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7章
    白漠寒听了这话,当下便忍不住笑道:“这话你问的奇怪,有好东西给我,我怎么会嫌弃呢,快拿出来,让我尝一尝。”

    白漠寒话音刚落,吴林便从背包里取出一盘果子来,递到了白漠寒的身前,只见那果子通体剔透,全身白蓝相间,成葫芦形,白漠寒怎么看怎么奇怪。

    吴林紧盯着白漠寒,忙用小刀掩饰了一番,这个果子的吃法,又给白漠寒弄好,递到了其身前,见此情景,白漠寒这才拿起品尝了一下,一入口,便觉得味道不错,隐隐有一股清香,还很有股酸甜之气,嘴角不由弯了起来,“这果子倒是开胃的很,可有名字。”

    吴林闻言,忙摇了摇头道:“这倒是没有,我也没听人提起过这东西的名字,不过是栽回来的野果子,能吃就行,谁还费心思给他起名字。”话到这里,想起白漠寒刚刚的话,顿时一拍嘴巴道:“瞧我,这嘴,真是个不会说话的,白统领,是我自己笨,真没讽刺你的意思。”

    白漠寒好笑的应道:“这我倒是相信的很,人都说背后骂皇帝,你又不傻,怎么会当面对我冷嘲热讽的,那样我可是会对你有看法的,你往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不是吗。”

    知道白漠寒是在开玩笑,当下讪讪一笑,吴林呆呆的点了点头,这才轻咳一声jin ru了正题道:“白统领,突然来访倒是所谓何事,若是其他家族的事情,只怕我是帮不上忙了,吴家和其他人的关系,从上次我父亲,想将功劳落到我身上的时候,就已经变了。如今怎么说呢,应该是算不得太友好吧。”

    白漠寒闻言,当下忍不住笑道:“吴林,关于这点你不用多虑,因为我不是为这个而来的,主要就是一段时间没见,单纯来看看,顺便检阅这段时间你努力的如何了。”

    吴林明显的松了口气,这才笑问道:“白统领不知你此次出去可有收获。”

    白漠寒闻言,只是淡笑不语,弄的吴林也不敢应话,只是呆呆的望着白漠寒。

    见状,白漠寒嘴角不由笑出声道:“这件事,还是容我先卖个关子,等过几天一起宣布可好。”

    吴林强笑了一声,便点头应道:“这自然很好。”

    一时间气氛僵硬了起来,白漠寒见状,便站起身道:“时间也不早了,在这待的时间也不短了,我还有事,便先离开了。”

    闻听此言,吴林忙起身相送,白漠寒见状,忙笑道:“不用送了,你先回去吧。”

    吴林闻言,倒是不好再送,便笑着言道:“白统领说的很是,那我便回去了。”

    见白漠寒点头,吴林顿时退回了屋内,目送着白漠寒的背影离去,吴林不由叹了口气,而此时回到屋内的吴勇,见到儿子这副模样,当下就没好气的一脚给踹了过去,怒道:“你们到底谈了些什么,怎么我看着那白统领出去的样子可算不得高兴,你该不会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了吧。”

    吴林无语的望了自家父亲一眼,这才言道:“父亲,我不过是就你关心的问题也问了一遍罢了,虽没问出什么来,却也让我看明白了,在白统领心里,咱们吴家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此言一出,吴勇狠狠的的一拳捶了过去,怒斥道:“你小子知道些什么,就在这里胡说八道,你老子我可是第一个加入联盟的,若不然,你以为你能学那么多本事,我看分明是你不会说话惹恼了白统领,算了,我也没指望你,以后还是我亲自出马吧,若不然,人都被你给得罪光了。”

    听闻此言,吴林长出口气道:“是是是,你说的没错,以后这些应酬的事情就拜托给父亲你了,我努力提高实力是正经。”

    话落,不等吴勇开口,吴林呵呵一笑,便回了自己的屋子,只将吴勇气了个半死,愤愤的言道:“臭小子有了点本事,就敢不将老子放在眼里,没有老子哪有你的今天。”

    且不提吴家父子如何对峙,只说白漠寒出了屋子倒有几分无所事事来,却忽然见到一王姓族人出现在眼前,眼中闪过一抹诡光,当下笑道:“怎么把这位给忘了,几日不见,倒有几分想念。”

    话落,便将脚步调转了方向,转身走到了王家的地方,王家族人见状,此次不等白漠寒开口,便转身进去禀告了,不一会,便将道路让了开来,看着王家如此识相,白漠寒还有几分不适应。

    不过很快便反应了过来,轻咳一声,直直走到了王聪面前,在其面前坐下身道:“想来我的来意,你应该清楚的很才是,我也不多说那些废话,你直说吧,计划如何补偿我。”

    此言一出,王聪脸上便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意道:“白统领莫非是睡觉还没醒,怎么还说起这样的梦话来,补偿,我有做过什么对不起白统领的事情吗。”

    白漠寒闻言,似笑非笑的问道:“原本还想和王家主好好谈谈,不过如今看来王家主是摆明了不想谈了,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了,林家的决定,我知道就好。”说到这里,白漠寒便站起身来

    此言一出,王聪眉头一皱道:“且慢,白统领好容易来一趟,怎么能说走就走啊,好像我这做主人的多没规矩是的,坐坐坐,我这里刚得了些好东西的,请白统领一起品鉴一番如何。”

    白漠寒闻言,嘴角咧出了一抹笑意,坐下身子道:“既然王家主诚意相邀,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见状,王聪真是恨不得将手中的东西砸在白漠寒的头上,只想着白漠寒那未尽之语,到底强挤出一抹笑意道:“白统领看看我这东西怎么样,是我在这西方帝国淘换回来的,我瞧这不错,白统领觉得呢。”

    看都未看,白漠寒便将手边之物退了回去,这才带着几分笑意道:“王家主若是要鉴定却是找错人了,老实说,对于者星际的宝贝,我还真没什么研究,若失王家主真的需要鉴定的话,苍蝇头倒是对这方面很有研究,不如我将他喊来如何。”

    这边白漠寒话音刚落,那边王聪便已经瞬间将东西都给收了起来,笑意也消失无踪道:“白漠寒你不要太过分。”

    “王家主这话说的奇怪,找麻烦的人不是我,反而是王家主处处扯我后腿,该生气的应该是我才对吧。”

    闻听此言,王聪当下忍不住笑了出来,“白统领虽然如今占着名分,但是说话可是要讲证据的,我都已经加入了联盟,那自然是想联盟越来越好的,怎么会拖后腿呢。”

    司马霏儿委屈的望了母亲一眼,这才将上次的事情说了出来,末了才道:“母亲,你给评评理,平日里漠寒是没什么脾气,也不提什么意见,可谁想成为被舍弃的那一个,而且父亲一再说出伤人的话来,漠寒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可这心里如何能没有芥蒂,女儿是与他共度一生的人,而同样的也是司马家的大小姐,于情于理漠寒对司马家有了想法,怎么说都不是件好事吧。”

    齐思情心中一惊,却终是没有同意将女儿放走,而是摸着女儿的长发道:“傻丫头,不论你父亲和漠寒说些什么,都是他们之间的事情,总不会与你有什么相干,如今你要做的便是什么都不要掺和,这样,便是将来漠寒真的对家里有什么意见,总有和你的感情牵扯着,若不然,等你也让他失望了,那就真的什么都无法挽回了。”

    听了这话,司马霏儿当下便不服气的道:“母亲,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让漠寒失望呢,我会站在他这一边的。”

    摇了摇头,齐思情苦笑道:“那就是说,你要站在你父亲的对立面上了吗,霏儿,你可还记得你父亲从小到大是怎么疼你的,难道漠寒一个男人,就让你忘记了一切吗。”

    司马霏儿顿时语塞,见众人都不赞同的望着她,司马霏儿忍不住委屈的道:“母亲,漠寒自进到咱司马家,我们司马家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就是父亲也跟着得到了不少好处,可我怎么听你的意思,好像遇事也会放弃他一般。”

    齐思情张了张口,只觉无言以对,司马霏儿吸了吸鼻子,方才接着言道:“母亲,漠寒不是司马家的敌人而是贵人,你这假设根本就是将漠寒放在了司马家的对立面上,我怎么回答,都不会让人满意,母亲,你从小不是最疼我的吗,怎么舍得将我推入这样两难的境地呢。”

    听到这里齐思情无力的闭上了眼睛,许久方道:“霏儿,你总是一肚子的道理,不过这次也许你说的都对,可是有一点我知道,你现在不能离开这里,至于你父亲和漠寒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谈谈就好。”

    这边齐思情强将司马霏儿留了下来,那边司马傲天自进了屋子脸上就凝重不已,偏偏什么也不说,只静静的坐在那里,许久都没有动过,若不是还能感觉到司马傲天的呼吸,白漠寒都要将其当做一个蜡像了。

    无奈,山不来就我我只能就山,白漠寒唯有先开口道:“父亲,叫我过来,不会就是想让我看你的英姿吧。”

    司马傲天没好气的瞪了白漠寒一眼,方才言道:“漠寒,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我都不知道该夸你勇气可嘉,还是傻了。”

    白漠寒无奈的叹了口气,方才言道:“父亲,有什么话你还是直说好了,现在的我真的没工夫在这里和你猜谜,我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听白漠寒这么说,司马傲天深吸口气言道:“漠寒,你到底怎么想的,难不成,你真计划去找这赵清的本体不成,而且你想过没有,便是找到了又如何,你认为她会听你的吗。”

    “我从未这么想过,其实我清楚的很,在这里的这个郑夫人,对我并没有什么想法,只是霏儿不相信罢了,我不想让她不开心,不放心,这才是我找赵清的主要目的,而且就目前来看,这也是最好解决赵清这个问题的方法。”

    听了这话,司马傲天顿时怒道:“胡闹,漠寒虽然这样说,我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合适,可我真的要提醒你,不要太顺着霏儿了,不仅是为了不把她给惯坏了,最重要的还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你想想看,如今的霏儿虽然战力增长了不少,可她的警觉性如何,想来你心中清楚的很,上次郑秀的事情,若是原本的霏儿,无论如何也不会麻痹大意到如此的地步,更重要的一点,他如今对你的依恋可谓到了一种极端,不论发生什么事情,在她心里就觉得没有什么是你解决不了的,虽然这话也没什么错,可是在这样下去,我的女儿可就废了。”

    闻听此言,王聪当下忍不住笑了出来,“白统领虽然如今占着名分,但是说话可是要讲证据的,我都已经加入了联盟,那自然是想联盟越来越好的,怎么会拖后腿呢。”

    司马霏儿委屈的望了母亲一眼,这才将上次的事情说了出来,末了才道:“母亲,你给评评理,平日里漠寒是没什么脾气,也不提什么意见,可谁想成为被舍弃的那一个,而且父亲一再说出伤人的话来,漠寒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可这心里如何能没有芥蒂,女儿是与他共度一生的人,而同样的也是司马家的大小姐,于情于理漠寒对司马家有了想法,怎么说都不是件好事吧。”

    话到此时,司马霏儿突然感到手上多了一抹温暖,便见自己的手被白漠寒紧紧的握在了手中,瞬间便委屈的红了眼眶,只听白漠寒开口道:“霏儿,不用这样,好好吃饭。”

    司马霏儿忍不住一撇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