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3章
    未修改、勿购买

    欧阳正清听罢,一脸疑惑的道:“不知我欧阳家能帮王家主什么忙?若是能办到的,我欧阳正清绝不推辞,若实在无法办到的,还望王家主你不要见怪。”

    王聪听罢忙开口道:“欧阳家主,自然能帮上。”说着话,王聪的脸上泪水都留了下来,接着开口道:“欧阳家主,我王家如今面临大敌,想来欧阳家主你也听说了。”

    欧阳正清点点头,又摇摇头,“王家主,不好意思,你说的大敌是谁,我倒是不知道,若是有什么人都能让王家主你都感觉应付不来,只怕我欧阳家也是徒劳无功罢了。”

    王聪当下便听明白,欧阳正清这是不想搅和进来,王聪忙开口道:“欧阳家主,我王家如今的大敌是林家,林家如今已经准备派人来攻击我王家,欧阳家主大概也听说过,这林家的底蕴深厚,修为更是不弱,所以我担心我王家的基业就此毁在我的手里,我这才来求欧阳家主你帮忙。”

    欧阳正清听罢,心里却是十分抵触搅和进俩大家族的争斗的,毕竟如今自个欧阳家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了,实在经不起折腾了,当下一脸遗憾的道:“王家主,既来到我的门上,便是看的起我欧阳家。”听到这王聪心里就是一喜。

    但随后的话,却让王聪高兴不起来了,只听欧阳正清接着开口道:“但是,王家主你也知道,我欧阳家如今风雨飘摇,实在经不起太大的风浪了,而且我的人就是跟王家主去,也不过是添乱罢了,实在抱歉的很。”

    王聪一听这话,当下心里气的就不行,心道:“老子进门装了这么半天的孙子,到头来你他妈还是不肯帮忙,若不是有林家这个对头在,老子分分钟先把你给灭了。”

    虽心里如此想,但王聪来的时候,可是就已经抱着不达目的是不罢休心来的,当下开口道:“欧阳家主有所不知啊,这林家可是来者不善啊,他若是就只为我王家来,我王家一家担着就是了,我们王家虽然能顶住一段时间,但是时间怕是也不会太长,而且这林家当代的家主可是个有野心的人,我王家一旦落败,被他给吞并了,接下来,他可是会一步一步蚕食所有的家族的,到时候,欧阳家怕是也不能幸免啊。”

    欧阳正清当下脸色变了变,便立马回复了过来,虽然只是一瞬,但也被一直留心观察的王聪给看了个正着,当下王聪便感觉,有门。

    只听欧阳正清这时开口道:“王家主,既然林家会一步一步蚕食其它家族,那你为什么不去找白漠寒这个四国的统领,而且你我如今也算是四国联盟的人,若是出了这种事,白漠寒可不会站着看戏。”

    王聪当下忙一脸泪水的哽咽道:“欧阳家主你说的极是,可你也应该知道,我跟那个白漠寒的关系可实在算不得好,若是别人出事,还好说,我摊上这事,他是根本不想帮忙,我也去找过他,他只是嘴上答应,根本没什么实际行动,我走投无路,才来找你帮忙。”

    欧阳正清听罢,当下脸色就是一抹恨意浮现,“白漠寒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我欧阳家也和他不对付,若是我们摊上这事,怕是也不会帮忙的,可是,王家主,就咱们两家,怕是也不解决实际问题啊。”

    听了这话,王聪的心算是掉肚子里了,心里虽高兴,但脸上还是一脸的悲愤,“欧阳家主,说实话,我来找你,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若是你不肯帮忙,我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你跟我王家没有任何瓜葛,根本犯不上为我们犯险,完全可以等等,等到大家看清了林家的真实打算,和白漠寒伪善的嘴脸,在团结一起对付林家,我这里先谢谢欧阳家主你的帮助,我王家还有几个要好的家族,我这就去找他们,争取让他们早些看到事情的严重性,也免得我王家遭受灭顶之灾。”

    欧阳正清听罢,点点头道:“王家主放心,我欧阳家全力支持你,只要林家出现,我们肯定第一时间赶到。”

    王聪忙躬身朝着欧阳正清拜了拜道:“晚辈这里多谢欧阳家主了,也替星际的所有家族,谢过欧阳家主的大义。”

    欧阳正清忙伸手扶了王聪一把道:“王家主,可不必这般多礼,你去找找你相熟的家族,我也去找找我相熟的家族,争取让大家团结一致,把这个林家先赶走再说。”

    王聪听罢,更是一脸的感激涕零,“欧阳家主,实在太感谢了,没说的,打今天起,我王家便跟欧阳家是最好的盟友,但有什么差遣,王聪绝不二话。”

    二人又发了一通的感慨,王聪便告辞离开了,径直去找那些以王家还算有些关系的家族。

    王聪走好,欧阳正清脸上还是一阵的激动,这是有人走出来道:“家主,你真的打算帮王家这个忙,说实话,这种事,咱们可是得不到一丁点的好处,说不定还得搭进去点东西。”

    欧阳正清开口道:“这我自然知道,可是如今咱们欧阳家已经属于虎落平阳了,虽然面上咱们加入了四国联盟,可是你应该也清楚,咱们的境遇和王家没什么两样,在白漠寒跟前根本讨不了什么好,倒不如帮王家一下,和王家搞好关系,以后也是咱们东山再起的一个筹码,而且那个林家我也是知道的,那个家主林辉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咱们这次若是能够将林家击败,咱们在这星际也能扬个名。”

    这时那个声音沉默了一会,便又响了起来,“家主,可是林家的实力咱们都听说过,若是王聪只找来咱们帮忙,那可真向您说的那样,根本无济于事啊。”

    欧阳正清,听罢,点点头道:“这个我想过了,王聪不是笨蛋,他也明白,这个,所以他会尽力去找人的,而且有了咱们的加入,接下来找别人也会好找一些,就算他找不到人,我想他也不会跟林家硬碰的,我们到时候看着就是了,若是找的人多了,咱们就去参一脚,若是没什么人,他都不硬碰了,咱们就不必露面了。”

    “家主,那你说的去找别人,可有什么人选?”

    欧阳正清,笑了笑道:“我那不过是说说,我去找人,怎么说,我跟他王家一不占亲二不带故的,我跟人家怎么说,总不能把王聪的那一套说辞说一遍,那我可就真成了王家的附属了。”

    “家主英明,那接下来咱们怎么办?”

    欧阳正清,略顿了顿道:“虽然不给他找人,但是这戏还是要演下去的,我趁着这两天也出去看看,你派人盯着王家,有什么事随时跟我说。”

    “知道了家主。”

    “嗯”了一声,王叔对着众人拱拱手道:“众位,就此别过,咱们有缘再见。”

    司马傲天等人也紧跟着拱手言道:“保重。”

    将人送上了飞艇,就在转身的刹那,忽听王叔言道:“漠寒,别忘了答应我们的事情,还有,早日与我们汇合,咱们再次同游如何。”

    白漠寒亦是一声大笑道:“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王叔羽琨,你二位且先走一步,待我安排好一切,将那几个伤害羽琨的家伙抓起来,我便去找你们。”

    听闻此言,王叔的脸上顿时带上了三分轻松道:“那我们便在家里等你,记得,一定要先来看我们。”

    点了点头,挥手送别二人。白漠寒这才搂着司马霏儿的肩膀道:“咱们也回去。”

    本以为会看到霏儿温柔的回应,却没想到霏儿竟然挣脱了自己的怀抱,自顾自的往屋内走。

    白漠寒不由望向司马傲天道:“父亲,我应该没干什么,这霏儿是怎么了。”

    “漠寒,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这里装傻啊,这么明摆着的事情,拜托,你能别在外人面前卖蠢吗。”

    听闻此言,白漠寒简直无言以对,转身面向齐思情道:“母亲,到底是怎么了。”

    齐思情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漠寒你是真傻还是假傻?”白漠寒当下被说的一愣,一脸无辜的道:“这跟我傻有关系嘛?我怎么不觉得。”

    齐思情听罢,又是一阵的摇头,拍了拍白漠寒的脑袋道:“你呀,心可真不细致,还能怎么了,不就是听到你要走,霏儿才不高兴了吗。”

    白漠寒这才恍然大悟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道:“真是当局者迷了,这么的简单的道理,我却……”

    说到这里,白漠寒忙道:“父亲,母亲,容我先走一步。”

    齐思情闻言,不由笑道:“这事你可反应够慢的,快去,和霏儿好好说话,自你们成婚,你就经常独自去星辰大海,霏儿她怀着身孕,因怕你分心,出什么事愣是一句话都没有透露给你知道,独自将两个儿子生了下来,她的苦,你该了解才是。”

    白漠寒闻言,不由有些唏嘘的道:“母亲说的是,这点确实是我的不是,往日只顾着自个的事,倒是对菲儿亏欠了不少,我今后一定改正,父亲、母亲,我便先回去了。”

    见岳母点头,白漠寒忙跟了上去,司马傲天见自家夫人兴致不高的模样,不由问道:“夫人,好端端的这又是怎么了。”

    齐思情闻言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如今我是真不知道,当初将霏儿嫁给漠寒是对是错了。”说着又是一阵的叹气。

    这话一出,司马傲天的嘴角不由抽搐了起来,扫了一眼,跟在身边的众人,忙将众人遣散,这才拉着媳妇来到了房间里,方才没好气的道:“我说,你如今说话做事,是越发不看场合了,你说你在那么多人面前说出这话来,而且若是那话传到漠寒耳朵里,他怎么想,你让漠寒的脸面往哪放,便是霏儿听到也会不高兴的。”

    齐思情没好气的撇了丈夫一眼,这才言道:“我又没有说错,你自己看看,自从霏儿嫁了人,她过过几天安生日子,而且漠寒在外面,他去的地方都是些什么地方,正常人没一个想去的,害得我们的女儿连个安稳觉都睡不上,如今他好容易回来了,哈,这才多少日子,你瞧瞧发生了多少事情,你女儿又掉了多少眼泪,就是我现在的心还砰砰跳个不停呢。”

    话音落下,司马傲天却是言道:“你瞧,你这话说的,什么就正常人不去,漠寒和他那些兄弟有谁不正常,我看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汉子,俗话说好男儿志在四方,本就是寻常,漠寒是个有本事的,外出闯闯有什么不对的,当日咱们看上的不就是漠寒他未来的可能吗,若不然我司马傲天的女儿什么人嫁不得,偏要选他一个一穷二白的穷小子,我又不是有病,而且漠寒闯荡在外,你可知给家族带来多少的好处。”

    “家族,家族,我跟你说女儿,你跟我说家族,司马傲天,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功利了,咱们可只有霏儿一个女儿,她的幸福难道不是最重要的。而且你说的家族现在已经可以了,就是没有漠寒在外扬名,也可以了。”齐思情喊完,胸口不停的起伏着。

    司马傲天却没有就此认输,而是言道:“思情,咱们自小生活的环境,怎么如今你还说出这样天真的话来,霏儿是咱们唯一的女儿,她自出生起,肩上就已经挑上了沉重的负担,如今漠寒能够为他分担,将这份重担挑起来,你知道这对霏儿来说,是多大的幸运吗。”

    点头轻“恩”了一声,司马傲天认同的道:“你说的很对,司马家的产业在许多人的眼中就是一块肥肉,可能让这份家业一直是别人眼中的一块肥肉,甚至更肥更大的人,如今能做到的也就只有漠寒一个人,你说的那些想抢这块肥肉的,只怕抢到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先将那肥肉吞入腹中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