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
    这话一出,林辉当下便忍不住笑了出来,像看傻子一般的望向白漠寒道:“你这又是哪里来的奇葩理论,谁跟你说林夕是我们的祖先了。”

    白漠寒闻言,不由皱着眉头道:“不是二师兄,距我所知,我师父总归收了四个徒弟,只有二师兄姓林啊。”

    “哈”了一声,林辉接过了话头道:“我林辉的祖先怎么可能屈居人后,自然是大师兄才配做我们的祖先了。”

    这话一出,白漠寒更是惊讶起来,不由强调道:“我大师兄姓秦不姓林。”

    “别一口一个大师兄,二师兄还的亲切,到底是不是还两说呢,更何况,我祖先因感念师父恩德,由秦改为林,有什么好奇怪的吗。”

    “为什么是林字。”若是改性,不该姓叶吗,怎么也轮不到姓林吧。

    嗤笑一声,林辉不屑的望了白漠寒一眼,这才接口道:“你是不是傻,祖师爷的名字叫叶泽林,可叶字,我祖先要用的时候,却招到了祖师爷的强烈反对,祖先没有办法,这才取了最后的这个林字,毕竟林子里面,叶子最多不是吗,只可惜便是我家祖先如此,祖师爷很快还是离开了,祖先从此便也心灰意冷,只守在流云宗,只后来发生了变故,我家祖先便仿造了流云宗的这些宫殿,并将里面的东西都给收拢了回来。”

    “秦明”冷笑一声,白漠寒苦笑道:“果然啊啊,对于你干出什么事情来,我都不会奇怪呢,只是我实在好奇的很,害了我与你有什么好处,小的时候,你也很是照顾我,怎么长大了就变成了这样呢。”

    这话一出,林辉自然明白这是在指责谁,当下怒道:“你好大胆,怎么敢这么指责我的祖先,白漠寒今天便是我打不过你,拼死我也要让你付处代价。”

    话落,林辉便对着白漠寒扑了过去,轻叹口气,白漠寒在其接近的瞬间,便将其一条胳膊拽在了手中,一下带进了怀中,将整个人都给治住了,这才骂道:“事实到底如何,我总会查明白的,更何况,我这话说的又没错,若害我的凶手不是他,那又何必将我所有的存在都给抹去。”

    林辉顿时语塞,略一思考,便接着言道:“这也没什么好奇的,或者说原本的你是个大奸大恶之徒,祖先怕破坏教派名声,彻底除去你的名字也没有关系。”说到这里,林辉一愣,当下冷笑道:“差点就被你给糊弄住了,说的跟真的似的,我倒是觉得,最大的可能便是你这编了个故事,用尽办法让我相信,就是想要达到你不可告人的目的。”

    “你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吧,总之我现在也能猜到是谁在害我,等我回去的那一天,只希望我这个大师兄能够好好活着,让我亲手报那暗算之仇。”

    如今的林辉已经有七分相信白漠寒的话了,听到这话,不由紧张的追问道:“难道,你还能回到过去不成。”

    深吸口气,白漠寒方才应道:“大约是能的。”

    听的一头雾水,苍蝇头不由皱起了眉头道:“大约是个什么意思,便是你自己也不能确定吗。”

    看了林辉一眼,白漠寒这才言道:“本来是不想说这些了,不过说出来也无妨,我在红枫林的秘境中找了些宝贝。”

    林辉嗤笑一声,“你跟我说这些,难不成是炫耀的吗,你白漠寒便是在红枫林那样的凶险之地都能有所收获是吗。”

    摇了摇头,白漠寒便接着言道:“话要听完才好,而且根据里面留的线索,这东西分明是我自己藏进去的。”

    林辉闻言一怔,不可置信的望着白漠寒道:“你说真的,没有骗我。”

    白漠寒于摇了摇头,当下不屑的道:“这种事情我用的着骗你吗。”

    见白漠寒不像开玩笑的模样,林辉不由转着圈打量起白漠寒来,最终忍不住言道:“莫非,你有什么夜游的症状吗。”

    嗤笑一声,白漠寒无语的道:“怎么可能,要知道我是习武之人,这防备是最严密的,别说我自己站起来了,就是有人靠近,我也能立马惊醒,怎么可能在完全不清醒的情况下,独闯红枫林,我死疯了吗。”

    这话一出,林辉也是疑惑不已,心中一怔,惊讶的望着白漠寒道:“难道你还真能回到过去不成。”

    “若我没有回到过去,那红枫林所留下的宝物又怎么算。”

    林辉顿时语塞,脑子却是筹谋了起来,不等其开口,白漠寒便又接着道:“而且,若我猜的不错的话,我应该回过我原本所存在的时代。”

    此时便是苍蝇头的脸色都变了,直追着白漠寒问道:“师兄,你是说,你回到过几千年前,什么时候,又是怎么回去的。”

    望着林辉也是一脸惊奇的望着自己,白漠寒苦笑道:“若我知道怎么回去就好了。老实说,我心里有很多的疑问,就比如当日大师兄为什么要暗算与我。”

    白漠寒此言刚落,林辉便怒道:“真相还未查明之前,若你还敢侮辱我的先祖,我便是咬也要在你身上咬出一口血来。”

    听闻此言,白漠寒没有应话,只是苦笑道:“看来现在你完全闲心我的话了,你以为我愿意怀疑大师兄吗,你绝不会理解,我么那时候的师兄弟的感情,早已超脱了血缘的关系,若是有可能,我也不想怀疑大师兄,可我绝不认为,有人能再流云宗那么严密的防备下,算计了额我,更何况当日有师父和几位师兄联合防备,就更不可能了。”

    林辉无言以对,只能强笑道:“可这也不能算到我祖先身上。”

    见两人不停的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放,苍蝇头忙挤到了两人中间道:“师兄,先不要纠结这个问题了,若实在闲着,不如翻翻族谱,说不定里面会有什么回到过去的办法呢,或者仔细找找这林家有什么发现也未可知呢。”

    摇了摇头,白漠寒直接道:“族谱就算了,连我的存在都已经抹去,便是真有什么方法,我想他们恨不得我不知道才好,如何会在这里记录下来。”

    这话众人俱都无法反驳,这时苍蝇头眼睛一转道:“那其他文献呢,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呢。”

    林辉闻言,当下嗤笑一声言道:“那就要问问你那好师兄肯不肯拿出来了,毕竟那些东西原本都放在宝库之中,只怕现在都被你那好师兄给收在自己怀里了。”

    苍蝇头闻言,当下望向了白漠寒,喊了声“师兄”

    闻听此言,白漠寒伸手一挥,便见半屋子都是书籍,林辉顿时两眼放光,双眼直直的盯着白漠寒,白漠寒见状,直言道:“若是我想拿回去,就根本没有必要拿出来,况且便是给了你,你也不见得能看的明白。”

    此言一出,林辉顿时觉得无数的利剑扎在了他的心上,淡淡一笑道:“这也没什么,既然已经确定了身份,我们好歹也是流云宗的后裔,师叔祖想来也不会这么小气,连这点小事都不交给我们吧。”

    白漠寒的神色顿时有些复杂,对此,林辉自然明白,白漠寒的心结是什么,忙开口道:“我说师叔祖,我知道你心里怀疑是我们的先祖害了你,可你到底没有足够的证据,说不定,这其中有什么误会呢,再者,如今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千年,流云宗传下来的也就只有咱们两脉,难道你真相看到宗门没落吗。”

    苦笑一声,白漠寒接口道:“对你来说,好像过去了几千年,可对我来说仿佛是昨日发生的一样。”说到这里,白漠寒身子一顿,终是洒脱笑道:“不过你有句话说的不错,师父养我教我,我确实不能看着流云宗没落,虽然如今收了两个师弟,到底人太少了些,也罢,我教你写,也无妨,至于你能学到多少,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闻听此言,林辉忙应道:“师叔祖只管放心,我保管学的不少。”

    话落,见最上面一本,就是往日看过的,忙取了下来,细问了起来,待白漠寒解释了一遍,林辉只觉得醍醐灌顶,往日不懂的事情,竟是都明白了过来,刹那间,内力便有些起伏,不敢怠慢,忙盘膝坐了下来,好一会,林辉便睁开了眼睛,觉得自己提升的修为,顿时翻找了起来,对此,白漠寒也不介意,只细细的翻阅着,原本看过的就放在一边,没看过的便细细翻阅了起来,直到大半,都没有什么发现,苍蝇头有些想放弃的言道:“也许我想的根本就是错的,这里面根本就没有回到过去的办法,也说不定被人故意给取走了。”

    白漠寒正要说话,林辉便忙插口道:“谁说的,这书才不过看了一半多,还有少半间屋子的书没有看过呢,怎么就肯定没有了,细细找一遍,定然是有的。”开玩笑,他这才弄懂了三本秘籍,若现在不看了,谁知道一会白漠寒还给不给解释。

    奇怪的望了林辉一眼,苍蝇头也没多想,便蹲在地上继续找了起来。

    白漠寒见状,也无奈的应了一声接着言道:“既然是这样,那就接着找吧,”如此直到天色完全暗了下来,三人还剩最后三本书没有看,方一人拿起了一本,只翻到一半,白漠寒瞳孔一缩,便笑了出来。

    林辉与苍蝇头见状,自然明白,这里面的含义,当下笑道:“可是找到了。”

    点了点头,便见林辉与苍蝇头围了上来,却见里面画得十分复杂,看了半天竟是一点都没有看懂,苍蝇头不懂便问道:“师兄这是什么。”

    白漠寒闻言笑道:“是个阵图,能够回到过去的阵图。”

    “真的”一听这话,林辉彻底兴奋了起来,将对白漠寒心结去了个干净,忙追问道:“能回到什么时候,流云宗鼎盛的时候吗,那是不是代表,我能见到林家的先祖呢,若是的话,有什么误会,你们应该也能解释清楚了。”

    就在越说越兴奋的时候,却见白漠寒摇了摇头,脸上的喜色瞬间垮了下来道:“难道不行吗,你不是说这是能回到过去的阵图吗。”

    “这点我没有否认,只是这阵图却并不完整,他的落点在哪里,却是不能保证。”

    没太听明白白漠寒的意思,林辉不由追问了一番,这才听白漠寒解释道:“也就是说,着落的时间不敢保证,而且这其中的危险性也不能保证。”

    苍蝇头闻言,此时却是插口道:“其实要回到过去,倒是还有其他的办法。”

    林辉好像也想起了什么,紧跟着言道:“你是说,那穿越时空的理论。”

    “不错,而且我倒是觉得,那理论十分可行,若给我点时间,回到固定的年代,并不是什么梦想。”

    听苍蝇头说完,林辉原本兴奋的神色,顿时暗淡了下来,没好气的望向苍蝇头道:“那得猴年马月,我承认,你的机械制造能力,确实厉害,只是这样的事情,我还是觉得漠寒这边更靠谱些。”

    这话,苍蝇头自然不好回答,开口应道:“你说的对,的确如你所说,我师兄这边定然更快些,只是我还有件事十分的担心。”

    见二人望了过来,苍蝇头这才轻叹一声言道:“那便是蝴蝶效应。”

    这话一出,林辉顿时惊诧不已,随之脸上闪现了一抹恐惧,直望着白漠寒道:“若我的先祖真的暗算了你,你回到过去,计划怎么对付他,可会要了他的性命。”

    “再怎么说,他也是我的大师兄,我不会要了他的性命的,只流云宗自立派一来,最忌讳的便是同门相残,所以对于这方面的规矩一向眼里,大师兄会有什么后果,就看师父的意思了。”

    虽没有明说,但是林辉也听出了白漠寒话里的意思,那便是便是不死也讨不了好,一时间五味杂陈,也不知道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滋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