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1章
    未修改勿购买

    显然最后这句是故意说给司马菲儿听的,不过司马霏儿却只是气鼓鼓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此时,mary却见鲛人脸上露出了笑容,两根指头用力一掐,方道:“你笑的这么大声,是要我改变主意吗。”

    鲛人哪敢应话,瞬间严肃的道:“我哪敢呢。”

    望着两人秀恩爱的模样,司马霏儿撇了撇嘴,嘟囔道:“幼稚。”

    听闻此言,mary倒是毫不在意的道:“幼稚,幼稚又怎么了,不是常有话说,爱情会让人变成傻子吗,难道你和白漠寒没有这样的时候,那还真可惜呢。”

    这话里就差明说她和漠寒之间不是爱情了,将司马霏儿给气了个半死,转身进到了门内,哐当一声将门给关了起来

    鲛人一脸无辜的望向mary道:“现在该怎么办,门关上了要如何贴身保护。”

    看了一眼鲛人的蠢样,mary在手上点了几下,便见房门历时打了开来,mary不由摇了摇头道:“阿蓝,以后不懂的问题只管问我,千万不要问别人,你的蠢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就好了。”

    正在行走的鲛人一个踉跄,不敢相信自己在心上人眼中的形象是这样的,顿时有几分欲哭无泪之感。

    再说白漠寒带人来到了王家的领地,挥挥手,示意众人动手。

    当下便见司马家的人,十人排成一列,正在这时,苍蝇头挥挥手小声道:“停一下,师兄。”

    白漠寒闻言,疑惑地看着苍蝇头,“怎么了,师弟?”苍蝇头笑了笑道:“师兄,咱们就拼着手撒,这么远的距离,飘过去可不容易,我昨天特意赶制了一批秘密武器。”

    说着便让人推了过来,白漠寒一见,当下笑着道:“你这办法可是不错,这么大的风机一吹,有多少东西也吹过去了。”白漠寒话音刚落,苍蝇头便从背包里拿出了白漠寒给的药品,麻利的填装在了风机里,当下风机转动,一股大风当下席卷了王家人待着的地方,此时在营地的王聪,立马感觉到了不对,这么大的林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风,肯定有什么蹊跷,待看到有人倒地不起后,便明白了怎么回事,忙闭住其,捂住鼻子,当此时王家的人却还是一个个的倒了下去,王聪倒是个有胆识的人,当下顶着风往前冲去。

    待看到放毒的人居然是司马家的人,里面赫然有白漠寒的身影,王聪当下便飞身而出,一掌对着白漠寒便攻了过去,只不过瞬间便被化解了去,王聪当下心中吃惊不小,不可置信的开口道:“你根本就没有失去修为?”

    听了这话的白漠寒却没有回答,只淡淡的笑了笑,不过事实已经很明显了,白漠寒还是原来的白漠寒,修为依旧很高强,王聪也不是笨人,当下便想到了这几天的种种,当下便开口道:“我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和白漠奇在演戏,显然目的就是为了消灭我们,你们真是阴险啊。没想到就连郑秀那个老狐狸都被你们骗过去了。佩服佩服,不过你来找我王家的麻烦,只怕是找错人了,我王聪可不是轻易认输的人,今天便是我死,我也要你留在这里。”

    说罢,王聪便飞身强攻了过来,只是身子还在半空的时候,便见白漠寒随手一挥,本来还活蹦乱跳的王聪,当下便瘫软了,直接便掉在了地上,当下不由怒道:“白漠寒你还真是卑鄙,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有种真刀真枪的跟我打一架,耍这种阴谋诡计,算什么本事。”

    “嗯”了一声点了点头,白漠寒戏谑的言道:“若我记得没错的话,当日王家主也说过这样的话,计谋本就是战斗的其中一项,躲不过去,只能算你自己没本事,怎么能怪施计的人手法高明呢,不是吗,至于什么下三滥还是上三滥的,只要赢了就是好手段。”

    王聪瞬间无言以对,不由将目光移到了一边,白漠寒笑着道:“怎么了,计划引颈受戮了?这可不想王家主的为人处世风格啊。”

    王聪哼了一声道:“要杀便杀,别拿这些话羞辱我,我王家人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汉子,可不是什么贪生怕死之辈。”

    白漠寒当下便大笑了起来,接着道:“你也不用紧张,我虽然将你制住了,可我却没有杀你的意思,而且你没瞧见你和你的那些手下人一点都不一样吗,他们现在可是彻底没知觉了,起码你如今还清醒着呢。”

    冷冷一笑,王聪言道:“那又如何,让我感激你吗,做梦吧,你什么目的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不过是想让我受到羞辱,让我屈辱而死。”

    听了这话,白漠寒忍不住摇了摇头,“所以说,我不想和你们这些心机多的人说话,真是太累了,怎么能将人老往坏处想呢,我是那样的人吗。”

    话到这里,白漠寒眼见王聪脸上闪过一抹不屑,也不在意接着言道:“其实,你确实应该谢谢我才是,因为是我救了你们才对,而不是你嘴上那所谓的想杀你们。”

    王聪闻言,冷冷的道:“你确定是救了我们,而不是想杀了我们,我手下那些人可还在那里爬着呢。”

    白漠寒十分理直气壮的点头道:“我当然是救了你,而且你手下那些人不过是昏过去了,根本没什么大事,倒是你,身为王家的家主,难道你连这点危机意识都没有,郑秀那人有阴谋,你应该看得出来吧。”

    “看得出来,看不出来与你又有什么关系。”

    “嗯”了一声,白漠寒笑吟吟的道:“的确,你们是死是活与我并没有什么关系,可是这毕竟是我的生存之地,我不想让这里变为炮火的交战地,更不想生灵涂炭。”

    闻听此言,王聪皱了皱眉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会变为炮火的交战地。”

    白漠寒拍了拍王聪的脸颊,带着几分不可思议道:“不会吧,到现在,你都不清楚郑秀的目的?”见王聪还是一脸的茫然,当下白漠便又接着道:“难道你不知道,那郑秀的目的便是将四国的精英斩杀殆尽,好将此地一举接收回去的吗。”

    话落,见到王聪脸上震惊的模样,实在是不像装的,白漠寒有些无语的道:“不会吧,这么明显的目的,你真的不知道。”

    轻叹口气,白漠寒无奈的道:“啊,看来我真是太高看你的智商了。”

    王聪瞬间恼怒不已,只到底是王家家主,很快便冷静了下来,淡淡的扫了白漠寒一眼,方才开口问道:“那你计划如何做,该不会就这样迷晕我们就算了吧,这样可起不了什么成效不是吗,而且若想起到什么作用,你更应该迷晕的是郑秀才对吧。”

    “我这么做其实就是怕王家里面有郑秀的眼线。”

    这话一出,可以说是瞬间惹恼了王聪,冷冷的盯着白漠寒道:“你当我王家是什么人,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出现在王家。”

    淡淡的扫了王聪一眼,白漠寒也没有隐瞒的意思,直言道:“若我说司马家和白家都出现了呢。”

    王聪瞬间脸色大变,他自然清楚的很,王家也不可能干净的了,不由将目光扫向了众人,在想心中考虑着,这个眼线是谁。

    王聪忙晃了晃神,当下言道:“说吧,你的计划是什么。”

    白漠寒笑了笑,在其耳边耳语一番,王聪闭了闭眼睛,终是点头应了下来,白漠寒笑着言道:“你该不会半路反悔吧。”

    闻听此言,王聪冷冷的言道:“我王聪便是再不济这点信誉还是有的,况且,你一个盗贼头子都能做到这种地步,我王聪又如何会落入人后。”

    白漠寒点了点头:“好吧,暂时相信你一次。”说罢,将东西递了过去,“那我就不说废话了,好好做啊。”

    话落,待白漠寒带着众人离开了,王聪方才反应过来王家这么多人的事情,就只有他一个人做,要做到什么时候,瞬间又将白漠寒给记恨上了。

    如此用了一天的时间安排妥当,白漠寒瞬间让苍蝇头将防护网打开,任由郑秀的探查器进来,看到想看的内容,郑秀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只是望着mary还好好的活着,严重闪过一抹阴狠,淡淡的道:“这样下去不行。”话落,便忙吩咐道:“郑文,找几个人,带好武器,现在就进到凶兽林里去,记住,一定要将白漠寒和mary给处理干净了。”

    望着郑文脸上犹豫的神色,白漠寒忍不住一脚给踹了过去,冷冷的道:“怎么,莫非你还有什么不愿意的不成。”

    讪讪一笑,郑文小心的言道:“当然不是这样,大人,而是大人也知道,我的修为实在差的紧,我带头进去别坏了大人的事情,不如让郑武去,他可是我们之中的佼佼者。”

    郑秀闻言,直接一脚给踹了过去,冷冷的道:“让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郑武那边我另有安排。”

    心中暗暗叫糟,郑文只能无奈的应了声“是”,忙下去安排不提。

    不过郑文也不是傻的,知道这是要命的买卖,所以郑文毫不客气的将郑秀带来的好手要了个遍,武器更是带的充足,心里这才松快了些,带着众人来到了凶兽林中。

    郑一望着郑文道:“文大哥,咱们是一起还是分开走。”

    听闻此言,郑文当下言道:“你是不是傻,这里是什么地方,凶兽林,且不说他原的凶残程度,那四国的精英是摆着好看的,聚在一起,咱们都不一定能有命在,分开走,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郑一当下讪讪的闭上了嘴巴,见此情景,郑文忍不住言道:“小一,你也别怪我说话太狠,要知道从咱们进来的那一刻,咱们的命就不属于自己了,所以更要小心再小心,这样才能保证咱们自己的性命,记住了没有。”

    郑一连连点头,忙应了“是”道:“文哥放心,刚刚是我莽撞了,以后跟着文哥走,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那文哥接下来咱们去哪里,毕竟有四国,咱们总不好都去吗。”

    这话一出,郑文瞬间满头黑线的道:“你是不是蠢,咱们是来干什么的,去哪里还用纠结吗。”

    说罢,不等郑一开口,郑文便依着早就准备好的路线图,驾着飞艇而去。

    很快,便见到了白漠寒等人所在的地方,望着白家众人躺了一片,几人心中暗松口气。

    忙一一跳了下去,很快便发现了白漠寒的身影,郑文眼中露出了一抹邪笑,拿出光剑便对着白漠寒挥了过去,不想突然被人拦了下来,抬眼一看,正是那和mary一起走进来的阿蓝。

    郑文皱着眉头言道:“他的生死与你无关,要不想死在这里,就给我滚远点,不然先宰了你。”

    闻听此言,鲛人不屑一笑道:“也许的确有人能宰了我,不过,这人可不包括你这种人,倒是你说这话我原路送还给你,识相的话给我滚开,不然死的就是你了。”

    郑文挥了挥手,见身后之人都将武器给架在了身上,这才志得意满的道:“我知道你厉害,可再厉害你能挡住这么多条枪的扫射吗,我看未必吧。”

    鲛人闻言,挑眉望了郑文一眼,突然出手,将郑文给拽了过来,这才言道:“能不能挡住,你开枪看看啊。”

    话落,鲛人便望向郑一等人,郑一等人见状,见郑文被人制住,哪里还敢动手,一时愣在了原地。

    关键时刻,郑文也是个能下的了狠心的,直接便道:“别管我,开枪,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完成任务,左右咱们本就是做的掉头的买卖,便是现在活了,咱们也是死路一条。”

    见说了这话,郑一都没有动手,郑文忍不住嘶喊道:“还愣着做什么,我说开枪,死了我一个,总比都死在这里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