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司马敦微微一笑道:“也是,如今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了,若是我不想待在家族内,想自己闯出一片天来……”

    这话一出,司马懿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是神情有些尴尬的道:“父亲,就咱们两个儿子,我这跑了一个还不够,你也跑了,父亲知道了,你确定他能同意,而且刚刚你也听见了,父亲他虽然没有明说,但你应该也明白他的意思吧,他怎么会让你自个出去。”

    听闻此言,司马敦了没好气的撇了司马懿一眼,这才言道:“呵,说的你好像很听父亲的话似的,也不知道是谁往日里老跟父亲对着干,相比较而言,我可以算是个乖宝宝了,如今你都上进了,我难不成还依靠父亲和家族的力量不成。”

    司马懿讪讪一笑,确实说不出什么反对的话了,深吸口气,方问道:“那你的意思是说,想和我一起做这个,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了。”

    不等司马懿接着往下说,司马敦便抢先没好气的瞪了对方一眼言道:“谁说要跟你混在一处了,若是这样,我还叫什么自个闯荡。”

    见司马敦打断了自己的话,还这么嚣张,司马懿一拳头便捶在了对方的肩膀之上,这才没好气的道:“你要再这样,自己玩去,爷爷我忙得很,可没空陪你胡闹。”

    这边司马懿话音刚落,司马敦嘴角边露出了炫目的笑意,直道:“大哥,你说我要是将这话在大伯和父亲面前说说,你会如何,当我的爷爷,那岂不就是他们的父亲,这充大辈充的,厉害!”说着司马敦还朝司马懿伸出了个大拇指。

    司马懿见状,心中就是一抖,一脚踹在了弟弟司马敦的身上,无语道:“你这家伙,看来真是欠揍了,呵呵。”说着司马懿还捏了捏自个的手指,咯嘣咯嘣的,威胁的意味十足。

    司马敦见状,却是不在意的道:“我虽然是你弟弟,可是什么时候,你又能拿捏住我了。”

    司马懿当下一阵得意的微笑道:“嘿嘿!如今的我可不是原来的我的了,小敦敦,做哥哥的可以警告你,别一直用老眼光看人,再这么随意撩拨我,可不定闹出什么事情来呢,我这手段如今可是还没怎么漏过呢。”

    听闻此言,司马敦神情未变,直接回怼道:“那难不成你以为就你一个人在进步吗,我这手段也没漏过,怎样,不服气外面比划比划。”

    这话可谓说在了司马懿的心坎里,当下便站起身道:“走走走,试试就试试,我这几天可是技痒的很,而且上次打斗,你我没有分在一组过,倒是不知道你如今的实力,今天是个好机会,让我这个当哥哥的好好称量你一番。”

    无语的望了司马懿一眼,心道:“称量称量我,咱俩还不一定谁称量谁呢。”想到这,司马敦扭头便出了屋子,司马懿自然跟了上去,两人来到了练武场中,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对于他们二人来说,对面之人那可是最熟悉的,所以,司马敦一点都不意外,自己这起头一脚,被司马懿躲了过去。

    刚一落地,见司马懿的拳头已经顺势而来,司马敦,忙侧了一步,紧紧的拽住了司马懿的手腕,星力对碰了一番,见奈何不了对方,二人也不多纠缠,忙各自挥出一掌,便顺势退了开来。

    司马懿见状,略一挑眉,十分得意的道:“瞧,现在的你奈何不了我分毫,我说乖弟弟,你还是认输吧,放心,我不会笑话你的。”

    司马敦闻言,嗤笑一声,毫不客气的反驳道:“奈不奈何的了,先不说,若我记得没错,刚刚那是平手吧,你也没赢我不是嘛,既然没赢,你还笑话我什么,倒是我该笑话你才是,话说的倒是挺满的,只是这手段却是差了些。”

    话落,司马敦也不等司马懿开口,便率先攻了过去,司马敦心里明白,刚刚二人比试星力,基本不相上下,所以这胜负的关键就在招式和战术上了,对于这些,司马敦可是非常有自信赢自个的哥哥的。

    而另一边的司马懿也不笨,心里也明白这点,不过他如今可是自认为,自个更白漠寒学了不少招式的,怎么会输给自个弟弟。

    当下二人便采取各自的方式,开始进攻防守,打了半天,却是两人谁也未占到便宜,司马敦当下心里就有了主意,拆招接招间,司马敦的速度和力量就有些放水,司马懿当下便感觉到了,当下却是一阵的猛攻,只是攻击了半天,司马懿发现自个无论怎么攻击,都被弟弟这有些力不从心的样子给破解了,当下心里就泛起了嘀咕,自个弟弟肯定不是耐力不如自个,而是在放水,只是为什么要放水呢?司马懿却是还没有想到。

    就在司马懿还没想通的时候,便见司马敦却是猛然间双手急攻,司马懿忙挥手去挡,说时迟那时快,司马敦的脚瞬间便加了进来,一脚便朝着司马懿踹了去,司马敦本想自个这一脚怎么也能把司马懿给踹退几步,只是却见司马懿却是双脚点地,往后退了两步,司马敦的这一脚,竟是都没碰上,当下司马敦却是吃惊不小。

    司马懿这时开口道:“小墩墩,你以为你打的什么主意我不知道嘛,我可是早就防备着呢,怎么会让你得逞,再怎么说,我可也是跟你一块长大的哥哥,还能不了解你。”

    司马敦当下笑了笑道:“看来,大哥你还真是进步了不少,不错、不错。”

    司马懿听了这话,当下笑着道:“多谢夸奖,多谢……”只是第二句还没说出口,司马懿便一撇嘴道:“我可是你大哥你,这话应该是我说的才对,小子看招。”说着便又攻了上去。

    两人插招换势大的那叫一个欢畅,一时间却是打的难解难分,许久过后,竟是都奈何不了对方,双方身上的伤却是越发多了起来,最终两人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累趴在了地上。

    这时方听司马懿诚挚的言道:“其实,阿敦,你要是实在不知道做什么,不如问问漠寒如何。”

    司马敦一愣,却是沉默了起来,良久,方才望着司马懿言道:“其实,大哥我这心里隐隐有个想法。”

    “哦”了一声,司马懿改趴为躺,转身望着司马敦道:“你说,我听着。”

    “我想跟着漠寒去冒险。”

    这话一出,司马懿竟是惊的坐了起来,只瞬间便哎呦一声又躺了回去,可见那身上的伤委实不轻,缓了一会,便扭头望向司马懿道:“阿敦,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承认跟着漠寒去冒险,的确蛮刺激的,可关键是那可真的不安全啊,就是以漠寒的本事都不敢保证能够全身而退,更何况你了,还有且不说父亲让不让你去,难道你没听漠寒说,这次的事情完了之后,要好好陪陪霏儿和孩子,根本就没有外出的打算吗。”

    “这我当然知道。”说到这里,司马敦微微一顿,便接着言道:“可我觉得这事的关键在霏儿,漠寒之所以如此决定,为的就是补偿霏儿,但是我相信,漠寒也只是这一段时间,没计划出去,过一段时间,肯定还会去的,至于安全问题,俗话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相信,只要我凡事多考虑周全一些,我的危险系数就会很低的。”

    听罢,司马懿又开口劝道:“你都说了是很低,就不代表没有,而且这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万一你迷糊一会,可就没有从头再来的机会了。”

    司马敦笑了笑道:“大哥,这人生在世,那能万无一失,再者说了,若是真的把未来会发生什么事都知道了,你说活着还有什么趣味,人的一生本来就是充满冒险的不是吗?”

    “我说不过你,我反正感觉漠寒这次应该不会再干那些事了,霏儿就不会同意。”

    司马敦却是笑了笑道:“若是霏儿喜欢去冒险呢。”

    司马懿不敢置信的望着司马敦这个弟弟,良久才道:“你该不会要做什么吧,你可别乱来,别忘了,霏儿刚刚受了大罪。”

    见大哥竟然怀疑起他来,司马敦顿时没好气的言道:“说的叫什么话,我是那样的人吗,算了我来问你要意见脑子才是坏了。”

    话落,司马敦吞了粒白漠寒给的伤药,便默默站起身道:“大哥你默默趴着玩吧,等父亲母亲走了,我和漠寒好好聊聊,我听说了,霏儿也要回去,这样更好,索性今天我就和漠寒待在一起,也许有什么新的出路也说不定呢。”

    听闻此言,司马懿也忙吃了粒药,站了起来,没好气的道:“阿敦,你果然和以前一样狡猾,要去大家一起去,左右霏儿不在,咱们三个畅谈一晚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见司马懿这么说,司马敦顿时没好气的道:”我说大哥,你不要什么事情都想掺一脚好吗,你的未来早已经定好了,看起来前途也是一片光明,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你还有什么好聊的,所以,你还是乖乖的自己待着吧。“

    见弟弟这么说,司马懿当下便好笑的将胳膊搭在了司马敦的肩膀上,摇头言道:“那可不行,我是一定要去的。”

    司马敦没有再纠结下去,扭头便走,目送自个父母和司马家众人离开,司马敦便敲响了白漠寒的房门。

    白漠寒见是司马敦还有几分意外,忙让开身子道:“怎么过来了,快进来。”

    司马敦刚跨入屋内,还未等白漠寒关门,就见司马懿紧跟着挤了进来,好笑的望了兄弟二人一眼,霏儿离开的愁绪倒是也去了些,只是好笑的问道:“你们怎么都跑过来了,是有什么事情吗。”

    司马懿正要开口,司马敦便将人推了开来,也不和白漠寒客气,只将自己的想法都说了出来。

    听闻此言,白漠寒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道:“这样的想法,你可和二叔说过了。”

    摇了摇头,司马敦带着几分试探道“这样的事情,好歹也要听听你的意见,才好说吧,若我还要落在司马家,不是平白惹我父亲生一场气吗。”

    见司马敦这么说,白漠寒有些好笑的道:“看来你这是和我要承诺来了,也好,我倒是没什么意见,多一个人帮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不如你和阿懿一起去训练那些人,以后监管这联盟之事你看如何。”

    听闻此言,司马敦忙摇了摇头,当下便给拒绝了,只笑着言道:“这的确是个好差事,一来能够锻炼人;二能也算是权势在握了,只这并不是我想过的生活。”

    白漠寒一愣,知道司马敦心里已经有了想法,顿时好笑的道:“阿敦,咱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说说看,便是想要我做什么,也要将话讲清楚吗,不然光靠猜,我要猜到什么时候。”

    司马懿也被弟弟的磨叽给无语到了,忙向前一步道:“来这之前,我们兄弟两个就深切交流过这个问题,阿敦的意思是,他想要和你一起去冒险,希望你以后不管去哪里,都带着他。”

    闻听此言,“哦”了一声,白漠寒有些沉默了下来。

    司马敦狠狠的瞪了多嘴的大哥一眼,这才接着言道:“我知道漠寒,你经历了几次意外,觉得对霏儿愧疚,所以短期内并没有冒险的心思,但是你可否想过霏儿看到你这个样子,心里又可会好受。”

    白漠寒心中一窒,低头笑了一声,方才抬头望向二人道:“阿敦也许你说的对,以后或许我会继续我的冒险生涯,只是现在我真没这个心思,你与其将时间浪费在这个事上,不如好好努力,提高自己的战力才好,这样便是我真要继续冒险,你跟着好歹不会添麻烦不是吗。再者,凑现在的时间好好练练处事的能力,冒险总不能冒一辈子,以后司马家的事情还要你多帮衬些才是。”

    听完此言,司马敦的气势便弱了三分,深吸口气,眼中总带着几分不自在道:“你说的都对,只是我便是想学,也得有些新东西可学不是吗。”

    这话一出,白漠寒当下便笑了出来,食指连点司马敦道:“我说呢,我的想法你们能不知道,原来在这里等着我呢,好,看在你们间接哄我开心的份上,这事我应了,一会我便教你们一套厉害的。”

    司马懿,司马敦两人闻言,顿时满脸喜色,相视一眼,司马懿顿时好笑的开口道:“若早知道这样有用,我早来讨教了,老实说,漠寒,这一套是否太小气了些,阿敦难得说这么多好话,你看看,是不是多来两套。放心我自认为我和阿敦两个的悟性还是极高的,绝不会暴殄天物。”

    没好气的白了两人一眼,白漠寒懒得废话,只没好气的道:“还多来两套,你以为是煎饼啊,多加鸡蛋就多加了,就一套,爱要不要。”

    “要,要,要。”见白漠寒都这么说了,司马懿那里还敢讨价还价,没一迭声的应下,这才接着道:“不过漠寒,我看这联盟之事也快了结了,其实交给我们也没什么,你却选择留下来,可是还有什么事情要做。”

    赞赏的望了司马懿一眼,白漠寒方才言道:“真难得,如今你这脑子也会转了,不错,确实有许多事情要做,不过你们两个也帮不上忙,要做什么就不和你们说了。”

    一听这话,司马懿兄弟两个更加好奇了,哪里肯乖乖就此打住,忙上前道:“漠寒,别这么说吗,又没说是什么事情,怎么就知道我们帮不上忙了。”

    这边司马懿话音刚落,司马敦也忙接着开口道:“可不是吗,漠寒说说看,你说的事情是不是很好玩,让我们参一脚如何。”

    似笑非笑的望了司马懿一眼,白漠寒顿时淡淡的言道:“吴林他们你不管了。”

    司马懿有些闪闪的望了白漠寒一眼,忙道:“那吴林如今做事越发有气势了,便是我消失两日,也不会影响什么,大不了在走之前教两个难的功法,也够他们慢慢练的了。”

    见白漠寒听了这话,只顾摇头,司马敦忙接过了话头道:“漠寒,我觉得我哥说的不错,再者说了,有我们给你帮忙不是挺好的吗。”

    说到这里,司马敦还故作委屈的言道:“还是说在漠寒你的心里,只有苍蝇头他们才与你亲近,我们这些妻族的堂哥之类的,就活该给扔出去。”

    见弟弟说话如此给力,司马懿也紧跟着点头道:“就是,漠寒,要你真敢只带苍蝇头他们“玩”,那就别怪我们这些当兄弟的不讲义气了,我想霏儿一定很好奇,你现在去了哪里,你说要是我现在和霏儿通话,说那郑夫人给你送了件东西,你神神秘秘的带回屋子了,你说霏儿如今什么反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