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5章
    伸手拍了拍白漠奇这个师弟的手道:“有你在,我就放心了,对了,有些事情,你们师兄弟可以多讨论一下,你跟苍蝇头坐下来好好聊聊,他会详细告诉你的。”

    一听白漠寒这么说,白漠奇顿时来了兴致,笑言道:“可又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白漠寒笑了笑道:“好不好玩,我可说了不算,你还是去问问苍蝇头吧,应该会挺有趣的。”

    白漠奇听罢当下兴致更胜,直接开口道:“嗯,我可更加期待了,那师兄我就不打扰你了,我现在就过去和咱们的师弟好好聊聊,畅谈一下人生,展望一下未来,想来也是惬意无比,师弟都入门这么长时间了,我都没怎么跟他说过话,我觉得他也是很想和我亲近亲近的。”

    白漠寒笑应了一声,亲自将人给送了出去,关门的刹那,白漠寒不由握紧了拳头道:“郑秀啊,郑秀,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上次是看在你媳妇的面上,放你离开了,这次赵清也跟你撇清了关系,正好,伤害我妻儿的仇,我可要连本带利的还回去,这次可不会在让你这么轻易就躲过去了,等着瞧吧。”

    再说白漠奇,出了白漠寒的屋子,便一路来到了苍蝇头的房前,同样敲响了房门,已经上床睡觉的苍蝇头,惺忪这睡眼,不情愿的坐起身来,看到显示屏上白漠奇的脸,只吓得瞬间便站在了地上,慌忙上前将门打了开来,一开门便先是深施一礼道:“师兄!”

    白漠奇见状,忙双手扶住苍蝇头的双手道:“师弟,你怎么这么客气啊,难道你每天见漠寒师兄,你也这样施礼啊,那岂不是累死了,师兄也会被你烦死的。”

    苍蝇头闻言,憨憨的笑了笑道:“师弟我这不是第一次正式见师兄你吗,所以理当如此。”

    白默奇笑了笑道:“我说嘛,以后可千万别这样了,咱们可是会经常见面的,那一套虚礼咱们就免了吧。”

    苍蝇头点点头,这才言道:“师兄实在对不住,瞧我竟顾着说话了,让师兄你在外面站了这半天,实在对不起,快里面坐。”

    白漠奇听罢,当下笑了笑道:“师弟,不是说了嘛,这些虚礼就不用了,平时你怎么跟漠寒师兄相处的,怎么对我就行。”说到这白漠奇又声音转小道:“说实话,师弟,咱们都没有见过师父,这些个礼节我真的不怎么在乎,漠寒师兄他是师父亲自收进门墙的,所以这些个礼节他就毕竟在乎,毕竟是咱们流云宗的传统,不过咱俩在一块,你就把这些都放下吧,当然在师兄面前咱们还是得拿起来的,要不可就有些不成体统了。”

    苍蝇头忙又点点头,开口道:“师兄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怎么也不打声招呼,这样,我也好准备迎接师兄不是。”

    “师弟,放下,放下,迎接我,迎接我干嘛,只要你不在心里骂我这个师兄就好了。”

    闻听此言,白漠奇忙笑着道:“师兄,瞧你这话说的,你来这里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骂你,快请坐。”

    笑望了苍蝇头一眼,白漠奇就近坐了下来,这才问道:“我也是刚从漠寒师兄那里出来,顺便来你这里看看。”

    闻听此言,苍蝇头顿时笑道:“那感情好,我正想跟师兄你聊聊,咱们也亲近亲近呢。”

    白漠奇一听就笑了出来,玩味的望向苍蝇头道:“那还不简单,现在就和我回白家去,保证咱们天天都亲近个够。”

    此言一出,苍蝇头顿时神色讪讪了起来,见状,白漠奇戏谑的追问道;“师弟现在的沉默是代表了什么意思,可是不愿意吗。”

    “怎么会”强笑了一声,苍蝇头方接着言道:“我只是觉得今天天色已晚,过去多有不便,也打扰其他人,不如等明天天亮之后再去拜访岂不是更方便些。”

    这话一出,白漠奇当下便笑了出来,直望着苍蝇头言道:“别一副我好像会吃了你的模样,放心好了,我是不会强迫你跟我回去的,今天过来,纯粹是和你聊聊,没什么别的意思,还有,我那里跟漠寒师兄这一样,随时都欢迎你去,没什么打扰不打扰的,可千万不要见外。”

    苍蝇头点点头,忙道:“我知道了师兄。”

    白漠奇这时拍了拍自个的脑袋道:“我也是就顾着跟你聊天了,正事倒是给忘了,对了,你和师兄在林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师兄让我来问你,自己却不告诉我,你跟我说说吧。”

    见白漠奇来意如此,苍蝇头这才暗松口气,将能回到过去的事情与白默奇细细说了一遍。

    闻听此言,白漠奇顿时吓了一跳,眼中闪耀着几分雀跃道:“苍蝇头你说真的,真的能回到过去吗。”

    苍蝇头点头应道:“的确如此,目前的关键就在林家那里,师兄他心里应该已经有主意了吧,其实便是那阵法不管用,给我点时间,我应该也能做出那穿越时空的机器的,毕竟理论早已存在,如今所要做的就是不停的实践罢了,而且我对自个机械这方面的实力还是挺自信的。”

    对于这一点白漠奇倒是没有什么好怀疑的,毕竟就目前苍蝇头他所做出的东西,那可是样样都能震惊世人的,深吸口气,白漠奇便问道:“那漠寒师兄可说了,要不要带你去的事情。”

    一听白漠奇提起这个,苍蝇头的嘴角都忍不住咧了起来,笑嘻嘻的应:“当然提过了,而且他也同意带我去了,老实说师兄,自从听到这个消息,我就不停的琢磨着要带什么东西过去,听漠寒师兄说过师门多是悬崖峭壁,出进实在不方便,我正准备去了帮忙好好改造一番,想来师兄见了一准会很高兴的。”

    好容易将笑意给咽进了口中,白漠奇这才言道:“对!对!对,你这么干,一定会讨师父喜欢的,听师兄说过,师父是个很和蔼的人,也不知道对咱们这个两个漠寒师兄收入门墙的人是个什么态度。”

    “安啦,师兄不是说过了吗,师父最疼他了,而有一句话叫**屋及乌,咱们是师兄收入门墙的,这点根本就不用担心,不过听漠奇师兄你的意思,是也准备跟着一起去喽。”

    白漠奇挑眉望了苍蝇头一眼,方才言道:“怎么,不想带我一起去。”

    这话苍蝇头哪里敢应,瞬间缩了缩脖子道:“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有其他想法,只是漠奇师兄你倒是不比我孤家寡人一个,你可是还有白家那么大的家业要管,这一去也不知道要走多长时间,你确定你能走的了吗。”

    白漠奇瞬间一愣,随之好笑的道:“这确实是个问题,不过也不是不能解决,给我点时间,我会处理好的,再说了原来没有机会也就算了,如今既然有这么个机会,总不能不回宗门看看,我可是也很期待咱们的流云宗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

    “哦”了一声,苍蝇头笑应道:“师兄,说的也是,那我就不打扰师兄了,师兄回去好好准备吧。”

    听闻此言,白漠奇好笑的望着苍蝇头言道:“这里可是你的卧室师弟,我打扰你的时间倒是有些长了,看来是要赶我走了,好,反正该知道的我也知道了,我便先回去吧,至于师弟你什么时候准备好了,什么时候过来就是。”

    话落,白漠奇便起身往外走,见状,苍蝇头赶忙起身相送,只刚送到门口,就见白漠奇转过身来,心中一惊,忙站直了身子言道:“师兄,可是还有什么吩咐。”

    白默奇重重的在苍蝇头的肩膀上一拍,玩味的道:“虽然,师兄我没有说,什么时间让你来,但是你自己心中应该有数不是。”

    呵呵一笑,苍蝇头连忙言道:“是是是,我有数,有数,要不明天就去你那里报道。”

    点了点头,白漠奇当下应道:“这个决定不错,那师弟,我明天就等着你了,可别让我等着急了啊。”

    苍蝇头听罢,当下憨笑道:“只望师兄你不嫌我烦就好。”

    白漠奇笑了笑道:“我可是巴不得你来烦我呢。”话落,不等苍蝇头反应过来,白漠奇便笑着转身离开了。

    苍蝇头狠狠的在自己的嘴巴上打了两下,这才没好气的言道:“你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呢,现在可好了,就是不去也得去了。”

    第二日一早,苍蝇头无奈的站起身来,跑到了白漠奇的面前道:“师兄,我来了。”

    “嗯”了一声,白漠奇应道:“不错,来的时间刚刚好,跟我心里预计的时间不差多少,看来咱们确实是有缘之人,好了不说这些了,既然师兄是让你学东西来的,那就不能让你闲着,这样好了,我这里有几件事正好需要办,不如就交给你了。”

    说着,便将一个小本子递给了苍蝇头,见其翻看的同时,白漠奇接着言道:“做事的步骤我已经写在里面了,不是什么大事,你好好跟着做就是了。”

    苍蝇头应道:“师兄放心好了,我一定将事情都给办妥当了。”说着,便拿着本子走出去了。

    白漠奇略一挑眉,转身来到了白漠寒面前,白漠寒当下笑着道:“瞧你这样子,师弟他应该已经到你那报到了。”白漠奇,当下笑着言道:“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你,不过我可不是来跟你说这个的,师兄,你想让我知道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去的时候记得带我一个,这段时间我会将该处理,该交代的都做好的。”

    咧出了一抹笑意,白漠寒点头应道:“这就好,哦,对了,我走了这么两天中毒的人都怎么样了。”

    “师兄放心,他们都没有大碍了。”话到这里,白漠奇忙追问道:“对了,师兄,那林家人的赔偿什么时候送来。”

    “赔偿就在我的手里,只怎么给这些小家族的人,却是个实在的问题,等我和司马懿商量一下再说吧,毕竟以后这些事情还要他来统筹,总得让他的形象立起来才是。”

    “哦”了一声,白漠奇站起身道:“不如,现在将他叫过来,看看他的意思如何。”

    “这样也可以。”话落,白漠寒忙用通讯器将人给叫了过来,又示意白漠奇坐下之后,方才言道:“苍蝇头一早就过来跟我说,要去跟你学习,怎么样,人已经报到了,你这第一堂课,计划教他些什么。”

    白漠奇闻言,顿时忍不住笑出声道:“师兄不是说让他跟着我学为人处世吗,这样的学问,若是用讲的实在是太笼统了,而且也根本不会留下什么印象,所以我找了几件不同是事情,让他去办了。”

    一听这话,白漠寒来了兴致,不由追问道:“哦,原来是这样,只是,一开始就这么玩,你就不怕他给你搞砸了。”

    白漠奇听了这话,当下便忍不住笑了出来,带着几分好笑道:“师兄,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再说,我将做事的步骤都给列了上去,若他还能做错,那我还真要怀疑咱们这个师弟做事的水平了。”

    “这倒也是。”白漠寒话落,刚准备再说些什么,就听门铃响起的声音,见是司马懿兄弟二人,白漠寒便将门打了开来,示意对方坐在旁边,这才言道:“阿懿、阿敦,叫你们过来什么意思,也在通讯器来说过了,你们到底是个什么想法,也说说看吧。”

    闻听此言,司马懿略微思索了一番,便接着言道:“漠寒,你是怎么想的。”

    白漠寒被问的一愣,随之好笑的言道:“这个是我先问你的吧,总是你自己的事情,还要看你自己的意思才是。”

    话到这里,司马懿抬头直望着白漠寒道:“漠寒,你到底要了多少东西出来,是否能给我个明确的实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