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1章
    见司马傲天连自己隐晦的意思都听出来了,白漠寒脸上露出了一抹轻松的意思道:“既然如此,我便再没什么不放心的,父亲放心,我会尽快做完这边的事情,回家看你和孩子们的,只是阿懿却是怕一时半会回不去了,你可得把二叔那里安抚好了,可别回头二叔来找我麻烦。”

    知道这是白漠寒要培养侄子的意思,司马傲天不在意的挥挥手道:“这有什么,你也是为了他好,再者阿懿这小子平日里就烦人的很,你二叔和我能一段时间不见他,我们还能多活两天呢,而且你二叔如今对你可是比对我更加信任,他怎么会来找你的麻烦,感激你还来不及呢。”

    知道司马傲天说的是玩笑话,白漠寒笑了笑道:“我可是把他两个儿子都拉过来了,二叔他现在不说什么,时间长了就不保险了。”

    司马傲天摆摆手道:“你二叔如今可是巴不得让阿懿这小子出来历练历练呢,不过有一点你的注意,阿懿这小子在外面有这么一段时间后,你可得带他回去转转,别真让你二叔着急了。”

    白漠寒点点头道:“我知道父亲,时间长了就是阿懿他们不想家,我和霏儿也会想您和儿子们的,我们回去的时候,一准带上他。”白漠寒特意把你说在了前面,就是怕司马傲天想歪,说实话,他想儿子那是真的,至于这位岳父大人,他感觉还是少见面好,见一次总要给自个找点事,而且每次都还不是小事。

    司马傲天听了这话,却是呵呵笑了笑,直接戳穿道:“你小子,别那这些甜和话糊弄我,霏儿说想我,我信,你我可不信,你想你儿子才是真的。”

    白漠寒笑了笑道:“父亲,这话你说的就不对了,我怎么就不会想你了,不说别的就是你对我的照顾,我也会时常想念你的。”

    司马傲天挥挥手道:“你啊,不记怪我就可以了。对了霏儿你可得给我照顾好了,我可就那么一个亲闺女。”

    白漠寒尴尬的笑了笑,对着司马傲天道:“这个就不用父亲你操心了,我也就那么一个亲媳妇好吧。”

    又说了两句白漠寒便借机告辞,准备回去好好和几个孩子道个别,顺便再哄哄被气走的老婆。

    回到屋内,果然见妻子闷闷不乐的看着营养液中的孩子,白漠寒忙从身后将人给搂在了怀中,感觉妻子的挣扎,白漠寒这才无辜的言道:“霏儿,你和父亲生气,总不好牵扯无辜不是。”

    一肘子撞在了白漠寒的腹部,司马霏儿这才没好气的道:“你算什么无辜,你虽然不是肇事者,也是参与者,你敢说那个赵清没有被你吸引,你对她也是欣赏有加的吧。”

    闻言,白漠寒讪讪一笑,“肇事者都出来了,幸亏我没有离开你的视线。”

    “什么意思?”司马霏儿疑惑的问道。

    白漠寒捏了捏司马霏儿的鼻子,开口道:“若是我离开你的视线,不就成肇事逃逸了嘛。”司马霏儿当下却是没好气的道:“哼,那你逃逸去啊。”

    白漠寒忙好言劝慰道:“霏儿,怎么又生气了呢,我不就是开了句玩笑嘛,还有点事,我跟你说说。”说着忙将司马霏儿走后的事情讲了一遍,听到将赵清配给司马懿兄弟两个,司马霏儿眼中这才露出了一抹笑意,似笑非笑的言道:“你还别说,这还真有几分可操作性,你要不要帮帮忙,老实说,抛开她觊觎你这一点和结过婚这一点,那人也算堪称完美。”

    见不过变了个对象,妻子便这么高兴,白漠寒好笑的道:“你觉得完美的那个人,不过是复制体,真人到底是个什么样,还真说不上来,毕竟我们也没见过。”

    “是个什么样与你有什么关系,你要时刻记住你已经是有主的了,别想那些有的没的,还有别老想着见,见多了对你没有好处的。”

    这话一出,白漠寒顿时连连应道:“是是是,媳妇说的是,这话我一定牢牢的记在脑子里,绝对不会忘记的。”

    这话一出,司马霏儿这才笑道:“记住才好。”

    白漠寒一笑,这才想起岳父说要回家的事情,忙笑了一声道:“哦,对了,差点忘了,还有父亲他决定回司马家了,只是我一时走不开,所以拜托父亲先将孩子们给带回去,霏儿你呢。”

    司马霏儿望了一眼还在营养液的孩子,顿时踌躇了起来,白漠寒见状,自然明白妻子的顾虑,顿时玩笑道:“将孩子交给父亲母亲难道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摇了摇头,司马霏儿这才接口道:“不是不放心,只是有些担心孩子们。”话到这里,司马霏儿望了白漠寒一眼,这才开口道:“漠寒,只怕我不能在这里陪你了,对这个孩子我本就亏欠的很,如今他们的身体又不好,我总要时刻看着才放心,你……”

    摇了摇头,示意后面的话不用说了,白漠寒带着几分愧疚道:“若说亏欠,还是我亏欠的最多,倒是辛苦你们了。”说实话,司马霏儿愿意跟着回司马家,倒是白漠寒没有想到的,不过听了妻子离开的原因,白漠寒便也不再多做挽留。

    “你还不是为了我们这个家。”话落,司马霏儿故带着几分骄纵道:“只是有句话我还得说在前头,别以为我回去了你就可以乱来,我会时刻盯着你的,若是你敢做什么对不起我们母子的事情,我绝不会放过你。”

    白漠寒闻言,双手举过头顶,笑着言道:“关于这点,你就只管放心好了,我的为人你还信不过吗。”

    商量完正事,司马霏儿一脸不舍的钻进了丈夫的怀中,恹恹的言道:“漠寒,我舍不得你,我不想和你分开,可是如今却又不得不离开,你知道嘛。”

    “我也不想……”白漠寒长叹口气,想着这些日子以来妻儿所受的委屈,心中一疼,竟是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般的情绪波动,司马霏儿又如何会感觉不出来,终是不忍丈夫太过难过,强撑起一抹笑意道:“不说这些了,你可一定要快点将事情做完,时刻记着我和孩子们在家等你回来。”

    点头的瞬间,白漠寒摸着妻子柔滑的发丝,发誓般的道:“霏儿放心,这边的事情已近尾声了,顶多两个月我便回家陪你,等孩子身子好一些,我便带你们出去游玩,一家人好好放松放松。”

    不想听了这话,白漠寒就觉腰间一痛,只被掐的一头雾水。

    低头只见妻子双眼满是怒火,有些无奈的刚要开口,就听妻子已经先一步开口道:“你计划去哪里,可是那赵清的星球。”

    见没三句话妻子又给醋上了,白漠寒好笑的道:“你说说,让我说你点什么好,这都哪跟哪啊,这样吧,去哪里你定怎么样。”

    “哼”了一声,司马霏儿顿时没好气的道:“我说不去你就不去了,还是算了,一块去,总好过你一个人偷偷摸摸去的要好,好赖你身边有我这么一个,其他人也就打消了对你的念头了。”

    闻听此言,白漠寒顿时无言以对,心道:“这女人吃起醋来可真是太可怕了,自个这还没有什么行动呢,虽然自个压根就不会有那样的行动,都说恋爱的女人智商为零,但是这吃醋的女人这智商简直就是逆天啊。”当下讪讪一笑,忙言道:“我突然想起来,阿懿刚刚找我好像有事,不能耽搁了,你既然要跟父亲他们回去,就快看看有什么要收拾的,我得先去看看,走的时候,我会去送你们的。”

    说完也不等妻子应话,白漠寒便匆匆出了屋子。

    见此情景,司马霏儿狠狠的瞪了一眼,白漠寒离去的背影言道:“哼,逃得了一时,难道你还以为能逃得了一世吗,这辈子你都别想逃出我的手心,哼,这次就暂且放过你,等你回到家中,再与你算总账。”

    这边白漠寒出了屋子,倒也如他所说的来到了司马懿的面前,只沉默的坐在一边,却是半句话都没有。

    抖了抖身子,司马懿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漠寒,有什么事你就说,千万别这幅样子对着我,感觉和欠你多少钱没还似的。”

    “呵呵”着扯了一抹冷笑,白漠寒斜睨了司马懿一眼道:“这么说也没错,若论你从我这里得到的折现之后,只怕几百万都打不住,可不是欠了我的吗。”

    闻听此言,司马懿语塞之后,没好气的瞪了白漠寒一眼道:“漠寒这种画风真不适合你,再说了这么斤斤计较的那也叫男人,还有咱们好赖也算是朋友了,再不济也算是亲戚吧,这点事你怎么好意思跟我计较。”

    这话一出,白漠寒当下便给气笑了,只淡淡的扫了司马懿一眼便道:“怎么就不叫男人了,我这以后还真要对你斤斤计较一番,好让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男人,虽说咱们是亲戚,但是老话说的好,亲兄弟明算账,何况只是亲戚呢。”

    见白漠寒好像要来真的,司马懿赶忙转移话题道:“漠寒不开玩笑了,说说吧,怎么好端端跑我这里来了,别说没事,没事的话你也不会找到我这里来不是吗。”

    白漠寒闻言,深吸口气,有些无奈的道:“我还能为了什么事,还不就是这位郑夫人的事情,你不知道如今,霏儿什么事情都能发散性思维,不知怎么的就和她连到一起了,我也是真服气了,如今我是实在没办法了,这才躲了出来。”说罢,白漠寒忍不住摇了摇头。

    司马懿心中升起了一抹笑意,脸上却是一脸正派的道:“这霏儿如今也是不像话了,放心见了面我好好说说她。”

    这边司马懿话音刚落,就见白漠寒一脸不以为然,司马懿成功的再次被噎住了。

    不想再讨论这个憋屈的事情,忙转移话题道:“算了,看来你也不怎么信任我的能力,我也懒得和你讨论这个,不如咱们说说别的,比如那些小家族的小子们,这么长时间了,竟然没让我有机会踢出去一个,实在是不爽。”

    “家族将他们送过来,为了什么,他们心里清楚的很,但凡有丝毫机会,他们都不会想要出去的,若你真想弄出去几个就要行非常手段,比如你只收五十个人,录用的自然是前五十个,剩下的可不就是淘汰出去了吗。”

    司马懿听完顿时一击掌道:“瞧我这脑子可不就是你这话吗,这些日子看着他们脑子都不转了,不过漠寒,真的就留五十个吗。”

    好笑的望了司马懿一眼,白漠寒站在其身前道:“虽然咱们如今也可以说是间接的为他们培养人才,可这人才培养出来,却是先要在你手下走一遭的,人数自然是你来定,你想带多少个就带多少个。”

    司马懿闻言,略想了想,带一个人和带一百个人,自然是带一百个人更威风些,想着这些日子陆陆续续,加入的起码有五百人,十选一想来也不错。笑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与白漠寒两人坐了下来,见白漠寒的目光不停的瞟向自己,明显还带着几分幸灾乐祸,司马懿皱了皱眉眉头道:“你又在打什么主意。”

    往司马懿旁边坐了坐,白漠寒笑道:“说说看吧,你对那郑夫人难道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吗,我看未必吧,别人不知道,我可是清楚的很呢,某一天我可是看你们两个相谈甚欢的模样,说说呗,到底怎么回事,放心我的嘴巴你也知道一向是严的很,绝不会胡乱说话的。”

    轻咳一声,司马懿不自在的将头扭到了一边道:“别将你的麻烦事弄到我的身上,我们之间没什么,当日不过是其有几个难题过来问我罢了。”

    “哦……,难题问你,这就更奇怪了,我怎么也不看不出来你哪里出众,怎么这难题就偏偏问你去了呢。”说着白漠寒又是一阵的摇头。

    司马懿瞬间一噎,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索性站起身来,避开了白漠寒。

    嬉笑的凑到了白漠寒的身边,白漠寒撞了撞司马懿的胳膊,显然非要得到个答案。

    无奈,白漠寒只得将头扭了回来,直望着白漠寒道:“够了,你这么着急将事情推到我的头上,为的还不是怕我那霏儿妹妹怪罪与你,想让我给你背锅,不可能,左右我跟那郑夫人之间是清清白白的,什么事情都没有,信不信由你,我反正问心无愧。”

    白漠寒闻言,见司马懿脸上已经多了几分羞恼之色,也不再问,只笑着道:“不说这个了,可有什么难处,和我说说吧,前段日子我忙着别的事情,倒也没顾上这边的事情。”

    摇了摇头,司马懿没好气的道:“不过是教些基础,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况且前面的人也已经学的差不多了,后面的人直接扔过去就是了。”

    点了点头,见司马懿都这么说了,白漠寒自然不会再多问,一时间二人都沉默了下来。

    良久,司马懿这才开口道:“漠寒,既然现在就只有咱们两个人,那我有件事想问清楚,你是不是真的要将这么大的权利交给我。”

    白漠寒闻言,满脸疑惑的问道:“这件事咱们不是早就说好了,现在你又在怀疑什么,难道我往日说过的话,有过不算数的吗。”

    司马懿摇了摇头,只眉头仍然皱在了一起,见状,白漠寒忙追问道:“可是有谁对你说了些什么。”

    这话一出,司马懿顿时露出了一抹苦笑,虽什么都没说,但这个模样可不是一目了然了吗,轻叹口气,白漠寒忙道:“阿懿,很多时候,我们管不了别人会说些什么,我们能管的不过是自己而已,只要那些话你不要放在心上,就不会自寻烦恼了。”

    尴尬一笑,司马懿望着白漠寒道:“有的时候我真的没有你这份定力,不要放在心上,这话说的容易可真要做出来,可就难得多了,往日里我是纨绔子弟时,这样的事情可没少经历过,那时我真的一点都不在意,也不知道如今是怎么了,突然矫情起来了,但凡在我耳边念叨个几句,我这心里就不舒服的很,漠寒,你说我是不是太小气了些。”

    这话一出,白漠寒便忍不住笑了出来,直直的望着司马懿道:“要我看,不是太小气,倒是长进了,你有了自个的主见,这不是坏事。”

    见司马懿面露疑惑,白漠寒笑着解释道:“我这说的可是正经的,若不是上进了,你又如何会在意起这些了,皆因为,你不想让自己的努力都遮掩在我的光芒之下,你想证明自己,偏偏总有人因为嫉妒,说些酸言酸语,你生气也是正常的,这事要我说还得靠你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