刚刚得到了消息,想到这一点,白漠寒方才隐晦的望了众人一眼,笑着言道:“看来人都到齐了,咱们现在开始吧。”

    这边话音刚落,便见门再次打了开来,欧阳家有人喊道:“等一下,我欧阳家还未到呢,怎么就人到齐了。”

    话落,竟是欧阳家全员到场,白漠寒顺手便将手中的笔给扔了出去,直望着欧阳家众人道:“我好像记得我说过,并没有要当你们领导者的意思。”

    闻言,欧阳家种欧阳谦站了出来,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道:“笑话,你白漠寒要当四国领导者,竟想跨过我欧阳家,脑子没有问题吗,是我欧阳家经过你白漠寒的手的确衰败了许多,这是世人皆知的事实,我欧阳家没什么不敢认的,可我欧阳家虽然如今衰败了不少,可到我们毕竟是世家,底蕴还是有些的,姻亲却也不少,想撇开我欧阳家,可问过那些姻亲了吗,还是说你白漠寒想将我欧阳家的姻亲都给撇开,恕我直言,那这四国领导者还是不要也罢。”

    闻听此言,白漠寒淡淡一笑道:“你说的蛮有道理的,不如,就由你替我问问你欧阳家的那些姻亲,是要与你欧阳家共进退,还是加入四国联盟如何。”

    简单地一句话,瞬间便将欧阳谦噎在了原地,竟是进退不得,只因他比谁都清楚,结亲随时结两姓之好可在利益面前,这还真不怎么牢靠。他也没勇气当众将这话问出口,不然只怕欧阳家瞬间便会成为四国的笑话。

    想到这里,欧阳谦深吸口气道:“你到底如何才肯让欧阳家加入四国联盟。”

    “现在就可以啊。”

    白漠寒淡淡的言道,欧阳谦只听得眉头皱了起来,不可置信的言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现在就可以。”

    双手交握,白漠寒笑道:“我说得难道还不够明白吗,既然你都这么诚心问我了,那我同意了,加入吧。”

    到了此时欧阳谦方才明白过来,原来从一开始白漠寒根本就没有要将欧阳家排除在外的意思,如今却是自己求着对方让自己加入,终是落了下层,欧阳谦瞬间脸黑了个彻底。

    白漠寒嘴角溢出了一抹笑意,望着众人瞬间紧张起来的神色,白漠寒笑着言道:“对了,不是说要讨论条约吗,现在可以开始了。”|

    话落,白漠寒手心上翻道:“条约呢。”

    白漠奇闻言,忙递了一份到白漠寒的手中,白漠寒飞快的扫了一眼,用笔迅速的在上面勾画着,很快便到了最后一页,然后将其扔到了了王聪的面前道:“看看吧,画着的便是我绝对不可能同意的,还有一些我略作了改动。”

    王聪身子一震,却是言道:“干嘛扔在我面前。”

    耸耸肩膀,白漠寒笑道:“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想若你都能认同,他们该也不是什么问题吧。”

    见白漠寒这么说,王聪顿时笑了出来,也没有否认,便将白漠寒扔过来的条约细看了起来,只翻了两页,王聪的眉头便忍不住皱了起来,扫向白漠寒,也实在看不出什么来,只能耐着性子,将条约看完。

    末了放在了桌子上,似笑非笑的望着白漠寒道:“你这是在开玩笑,这样的修改你认为我能同意吗。”

    “你能,因为你是个聪明人,你很清楚这是我的底线。”

    听闻白漠寒理直气壮的答话,王聪当下便被气笑了,瞬间站起身道:“那上面所写的便也是我的底线。”

    白漠寒笑了笑,便道:“哦,是吗,看来今天你的脑袋不太冷静,这样好了,这份你就先带回去,仔细看看,明天再来告诉我答案,抱歉,我一会还有事情,便不奉陪了。”

    望着白漠寒真的就这样走了,其它几人有些担忧的围在了王聪的身边,王聪一拍桌子,冷冷的望了司马傲天和白漠奇一眼道:“你们跟我来。”

    直到众人纷纷离去,白漠奇方才走到司马傲天身边道:“看来,咱们是被排除在外了。”

    点了点头,司马傲天言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咱们跟漠寒的关系实在是太过亲近了,他们自然会不放心,也是正常的,算了,既然他们不想让咱们掺和,咱们便先回去吧,老实说,我现在这心里还是心惊胆战的呢,根本没有想到漠寒会这么强硬,还记得他跟咱们说话的时候,明明笑嘻嘻一脸好脾气的模样,如今怎么突然变成这样,难道是被王聪打扰,起床气没有消的缘故吗。”

    白漠奇闻言苦笑的摇摇头道:“伯父都这个时候了,拜托你就不要开玩笑了,而且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哎!而且我现在的头都快疼死了,这到底是要闹哪样啊,看来是不翻天,这事情是不算完了。”

    一说这话,两人顿时都无奈了起来,站起身来,忙追着白漠寒来到了屋内。

    白漠寒好笑的望着两人,“你们这是什么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对你们做了什么呢,快换个模样吧,真会吓死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