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2章
    白漠奇看了看这人,笑着道:“我可没说过这话,而且我刚刚不是说了嘛,你们大可以自个去看看,现在既然你们两个都有疑问,你们两个大可以进去看看嘛。我反正又没有进去过,我可不知道。”

    这话一出,白漠奇心里就是一咯噔,还真让这人给蒙对了,不过自个可不能照实说,当下不由看了这人两眼,开口道:“这位,我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大家都要进这凶兽林,我和我的族人也不能幸免啊。”

    李玉明这时却插口道:“白家主,你看来是真进去过,你不过就是走了门子,你在里面肯定有什么安排。”

    白漠奇听了这话当下就有些无语了,当下好笑的道:“你这想法也太想当然了吧,我就算走了门子,这些天你没看见我也在参加比赛啊,能有什么安排,在说这里可不是我们白家的地方,我就算想干什么也不那么容易把,再说了,咱们可是在比试,就算我在怎么做,那些个凶兽林里的野兽会不攻击我嘛,还有你们会对我们手下留情嘛,也不会吧,那你说我还能有什么安排。”

    李玉明听了这话,居然淡淡的“哦”了一声。

    好笑的望了对方一眼,便不屑的将视线移了开来,这样的人一看就不是个能成大事的,和他再计较下去,丢分的可是自己。

    而郑秀此时望着下面乱糟糟的模样,赶忙开口道:“看来,白家主是怕众位太过紧张,这才开了个小玩笑,活跃一下气氛,不想这玩笑开得有些不合时宜,不过现在也不说这些了,时间紧迫,我先将诸位送进凶兽林再说,当然我还要先交代两句,吃的用的一定要多准备些,别到时候为了这个掉链子,就好了。”

    这番家常话的让众人的神色也松了松,紧张到极点的人,此时也稍微放松了一些,如今既然一定要进去,他们也就认命了,只是望着身边之人的神色隐隐戒备了起来,郑秀将人带到了凶兽林,听到里面隐隐传来的长啸之声,众人觉得刚刚鼓起的勇气,好像渐渐消失了。

    望着部分人脸上的退缩神色,郑秀一挥手,便见突然出现了一批人,直接将枪口对准了众人,望着想要反抗的众人,郑秀方开口道:“各位不要误会,这些不过是我借来以防万一的,你们中若是反悔了,为了公平起见,我也就只好借助他们的力量了,其他却并没有什么恶意,而且这些人不是正好帮你们克服心中的恐惧嘛,只要你们乖乖走进凶兽林,他们什么事情都不会做的,这事我郑秀还能保证的。”

    见郑秀这么说,王聪呀牙切齿的道:“郑大人果然好手段,不知你可否想过,你如此做的后果。我们便是再不济,也出自顶尖的家族,一下子得罪我们这么多人,郑大人觉得会是个明智的选择吗。”

    郑秀闻言,忍不住“呵呵”笑了出来,“王家主对郑某是否有些误会,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你们好,半点都没有挑衅的意思。”

    王聪没有接话,只是淡淡的望了郑秀一眼,便率先走入了凶兽林,王家众人见状,亦是紧跟其后,毕竟他们清楚的很,若是跟在王聪身后还好,不关怎么着,总有一分活命的机会,可若是离开了王聪,在这样的环境中,他们就只有死路一条了,这边王聪做了个表率,白漠寒便也带着司马家人紧跟了进去。

    见所有人都走了进去,郑秀脸上终于露出了阴沉的神色,对身后的郑武一个眼色,对方边忙匆匆的离开了。

    这时郑秀才对着拿着武器的人道:“我说过的话,你们记清楚了吧,不论是谁,只要从那凶兽林中出来,便给我乱枪打死,我可不想留下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可清楚了吗。”

    持枪众人忙低下脑袋道:“郑大人放心,我们的信誉便是我们的实力,既然郑大人能找到我们,对我们以往的战绩就该有所了解才是,我们可是靠这个吃饭的,若是失去了郑大人你这样的金主,我们以后也就不用混了。”

    郑秀深吸口气,这才望着对方言道:“说的好,希望你们对得起我这份信任,还有那份钱。”

    话落,郑秀便转身离开,坐上了一旁的飞艇,望向郑林道:“司马家那人可安排好了。”

    郑林忙道:“大人只管放心,该做的我们都做好了,如今就等白漠奇对其动手了,只要白漠寒一死,所有的一切自然都推到白漠奇的身上,而白家的事,我们完全可以说是白漠寒不忿白漠奇毁了他的修为干的,这样白漠奇要将他置于死地,也有了理由,简直就是完美的计划,大人,你可真够阴险了。”

    郑林话音一落,便意识到不好,忙望向郑秀解释道:“大人勿怪,是我说错话了,我的意思是,你的聪明睿智简直无人能敌,这么好的计谋也只有你能想的出来。”

    烦躁的挥了挥手,郑秀没好气的道:“郑林,你什么都好,就是败在了这张嘴上,实在是太不会说话了,算了,看在事情马上就要完结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只是你要记得,以后遇事最好闭嘴,不然本来十成的功劳,能剩下三分就算不错了。”

    郑林瞬间羞愧,他也知道自己嘴笨的很,遂忙应道:“大人,我知道了,以后我一定少说话。”

    深吸口气,郑秀懒得再开口,倒了杯酒来喝,郑林的通讯器突然响了起来,望了郑秀一眼,见其同意,便忙接了起来,只见郑武的小人着急的道:“告诉大人不好了,mary小姐闯进了凶兽林,若是最后咱们不论谁都开枪的话,伤了mary小姐,被上面的人给知道了,咱们可讨不了好。”

    不等郑林开口,郑秀便将口中酒都给喷了出来,不等郑林开口,便先怒吼道:“什么,该死的,谁把她放进去的,那么多人守着,怎么就能让她跑进去,你们这些没用的家伙,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就不该离开,这才离开多久,就给我出了这么大的纰漏,真是该死,这个mary还真是处处跟我作对呢。”

    话到这里,郑秀突然变了神色,眼中闪过一抹阴沉道:“是啊,这个mary处处跟我过不去,现在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可能放弃呢,郑武你听着,现在安排人,你亲自带队,给我jin ru凶兽林,记得你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给我杀了mary。”

    话到这里,郑秀便见郑林一脸惊惧的模样,郑秀警告的望了对方一眼,继续言道:“我刚刚说的话,记清楚了没有。”

    半晌没有听到答话,郑秀的脸色更显阴沉道:“怎么,郑武现在怕了,可是自从你听到这话的瞬间,便已经注定了,这件事你非得去干才好,若是不干,那么不仅是你还有你的家人都得死,所以你最好想明白了,到底是拼死一搏还是让你的家人受连累,两个之间选一个吧。”

    这话话音一落,郑武心念飞转,他可是知道郑秀是什么人,说的出就做的出来,自个若是不答应,结果就已经注定了,而且自个所料不差的话,现在郑秀就已经派人看着自个的家人了,想到这,郑武才对着通讯器颤巍巍的说道:“大人说的哪里话,我本就是大人的人,自然是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刚刚犹豫,只是担心万一这样的消息传扬出去,那对大人以后的路可是十分的不利的,毕竟mary小姐的背后,站着的人可就没有一个简单的。”

    听闻此言,郑秀的脸上闪过一瞬间的犹豫,便又接着道:“其它的话不用说了,总之照我的话去做,记得一个活口都不留,不然就如你刚刚所说,我就活不了了,你们自然也活不了的,不过若是办成了,你我都有荣华富贵享用,知道吗。”

    郑武忙紧张的应道:“是,大人,既然大人下定了决心,我会尽量将事情给办好的。”

    闻听此言,郑秀当下怒道:“给我小心一点,事情一定要办好,不是尽量,而是必须,若不然就是你我的死期。”

    郑武闻言,忙应了声是,这边郑秀气的直接将面前的桌子给踢了出去。

    而另一边,郑武的情况也算不得好,只要想着后面会发生的事情,郑秀只觉得脑袋都大了,无语的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一旁之人见状,忙担忧的道:“武哥,怎么样了,大人可有什么吩咐。”

    轻叹口气,郑武无奈的道:“我真后悔打这通电话,如今想跑也跑不了了,只有接着往下走了。不过这次的的事情可是危险的很,若是你们现在不……”

    话刚说到这里,郑武便被身边之人重重的拍了一下道:“我说武哥,你这说的什么话,兄弟们是那些不讲义气的人吗,总之一句话,武哥在哪里我们就在那里,大人到底是怎么安排的,武哥你就快说吧。”

    待郑武将话说完,原本那人的神色有瞬间的僵硬,郑武闻言一笑道:“怎么,现在可是后悔了吗。”

    “武哥当然不是了,我只是没想到大人玩这么大而已,对mary小姐动手,这可不是什么能够善了的事情啊。”

    郑武闻言,有些无力的道:“谁说不是呢,可是大人已经下了命令,便是不做也不行了,算了,先不管这些,先去布置妥当,总要将事情先安排妥当,确认万无一失才好,你们记住这次失手,我们可就只有死路一条了,知道吗。”

    众人点了点头,忙认同的道:“是啊,那武哥我们现在就赶快去安排好了。”

    再说让郑秀头疼不已的mary,此时跟在鲛人的身后,脸上也是满脸的不高兴,终于忍不住一脚给踹了上去,无语的道:“我说你就这样一直用背影背对着我吗,不是说了这件事咱们不掺和的吗,你这又是要闹什么。”

    这一脚上身,鲛人忙转过身来,讨好的道:“mary,mary,别生气吗,我又不是要帮忙,不过是进来看一看,对只是看一看,你也知道漠寒现在的情况,我总不能真的见死不救吧。”

    冷哼一声,mary没好气的道:“瞧瞧,瞧瞧,我们的阿蓝多有义气啊,为了白漠寒连妻儿都不要了,哈……,这个白漠寒怎么就在我身边这么阴魂不散呢,真是让我恨不得掐死他。”

    鲛人讪讪一笑,忙上前安抚道:“哎呀,mary别这么说啊,要不然我真的就要冤死了,漠寒在我心里怎么可能有你重要呢,只是咱们现在不是也闲着嘛,帮他一下也无伤大雅不是,你就当是救死扶伤一回。”

    说这话,鲛人便将手握成拳头,递在了mary的身前,mary不由退后了一步,恼怒的道:“什么啊,你这是要打我吗。”

    连连摇头,鲛人这才指着拳头上指甲壳大小道:“这就是漠寒在我心里的位置。”说着,便用手将整个拳头包裹了起来道:“而这就是mary你在我心中的位置。”

    见鲛人别扭的将身子转到了一边,mary忍不住笑意的扯了扯嘴角,这才小声的道:“男人的甜言蜜语,果然不能相信。”

    话落,便越过了鲛人往前走,鲛人见状,忙跟在其身后道:“mary,我可不是你以为的那些男人,而且我也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我说的都是我心中所想啊,真的,真的是。”

    突然鲛人眼中一厉,挥刀便在mary的头上挥了过去,mary心中一惊,正要开口,就见鲛人满脸凝重的上前,连挥数下,这时mary才发现,在自己刚刚站立之处,不足三米的树上,竟是盘踞着条数百米长的大蛇,而鲛人却是丝毫不顾自己的安慰,与那大蛇拼杀了起来,mary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绚烂的笑意,就那样静静的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看着鲛人保护自己的模样,直到那大蛇完全死在了地上,mary方才言道:“好帅,好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