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未修改,勿购买

    妖熊点了点头,白漠寒便扭头望向白漠奇道:“有这几头妖熊,咱们的任务可算是完成了。”

    白漠奇几人点头应是,白漠奇纠结的望着妖熊高大的身形道:“你真要带回去啊,这可是妖兽,万一发狂,可没人能制得住他。”

    “放心它不会的。”淡淡的撂下这么一句,白漠寒便往母妖熊那里走去,白默奇见状,忙跟了上去,

    同时征得母妖熊的同意,白漠寒忙示意几人将小妖熊背在身上,免得一会再出乱子,只是刚出了山洞,白漠寒便忙挥手示意众人停了下来。

    白默奇忙上前道:“怎么了。”

    “三哥我怕。”

    “哈”还没等白默奇反应过来,白漠寒便一溜烟的躲到了白默奇的身后,白默奇也不是个傻得,当下便道:“四弟别怕,欧阳德那个蠢货早就被我们给赶走了,没什么好怕的。”

    “哈哈哈哈。白漠奇,你才是个蠢货。老子是什么人,能是你们随便就能赶走的。”随着欧阳德这话落下,四周渐渐显现出些人影了,看情况,级别还都不低,起码白漠奇当下便被压制住了,更不用说,欧阳德还将星际最新轨道枪给拿了出来。

    白默奇当下眉头一皱道:“欧阳德,这可是狩猎,你应该知道,学校是会派人监视着的,你就不怕出去后不好交代。”

    “呵呵呵呵。”欧阳德听完这话,好笑的双手交叉搭在胸前,挑眉望着四周的众人道:“监视,这里有人监视吗。”

    这话音刚落,便见一人恭敬的走了出来,将一个戒指交到了欧阳德手上道:“德少爷,您放心,我已经事先将观察器都给关停了,您现在做什么都是不会被发现的,根本不用担心。”

    听到这里,欧阳德脸上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随手把玩着手上的戒指道:“现在没话好说了吧。”

    “可是”

    “嗯。”欧阳德见白漠寒还敢开口,当下便将视线移了过去,就见白漠寒慢慢的指着自己手上的腕表道:“可是,我已经都录下来了啊。”

    这话说完,却见欧阳德脸上连半点波动都没有,心中便明白,对方根本就没计划让他们活着出去,挑了挑眉毛,白漠寒示意白漠奇将自个让他收到背包里的那株草药拿出来,悄悄的握在手中,先一步在几人身上点了几下,便催动真气将药效都给挥发了出来,然后大喊一声道:“三哥,咱们快跑吧,这么多人,显然是要置咱们于死地了。”

    随着这话落下,便见四周众人一个一个砰砰砰的栽倒在地,白漠寒不由惊叫道:“呀,三哥他们这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倒下来了。”

    “弟弟的戏越来越好,他该怎么破。”白默奇暗自吐槽一番,不由也跟着演道:“我也不知道,该不会是乐傻了吧。”

    若到此时欧阳德还不知道是白漠寒兄弟二人搞得鬼,那就是真傻了,可惜还没等他做什么,便也跟着撑不住的倒了下来。

    白漠寒这才冷冷一笑,一改刚刚的懦弱模样,几步走到欧阳德身边,将欧阳德手中的戒指给抢了过来,一脚对着欧阳德踹了过去,只听咔嚓一声,欧阳德的腿竟然应声而碎,又在欧阳德的身体里注入一股子真气,白漠寒这才望着欧阳德痛的打滚的模样道:“你说说你傻不傻,本来走就算了,偏偏作死的跑回来,如此的结果你可满意了。”

    “白漠寒,你在找死。”

    眉眼一飞,白漠寒再次冷笑一声,又是一脚死死的踩在了欧阳德的手背上,用脚尖狠狠的碾了碾道:“哦,是吗,等你以后站起来再说这话,如今这情况看来,显然死的要是你了。”

    冲着欧阳德露出抹玩味的笑容,白漠寒便举手来,望着欧阳德瞳孔中的恐惧,白漠寒猛得将手收了回来,淡淡的道:“算了,就留你这条贱命下来,若不然,你就这么死在这里,欧阳家怎么知道是我们动的手呢。三哥咱们走吧,至于他们,就看他们的造化了,希望他们不会遇到什么不开眼的妖兽吧,毕竟欧阳家的德少爷,还是能卖个好价钱的。”

    白漠奇险些压不住自己的笑意,见自家四弟已经离开,忙带着几人跟了上去,欧阳德注视着乖乖跟着几人的妖熊,心中一紧,立时怒喝道:“你们这些废物,还不过来扶爷起来,是不是想要爷要了你们的命。”

    欧阳闫闻言,忙道:“德少爷,非是我不肯起来,只是也不知道白漠奇那家伙动了什么手脚,我如今全身麻木,根本起不了身,咱们是不是按下急救钮,免得万一真有妖兽来了……”后面的话,再触及欧阳德阴沉的脸色后,欧阳闫忙咽进了口中。

    欧阳德冷冷一笑,“说的容易,那你能否告诉爷,怎么解释爷在这里的事,更何况,让爷空着手出去,亏你说的出来,爷的脸面还要不要。”

    欧阳闫这下子算是彻底消停了,只因为同出欧阳家,他比谁都知道欧阳德的脾性,只是欧阳闫住口了,不代表其他人也这么想,这不,欧阳德这话刚一出口,宋千便先开口道:“德少爷话可不能这么说,如今小的们都是动弹不得,若真出了什么事,只怕也顾忌不到德少爷,德少爷乃是欧阳家往后的家主,若折在这里,岂不是可惜,难不成德少爷想将家主之位拱手让人。”

    这番话可以说,句句戳中欧阳德的肺管子,当下便身子一侧,重重的撞在了急救钮上,听到那熟悉的音乐声,欧阳德脸上更是阴沉的厉害,“白漠寒,老子和你势不两立,竟然敢阴老子,好,好的很,看来白家该死的人还真多,既然如此,老子便成全了你们。”阴毒的撂下这话,欧阳德便静静的趴在地上,等待救援队的到来,不得不说,救援队的速度还是很给力的,不过三五分钟的功夫,便到了几人的面前,只是望着众人的样子,救援老师脸上的神情可算不得好看就是了。

    而看到这一幕的白胜天暗暗咬牙,虽然这的确是事实,但是白胜天还是觉得这个儿子欠收拾了些。白默奇此时打了个冷颤,下意识的四处望望,没察觉出什么不对来,又哀嚎了起来。只不过这次求饶的对象换成了齐老爷子罢了。

    见差不多了,齐老爷子随手将外孙子一扔,便又望向了白漠寒道:“乖孙子,往日里外公可最疼你了,但凡你受了委屈,外公可是第一个动手的。”说到这里,齐老爷子冷哼一声,不屑的瞟了一眼自个的便宜女婿道:“若靠你那个没用的父亲,我可怜的外孙子还不知道得委屈成什么样呢。真的不能和外公透露一点。”

    上下望了齐老爷子两眼,白漠寒这才笑着道:“可是身子不舒服。”

    齐老爷子闻言一惊,却马上笑着掩饰道:“这你可算是猜错了,你外公的身子可是好的很,干掉一头妖兽那是半点问题都没有。”

    “可惜,运力却不能持久,只怕若那妖兽善于闪躲,死的就是你。”

    听到这里,齐老爷子彻底沉默了下来,齐媚儿闻言一惊,忙紧张的上前道:“父亲,漠寒说道可是真的,你真的”

    齐老爷子并没有回答齐媚儿的话,而是扭头望向白漠寒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要知道这样的消息,齐老爷子可是花死命瞒着的,愣是一个人都没有告诉,若说白漠寒从其他的地方知道,那还真不可能。

    不接齐老爷子的话茬,白漠寒只是反问道:“你想将身子养好吗。”

    齐老爷子一愣,齐媚儿却是马上反应了过来,忙道:“漠寒,快给你外公看一看,你外公往日里可是最疼你了。”

    扯了扯嘴角,白漠寒真想吐槽,那个人根本不是他好不好,要他说几遍,不过吐槽完,白漠寒还是上前握住了齐老爷子的脉搏,再次拿过全息显示器道:“我这里有几味药材,你若能找到,你的病自然不是什么问题。”说着便一边演示一边说起药材的名字功效。

    齐老爷子看完,深深的叹了口气道:“这里面的几样我还真见过,只不过是在咆哮森林的深处,若是以往我自然不怕,只是如今。”

    这番话可以说是间接承认了白漠寒所说的话,齐媚儿忙不迭的问道:“什么时候受的伤,为什么我不知道。”

    看着屋中众人震惊的神情,齐老爷子苦笑一声道:“有段时间了。”再多的却是不愿多说了。

    “是欧阳家。”猛然这四个字从齐媚儿口中冒了出来,齐老爷子当下便觉得不好,一把拉住了女儿的胳膊道:“别胡闹,难不成你想将全部的人都给搭进去不成,欧阳家如今已成尾大不掉之势了,你便是再不甘心又能如何。”

    齐媚儿的眼睛一一扫过父亲,丈夫,儿子,想着他们都是同被欧阳家所害,偏偏如今她什么都不能做,齐媚儿不由死死的咬着嘴唇,血不由便落了下来。

    白胜天见状,忙将媳妇给搂进了怀里,齐老爷子亦是收了自己的情绪,先哄起了女儿。

    白默奇略一咬牙便道:“母亲你别担心了,我们学校这次组织的试炼正好在咆哮森林,这些药材我会都带回来的。”说完,见几人那不信任的眼神,忙补充了一句:“这不是还有四弟吗。”

    众人听到这里,相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

    白漠寒此时真的想说一句,他真的没想去。

    如此过了一夜,第二日天微微亮了起来,白默奇边忙将打坐了一夜的白漠寒推了起来,见白漠寒一脸怒意的模样,白默奇忙道:“四弟,哦,不,师兄不是我喊你,你该不会望了今天是集合的日子吧。”说完,这才想起自家四弟如今可是什么都忘记了,忙又解释道:“如今到了狩猎的时节,每年这个时候,学校的所有精英都要去咆哮森林试炼。”

    白漠寒指了指自己,疑惑的问道;“我也是吗。”

    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白默奇解释道:“以前自然不是,不过这个狩猎却是你自己要求参加的。”

    “若我没记错,你们说过我的武力值并不好吧,那为什么参加这次狩猎。”白漠寒疑惑的问道。

    白漠奇听了冷哼一声,“还能为了什么,李仙儿呗,既想在美人面前露脸又被欧阳德逼得下不来台。不参加也得参加了。”

    “欧阳德。”听到这个名字,再结合昨天的见闻,白漠寒心中便有数了,冷冷一笑道:“给我准备衣服,咱们现在就走,这就去会会这个欧阳德。”

    听了这话,白默奇露齿一笑应了一声,忙帮着白漠寒收拾妥当,便乘着飞艇直往学校去了。

    一下飞艇,白漠寒便见一位长的还算凑合的男子走了过来,再听到耳边白默奇的那句“这就是欧阳德”后,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神色,神情一变,白漠寒身子不由佝偻了起来,脑袋也低了下去。

    欧阳德见状,得意一笑,立马嘲讽道:“快瞧瞧,这是谁啊,不是咱们的白家四少爷吗。怎么前段时间还在仙儿面前大拍胸口保证说会带张妖狼皮给仙儿做衣服吗,怎么这会子连头都不敢抬了。”

    欧阳德的嘲笑声仿若一把钥匙,顿时白漠寒便听到四周都有隐隐的嘲笑声传了过来,白漠奇如今对自家四弟那可是一等一的佩服,哪里能容得了众人如此,当下,便对着欧阳德攻了过去,欧阳德忙开了防护网,一脸得意的望着白漠奇,可谁想到接下来欧阳德的这份得意,顿时散的一干二净,笑声立时噶然而止,整个人更是倒飞了三十米才停了下来,只见欧阳德用力抬起身子撑不到一秒,便一口血喷出,彻底歇菜了。

    紧接着又是一声尖利的惊叫声响起,同时一声“阿德”喊得那叫一个惨,白漠寒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暗暗观察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