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这边司马懿话音刚落,司马敦脸上也带着一抹坏笑,紧跟着开口道:“或者我可以这样说,霏儿妹妹啊,你刚走没一会,便又来了一个女子,直围着漠寒转啊。”

    “脸蛋漂亮”

    “头发乌黑,前凸后翘的。”

    “……”

    “最重要说话的声调那真是迷死人了。”

    揉了揉额头看着面前唱作俱佳的两人,白漠寒你挥手喊了声“停”,这次终是仰头叹了口气,没好气的言道“我怎么就交了你们这样的损友呢,秘籍还想不想要了。”

    司马敦摇了摇食指,笑嘻嘻的言道:“漠寒,一码归一码,可不要混为一谈啊,不带这么快打击报复的,况且,我们可是在帮忙啊。”

    “呵呵”笑了一声,白漠寒没好气的道:“那还真是谢谢啊,可我一点都不想让二位帮忙,而且还是帮这种忙。”

    司马懿当下却是呵呵笑道“帮忙还分种类啊,我们帮的算是那种呢?”

    有了这么好的机会,调笑白默涵,司马敦自然也要参上一脚,当下也忙凑趣道:“咱们自然是那种好的了,你说对不对漠寒。”

    白漠寒无语的看了看二人,当然知道这两人是在开玩笑,但还是忍不住怼道:“你们帮这忙太好了,帮的我是无言以对的,哎!”说着话是不住的摇头。

    看了看此时还一脸笑意的二人,知道兄弟两个不会轻易放弃,白漠寒揉了揉太阳穴,便开口言道:“那小林族长你们还记得吗。”

    “小林族长?”

    司马敦有些迷茫,倒是司马懿好歹这些日子和这些小家族有些接触,对于这个人还是很有印象的,毕竟整天挑唆着小家族和漠寒对着干,这样的傻子还真没遇见第二个,而且人家聪明的都是背地里挑唆,然后作壁上观的,比如说王聪这样的,把小家族的人都领来了,自个却是提了一次就不在管了,这一位却是完全相反,什么事都是他挑头,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他干的一样。

    深吸口气,司马懿便接着问道:“这个人可是有什么不对吗。”

    “嗯,有些不对到是肯定的,只是具体是怎么回事我还没有看出来,而且我感觉他身后应该有人操纵。”

    这话一出,司马懿当下忍不住笑了出来,带着几分无语道:“我还当多大的事情吗,他背后当然有人操纵了,如今谁不知道他是王家的附属家族,他做到那些事情还不都是那王聪指示的,这么简单的事情有什么好想的。”

    长出口气,白漠寒深深的望了司马懿一眼,无奈摇头道:“你真的长脑子了吗,若真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我还在这里废什么话,这幕后的黑手表面上看却是像是王聪,但我看来根本没那么简单。”

    司马懿一愣,便见自家弟弟一脸鄙视的望着自己,当下一怒道:“喂,司马敦,你这是看谁呢,小心我一不小心打死你。”

    双手一摊,司马敦十分光棍的言道:“有本事就别光说不练,要不咱们再试试,看你到底有没有那本事。”说着右手一勾,那意思明细就是“不服气,来啊!”

    只刚刚二人也打过了,司马懿也不想再浪费力气在这种事上面,当下却并没有反驳,只是瞪了司马敦一眼。

    司马敦这时淡淡的道:“脑子不要太简单,说话之前先在脑袋里过一圈,别那么莽莽撞撞的说出口,好在今天在这里的都是自己人,若丢脸丢到外人的面前,让人怀疑咱们司马家的基因可就不好了,还有你先在好赖是这四国联盟的话事人,你可是形象,这么无脑的话,以后可得少说。”

    司马懿听到这里,狠狠的一脚踹了上去,冷冷的言道:“司马敦,我才是大哥,再敢这么没大没小的,看我不宰了你。”

    摇了摇头,懒得再重复说过的话,司马敦便将目光移到白漠寒的身上道:“漠寒,这小林族长你到底看他哪里有问题,就目前来说,怎么看都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还是个蠢透了的小人物,我倒是没看出他有什么过人之处。”

    白漠寒闻言嗤笑一声,带着几分好笑道:“他确实目前来看根本没什么,但是他却让我不得不和另一个人联系到一起,那个人才是真正的厉害人物,其实若说起那个人来,你们应该也是认识的。”

    听白漠寒这么一说,司马懿兄弟两个都好奇起来,好笑的追问道:“哦,我们也认识,漠寒,到底是谁?能让你这么重视。”

    望了两人一眼,白漠寒言道:“姓‘林’难道你们还想不出来吗,当日他可是彻底颠覆了司马家啊,这样的人,你说我能不重视嘛。”

    这话一出,司马懿二人神色都是一惊,四只眼睛死死的盯着白漠寒,许久才道:“不会,他们竟然是一伙的吗,难道王聪没有发现,好歹也是一族之长,看起来也不蠢,怎么会这样。”

    白漠寒闻言笑道:“具体是不是一伙的,现在还不好说,如今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他二人有关系,至于王聪,若是这事真跟那人有关系的话,我倒是觉得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简单了,王聪虽然修为没有我强,但是乱起动脑子的歪点子,他可绝不是个善茬,我觉得他应该是知道点什么,或者说,他根本就清楚一切,也许不过是顺势而为罢了,毕竟他们因为我也算有了点渊源,想要联合整治我一番,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听到这里,司马懿兄弟两个的眉头都皱了起来,见状,白漠寒笑道:“不用如此,如今他们不过是以有心算无心罢了,现在我既然有了防备,想害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更何况正主还没出现,晾他们也不会轻举妄动。”

    闻听此言,司马懿兄弟二人却丝毫没有放松下神情,直道:“漠寒,你可千万不要疏忽大意,都这个时候了,他们还没有什么动作,定然是憋着什么大招呢,而且那个幕后之人跟咱们这么关系紧张,怎么会轻易出现。”

    说到这里,司马懿身形一顿,带着几分惶恐道:“他们该不会在联盟这里动手脚,该死,漠寒好容易才有了现在的成就,若真被他们给搅和了,那才是哭都没处哭去,这些人怎么就是阴魂不散,他们最好祈祷没有落到我手里的一天,不然,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司马懿话音刚落,司马敦便紧跟着道:“漠寒,你别怪我说话不好听,可我的想法和我哥一样,这林家和王家定然是有什么阴谋,如今到了现在他们都没有什么大动作,我只怕到时候你应付不来。”

    说到这里,司马懿怒望了白漠寒一眼,没好气的言道:“你明知可能会有危险,怎么还让大伯和父亲他们回去,留他们下来好歹也有点帮手,如今只剩下我们,你计划怎么办。”

    “就是因为知道有危险,这才更不能让大伯他们留下,你也不想想,这一家子老老小小的,若他们真使了什么恶毒的计策,岂不是哭都没地找去。”

    话到这里,司马懿无言以对,深吸口气方才言道:“你说的不错,只是回到家中便安全吗。”

    “关于这点倒是不必担心,我已经拜托阿蓝带着mary跟着一起住进了司马家,还有王叔他们也会在明天跟过去,所以安全问题倒是不用太过担心,联盟的事情已近尾声,也没见他们折腾出什么来,我倒是好奇的很,他们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司马敦当下却是略显担忧的道:“可是漠寒你想过没有,联盟整合现在是已经接近了,可是你应该也知道,联盟这些家族,可不是会和谐共处的,只是现在有这个联盟约束着,但是万一有点什么事,只怕是就无法制约他们了。”

    白漠寒点点头,“这个我倒是不担心,说实话,本来就是碰巧得的这好处,就算是失去了,又如何,更何况,这些家族势力如今在这联盟里可是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我想他们也不愿意失去这好处,所以他们自个会三思而行的。”

    司马敦闻言,朝着白漠寒挑了挑大拇指,嘴角也挂起一抹笑容来,“哎呀,我就知道跟着漠寒你会有好玩的事情发生,这可不就是吗,从今天开始我要时时刻刻与你待在一起,直到林家事了。”

    这么好玩的事情司马懿又如何会不参与当下便紧跟着道:“对对对,我也要与你一起,放心,漠寒现在你的安全有我和阿敦负责,你该睡睡,该吃吃,保管不会有人能伤的了你。”

    挑眉望了二人一眼,白漠寒兴味盎然的道:“那就拜托两位了。”话落,白漠寒从心底露出一抹笑意来。

    而接下来司马懿兄弟两个可谓将护卫这一职责,履行的淋漓尽致,当白漠寒要去如厕的时候见两人还跟在身后,白漠寒无语的望着两人,扫了一眼身后,戏谑的笑道:“你们该不会要跟进去。”

    司马懿兄弟脸上此时也带了几分尴尬,同时退后了一步,做了个请的手势。

    见洗手间的门在面前关了起来,司马懿与司马敦这才轻叹口气,司马懿一脸无趣得到:“阿敦,你说这漠寒该不会是骗咱们玩的,这可也有些日子了,不论是幕后的那个林家还是王家怎么就没有一个人有所动作的。”

    摇了摇头,司马敦虽然心里也着急,但是面上却是丝毫不露的笑道:“哥,无论什么事情都要有耐心,若什么事情都按照你想象的来,那人家还玩什么,你还玩着有什么意思。”

    这话一出,司马懿也觉得有理,虽有些碎碎念,到底心绪又平和了些,见白漠寒出来,就见原本属于司马懿脸上的烦躁一去而空,眼中闪过一抹笑意,这才言道:“看来阿敦给你科普过了。”

    见司马懿脸上面露尴尬之色,白漠寒这才好笑的道:“这也没什么,我只希望你们也不要将心思都放在这件事情上,平常之时修炼的事情也不能放下。”

    两人恹恹的应了一声,接着便用委屈的眼神同时望向了白漠寒,身子一抖,白漠寒忍不住笑道:“这又是怎么了。”

    司马懿开口言道:“漠寒,你可是说教我们些东西的,该不会如今故意装不记得了。”

    白漠寒闻言,无语的望着两人道:“算了,我不该对你们有期待的。”

    说罢,白漠寒便将要教的东西,演练了一遍,见二人有些心不在焉的,当下拍了拍手道:“嘿!嘿!嘿!你们干嘛呢,能不能集中精力,我可没计划一直教你们,还有如今我可是醒着的,安全问题,也不用你们抄心。”

    二人闻言,这才扭头仔细观看起来,白漠寒当下便从头开始演练起来,这时候,司马懿与司马敦二人自然不敢再掉链子,忙照着白漠寒的指示练了一遍,遇到不懂不会的,就近先给问个清楚,甚至让白漠寒亲自在其身上指点起来,他们都和漠寒学了许多,可不是吴林那样的半吊子,自然知道白漠寒教的东西,随意乱练可是会出乱子的。

    花了一日的时间,二人便掌握了个七七八八,脸上不由露出了一抹笑意,司马懿眼珠子一转,忙蹭到了白漠寒身边言道:“漠寒,不是我说,你这做人也太小气了些,明明肚子里的东西那么多,非要一点一点点挤,都倒出来让我们挑挑,我们也长长见识。”说到这里,司马敦还配合的摇了摇头。

    见此情景,白漠寒扫了二人一眼,这才没好气的道:“我说你们够了,武艺再精不再多,要不,来与我比试一下,我只用一种,你们所有的手段都可以用上如何。”

    这话一出,司马懿与司马敦二人俱是不屑的望向白漠寒道:“以咱们的差距你就是只用一招,我们两个也不是的对手,更不用说一套了,这样的比试,根本说明不了什么。”

    司马懿话音刚落,司马敦忙接过了话头道:“我哥说的不错,这样的比试的确说明不了什么。”

    “哦”了一声,白漠寒轻扯了一下嘴角道:“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那我将内里压住,保持与你们相同的水平,就用最先教你们的那套,如何。”

    两人琢磨了一下,最开始那一套,岂不是最简单,最好学的那一套,若是这样的话,还真有可操作性,两人对视一眼,眼中露出了一抹兴味,当下便道:“若你真能按照你说的做,那我们就答应。”

    白漠寒笑了一下,果断封了自己几处筋脉,将修为压制了下来,笑望着两人道:“可以开始了,你们能放心,我白漠寒可不是小人,答应的事情自然不会反悔,你们只管攻过来。”

    司马懿兄弟二人,眼中闪过一抹诡异的亮光,笑着言道:“既然漠寒,你这么强烈要求了,一会挨了揍可别怪我们兄弟两个手下不留情啊。”

    白漠寒闻言,站直了身子笑道:“放心好了,我绝对不怪,不过在此之前有件事情可要先说清楚,你们挨了打可也不要委屈。”

    司马敦瞬间防备了起来,只司马懿闻听此言,顿时便对着白漠寒扑了过去,没好气的道:“叽叽歪歪个没完,什么时候才能打起来,阿敦还愣着干什么,这么好的机会,先打他一顿再说。”

    司马敦闻言,也配合着自家大哥直攻白漠寒的下盘,一阵连环脚,却未伤白漠寒分毫,而司马懿的攻击也没有丝毫的成效。

    两人顿时憋屈不已,更过分的是白漠寒并没有用什么高明的招数,不过就是后退闪躲罢了,偶尔踢出一脚,却能够准确的踢在他们身上。一时间他们便显得有些狼狈,简直是气人的很。

    为了这个,司马懿不由怒道:“是男人就别躲躲闪闪的,正面应战才是王道,你这样躲躲闪闪的我们打的有什么意思,知道的是说你打不过我们,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看不起我们这对手呢。”

    这话一出,白漠寒好笑的道:“你这激将法不错,可惜呢,用错地方了,第一我没那么冲动,第二呢激将,激出来,你得能顶得住才行,我这样的你怕是还不行,算了本想让你们适应一下我的节奏,不过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不应战是有些说不过去,既然这样,你们先出手,只是这次要小心一点,不然会受伤的啊。”

    一说这话,司马懿更气,当下便冲着白漠寒冲了过去,拳脚并用竟有几分眼花缭乱的美感,只白漠寒却是摇了摇头,身子一弯,一拳直攻司马懿的面门,感觉打在了实处,收拳的刹那,又是一脚给踹了过去,只瞬间司马懿便倒飞了出去。

    司马敦见状,忙飞身将人给接了下来,紧张问道:“大哥,你没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