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轻笑了一声,林辉淡笑道:“哪里,哪里,这都是跟你学的,吃了几次亏难道我还学不乖吗?”

    “这么说,林家主是承认这事是你做的了?”说罢,白漠寒紧紧的盯着林辉的反应。

    林辉却是一脸笑容的道:“白统领我想是你误会了,我可从来没说过,那事是我干的,我只是表达一下我的态度,那么现在新生的白统领,你计划怎么办呢。”

    “这就不劳林家主担心了,倒是那赔偿你是肯定不会付了。”

    听闻此言,林辉都没有答话的意思,只扭头转到了一边,闭着眼哼起调来,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林管家见状忙接过了话头道:“我们主子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事情不是我们做的,我们自然也不会赔偿。”

    听到这里,白漠寒笑着应下,平静的坐在位置上。

    如此淡定的举动,却让林管家有些七上八下了起来,不由问道:“白统领,现在这是。”

    淡淡一笑,白漠寒将腿翘了起来,笑着应道:“哦,这赔偿的事情本就不是件大事,你们不肯,我自己动手也是可以的。”

    这话一出,可是将林辉两人恶了个半死,想着当日没什么理由,白漠寒都将自家宝库搬了个干净,此次这么好的理由放在这里,更不知道那白漠寒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一想到林家可能因此又损失惨重,林辉哪里还坐的住,当下站起身道:“白漠寒,别将我的容忍不当幸运,不然你只会死的很惨。”

    挑了挑眉毛,见林辉气了个半死的模样,白漠寒却是笑嘻嘻一副好脾气的言道:“林家主这话说的,你可从来没有容忍过我啊,相反,你三翻四次的挑衅倒是一直也没有断过。我呢却只是反击,而不是主动惹事,我自己都觉得我这脾气都能成仙作佛了,林家主说是吗。”

    “这种话你都说的出口,你还要脸吗。”林辉恨恨的说完这话,白漠寒便毫不客气的接过了话头道:“我说的都是实话在,至于我的脸嘛,你瞧瞧这不是好好的还在吗,油光蹭亮的,不过我听林家主这意思,难道是有什么指教不成。”

    听闻此言,林辉闭了闭眼睛,终是不敢赌那白漠寒到底能闹到什么程度,毕竟如今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而且白漠寒这个光脚这几次可都充分发挥了身为盗贼的本性,林辉无力的闭上眼睛,开口道:“你到底想怎么样,直说就是,合理能答应的我考虑看看,若是实在不能答应的,你也别怪我。”

    白漠寒点了点头,笑着接过了话头道:“这就对了,什么事情都得商量着来不是吗,既然林家主想通了,那便先说说看那补偿的事情。”

    话到这里,见林辉有想要开口的意思,白漠寒将手一举,便紧跟着言道:“这也是我此行的目的,况且,那毒是不是你下的,你心里自然有数,你的行为造成了如今的结果,你想不付出点代价就摆平这件事情,怕是不可能。”

    林辉皱了皱眉头,心里对白漠寒可谓是又恨又敬,那边大张旗鼓的查真凶,这边却是直接跑来找自个,看来那出戏不单单是演给自己看的,最起码还有王聪那个自以为是的笨蛋,当下直望着白漠寒道:“既然你能猜出这里面有我的事情,那你应该不会不知道谁还牵扯其中,甚至刚刚那第一批袭杀你们的人可不是我派出去的。这也你应该是知道的。”

    眼中闪过一抹笑意,白漠寒笑着应道:“我的确都知道,你呢现在说出这些话来的,是想让我做些什么呢,不如直说便是,现在这个时候,我以为林家主知道的,我并不想再猜你的心思,而且还是帮你办事。”

    又被白漠寒噎了一下,林辉当下望向林管家,示意其接过了话头,只听林管家当下言道:“白统领这话可就错了,白统领你这不是帮我们,而是帮那些受到伤害的人、或者说是你们自个多要点好处,我们家主的意思是,既然这样的后果是两家共同造成的,那对方是不是也得付出些代价。”

    “这是当然。”话刚说到一半,见林管家脸上挤出了一抹笑容,白漠寒便忙接着道:“只是就像林家主说的,我并没有证据,或者说林家主有对方参与其中的罪证,拿出来,我现在便去讨要去。”

    林辉右手一顿,不可置信的抬头望向白漠寒,讽刺的道:“白统领这话说的真可谓是搞笑了,刚刚不是还说我毒害那些人吗,若你证据那么充分的话,谁是帮凶,谁做了什么事,不是更该清楚才对,怎么会单单只有我林家的罪证呢。”

    “谁知道呢,也许是对方的手法更加的高明,躲过了我的追踪呢。”

    话听到这里,林辉也明白了,白漠寒这就是来硬讹诈自个的,当下便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气,直接从腰间抽出一条鞭子来,对着白漠寒便打了过去,却每每落在白漠寒身旁一厘米处,这样的偏差,分明是白漠寒有意为之,如此一来,林辉便毫无理智的挥起鞭子来,足足过了十五分钟,白漠寒虽没有什么伤痕,可这议事厅却是招了殃,桌椅板凳全部碎裂在地,整个屋子竟是没有一件完整的东西。

    看到这一幕,林辉好险没晕过去,再不想看到二人,忙挥手道:“我累了,想来我的话你们也不想听,既然如此来去随意,只有句话,你要记清楚,这里毕竟是林家,还有别把我真的逼急了。”

    话落,便吩咐林管家将议事厅收拾干净,自己便转身离开了。

    望着这满地狼藉,林管家扭头望向白漠寒道:“白统领闹成现在这个样子可是满意了。”

    “我不明白林管家说些什么,先找麻烦的可不是我,若是林管家不想受到什么打击,那在平日里,就要长劝着点,做事情要考虑后果,不然到时候伤了自己,可就不好了。”

    听闻此言,林管家深吸口气,紧咬着自己嘴唇应道:“白统领的赐教我记下了,咱们日后见真招,不过如今我要收拾一下这里,两位,请。”说着虽脸上怒气未消,但还是做了个请的手势。

    闻听此言,苍蝇头瞬间将目光落在了白漠寒的身上,见其点头,便紧跟着起身,随着白漠寒走了出去。

    林管家见状,脸上闪过一抹阴沉,只瞬间隐匿了下去,这边逮着人一吩咐,林管家便忙来到了林辉的屋子前,几次想要敲响紧闭的房门,但是想到林辉此时的心情,俱都无力的将手放了下来。

    正准备离开,就听屋内一声轻叹,林辉的声音瞬间响起道:“进来。”

    “哎”了一声,林管家忙进到屋子站在了林辉的面前,小心的观望了一番林辉的脸色,见其神色还算平和,这才关心的问道:“主子,你没事。”

    深吸口气,林辉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苦笑道:“管家,你说那白漠寒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他真的是流云宗的嫡系吗。”

    虽明知道白漠寒说的十有**都是真的,可林管家此时也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忙措辞一番,开口言道:“这个我也不敢轻易下定论,要我说,是不是问问就知道了,主子有流云宗图谱在手里,想问什么,可不是易如反掌。”

    果然,听了这话,林辉神色大动道:“不错,这是真是假一验便知,哼,我也真是的,几句话就给相信了,流云宗传到现在分明只有我们一支,那白漠寒也不知道哪里学了点手段,就来我这里坑蒙拐骗的,分明是不想还我诸多宝贝,等着瞧待我拆穿他的把戏,我倒要看看那时候他还有什么脸面拒绝归还我林家宝库,若是这样,我便是拼着丢了颜面,也要将他的所作所为公之于众,我就不相信了,这天下是否就没有个说理的地方了。”

    虽然不想打击自家主子,但是林管家更怕最后证实白漠寒就是流云宗的嫡系,自家主子受不了,遂林管家小声的问道:“那若是白漠寒真是呢。”

    “咔嚓”一声脆响,只见林辉手中的扇柄应声而断,眼中带着几分暴虐之色,林辉这才缓缓言道:“那算他倒霉,我就只能永远将他留在这里了。”

    说到这里,见林管家目露尴尬,顿时怒喝道:“怎么,连管家你都不看好我,觉得我斗不过白漠寒。”

    这话林管家哪里敢应,忙伸出双手使劲的挥挥手言道:“主子误会了,我如何会这样想,只是胜败乃兵家常事,我只是希望主子不要太过在意一时的输赢罢了。”

    冷笑一声,林辉狠狠的握紧拳头道:“若是别人我还真不在意,可他白漠寒,就算是为了报这几次的羞辱,我也非赢不可。”

    话落,林管家不好再说什么,只得轻叹口气道:“是,主子,可需要我安排什么。”见林辉不答,林管家忙又小心翼翼的开口道:“主子,那王聪如今把咱们都给卖了,要不要给他个教训,如此被后捅刀子,可不是君子所为。”

    “他本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联手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了,早防着他呢,不过你说的也对,如今谁都敢在我身上踩一脚,要是我林辉再没有点动作,只怕,更是没人将我放在眼里了,既然他先出手了,怎么着我林辉也得扒下他一层皮来才是,不过毕竟是件小事,林管家就交给你去办了,想来,林家还是有些闲人的。”

    林管家暗松口气,忙应了声“是”,便退了出去。

    林辉深吸口气,到底不放心白漠寒,又是一阵吩咐不提。

    而另一边,明显感觉到,跟着他们的人又有所增加之后,苍蝇头忙凑近了白漠寒身边言道:“师兄,你看他们……”

    嘴角噙着一抹笑意,白漠寒笑望着苍蝇头言道:“平常心,平常心,他们盯着又如何,当他们不存在就是了,该做什么就做什么,难不成你以为他们能管得了咱们不成,而且咱们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

    一听这话,苍蝇头忙也跟着笑道:“师兄说的是,倒是我大惊小怪了。”话落,苍蝇头便跳上了屋顶,白漠寒也紧跟着跳了上去,两人悠闲的往屋顶上一躺,那叫一个惬意,可显然林家众人看到这一幕,那心情可就算不得好了,着急忙慌的四处张望着,其中一人见状,忙对着旁边之人林俊道:“快去禀告林管家,这白漠寒两个跳到了屋顶上,也不知道要做什么事情。”

    林俊闻言,眉头也是皱的极深,却忙转身跑了出去,好容易找到了林管家,便将白漠寒二人的事情说了一遍,之后言道:“林管家如今可怎么办。”

    深锁着眉头,林管家忙追问道:“可有禀报主子。”

    林俊忙摇了摇头道:“倒是没有,只这么大的动静,只怕也瞒不了多久。”

    无奈的叹了口气,林管家方道:“能瞒多久是多久,走,我现在就与你看看,怎么也得先将人弄下来再说,主子本就心情不好,若是再气出个好歹来……”。

    说到这里,林管家身子不由一顿。便转身对着林俊言道:“走,我与你一起去,无论如何,先将人弄下来再说。”

    林俊闻言,刚忙先行带路,待二人来到了刚刚所在之地,便见那屋顶之上,早已摆满了各种器具,便连遮阳伞都备上了,林管家不敢怠慢,忙上了屋顶,望着惬意躺在椅子上的二人言道:“两位,下面早备好了你们的房间,不如我现在带你们过去,何必在这里……”

    林管家的意思白漠寒是清楚的很,当下却是笑望了林管家一眼,便开口拒绝道:“这倒是不必,我眼睛不瞎,自然看得出来对我们的到来,你们并不是很欢迎,我们兄弟二人,也不是那脸皮厚的,再多的条件倒是不好提了,况且这屋顶之上还真没那么简陋,住在这里我们一点都不介意,你说是不是师弟。”

    苍蝇头“嗯”了一声,便忙接过话头道:“的确不介意。”

    “介意的是我们。”心中默念了这么一句,林管家忙让自己不要生气,再次鼓起笑脸道:“怎么会呢,我林家可没有这样的待客之道,就当我求你们二位好了,跟我下去住,我将房间都给你收拾好了。”

    对视一眼,白漠寒二人眼中俱都露出了一抹笑意,却故作不甘不愿的道:“既然你都这么诚心了,那我们要是不去住,也实在是太驳林管家的面子了,那么就请林管家先带路。”

    僵硬的扯出了抹笑容,林管家忙跳下了屋顶,白漠寒二人见状,也动作迅速的将东西一收,紧跟着跳了下去,随着林管家来到了一处位置不错的屋子前,就见林管家扭头问道:“这屋子,二位还满意吗。”

    苍蝇头笑着接过了话头道:“这么好的屋子,怎么还能不满意呢,我在这里多谢林家的招待了,只是不知道林家能不能再提供些饭菜呢,你不知道,着急往这赶,这肚子如今还有些空着呢。”

    林管家闻言,不由捏紧了拳头,只想着好容易将两人劝了过来,实在不想节外生枝,遂强笑道:“饭菜自然是有的,只不知道两位想吃些什么,只管说出来,我也好让厨房准备。”

    眼中闪过了一抹狡黠,苍蝇头忙道:“其实,我们对饭菜并不怎么挑剔,只是这食材一定要好,那绿菜我只吃嫩尖的那一部分,其它的别给我放,太老了,牛肉我只喜欢吃牛腿上的牛筋,鸡只吃鸡脚,鸭只吃鸭舌,还有……”

    不等苍蝇头往下接着说,林管家便赶忙接过了话头道:“若是这样,只怕我林家是无能为力了,不过我倒是有个好主意,不如我将牛,鸡都给你带过来,你弄好了,我让厨房给你做如何。”话音未落,林管家便忙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道:“瞧我,这说的是什么话,苍蝇头你吃的这么细致,只怕我们厨房做出来的味道,不和你的口味,这样好了,你将需要的调味料都告我一遍,我一并准备下,送过来,你自己动手,岂不是既合口味又添趣味。”

    说罢,林管家对着二人点了点头,便走出了屋外,林俊见状,也忙跟了上去。

    直走了一百米,林管家方才怒道:“真是什么东西都敢在我面前放肆了,那苍蝇头什么出身在我面前根本就不是秘密,他那样的往日里能吃饱就算不错了,还这不吃那不吃的,咋胡谁呢,若是那白漠寒说出这话来,我还信他三分,苍蝇头你,哼,真是好笑。”

    深吸口气,林管家冷冷一笑,扭头望向林俊道:“一会别忘了,将那苍蝇头口中提过的东西都给他送过去,记住全都是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