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1章
    闻听此言,林俊忙惴惴的问道:“是处理好的吗。”

    这话问的林管家身子一顿,似笑非笑的扭回身子言道:“我刚刚的话你没听见吗,要整的,不仅是整的还必须是活的,一点都不准加工,给我送过去,最好能满地跑,满天飞,听到了没有。”

    林俊忙练练应是保证道:“林管家放心,我一准都按你的吩咐送过去,绝不会出半点差错。”林管家闻言,淡淡的一笑,突然凑近了林俊的身前,只将林俊吓得退了一步,这才小心翼翼的言道:“林管家还有什么吩咐。”

    嗤笑一声,林管家并没有答话,而是转身快速的离开了。

    见状,林俊整张脸方才垮了下来,一脸焦虑的言道:“我该不会给林管家留下什么坏印象。”

    想到这一点,林俊不由恼怒的望了一眼白漠寒两人所在的位置,冷笑一声,转身离开了。

    屋内白漠寒和苍蝇头两人看着林俊的离开,苍蝇头有些无奈的抓了抓自己的脑袋道:“师兄,我说这话有这么奇怪的,而且我觉得林管家这摆明就是说给咱们听的。”

    白漠寒摇了摇头,好笑的言道:“你这话可就说错了,他不过是自己抱怨,在那么远的距离说话,一般人是不可能听到的,我不过是将内力灌输在你的耳朵神经周围,让你能够暂时听到他们的话罢了。”

    见是这么回事,苍蝇头有些无奈的道:“哎,怪只怪我出身不好,如今点个菜也要怀疑不是我自己的想法,这林管家怀疑的也太对了。”

    听到这里,白漠寒忍不住露出了一抹好笑道:“不过你这点菜的做法,也太作了些,这样的吃法,也太祸害东西了,你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

    尴尬的笑了笑,苍蝇头这才解释道:“其实那还是我没有遇见老大你之前,偶然见人这么点过,当时我的想法就是,以后我也要和他这样点一次菜,只没想到今天好容易点了这么一次,却是这样的结果,这也太打击人了。”

    见是这么回事,白漠寒不由在苍蝇头头上一摸道:“原来是这样,等这次出去之后,师兄我亲自动手,一定让你吃一顿如何。”

    忙摇了摇头,苍蝇头接着言道:“师兄哪里用的了这样,我不过是想体会那时的心情罢了,说真的吃不吃的上,还真不怎么重要。”

    点了点头,白漠寒赞赏的道:“你能这样想,那就最好不过了,要知道咱们习武之人,最重要的便是心情豁达,若不然以后的麻烦事还是多的很的,并且练功心窄了,还极易走火入魔,既然你现在说的轻松,那师兄便相信你这一次,记得练武即练心。”

    重重的点了点头,苍蝇头忙应道:“师兄,你就放心好了,你平日的教导,我都牢牢的记在心里,不敢有一丝的懈怠。”

    白漠寒闻言,赞赏的笑道:“如此甚好,以后也要坚持下去,与你只有好处,这次过后,你便去你二师兄那里住些日子。”

    白漠寒此言刚落,苍蝇头就一脸紧张的问道:“师兄,为什么,可是我做错了什么,你别生气,我现在就改成吗,只希望你不要赶我走,我跟师兄还有很多东西要学,况且,店铺里也少不了人,我一走,那损失可就大了。”

    一拳落在了苍蝇头的脑袋上,白漠寒没好气的道:“虽然你机械这方面天赋的确很高明,可是也不要太过沉迷了,要知道咱们流云宗到底还是以内力,武功为主,不可本末倒置,更何况,别一副我要抛弃你的模样,你那二师兄虽是我一手教导,但如今他好像也已经走出了自己的道,我让你去,就是想让你跟他好好学学,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道,到那时,便是内力一时跟不上,单论心境,你也是宗师级别的了。”

    苍蝇头闻言,仍然有些不甘愿的道:“可是我想跟着师兄你,二师兄那里就算了呗。”

    话落,见白漠寒紧盯着自己,苍蝇头不甘愿的将头扭到了一边,直接避开了白漠寒这个师兄的视线。

    见状,白漠寒硬将对方的头给拨了回来,方才言道:“这是为何,你不想跟着漠奇,总该有个理由,他得罪过你,还是对你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

    赶忙摇了摇头,苍蝇头忙道:“这倒是没有。”话落,见白漠寒怪异的眼神,苍蝇头忙轻咳一声言道:“我只是觉得,跟在师兄你身边能学到更多的东西。”

    白漠寒闻言一笑,当下笑道:“关于这点,我不否认,可是有些东西却是在我这里学不到的,苍蝇头,不要小看任何一个人,同样在某些方面,漠奇做的比我要好,相信我,你们都是我的师弟,我是不会害你的,而且你们也该多亲近亲近。”

    苍蝇头听到这里,不由低下了脑袋,只低头言道:“可师兄我是真的不想和你分开,我们一起冒险不好吗。”

    “我没说不好,只是接下来的日子,我要陪着霏儿和孩子们,你也该知道,郑秀对他们造成的伤害有多严重,而且这么多年,我一直漂泊在外,对他们很是亏欠,如今却是该好好补偿一下了,我不想你留在我身边荒废时间,跟在漠奇身边,相信再见面,你会很有感悟的。”

    见白漠寒话说到这里,苍蝇头便知道事情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了,毕竟自个师兄也是人,也有自个的老婆孩子要陪,自个这个单身狗在他们跟前,当个电灯泡也实在不好,当下唯有无奈的点头应道:“是,师兄,我听你的,会乖乖跟着二师兄的。”

    望着苍蝇头那比死还要痛苦的神情,白漠寒忍不住笑道:“至于这样吗,我保证,你跟着你二师兄这段时间是绝对不会后悔的,好好学,等你真正去了,就知道,我说这话,真的是为了你好。”

    应付的点了点头,苍蝇头恹恹的言道:“是,师兄,我会好好跟二师兄学的,你忙正事,不要为我担心。”

    摇头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白漠寒笑言道:“正事,现在就是啊,只要我在林家,对于林辉来说,就是巨大的压力,我越按兵不动,他便越沉不住气,若我猜的没错,闹到这里,他那里应该早已慌了神,我们这些天再闹出点动静,只怕他该亲自盯着我了。”

    听到这里,苍蝇头也终于来了精神,紧跟着追问道:“师兄计划如何,不如交给我去办可好。”

    想着苍蝇头制作的机械,白漠寒顿时笑道:“也好。”

    话落,便将一个盒子拿了出来,一眼望去,苍蝇头的目光便落了上去,盒子古朴大气,不用看里面的东西,只这一个盒子拿出去,只怕星际的豪门就要抢翻天了,更不用说这盒子里的东西,小心的在盒子上摸了摸,苍蝇头这才问道:“师兄,这里面装的什么。”

    “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小心的将这盒子送到那林辉的手里,记得不要被他发现,就放在他的床边好了,我实在好奇的很,明日林辉看见这个盒子会是什么反应。”

    苍蝇头闻言,也不由顺着白漠寒的思路想了起来,当下便忍不住笑道:“那肯定害怕的要死了,就是不知道他这害怕之后,再见到师兄你会是个什么反应。”

    说到这里,白漠寒与苍蝇头两个人不由对视一眼,笑了出来,白漠寒玩味的道:“不战而屈人之兵,方才是上谋。”

    闻听此言,苍蝇头竖起两根大拇指道:“师兄最厉害。等天黑了,我就照着师兄的话做,早点将事情完结,咱们也能早点回去。”

    应了一声,白漠寒刚要开口,就听远远的有动物的叫声传来,不由拍了拍苍蝇头的肩膀,嬉笑言道:“自己说出来的话,总要自己承担责任,我也累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话落,白漠寒便进了里屋,就在苍蝇头一头雾水之际,随着外面人距离的靠近,鸡叫、牛叫声混成一片,苍蝇头便明白了白漠寒话里的意思,轻叹口气,挠了挠脑袋自语道:“哎!这些个东西我拿来有什么用,还真是棘手。”说到这又想到一会那些个牛啊、鸭子、鸡都送进房间来,那还不全得乱套啊,想到这,苍蝇头忙几步走出了房门,将人拦在了门口道:“这些东西,我不需要了,都带回去,我这里还有许多事事情,忙的很,就不奉陪了。”

    闻听此言,林俊为难的说道:“那个,这些东西都是管家让我送过来呢,你不收我可是没法交差啊,我知道你也是好人,你瞧,就看在我辛苦送过来的份上,便先收下,至于收下之后怎么处置,就都是您的事了,我回去也就好交差了。”

    话落,便示意身后之人将动物赶进屋内赶去,苍蝇头忙开口道:“等等,等等,别这么着急,你们要送也不该送到这来啊,这里可不是厨房,而且一切烹饪的东西都没有。”

    林俊听罢笑了笑道:“那些东西林管家也吩咐了,马上就给你送过来。”

    “这怎么好,毕竟这里可是你们的客房,这又杀鸡又宰牛的,实在是不好,这样你们还是赶出去,找个合适的地方,我随后就到。”

    林俊此时却并不开眼,开口道:“林管家说了,送到这来,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至于您要将它们送到哪里,是你的自由,我们就不管了。”

    苍蝇头听罢,当下开口道:“什么意思,就是不想听我的指挥,你们别忘记了,林管家都是听了我的吩咐,才让送来的,你还想怎么样,难不成还非得我去找林管家你们才听不成。”显然苍蝇头并不想多事,只是好言相劝着。

    只是林俊却是因为刚刚林管家的吩咐,铁了心要给苍蝇头找不自在,当下开口接着道:“那也是您的自由,若是林管家吩咐我们来,我们在来。”说着还是继续往家里赶着这些东西。

    苍蝇头此时可谓是好话说尽,但对方却根本不理他这会事儿,心道:“看来不给你们点厉害的,你真当我苍蝇头是好惹的了。”当下脸色一凛,苍蝇头突然上前,直接一脚将林俊脚边的鸡给踢到了空中,顺势一划,鲜血喷涌而出,直落在了林俊等人的身上,苍蝇头身上却是丝毫未染,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做完这些当下开口道:“趁着我说好话的时候,就给我乖乖的将东西带回去,若是让我强逼着你们带回去,只怕你们就不是如今这么好过了。”

    林俊闻言,瞬间笑道:“瞧你说的,这些东西本就是交给你处理的,你便是将这些玩意都给杀了,也随你高兴,左右该送的东西我都给送过来了,要怎么处置,都是您的事情,与我也没什么关系,林管家那边还等着我的消息,恕我不奉陪了。”话落林俊转身便走。

    苍蝇头顿时就被气笑了,当下言道“呵呵,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想你们的主子也不介意我在他面前宰了这些畜生。”

    林俊的脚步一顿,他可是知道,自个主子现在的心情可不好,可以说是极差,就连林管家都说了,尽量别去招惹主子,若是真让这小子去了,自个什么下场可就不好说了,冷冷的回头望向了苍蝇头,嘴硬的开口道:“这位客人,我们按照你的要求把东西给送来了,我们也算是进到本分了,你若是执意去我们主子那里告刁状,我们也不好拦着。”

    苍蝇头哈哈笑了笑道:“放心,只要你乖乖拿回去,我不会告你什么状的,我这人还是挺大度的,你们的心意我领了,东西你们就拿回去。”

    林俊摇摇头道:“我办不到,你还是去找林管家。”

    说罢,却见苍蝇头顿时嗤笑一声言道:“我为什么非要去找林管家,我直接找你们主子不是更好,顺便跟你说一声,我的脾气可不太好,想来,你应该也听说过我师兄弟名字,我苍蝇头虽然比不上师兄,可要修理你们可还是容易的很,你确定想要试试。”

    林俊深吸口气,缓缓转身,就听苍蝇头又紧跟着言道:“走的时候,别忘了这些畜生一起带走,要不然,我还真就去你们主子面前,让他见见血了。”

    回头恨恨的瞪了苍蝇头一眼,林俊对着众人一个眼色,终是将那些动物又给带了回去。

    苍蝇头这才冷哼一声,扭头进了屋子,待天黑之后,按着白漠寒的吩咐,操纵迷你机器人将那盒子放在了林辉的旁边。

    第二日,二人还未起身,就听房门急速敲击的声音,苍蝇头忙起身将门打了开来,就见林辉一脸怒气的闯了进来,苍蝇头忙挡在身前,苍蝇头当下皱着眉头言道:“你们这是做什么,怎么能随随便便闯进来。”

    冷冷一笑,林辉怒道:“若我记得没错,这是林家,我是林家的主人,只要在林家的范围内,就没有什么地方是我不能去的,你没资格拦着我,给我滚开,不然我连你一起打。”

    冷哼一声,苍蝇头的脾气早被白漠寒给惯了起来,如今见林辉明摆着是在找麻烦,毫不客气将自己最新的成果拿来出来,炮口直对着林辉,林管家见状,忙挡在了林辉面前,小声说道:“主子小心,这苍蝇头在机械方面的灵气和技术,还真没几个人敌得过。”

    闻听此言,林辉心里不由嫉妒的想着,这怎么有点本事的人才都被白漠寒给挖过去了。怎么就没几个人投在让他的麾下呢,若有,如今也不会被人骑到脑袋上来了,越想越气,不过却也不敢在往里闯,当下怒道:“叫白漠寒出来,我已经对他一忍再忍了,可他倒好,将那盒子悄无声息的放在我身边是什么意思,是想告诉我他若是想杀我,随时都可以,让我识相点,不论对错都答应他的要求是吗,你告诉他做梦,我林辉便是这条命不要,也绝不能将我林家的脸面丢在地上。”

    伸手将快和自己挨在一起的林辉往后推了一下,苍蝇头这才言道:“你床边的盒子是我放的。”

    此言一出,当下换来林辉不停的嗤笑道:“我说苍蝇头不是我小看你,你有那本事嘛,你便是要给那白漠寒顶罪,也不必说出这么好笑的事情来,就凭你,还能将东西放在我的床边,苍蝇头不是我笑话你,就是你再练二十年,也做不到这种程度,真当我这些年是白活的,别以为我败给了白漠寒,你们就都能在我头上踩一脚了。”

    深吸口气,连续几次被人小看,苍蝇头无语的道:“我说是我就是我,这件事情就是我干的,我不用为谁顶罪,况且,你以为若真是我师兄干的,他有什么不敢承认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