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2章
    望着林辉语塞的模样,苍蝇头歪着脑袋笑道:“你瞧,连你自己都明白的道理,就不用我一直解释了吧。”

    冷笑一声,林辉怒道:“是不是,将人给我叫出来一问便知。”

    话落,竟是硬要推开苍蝇头,往里走,只可惜又被苍蝇头挡在了身前,瞬间,林辉便对着苍蝇头攻了过去,两人足足过了五十招,却还是没有分出胜负,当下林辉心里也是一惊,实在没想到,这么个小人物,居然也有如此的修为。

    林辉当下此时也动了真火,又是一连攻过去十来招,苍蝇头到底不敌修行了这么些年的林辉,直接被林辉一拳击在胸口,直接飞了出去,就在此时,只见白漠寒走了出来,飞身上前,双手紧紧接住了苍蝇头,将其安全的放在地面上,这才问道:“师弟你没事吧。”

    摇了摇头,苍蝇头言道:“师兄,你放心,我没事,只是他就……。”

    林辉这时开口道:“白漠寒,你终于肯露面了吗,我还以为你计划缩在我家里不见我了呢。”

    苍蝇头听罢,当下便要开口呵斥,白漠寒却是抬手止住了苍蝇头的话头,扭向林辉言道:“林家主你还真是稀客啊,一大早就跑到这里来,总该不会是因为这么着急就是想见我吧,我记得林家主可是不太喜欢看见我的,对吗林管家?”

    听了这话,林管家此时却是一言不发,只是林辉此时可是不喜欢被人就这么给忽略,当下一声冷笑,开口说道:“白漠寒,我是不喜欢看见你,可是架不住你一直往我跟前凑啊,还有都这个时候了,你又何必故意装傻,我为什么而来,我以为你知道的很清楚,毕竟,你自己心知肚明,以你的耳力,你的修为,若不是听不见我刚刚说的话,那可就真有点意思了。”

    闻听此言,苍蝇头便要上前,却被白漠寒眼疾手快的给拦了下来,笑望着林辉道:“你说的没错,大家都是明白人,有什么话直说就是了,大家时间都宝贵的很,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在这里和你浪费。”

    林辉被这话给气乐了,抬头便瞪向白漠寒道:“白漠寒几人不想浪费时间,就应该从我这里离开,我林家也不欢迎你再来,不过这次事情是谁先惹起的,你不知道吗,老实说,你将东西放在我的床上,不就是想威胁我吗,可我却偏不如你所愿,想动手,你只管来,我林辉这条命,还真不怎么在乎,左右,我早给林家安排好了后路,便是你杀了我,也绝不会得到任何的好处。”

    听完此言,白漠寒淡淡的往椅子上一坐,苍蝇头见状,也忙跟着坐了下来,白漠寒这才接着言道:“我以为我的表达已经很清楚了,我来此的目的,不过是为那些小家族要些补偿,林家主硬要将后果上升到这种地步,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做决定之前,还望林家主考虑清楚,便是你真的准备完全了吗,所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比如说你是不是该想想你选的人,他能不能撑起林家,而且还是有了这么多敌人的情况下,也许林家主觉得那些个什么敌人他们都是些蝼蚁,根本不值一提,只是且不说蚁多咬死象,光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又如何知道,他们没有翻身之日,就好像我没有出现之前,林家主又哪里体会过这么憋屈的日子,既然有一个我,也就不愁出现,第二个、第三个……”

    简单的一句话,顿时便又将林辉堵得够呛,只冷冷的望向白漠寒道:“你还真是讨厌的紧。”却到底做事不如昨天那样强硬,毕竟若是林家真的毁于他的手中,那他还真没面目去见林家的祖先,深吸口气,林辉也是个懂得取舍的人,当下便道:“既然大家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不如说说吧,你到底计划怎么办,便是讨要补偿,总得有个数才行啊。”

    “嗯”了一声,白漠寒点头赞同道:“的确如此,只是林家主也该知道,我做事一向太过大方,这点林家主应该也有所耳闻吧,所以我怕是说出来补偿的数字,又惹恼了林家主,不如林家主先说出个大概来,我也好知道林家主的底线,有商有量才是长处之道不是吗。”

    这话一出,林辉整个人都阴沉了起来,心道:“大方,我看你是崽卖爷田不心疼,拿了我林家那么多的宝物,好意思说这些个还。”不过为了不再发生不必要的麻烦,林辉还是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道:“这话白统领还是不要说的好,我林辉只恨不得此生与你再不相见,还长处之道,真是可笑,至于你说什么底线,那我更是一分钱都不想出,这可行吗。”

    闭了闭眼睛,白漠寒好笑的道:“既然知道不可行,林家主何必说出来,不过是徒惹你自己生气,何必呢,倒不如说出个大概来,免得大家都不容易接受。”

    林辉吸了口气,不屑的笑道:“不说这些废话了,你直说就是了,想要什么要的补偿,若条件允许的话,我就出点血,只当送瘟神了。”

    这话里的瘟神自然就是自己,白漠寒嘴角不由挂起了一抹笑容,也不再推辞,便将早已想好的赔偿条件,与林辉说了一遍。

    不等白漠寒将话说完,林辉便早已气的跳了起来,冷冷的言道:“白漠寒,你脑子没坏吗,这些东西赔出去,我林家半数家业都没了,你以为我能同意你这样的赔偿意见嘛,做梦呢。”

    淡淡一笑,白漠寒忙开口道:“林家主,不要急的拒绝吗,我这不是先将我的条件说完,又不是你不能还价,你着什么急呢,更何况,要说这点东西就是你林家半数身家,我可是一点都不信的,毕竟别人不清楚,你自个还能不清楚嘛,你林家具体有多少东西我不知道,大面上的东西,我还是清楚的很的,这些东西能有你产业的十分之一,都不错了,你想啊,你用这一点子的东西,换来的不仅是那些小家族的原谅,还能送走我这个瘟神,很划算的。”

    这话只当下便将林辉给气乐了,瞬间冷笑道:“你这话还真是好笑,你这完全就是漫天要价,难道你还真想将我林家给赔出去,不说别的,你这一份可比那些小家族全部的身家都要多了,这么做,你不亏心吗。”

    白漠寒听了,还真点点头,一脸认同的接过了话头道:“还真有些亏心,所以我不是让你就地还钱吗。”

    林辉闻言,顿时一口气堵在了心中,愤愤的望向白漠寒道:“这回答还真是无耻。”话到这里,白漠寒却是完全不为所动,依旧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林辉最终长出口气道:“最多我出你说的十分之一,再多就没有了。”说到这里,林辉望了白漠寒一眼,画风一转接着言道:“不过我有条件,若你答应便还罢了,若是不答应,呵,那我还是那句话,一分都没有。”

    听到这,白漠寒便接着开口道:“先别说你的条件,你我这是漫天要价,可你这就地还钱可也有点太过了吧,人家都砍价有掐头砍得,有拦腰砍的,你这倒好,直接砍到脚脖子上了啊,不行太少了。”

    林辉听罢,当下气的不知所措,开口道:“白漠寒,十分之一少了嘛,你别太得寸进尺了,还有你给我听清楚了,我这是又条件的,不是完全就答应你的。”

    白漠寒自然知道这些也不少了,完全够安抚那些小家族了,当下点点头道:“那你说说看,你的条件,答不答应也不是我说了算,重点也的看看,你提的条件值不值得我答应才行啊。”

    林辉当下便道:“将我林家的宝库还来。”

    这话一出,白漠寒当下便笑了出来,吐槽道:“我说林辉啊,你脑子没有问题吧,且不说那宝库本就是对我自己的赔偿,便只凭他们是流云宗之物,那到我手里,便是物归原主,你有何脸面说一个还字,再者,别说你之出我提的赔偿的十分之一,便是你按我的要求全给出了,那也比不得那些宝贝的价值吧。”

    听到这里,林辉只气的直冲白漠寒身前道:“既然你知道,就更应该将宝物归还,那些可都是无价之宝,你拿走了,便是让我林家断了传承。”

    “你林家有那东西吗,会用吗?”淡淡的一句反问,当下让林辉愣在了原地,白漠寒见状嗤笑一声便接着言道:“我想以那宝库中的东西,你们的修为止住在此,且身怀的功法如此简单,是因为那高深的功法你们都看不懂吧,所以别在开口要了,这些东西你拿回去,也是摆设,根本就传不下去,到了我手里就完全不一样了,我可是会言传身教将他们给传下去的,还有你应该很明白,我才是流云宗的真正传人。”

    林辉顿时如遭雷劈,只因白漠寒说的那叫一个该死的正确,按说每个字他们都认的清楚,可偏偏连在一起就和天书一般,传到他手里的时候,他甚至都破了祖宗的誓言,将些旁门子弟都给叫了来,只可惜整个林家就没有一个人看的懂的,想到这里,林辉不由将目光聚集在白漠寒身上言道:“你这么说,莫非你看的懂吗。”

    轻笑一声,白漠寒不由接过了话头道:“我当然看的懂了,不是早告诉你,我才是流云宗的嫡系传人,若连这玩意都看不懂,算什么传人,还怎么流传于后世,只怕到时候也就更你一样了,流传下去的只是本破书,根本没什么价值了。”

    这话一落,林辉只觉得白漠寒仿佛是在他脸上打了几个巴掌,深吸口气,强忍者怒气,在心里平衡了厉害之后,林辉这才咬牙说道:“好,既然如此,我也不在强求,只是我们林家怎么也是流云宗传承多年的家族,若你能将老祖宗留下来的功法传给我林家,那我不仅所有的宝物再不索要,而且你说的赔偿,我也不打折扣,全部都可以接受,还有便是以后我也可以不找你的麻烦,甚至有你在的时候,我会主动退避三舍,这样的条件,你可否满意。”

    点了点头,白漠寒认真的言道:“倒是很满意,只是还要加一个条件才好。”

    闻听此言,林辉的脸上不由带上了几分恼怒道:“白漠寒,我劝你还是适可而止的好,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抬手挡在了林辉身前,白漠寒笑道:“先别急着拒绝吗,听完我的条件,你再生气也不迟不是吗。”

    为了林家的未来,林辉自然会全部忍下来,当下死死的咬着牙齿,声音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道:“说,到底是什么条件。”

    白漠寒突然正了脸色,坚定的望着林辉道:“我要看你林家的族谱。”

    白漠寒这话刚一落下,林辉便跳起身道:“不行,绝对不行,我林家的族谱,如何能落在你一个外人手里。”

    闻听此言,白漠寒忙道:“这怎么会落到我的手里,我不过是看看而已。”

    “那又有什么区别。”

    深吸口气,白漠寒直望着林辉言道:“我确实是流云宗之人。”见林辉摆明了不信的模样,白漠寒方才接着言道:“若你真是流云宗的传人,应该对白漠寒这个名字有些印象吧。”

    嗤笑一声,林辉冷笑的望着白漠寒道:“那还真不好意思,我对这个名字可一点印象都没有。”

    此言一出,白漠寒顿时皱紧眉头言道:“不会吧,你的族谱中难道没有记载吗,难道关于我的那一部分在历史的长河中给流失了。”

    这话听得林辉一阵好笑,当下便将脑袋凑在白漠寒的身前道:“我说,你该不是现在要给我编什么故事吧,若是的话,我劝你还是乘早歇了这心思才好,我又不是三岁小孩,难道还会受你哄骗不成。”

    “我的师父是叶泽林。”

    “哈”见白漠寒这么说,林辉当下便冷笑起来,带着几分无语道:“你的师父是叶泽林又怎么样,便是你师父是林泽叶跟我也没什么关系。”话到这里,林辉一愣,实在是叶泽林这个名字太过熟悉了,不由紧紧的盯着白漠寒言道:“等一下,你说你的师父是叶泽林,流云宗第五代宗主叶泽林,开什么玩笑,叶泽林祖师距离这里也有几千年了,别告诉我,你直直活了几千年,那才真是笑话呢。”

    苦笑一声,白漠寒这才接口道:“我当然不可能活个几千年,实际上,我是穿透了时间的壁障,直接来到了几千年之后。”

    林辉摇了摇头,带着几分不确定的道:“你说这话太稀奇了,更何况,我林家族谱上,可没有一个叫白漠寒的人,你确定你原来的名字是这个。”

    “当然,我原来流云宗执法长老,不过你的族谱若是只记得林家人,上面的名字没有我也很正常。”

    “虽然族谱重点是林家的传承,但是有些特殊的人和事还是要记下来的,比如祖师爷叶泽林,可是你的名字我却从未见过,难道你原来在宗门之中普通的很。”

    一听这话,白漠寒傲然的望着林辉道:“能做到执法长老这个位置,我可能普通的了吗,更何况,我可是流云宗自建派之后,素天经大成第一人,若不是遇到偷袭,我早已成神,哪里还会与你在这里废话。”

    “哼”了一声,林辉没好气的言道:“说的倒是不错,可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毕竟族谱可是都记载下来了,可你不过是空口无凭。”

    “是不是,你拿来族谱看看便知,也许是你以前看漏了呢。”话虽这么说,但是白漠寒心中却是清楚,定是自己的名字被恶意抹去了,为了什么,他也清楚的很,只怕是当日偷袭的人便是他的,想到这里,白漠寒看着林辉的神情便更加复杂了起来。

    只让林辉皱了皱眉头,深吸口气,终是不甘不愿的将族谱拿了出来,果然见叶泽林下面只有三个徒儿了,属于他的记载都消失无踪了,望着那林夕的名字,白漠寒轻叹道:“二师兄,是你害了我吗。”

    这话虽说的小声,但是却清楚的钻入了林辉的耳中,林辉当下便讽刺道:“我说,按你刚刚所说,你所谓的二师兄便是林夕祖师爷了,哈,谁不知道林夕祖师爷最是善良,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要编也编个像样点的事件。”

    话落,林辉便将族谱收了起来,白漠寒响起若不是有人偷袭,他也不会来到这里,虽心中也觉得二师兄不是那样的人,但也忍不住下意识的接口道:“我二师兄是你的祖先,你自然为他说话了,你对他所有的记载不过是书里的记载,又如何了解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