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6章
    白漠寒笑着道:“当然可以,只东西还没有整理,待我整理一下便将明细给你,那你呢,可想好什么时候将这些补偿发下去。”

    “不是现在,”听了白漠寒的话,司马懿坚定的说了这四个字,然后方才开口言道:“若将东西这么简单的拿出来,他们也不会有多少的感激,我倒是觉得,将这件事情先放一放,等他们都感觉没什么希望的时候再拿出来,方才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闻听此言,白漠寒深觉有理,不由接着问道:“可有什么具体的计划。”

    望了弟弟一眼,司马懿接着开口道:“这个吗,我已经有了只是,还要漠寒你配合一下。”

    白漠寒一愣,就见司马懿凑在了自己的身边,低身耳语了几句,听完,白漠寒好笑的望着司马懿道:“这主意不错,我同意了,你去准备就好。”

    司马懿听闻此言,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神色间也轻松了几分,见谈完了正事,司马懿不由旧事重提道:“虽然功劳也算在了我的头上,但是漠寒,你这样的作为还是让我不能忍受,若去林家的事情带我一起,说不定还有些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轻咳一声,白漠寒抬手挡住司马懿的接下来的话,便抢先言道:“我知道你们想找些刺激的事情玩一玩,如今机会来了,郑秀那人你们不会忘记吧。”

    司马懿兄弟二人对视一眼,转而望向白漠寒道:“他不是都被你放走了吗,好端端的提他做什么。”

    听了司马懿这话,白漠寒忍不住好笑的望向对方言道:“看来,你还真是一直纠结在我没有带你去林家的事情上啊,便连我师弟白漠奇都知道的事情,你却不知道,让我说你点什么好呢,你说。”

    这边白漠寒话音落下,苍蝇头便将目光落在了白漠奇的身上,皱着眉头问道:“什么事情是你知道的,而我不知道的,该不是你白家什么事吧。”

    这话一出,在场的众人均都是一滞,白漠寒当下说道:“我说阿懿,你怎么就不记得说话要走心呢,漠奇好赖是白家的家主,人家家族中的事,让你知道干嘛。”

    司马懿当下笑了笑道:“这我当然知道,我只是开句玩笑嘛,不必当真,不必当真,不过到底是什么事啊。”

    “郑秀回来了。”

    只听了这五个字,司马懿当下便跳了起来,带着几分不确定道:“你说什么,那个郑秀回来了,在那里,快说,我现在就去杀了他。”

    见司马懿神色激动的模样,白漠寒厉喝道:“停、停、停,给我坐下,你以为我对那郑秀不恨吗,现在可不是冲动的时候。”

    白漠寒话落,司马敦忙将哥哥给按了下来,眼中闪过一抹阴狠道:“那,漠寒,你是怎么计划的说说看,需要我们配合的,我们一定配合。”

    深吸口气,白漠寒方才言道:“其实事情也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复杂,郑秀那小子如今的战力是个什么情况,你们都清楚的很,没有什么可怕的,原本有所顾忌才将他放走了,而最主要的原因,便是他那夫人,太给力了些,不过我听说,那赵清早已和他分道扬镳,所以现在的他真没什么可怕的,这些如今咱们都不用考虑,可是有一点咱们还是要注意些,经过上次的事情,郑秀对咱们的手段应该也够了解了,可是如今他居然还敢跑来,看来他是要彻底豁出去了,而且他现在的日子应该也不太好过,这次来,其他我倒是不担心,就怕他豁出性命跟咱们搞个鱼死网破。”

    司马懿听罢当下冷笑道:“鱼死网破,漠寒你也太给他脸了,就像你说的,他如今修为都没有什么了,还拿什么跟咱们鱼死网破。”

    司马敦听了也是笑了笑道:“我哥这几句话说的太对了,如今可不是咱们怕他,而是他怕咱们,咱们如今要做的就是磨快了刀,等着下手了。”

    白漠寒心里虽然有些担心,毕竟郑秀虽然没了修为,但是却也怕他搞出什么邪的来。刚刚的话一来是提醒,二来也是看看司马懿反应,虽说司马懿脑袋笨了点,但是这股子冲劲还是不错的,当下白漠寒开口道:“阿敦说的好,虽然郑秀他有拼命的架势,但是他却不知道以他的手段,倒霉的只会是他自己而已,咱们磨好刀,等着他。”

    冷哼一声,司马懿怒道:“那还真是蠢呢,不过幸好他够蠢,要不然,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弄死他呢,漠寒,这件事情交给我和阿敦,保准将他给收拾了。”

    “呵呵”一笑,白漠寒淡淡的扫了司马懿兄弟二人一眼,那眼中的意味,只让二人心里不舒服的很。

    深吸口气,司马懿皮笑肉不笑的言道:“你这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吗,还是对我们的能力不信任,漠寒,你刚刚也说过了,他不足为惧,既然如此,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闻听此言,白漠寒竟多了几分好笑道:“我没什么好担心的,我只有觉得,这么简单的事情,我自己就能处理好了,很不用劳烦你们的。”

    这话一出,司马懿脸色更加难看了起来,当下怒道:“白漠寒,你是否太过分了,林家的事情你把我们打晕自个溜了过去,不让我帮忙也就算了,这郑秀的事情,你心中应该清楚,我是非掺和一脚不可的。”

    深吸口气,白漠寒笑道:“好好好,我答应你了,这总可以了吧,郑秀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只做事之前一定要动动脑子,别引出什么星际纠纷了。”

    “嗯”了一声,司马懿当下应道:“这点,你只管放心好了,我一定不会乱来的。”

    白漠寒闻言,方应了一声,便示意司马懿兄弟二人可以出去了。

    二人对此倒是没有什么反对的意思,转身便离开了屋子。

    待二人离开,白漠奇才叹了口气道:“师兄,不是要自己报仇吗,怎么又同意他们参合了。”

    笑了一声,白漠寒这才接口道:“漠奇,我流云宗弟子为人处世要大度些,别抓着些过去的事情不放,而且我只是答应他们参合一下,并没有表示,我自个不动手啊。”

    无奈的指了指自己,白漠奇有些好笑,只到底不好和白漠寒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缠,便也笑言道:“是是是,师兄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师兄还有别的吩咐吗。”

    似笑非笑的望了白漠奇一眼,白漠寒这才言道:“怎么,师弟这是嫌弃师兄我说的多了。”

    这下子,白漠奇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直看的白漠寒莫名其妙道:“好端端的你笑什么。”

    又笑了两声,白默奇这才接着道:“我还是没有想到,师兄也有闹脾气的时候。还别说,师兄耍小性子的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被白漠奇这话说的有些不自在,白漠寒轻咳一声,忙转移话题道:“对了,这么教苍蝇头做事,我怕他将事情给办砸了,那可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闻听此言,白漠奇强忍者笑意,右手握拳放在唇边,轻咳一声言道:“既然师兄这么说,那我给师兄带路如何。”

    清了清嗓子,白漠寒的当下拒绝道:“这倒是不用了,我自己看看就是了,白家的事情估计也不少,你先去处理吧,别误了你的正事。”

    话落,白漠寒便匆匆走出了屋子,白漠奇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随之出了屋子,遥望着白漠寒离去的背影,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道:“啊,没想到我家师兄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嗯,这个发现不错,以后倒是可以多玩一下子。”

    这边白漠寒走了出来,也觉得自己的实在是蠢透了,身子一转,便来到了吴家,只一进去就受到了众人的欢迎,吴勇更是一脸期盼的围了上去言道:“早听说白统领回来了,只是我们觉得白统领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做,倒是不好上门打扰,没想到白统领竟是先过来了,让我们说点什么好呢。”

    闻听此言,白漠寒眼中有些微的尴尬,却马上便露出了一抹笑容道:“我过来主要是想看看吴林。”

    白漠寒此言一出,吴勇脸上笑意更深道:“那感情好,我这就将这小子给叫回来,这些日子大家都歇着,我都说了几次了,不着急在这两天,可这小子偏偏非不听我的,日日都是早出晚归的练功,待他回来,也请白统领,给看看,到底怎么样了。”

    这话里的意味,白漠寒自然听出来了,并没有直接接话,而是言道:“这些事情还是等吴林回来,我看看再说吧,毕竟到了什么程度,总要我看看才能知道不是吗。”

    吴海闻言,神色间显露一抹尴尬,忙笑着道:“是这么个道理,瞧我,光顾高兴了,话都不会说了,白统领稍待,我已经让人联系过他了,估摸着一会就该回来了。”

    果然,吴海这话落下,没过多长时间,便见吴林跑进了屋内,头上的汗滴不断滴落,一看便是练功之后的模样,白漠寒心中不由有了一丝满意。当下笑问道:“吴林,这些日子练得怎么样,若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尽管说说看,我能帮忙的地方,一定帮。”

    一听这话,吴勇脸上的笑容那是怎么也掩盖不住,当下便是狠狠一拳捶在了吴林的肩膀上道:“这孩子,还傻愣着干啥,白统领,问你话呢。这孩子怎么傻乎乎的,让白统领看了,可不是看不上你了吗。”

    这一拳,吴海打的实,便是吴林都忍不住痛的倒吸口凉气,带着几分无奈道:“父亲,拜托,咱能好好说话,能不动手吗,你也知道,你现在的拳头可不是闹着玩的,这一拳头上去,好险没要了我半条命,再者,白统领只要看过我练一遍,就什么都明白了,白统领他想指点自然会指点的,你这样和强逼人家有什么不同,小心适得其反。”

    见儿子在白漠寒面前,将他的面子、里子扒了个干净,吴勇扭头便又是两拳捶了上去,只打的吴林当下便蹲在了地上,眼看自家父亲根本就没有要停止的意思,吴林赶忙用胳膊死死的护着脑袋言道:“父亲,你就是要教训儿子也看看场合啊,这里是你能动手的地方吗,白统领可是还在这里呢。”

    这话一出,吴勇的手顿时僵在了空中,扭头望了白漠寒一眼,忙讪讪的言道:“白统领,你别误会,我这,我这……真是。”说了半天总是感觉有些词不达意,吴勇索性自己动手,直接甩了自个一巴掌言道:“白统领,你可千万别见怪,我老头子不会说话。”

    话到这里,吴勇又是一顿道:“这话还真是越说越不像话,不如,你和吴林单独聊聊,我先出去一下。”

    话落,便自顾自的退了出去。

    吴林抽了抽嘴角,这才从地上站了起来,感觉破了的嘴角,吴林不由言道:“这真是亲爹,下手也太狠了吧。”

    不想这边,吴林话音刚落,那边白漠寒便当下点点头道:“关于这一点,我觉得你完全不用怀疑,若不是亲的,他也绝不会为你付出到如此地步。”

    吴林本就是随口一说,见白漠寒竟然附和,脸上不由带上了三分好笑道:“白统领,我实在有些唐突了,我父亲他为我付出的却是太多了,我这个做儿子也就只能做出些成绩来,回报他老人家了。”

    听了这话,白漠寒心里也对这个原本纨绔子弟的转变,有了好感。

    而吴林说着话,忙将家里最好的水果点心等东西端在了白漠寒身前言道:“我知道白统领你什么好东西都是见过的,我们吴家是个小家族,平日里能顾好自己就不错了,也没什么能力准备些什么好东西,倒是家乡有一种山野果子特别的香甜,这次过来,带了些来,还望白统领不要嫌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