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
    司马懿兄弟俩神色一顿,忙惊讶的道:“你是说,这事是那林家做的,那王聪可有参与其中。”

    摇了摇头,白漠寒方才应道:“只怕是没有的。”

    “为什么这样认为,漠寒。”司马敦有些不解的言道。

    “虽然这些小家族不被王聪放在眼里,但是王聪也不会想与他们结仇,毕竟蚁多也是会咬死象的,若他参与其中,被查出来,且不说他王家的声誉如何,这里的人他可是知道的,都是这些小家族的后备精英,若是就这么被他一网打尽了,那可是与让他们结了死仇,这些小家族若是失去了这些人,还不和他王家拼命。你说这样的后果是他们想要见到的吗。”

    听了白漠寒的分析,司马懿自然不会傻得以为王聪也参与其中,只是眉头微皱道:“也对,抛开这次这些人不要脸的事不说,这次的事只是让他们这些后辈受了点惊,这些人就一下都聚集过来了,反应可是不小,若是这些人真没了命,那反应可就更大了,可是这林家也太大胆了,他们难道就不怕这些小家族的报复吗。”

    “你还真说对了,既然敢这么做,就不会担心这些小家族报复。”见司马懿兄弟二人一脸不信的模样,白漠寒只举了一个例子,便让二人彻底闭了嘴,只听其道:“你难道忘了,他们险些灭了司马家,连司马家都不放在眼里,难道你以为他们会怕那些小家族吗,以我对那个家伙的了解,他做事向来都是很谨慎的,既然这么做了肯定也有了应对报复的手段。”

    此言一出,司马懿二人还真找不出反驳的话来,若找出来了,岂不是明摆着说司马家比不上那些小家族吗,身为司马家的掌权一脉,这样的事情他们是绝对不会容忍的。

    司马敦这时开口道:“漠寒,就这事来看我怎么感觉,林家并不是冲着这些小家族来的?”

    白漠寒点点头道:“本来就是冲着咱们,或者说是冲着我来的。”

    司马敦摇摇头道:“漠寒,我不是这意思,这次的事,我感觉林家实在试探?”

    “试探?怎么说?”白漠寒疑惑的问道。

    司马敦皱了皱眉道:“你想,他对这些小家族的人动手,不早不晚,或者这么说,你如今可是在这联盟呢,并没有离开,若是真想动手,等你离开不是更好吗,那样这些小家族的人可就死定了。”

    司马懿这时开口道:“那也不一定,就算漠寒离开去哪,不是还有个白漠奇在嘛,而且这次救人的也是白漠奇啊。”

    司马敦笑了笑道:“白漠奇只是一个变数,但是不表示对方没有将他考虑进来,而且这以我说的意思也很吻合不是嘛,林家这次的动作只是试探,试探咱们会做出什么反应。”

    听罢,白漠寒点了点头,“阿敦,你这脑袋可是够好使的,我虽然考虑到了林家在针对我,说老实话,这目的我还是不太清楚,你这么一说,应该就是他们的目的了。”

    司马懿这时却不服气的开口道:“这算什么目的,试探,试探什么,就是咱们的反应,这还用试探,就算不试探,也知道咱们肯定会查找幕后的人啊。”

    白漠寒听罢,拍了拍司马懿的肩膀道:“咱们的反应却是那样,但是咱们如何反应,才是他关心的。”

    司马懿当下却是搞得更糊涂,直接开口道:“如何反应,派人查呗,还能怎么样。”

    司马敦当下就有些无语的挠了挠自个的脑袋,司马懿见状,当下开口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说的不对嘛?”

    司马敦却是点点头道:“对,你说的对。”

    只是那口气和眼神明显就是不想跟你这个笨蛋说话,司马懿当下就更着急了,“你越这么说我怎么就越感觉不对呢?”

    司马敦当下摇摇头道:“大哥,你怎么这么笨呢,我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你怎么还不明白,查,派人查都是我们的正常反应,但是派什么人查,才是他们关心的。”

    司马懿当下就是一脸的恍然,也不计较,刚刚司马敦说自个笨的事,直接开口道:“哦,他们是想看我们的底细。”

    白漠寒和司马敦二人深吸口气,均都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

    司马懿这时眼神紧紧的追随白漠寒道:“既然都已经确定是林家的人,那漠寒你可计划好怎么动手了嘛。”

    摇了摇头,白漠寒淡淡的应了声“没计划。”

    “啊”了一声,司马敦和司马懿忍不住都是一声疑问,司马懿终是忍不住追问道:“什么,没计划,没计划怎么将人给抓住,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作恶不成。”

    “谁说这样的话了。”望着被自己说懵的两人,白漠寒忍不住露出抹笑意道:“林辉这人几次交手,我可以说是了解的很,闹了几次他早就被我给收拾怕了,若我真是大张旗鼓的找他,他哪里会露面,只有不动神色,他才可能再次出招。”见司马懿又隐晦的望了过来,白漠寒便知道其在想什么,无语的望了对方一眼,白漠寒方才言道:“知道你在想什么,问我怎么不去家中抓他对吗,我问你,下毒是林辉干的不过是我们的猜测,你有确凿的证据吗,这样的事情林辉总不会亲自动手人,派个人来,既办成了事情,便是人被抓住了也不会牵连与他,这样的事情才是那小子的办事风格,所以便是将下毒的人给抓住了,严刑逼供下,招出了林辉,可你又认为又会有几人相信。”

    司马懿听到这里,不服气的还要开口,又被白漠寒拦了下来言道:“可千万别说用高科技,显像仪什么的将林辉的罪名给定了,我问你,若是你,你信吗。”

    深吸口气,司马懿不得不承认,若是有人拿出显像仪说自己做了什么坏事,自己是绝对不会认的,因为显像仪那玩意不是不能造假的,更何况只是将头脑中的想象记忆显露出来,其中是不是本人的主观思想,谁也不知道,的确是不能作为证据。

    深吸口气,司马懿憋屈不已的言道:“好吧,就算你说的都对,那下一步你计划怎么做。”

    白漠寒闻言,好笑的点了点自己的脑袋道:“那自然是以不变应万变,静观其变,这次的事情被咱们破解了,以我对林辉的印象,他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你们两个现在的目的就是好好保护这些人,有漠奇陪着你们我倒是放心的很。”

    这话听着不对,司马敦忙追问道:“漠寒,怎么听你这话里的意思,似乎是不和我们在一起。”.

    “不是似乎,你们留在这里,我去林家看看,说不定能找出点什么来,更何况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白漠寒这话一落,司马懿与司马敦两人便急切的围了上来,带着几分急切道:“什么,你不计划带我们一起去。”

    “当然不带了,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司马懿与司马敦相视一眼,不由言道:“当然有问题了,这么严重的问题你怎么就想不到吗,我们日日跟着你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想和林家交交手,如今这么好的机会,你却要将我们撇下,自己去玩个痛快,是否有些太过分了。”

    “自己去玩。”白漠寒好笑的望了两人一眼,这才接着言道:“你们到底知不知道我是去干吗,说白了,进了林家可是九死一生,我一个人倒是能够自保,可不代表你们也能,所以你们还是老实的在这里待着吧,等我将一切处理妥当,再带你们去探险。”

    这话一出,司马懿兄弟二人摆明了不愿意,司马敦更是先一步开口道:“那还有什么意思,漠寒,你就带我们去吗,我们自认为如今的战力已经不错,只要不碰到林辉那样等次的人,想来自保定然是没问题的,更何况不是还有漠寒你在吗,我们的安全就更有保证了。”

    嘴角挂上了一抹嘲讽的笑容,白漠寒无语的道:“你们太高看我了,也太小瞧林家的底蕴了,更何况,当日比试,你们可是被我修理的毫无还手之地呢,这样的你们,还想和林辉赌斗,只怕林家过半的人都能修理了你们。”

    话落,白漠寒眼中带上了一抹笑意道:“所以,你们还是老实待在这里吧,我可不想无端受那无妄之灾。”

    话到这里,司马懿与司马敦二人一左一右站在了白漠寒的两边,摆明了是非要跟去不可。

    见此情景,白漠寒轻叹口气言道:“本不想这样做的,不过这么好的机会,不动手似乎更对不起自己了。”

    话落,两手齐出,分别点在二人的睡穴之上,只瞬间便将人给点晕了过去,将二人搂在了怀中,白漠寒摇了摇头道:“本计划让你们帮忙的,如今还得漠奇照顾你们。”话落白漠寒深深地叹了口气,将二人交到了白漠奇的手中,开口道:“漠奇,这些天还有个事你得办,等他们两个醒来去办也行。”

    白漠奇点点头道:“师兄有什么事,你尽管吩咐,他们两个我会照顾好的。”

    白漠寒笑了笑道:“我知道师弟你得办事能力,这次那些小家族中毒的事,你还得派人查,而且是大张旗鼓的查。”

    白漠奇闻言,一愣道:“这样岂不是打草惊蛇嘛?”

    白漠寒摇摇头道:“我们这查本就是跟人家看的,怎么好不让人知道。”

    白漠奇听了却是更加疑惑了,“给人看的?给那些小家族看。”

    白漠寒笑了笑道:“他们只是其中之一,还有就是给幕后的林家看,所以你派的人越多越好,还有就是查得到查不到什么结果都无所谓,只要动起来就行了。”

    白漠奇笑着点了点头,“高!实在是高。”说罢笑了笑。

    白漠寒便独自出了饭店,直乘着飞艇,往林家而去。

    而此时一个身影匆匆的跑到了王家,站在了王聪面前。

    听完此人所言,王聪站起身道:“你确定,那白漠寒独自乘坐飞艇走了。”

    王铿闻言,忙低声言道:“回家主的话,的确是的,哦,对了那苍蝇头好像跟着一起去了。”

    闻听此言,王聪当下笑道:“好,好啊,白漠寒,林家和我给你准备的大礼,你们可要收下才是,只希望结果可千万别让我失望才好,王铿,通知咱们的人,可以行动了,记得只有一点,绝对不能暴露身份,即使自爆都不能留下任何线索,可听清楚了。”

    王铿应了一声,只神色却多了三分尴尬,知道对方再想什么,王聪便紧跟着言道:“再跟他们说,他们的基因都已经留下了,等事情平息下来,我会让他们全部复活的,至于他们的家人,我也会好好照看的。”

    这话一出,王铿脸上瞬间便染上了笑容,忙奉承道:“还是家主做事厚道,家主放心,我这就去都给通知到了,保准没一个错漏。”

    闻听此言,王聪挥了挥手,示意其可以退下,之后便露出了几分意味不明的笑容。

    再说白漠寒独自上了林家,刚一下飞艇,还未上前,便被连环轰炸了一番,苍蝇头忙将防护罩打开,瞬间将那些轰炸都给挡了出去,望着四周之人,用尽力气都无法打开这防护罩,白漠寒眼中带上了几分玩味的笑容,扭头望向苍蝇头道:“你这功力可越发厉害了,这是什么的东西。”

    见能帮上白漠寒这个师兄,苍蝇头露出了闪亮亮的两排牙齿,笑嘻嘻的言道:“这是我新研制的防御系统,师兄怎么样,还可以吧。”

    点了点头,白漠寒满脸赞叹的道:“不错,真是不错,星际的店铺可又有东西可放了。”

    听了这话,苍蝇头脸上也带上了三分喜意,一脸感激的道:“还要多谢师兄了,若不是师兄帮忙,我哪里有这样的光景,我那时候要给师兄店里的分成,师兄你还不肯要。”

    白漠寒好笑的望向苍蝇头道:“既然我是你的师兄,还有你的分成,那成什么样子,更重要的是,那店里的东西都是你研制出来了,与我没有丝毫的关系。”

    苍蝇头还要开口,白漠寒忙打断道:“苍蝇头大老板,不用再说了,我估计我们再这么下去,他们该气死了。”

    苍蝇头不闻言,下意识的往外看去,果然外面的轰炸早已经停了,十几人狠狠的瞪向了他们。

    嘴角咧出了一抹笑意,苍蝇头扭头对着白漠寒道:“师兄,你就瞧好吧,我这就将他们都给收拾了。”

    话落,在手腕上一个金属环上一按,只见瞬间无数的弹药如同飞雪一般对着众人直射而去,苍蝇头与白漠寒二人却是飞上来天空,冷冷的望着转眼间便变为了地狱的地方,苍蝇头冷笑道:“看来这批人的素质还真不怎么好,这么容易就被修理了,我倒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听闻此言,白漠寒也紧跟着言道:“家族之中良莠不齐,本就是寻常,更何况苍蝇头你如今的能力,只怕能将大多数的人给打趴下,在你面前还真没几个人可以称之为高手的。”

    这话一出,苍蝇头难得露出一抹羞涩道:“师兄可别这么夸我,我可是会骄傲自满的。”

    白漠寒闻言,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望向下面道:“看起来也是时候下去了。”

    苍蝇头扫了一眼,笑着应道:“不错,是该下去了。”

    话落,两人又平移了几十米,找了个空地落了下来,白漠寒不由感叹道:“本还想潜入进去,如今看来,倒是奢望了,罢了,既然已经这样,到不妨彻底高调一些,也免得辜负了王家主的这番美意。”

    白漠寒话落,苍蝇头有些不明的言道:“师兄,怎么牵扯到了王家的身上。”说到这里,苍蝇头总觉得不对,不由扭头望向来路,不可置信的问道:“不会吧,师兄,那些人是王家派来的。”

    嘴角挂起了一抹笑容,白漠寒点头应道:“正是。”

    见苍蝇头听到这话,眼中不信的神色,白漠寒索性解释道:“在我心中,林辉还不至于蠢到这样的程度,更何况,若是林辉出手,战斗力绝对不会弱到这样的程度。”

    这话一出,就听有人言道:“你在这方面如此信任与我,我该感觉高兴吗。”

    闻听此言,苍蝇头顿时戒备了起来,慌忙挡在了白漠寒身前。

    见状,白漠寒淡定的将人推了开来,直望着林辉言道:“我这个人向来主张,知己知彼尤其对于那些对我没安好心的人更是如此,难道林辉你不是吗。”

    见白漠寒直呼主子的姓名,林管家眼中闪过一抹恼怒,就要上前,却被林辉给拦了下来,似笑非笑的望了白漠寒一眼,这才开口道:“是吗,还真是巧呢,我恰巧也是这样的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