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
    未修改勿购买

    闻听此言,白漠寒只是神色平静的望着两人,并没有开口,这下子司马敦可是真的急了,见自家哥哥还没有反应过来,忙用手推了推对方道:“哥,你倒是说两句话啊。”

    司马懿闻言,显然完全还是在状况外,直接开口说道:“我这不是正在说吗。”

    深吸口气,司马敦狠狠的一脚踩了上去,这才言道:“我不是让你说这些废话。”话落,便见司马懿一脸的愤怒,显然有发作的意思,司马敦此时可没有跟白痴哥哥闹的意思,当下忙凑在司马懿耳边小声言道:“难道你不觉得你刚刚说的话,就像将过错都推在了漠寒的身上吗。”

    闻听此言,司马懿顿时一愣,这才反应了过来,忙开口道:“漠寒你该不会误会了吧,我完全没有这个想法,你该知道的,我不过是好奇罢了。漠寒你当日怎么确定彻底废了郑秀,难道用基因复制这些手段都不可能恢复吗。”

    见蠢哥哥又说了蠢话,司马敦忙开口言道:“大哥,要是不会说话,你就闭嘴,没人当你是哑巴。”

    挥了挥手,示意司马敦不用如此,白漠寒顺势解释道:“关于这一点你可以放心,在他放他走的时候,我便已经对他的身体做了些稍微的改动,所以关于这一点,你们倒是完全不用担心。”

    司马懿当下忍不住开口问道:“稍微的改动?怎么个稍微法,你倒是说说啊漠寒。”

    白漠寒笑了笑道:“虽然只是稍微的改动,但是造成的后果便是即使基因复制出来,也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衰败回去。”

    听白漠寒这样一说,司马懿兄弟两人倒是好奇白漠寒用了什么手段,当下二人同时开口问道:“漠寒,我们知道结果,现在不是就想知道过程嘛。”

    白漠寒笑了笑道:“过程,简单啊,郑秀临走的时候,我对他的身体做了些改动,过程就这样啊。”

    司马懿当下摇了摇头道:“你这可真是过程,把我们想知道的是全部给减免了。”

    司马敦听罢也是不住的摇头,司马懿这时却是不死心的开口道:“得,这过程我们也算知道了,虽然你说了跟没说一样,不过我还想问一下方法。”

    正当白漠寒要开口的时候,司马懿忙又插口道:“我们要的是你把郑秀搞成那副样子的方法。”

    话音刚落,司马敦忙又开口道:“不对,我们要的不是那个,我们要的是你怎么把郑秀搞得基因复制都没有办法恢复的。”司马懿听了点了点头附和道:“对对,我要说的就是这个。”

    白漠寒看了看二人,笑着道:“想知道这个啊!”二人均是认真的点了点头,白漠寒当下却是一脸认真的道:“此中妙法不足为外人倒也。”

    这话一出,可是把司马懿、司马敦兄弟给搞得大跌眼镜,司马懿挠了挠脑袋道:“外人,我们能算外人嘛,我们怎么也算是实在亲戚,我可是你堂哥,居然说我们是外人,你倒是说说谁是内人。”

    白漠寒当下呵呵笑了笑道:“内人当然是霏儿了。”这话说的,司马懿实在无言反驳。当下对着白漠寒伸了伸大拇指。

    司马敦当下也是笑了笑,看着白漠寒的样子,显然是不会告知他们的,便也不在这上面多问了,只沉思道:“漠寒你说的郑秀被废,自然是可信的,那现在就奇怪了,那人到底是用什么办法,杀了我们这么多人,我门得到的消息,分明就是他没带什么人啊。”

    这话一出,白漠寒便忍不住笑了出来,“这话你们也信,他来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找我报仇的,我的本事他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不带人,就凭他那点本事,不带多一点人来,岂不是是来送死的吗,还有郑秀前次对四国搞事情的时候带的人可是不少,但是又有几个人真正知道,若不是最后他把那些人给派了出来,谁知道他手里会有那么多人。”

    这话,司马懿与司马敦倒是都不好反驳,想着因为他们的调查失误,才损失了这么多人,两人心中都是一阵的懊悔。

    无奈的开口道:“那现在该怎么办?”

    白漠寒愤然起身道:“这不是你们该思考的问题吗。”望着司马懿兄弟两人突然不可置信的望向自己的眼神,白漠寒接着言道:“难道不是吗,还是我有说错的地方,既然你们接下了这件事情,出了事,你们自然还要接着往下走才对,若遇到点挫折就后退,那又能成什么事情。”

    闻听此言,司马懿兄弟二人深觉有理,忙叹口气道:“漠寒你说的不错,说实话,我们也不是想后退,只是感觉出了这么档子事,我们实在有些对不住你的信任,所以才……”

    白漠寒摆摆手,对着二人开口道:“这次的事,你们确实有过错,但也不用过于自责,俗话说的好,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有过能改,这才是正道。”

    司马懿二人闻言,均都点了点头,开口道:“漠寒我们知道了,放心这次的教训我们会牢牢记住的,今后我们肯定不会再犯。”

    白漠寒点了点头,开口问道:“你们可知道,你们这次的错误是什么?”

    司马懿、司马敦兄弟二人当下心里就是一阵的疑惑,实在不知道白漠寒这话是什么意思?司马懿当下开口道:“我们这次错就错在,不该派人过去。”司马敦当下也是点点头,算是认同了。

    白漠寒看了看二人开口道:“你们这么说的也不能算是不对,你们这次确实不该派人,还有就是你们太过轻敌,不要以为郑秀废了,他就是个软柿子,让人随便捏,怎么说他当初也是四国请来撑场子的,自然有点本事的。”

    闻听此言,白漠寒只是神色平静的望着两人,并没有开口,这下子司马敦可是真的急了,见自家哥哥还没有反应过来,忙用手推了推对方道:“哥,你倒是说两句话啊。”

    司马懿闻言,显然完全还是在状况外,直接开口说道:“我这不是正在说吗。”

    深吸口气,司马敦狠狠的一脚踩了上去,这才言道:“我不是让你说这些废话。”话落,便见司马懿一脸的愤怒,显然有发作的意思,司马敦此时可没有跟白痴哥哥闹的意思,当下忙凑在司马懿耳边小声言道:“难道你不觉得你刚刚说的话,就像将过错都推在了漠寒的身上吗。”

    闻听此言,司马懿顿时一愣,这才反应了过来,忙开口道:“漠寒你该不会误会了吧,我完全没有这个想法,你该知道的,我不过是好奇罢了。漠寒你当日怎么确定彻底废了郑秀,难道用基因复制这些手段都不可能恢复吗。”

    见蠢哥哥又说了蠢话,司马敦忙开口言道:“大哥,要是不会说话,你就闭嘴,没人当你是哑巴。”

    挥了挥手,示意司马敦不用如此,白漠寒顺势解释道:“关于这一点你可以放心,在他放他走的时候,我便已经对他的身体做了些稍微的改动,所以关于这一点,你们倒是完全不用担心。”

    司马懿当下忍不住开口问道:“稍微的改动?怎么个稍微法,你倒是说说啊漠寒。”

    白漠寒笑了笑道:“虽然只是稍微的改动,但是造成的后果便是即使基因复制出来,也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衰败回去。”

    听白漠寒这样一说,司马懿兄弟两人倒是好奇白漠寒用了什么手段,当下二人同时开口问道:“漠寒,我们知道结果,现在不是就想知道过程嘛。”

    白漠寒笑了笑道:“过程,简单啊,郑秀临走的时候,我对他的身体做了些改动,过程就这样啊。”

    司马懿当下摇了摇头道:“你这可真是过程,把我们想知道的是全部给减免了。”

    司马敦听罢也是不住的摇头,司马懿这时却是不死心的开口道:“得,这过程我们也算知道了,虽然你说了跟没说一样,不过我还想问一下方法。”

    正当白漠寒要开口的时候,司马懿忙又插口道:“我们要的是你把郑秀搞成那副样子的方法。”

    话音刚落,司马敦忙又开口道:“不对,我们要的不是那个,我们要的是你怎么把郑秀搞得基因复制都没有办法恢复的。”司马懿听了点了点头附和道:“对对,我要说的就是这个。”

    白漠寒看了看二人,笑着道:“想知道这个啊!”二人均是认真的点了点头,白漠寒当下却是一脸认真的道:“此中妙法不足为外人倒也。”

    这话一出,可是把司马懿、司马敦兄弟给搞得大跌眼镜,司马懿挠了挠脑袋道:“外人,我们能算外人嘛,我们怎么也算是实在亲戚,我可是你堂哥,居然说我们是外人,你倒是说说谁是内人。”

    白漠寒当下呵呵笑了笑道:“内人当然是霏儿了。”这话说的,司马懿实在无言反驳。当下对着白漠寒伸了伸大拇指。

    司马敦当下也是笑了笑,看着白漠寒的样子,显然是不会告知他们的,便也不在这上面多问了,只沉思道:“漠寒你说的郑秀被废,自然是可信的,那现在就奇怪了,那人到底是用什么办法,杀了我们这么多人,我门得到的消息,分明就是他没带什么人啊。”

    这话一出,白漠寒便忍不住笑了出来,“这话你们也信,他来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找我报仇的,我的本事他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不带人,就凭他那点本事,不带多一点人来,岂不是是来送死的吗,还有郑秀前次对四国搞事情的时候带的人可是不少,但是又有几个人真正知道,若不是最后他把那些人给派了出来,谁知道他手里会有那么多人。”

    这话,司马懿与司马敦倒是都不好反驳,想着因为他们的调查失误,才损失了这么多人,两人心中都是一阵的懊悔。

    无奈的开口道:“那现在该怎么办?”

    白漠寒愤然起身道:“这不是你们该思考的问题吗。”望着司马懿兄弟两人突然不可置信的望向自己的眼神,白漠寒接着言道:“难道不是吗,还是我有说错的地方,既然你们接下了这件事情,出了事,你们自然还要接着往下走才对,若遇到点挫折就后退,那又能成什么事情。”

    闻听此言,司马懿兄弟二人深觉有理,忙叹口气道:“漠寒你说的不错,说实话,我们也不是想后退,只是感觉出了这么档子事,我们实在有些对不住你的信任,所以才……”

    白漠寒摆摆手,对着二人开口道:“这次的事,你们确实有过错,但也不用过于自责,俗话说的好,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有过能改,这才是正道。”

    司马懿二人闻言,均都点了点头,开口道:“漠寒我们知道了,放心这次的教训我们会牢牢记住的,今后我们肯定不会再犯。”

    白漠寒点了点头,开口问道:“你们可知道,你们这次的错误是什么?”

    司马懿、司马敦兄弟二人当下心里就是一阵的疑惑,实在不知道白漠寒这话是什么意思?司马懿当下开口道:“我们这次错就错在,不该派人过去。”司马敦当下也是点点头,算是认同了。

    白漠寒看了看二人开口道:“你们这么说的也不能算是不对,你们这次确实不该派人,还有就是你们太过轻敌,不要以为郑秀废了,他就是个软柿子,让人随便捏,怎么说他当初也是四国请来撑场子的,自然有点本事的。”

    闻听此言,司马懿兄弟二人深觉有理,忙叹口气道:“漠寒你说的不错,说实话,我们也不是想后退,只是感觉出了这么档子事,我们实在有些对不住你的信任,所以才……”

    白漠寒摆摆手,对着二人开口道:“这次的事,你们确实有过错,但也不用过于自责,俗话说的好,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有过能改,这才是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