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司马懿闻言,也没应话,只是觉得鼻子痒痒的,一股温热感流了下来,胡乱的擦了擦,便将司马敦给推了开来,飞身落在了白漠寒的身旁,不服气的再次攻击了起来,狂风落叶般的攻击,却每每被白漠寒化解不说,身上的伤也越来越多,司马懿也越来越憋屈,又打了十五分钟,白漠寒不仅未伤分毫不说,他自己的身上倒是带了许多的伤痕,顿时一怒,扭头冷冷的望向司马敦的道:“还傻愣在那里做什么,说好的两个人上,别让我一个人来啊。”

    一旁看了半天的司马敦,无语的望着自家大哥,只觉得委屈不已,这不是看他玩的起兴,不想随便打扰吗,轻叹口气,司马敦也没计划这时候跟自家大哥讲通道理,不等司马懿反应,司马敦忙上前道:“知道了,大哥,我这就上。”

    话落,司马敦想着刚刚观察的结果,满脸自信的便冲了上去,只可惜不过几招,眉头皱了起来,他刚刚看了半天,分明抓住了规律,怎么就上手差这么多呢。

    显然看出了司马敦的疑惑,白漠寒好笑的道:“我说,你该不会以为,真的抓住了什么吗,招式从来是变化无穷的,怎么会有规律可言,阿敦啊,你可长点心吧,还有一句叫做大道无形信手拈来,所以别指望会有什么规律可言。”

    这话一出,司马敦的脸色顿时胀的通红,随之便冷冷的望向白漠寒道:“话别说的太早,有没有用,要过后才知道,等着瞧,我一准能收拾了你。”

    白漠寒闻言,好笑的歪着脑袋道:“那我还真期待啊。”

    那痞痞的语气,只让司马懿兄弟二人给气红了脸,司马敦扭头对着司马懿一个眼色,兄弟两人多年的默契,让司马懿瞬间便扑在了白漠寒的身上,紧紧的将人给桎梏在了怀中,司马敦嘴角挂起一抹笑意,二话不说便对着白漠寒的面门打了过去,不想眼见就要打在脸上,却见白漠寒双脚一错,眼前出现的便已经是自家哥哥的脸,想收手已经来不及,只听“砰”的一声,从自己的疼痛的反馈来看,自家老哥脸上这一拳绝对不轻。

    当下只是讪讪一笑,刚要开口,就觉胸口一痛,人也倒飞了出去。

    白漠寒又是身子一甩,司马懿便向着司马敦的方向飞去,两兄弟重重的摔在了一起,哎呦声响起,白漠寒挠了挠自个的脑袋无语的道:“我说,看来你们还真得多练练了,瞧,就像我说的一样,你们练的一点都不行,根本达不到融会贯通的地步。”

    听闻此言,司马懿将身子一挪,狠狠的瞪了司马敦一眼,这才问道:“漠寒,那要练到你这种程度还要多久。”

    嘴角扯出了一抹恶意的笑容,白漠寒施施然的走在二人面前蹲了下来,这才点着自己的腮帮子言道:“这个吗,我还真不敢保证,毕竟这悟性可是天生的,有悟性还好,若是没有,这一生都没有可能,所以说有些人学到的只是形,意却是远远达不到。”

    这话一出,司马懿撇了撇嘴,方才没好气的言道:“得!得!得!别说的那么高深莫测,我自认为还算是悟性超群的。”

    “嗯”了一声,白漠寒便再没有反应。

    这样一来,司马懿顿时怒道:“你嗯一声是什么意思。”

    白漠寒好笑的道:“我的意思就是,你这个想法不错。”

    “想法,难道你不这么认为吗。”

    嘴角扯出了一抹笑容,白漠寒毫不客气的应道:“不,我从未如此认为过,倒是相比起你,我认为阿敦的悟性还要在你之上。”

    见此情景,司马懿恨恨站起身来,转身坐在了沙发之上,没好气的道:“不比了,不比了,我看你根本就没有和我们比试的意思,耍着我们玩才真的吧。”

    点了点头,白漠寒丝毫没有反驳的道:“的确有那么点意思在里面。”话落,望着两人吃惊的模样,白漠寒接着言道:“不过最大的用意还是想让你们明白,在精不在多这句话。”

    司马懿与司马敦二人,神情恹恹的道:“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好,你说什么都对,可以放过我们吗,现在真是累死了。”

    话落,两人直接往沙发上一躺,摆明了累瘫的模样,白漠寒耸耸肩膀,笑道:“那你们歇歇吧,我先出去透透气。”

    话落,也不理司马懿二人此时的表情,转身便出了屋子。

    再说司马懿兄弟二人无语的望着白漠寒离去的身影,终是叹了口气,感叹道:“慢慢修行路,还真是不容易。”

    司马敦这时开口道:“大哥,你刚刚不是还挺自信的嘛,怎么转眼功夫就发这么大的感慨啊。”

    司马懿恹恹的道:“你也说了只是感慨啊,我又没说要放弃,我心里可是早就准备好了。”

    司马敦看了看司马懿,笑了笑却没在说什么。

    这边白漠寒却没有回自个的屋子,竟是直接来到了王家的地界,望着王家众人紧张的模样,白漠寒好笑的道:“干嘛这样害怕,我又不会对你们做什么,你们家主王聪在吗,我有事和他说。”

    话音落下,王家出来一人,名唤王明的道:“找我们家主有何事,告诉我吧,我好进去通报。”

    “事由可不能告诉你们,有些事还是知道的人少些比较好,而且知道的多了对你也没什么好处,你进去就和他说我来找他就好。”白漠寒平静的说道。

    听闻此言,王明顿时心中憋了口气,这岂不是明摆着说他不够格吗,想到这个,王明顿时生出股怒气来,却也只能憋屈在肚子里,愤愤转身去禀报了。

    王聪听完王明的话,眉毛一挑,带着一抹邪笑道:“这么神秘,我倒是还真有几分好奇了,去喊他进来,我倒要看看他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闻听此言,王明忙退了出去,来到了白漠寒面前挥挥手示意其他人让开,接着开口对白漠寒道:“我们家主请你进去。”

    点了点头,白漠寒大跨步来到了王聪的面前,也不客气,不等王聪相让,便直接坐在了王聪对面的椅子上。

    只换来王聪一声嘲讽道:“看来果然是有了头衔在脑袋上,这行事作风也是越发的嚣张了。”

    淡淡一笑,白漠寒不在意的笑道:“难道王家主不知道吗,我行事作风可一向如此,王家主若是觉得我变了,那大概是因为王家主你的心态变了吧。”

    听闻此言,王聪顿时憋了一口气来,这意思岂不是就是说,你白漠寒如今管理四国联盟,而我却是受你管束的,所以我这心态就变了,这话说的就只差明着讽刺他了,越想王聪便越觉得这话是这么个意思,当下冷冷的望了白漠寒一眼,倒了杯水,重重的放在白漠寒的身前,望着那桌子上溅上的水渍,白漠寒神色未变,反而笑容更甚道:“谢谢。”

    王聪此时颇为不耐烦的道:“说说吧,你来我这干什么,你可一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王家主,你这也算是三宝殿啊,那我可得好好瞧瞧,怎么个三宝殿法。”

    当下王聪气的**声音道:“你!”只是一个你字,后面却是没说出什么话来。

    而白漠寒却是心中忍不住一阵的好笑,心道:“气量这么小,还跟人家学算计人,真是闲自个活的长了。”再次成功的噎了王聪一次,白漠寒这才开口问道:“既然王家主这么直接,那我也就不饶弯子了,我来就是想问你和林家到底玩着什么花样。”

    王聪闻言咧出了一抹笑容道:“白统领说什么呢,一个下属家族罢了,我们能玩什么花样,况且,便是玩出了什么花样,与白统领好像也没什么关系吧。”

    此言一出,白漠寒顿时嗤笑一声言道:“若不牵扯到我,自然与我没有什么关系,可我怎么觉得你这所作所为就是冲着我来的呢,而且你也不必装傻充楞的,我说的林家是不是你的下属家族,你应该清楚的很,别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让人家不高兴了,那可就不好了。”

    王聪听了不动声色的道:“我不清楚”嬉笑的望了白漠寒一眼,王聪似笑非笑的言道:“怎么不相信,我实在不明白你说些什么,林家说的不是我的下属家族,还能说的是谁,再说其他姓林的家主我也不认识啊。”

    见王聪如此说话,白漠寒摇头言道:“既然你说你不知道,那便不知道吧,我这次来只是想要将我的态度摆清楚,你们想怎么玩,我都奉陪可别到时候玩不起哭鼻子。”

    话到这里,王聪的脸色方才凝重了起来,直望向白漠寒道:“嗯,你的话我听见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便是为了配合白统领你今天这番慷慨呈辞,也该有所行动才是,放心,我会陪着玩的,还有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哭一下又何妨。”

    话落,王聪便将杯子一举,带着几分调笑道:“该说的都说完了吗,若是说完了,门在那里,恕不远送。”

    白漠寒闻言,站起身来,双手托在桌子上,这才言道:“王家主这是下逐客令了,不过临走的时候,我还有几句话奉劝王家主,那便是,王家主记得无论什么时候可千万别玩火,要知道,这玩火可是会烧身的啊,尤其是自个烧自个玩,那可更加难受,还有,联盟的事情该完的都已经结束了,若是王家主没什么事的话,就早日回你王家的地盘去吧,毕竟王家的事情也不少,王家主还是不要顾此失彼的好,你说对不对。”

    这话一出,王聪脸上闪过一抹厉色,方才接口言道:“白统领说话还是注意点的好,这是我王家的家事,该怎么做,自然由我这个王家家主操心,就不劳你挂心了。”

    点了点头,白漠寒笑道:“王家主不要误会,我不过是一番好心,提醒你一下,王家主若是不能理解,那就当我多嘴了,时间也不早了,王家主若没什么话的话,我便先告辞了。”

    “请!”

    见王聪黑着脸说了这么一个字,白漠寒也没停留转身出了门,心中暗道:“希望自个这一激,能让那王聪快点将手段给使出来,毕竟我看司马懿这兄弟两个也等急了,我也寻思着早点解决,好回司马家去。”

    想到这里,白漠寒轻叹口气,自去外面散步不提。

    再说王聪心里憋了一肚子的火,当下便见小林给喊了过来,又将今天所受的屈辱说了一遍,这才问道:“你主子那边到底安排好没有,现在这情况,是还想让我在这里等多久,我现在看见那个白漠寒心里就火大。”

    小林微微低了低身子,脸上带着熟悉的谄媚笑意道:“王家主稍安勿躁,我家主子都已经在安排了,你也知道,我家主子和白漠寒的恩怨,总要做个万全的准备才是。”

    听闻此言,王聪当下嗤笑一声,冷言道:“在我面前有什么好隐瞒的,不就是几次栽在白漠寒的手里吗,以白漠寒的实力,你们栽在手里很正常,我都栽了好几次了,而且四国的人都见过了,有什么好丢人的。”

    听闻此言,小林脸上闪过一抹羞恼之色,一瞬而逝,很快便恢复常色道:“王家主这话说的过了,不过是那白漠寒做事阴险了些,若光明正大,他如何会是我林家的对手。”

    话落,小林见王聪似笑非笑的神色,双颊忍不住胀红了起来,很快便道:“不说这些了,王家主唤我过来,不会就是嘲讽我林家吧。”

    “自然不是,你如何会这么想。”

    “自然是因为你言语行动就是如此做的。”这话小林自然是没有说出口,深吸口气,便道:“既然不是,那就请王家主说正题吧,大家时间都忙得很,最好还是不要浪费在这样无意义的事情上。”

    “小林,你这话可就是倒打一耙了,我这边该提供的便利,该做的事情可都是做完了,若说浪费时间的可就不是我的事情了,难道不是你的那位主子爷,一直没有动静的吗。该不会他被修理次数过多,害怕了吧,我可不想一直在这待着。”

    这话一出,小林顿时大怒道:“住口,你怎么敢这么说我们族长,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若不是族长安排我跟着你,就你这样的,连拜见我的资格都没有。”

    王聪本就是个高傲的的性子,听了这话,如何能不怒,只神色刚一变,就见小林站起身道:“看来王家主今天心情不爽,似乎不适合谈事情,我便先回去了,待王家主什么时候有心情了,我再与王家主细说。”

    话落,也不等王聪应声,小林便转身离开了,只让王聪顿时火冒三丈道:“都是些什么东西,在人前做那奴才的样子,如今倒是在我面前嚣张起来了,得罪了那么多的人,让他们帐都算在我的身上,你林家倒是光得便宜,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等着瞧,我定要从你们身上拔下一层皮来。”

    说到这里,王聪心中已经有了计划,嘴角更是露出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容,又忙找来一个心腹之人道:“你去跟那个小林说一声,就说今天白漠寒来过了,最主要的就是白漠寒直接问了我跟林家的阴谋,让他们小心点。”

    那人点点头,便直接离开了。

    再说小林这边放完了狠话,出来便有些惴惴,心中明白主子可是说过不准办砸了这事的,若是这个王聪被自个一激,搞出什么事来,那可就不好了,正在这时,王聪的人来了,忙将刚刚王聪交代的事情说了一遍。

    小林听罢,当下便开口道:“王聪,刚刚为什么不跟我说。”说吧,又想了想刚刚自个的态度,当下便只是挥了挥手道:“好了。我知道了。”

    得到了这个消息,小林也不敢耽搁,忙便上了族地。见到林辉,小林神色间便先弱了三分,小心的问好之后,这才言道:“主子,我有事禀报。”

    此时林辉的脸上已经算是阴沉了,只淡淡的望着自己的双手道:“小林啊,我现在的心情可不太好,你可不要说出什么惹我不高兴的事情来,不然我自己会干出什么事情啦,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打了个冷颤,小林哪里还敢将自己所做所为说出口,只小心的将目光聚集在林管家的身上,见其脸上的暗示,小林彻底绝了坦白的心思,只小心的道:“回主子的话,白漠寒好像猜到了我与林家的关系,今天已经和王聪挑明了,我和王聪商量了一番,不知如何是好,这才回来和主子你拿个主意。”

    听小林这样说,林辉脸上的神色缓和了一些,轻抿了口茶,将杯子放在一旁的小桌子上,这才言道:“嗯,我听到了,那王聪是什么意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