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
    见中间还有人要开口,司马懿索性将话挑明道:“你们都听好了,教你们并不是我的义务,而且我也没有说要教你们所有人,你们来的时候我就说的很清楚了,我呢不过是从你们之中选些人出来,帮我处理日常的事务,若是你们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那我只能奉劝你们还是各回各家的好,我也不希望我交代的任务完成不了。”

    这话一出,本有意见的众人顿时闭嘴,他们可不想被赶回去,他们个个可都算是自个家族中的佼佼者,若是就这么被赶回去,不仅回去不好跟家主交代,就是自个也没有多少脸面见人了,而且就算这些不论,这些来的可都是跟自己家族差不多的家族,若是人家入选的多一个,自个的家族少一个,以后可是要压自个一头的,想明白了这些,众人便也没那么多话说了。

    司马懿此时对着吴林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了。

    见此一幕,钱林怒道:“这算什么,凭什么吴林可以得他亲自教导,我们就像个后娘养得,难道就因为不是第一时间加入联盟了吗,这也太欺负人了。”虽然钱林非常生气,但这话的声音还是小的很。

    钱林这边话音刚落,一旁的钱萧可是听的清清楚楚,当下便没好气的在其脑袋上打了一拳,方才言道:“你小子能不能长点脑子,就是看那吴林再不顺眼,好歹也看看形势,如今你可是在人家手底下呢,难不成是真的想死在这里吗,便是如此也不要连累大伯和钱家,难道忘了,你来这里时候大伯的交代了嘛。”

    钱林深吸口气,恨恨的望了吴林一眼,这才收回了视线,不过心里却还是不服不忿的。

    如钱林一般的人也不在少数,吴林只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却强压了下去道:“老大的话你们也听清楚了,还有你们最好想想你们来此的目的,我想你们的脑袋就能足够的清醒过来,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按着吩咐好好练就是了,还有不要不服气,虽然我比你早来了几天,但是你们所经历的我可是一点没有少了,我这个不成器的都挺过来了,你们只要足够努力,脑子又比我好,想来达到我现在这个程度不是难事。”

    钱萧对着吴林点了点头,便照着吩咐练了起来,其他人自然也是一样,虽然心中愤恨,但是他们清楚记得家主的嘱托,就是不为家族也的想想自个啊,当下就是再不愿意自然也不会和自个的前途过不去。

    再说白漠寒这边,很快便到了和赵清约定的时间,白漠寒没有为难,直接将郑秀扔了过去,望着眼前那一团瘫软在地上的如同烂肉一般的人,实在不敢相信,这就是那在家中呼呼喝喝之人,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正要开口,便被白漠寒抢先一步道:“人还活着,我没有违背约定,郑夫人应该也不会的,对吗。”

    mary忙上前拽了拽赵清的衣服,赵清当下便笑着道:“关于这点你们只管放心,我赵清说出去的话,不过说是一言九鼎,但也是一个唾沫一个钉,既然说了给白统领一个月的时间,只要人活着,那无论白统领做了什么,都是我们的约定,我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这边赵清没有意见,正要吩咐人将郑秀给带回去,不想被抬起来的郑秀却是突然睁开了眼睛,那其中的愤恨屈辱如烈焰般喷洒了出来,冷冷的望着赵清道:“不会……多……说什么,你是我的人吗,自己的丈夫被欺负成这个样子,难道你连句话都不敢说吗,我知道你能将我要出来就定然是占着上风,我不管你们的约定是什么,我要你杀了白漠寒,要了他的命,你还不给我照做,是不是非要我修理你一番,你才会清醒过来。”

    郑秀的话刚说到这里,王叔等人瞬间便挡在了白漠寒的面前,只让白漠寒好笑又感动,将人给推了开来,笑道:“不用如此,如今做主的可是赵清女士,我相信,赵清女士可不是个轻易被人左右的人,也不是个轻易便违背自己承诺的人,不是吗赵清女士。”这称呼上的改变,赵清自然明白什么意思,白漠寒其实还有一层意思是跟郑秀说的,那就是放了你,不是看在郑夫人的面子,而是看在赵清的面子。

    闻听此言,赵清脸上带上了一抹笑容道:“白家主都这么说了,我若是再做出什么,岂不是要打自己的脸了,放心,约定便是约定,我不会砸我自己的招牌。”

    这话一出,郑秀当下便失了理智,怒道:“贱人,你是不是被白漠寒那个小白脸迷住了,丈夫都伤成这个样子,你却要去遵守什么狗屁约定,你脑子清醒的吗,我再说一遍给我杀了他,不然等回到家中,看我怎么收拾你。”

    这话一出,赵清的脸色顿时黑了个彻底,直接拿了匕首出来,瞬间贯穿了郑秀的手掌,望着对方不可置信的眼神,赵清冷冷的道:“还想用你那张臭嘴说话,就给我安静点,不然,我下一刀就不知道会扎在什么地方了,而且别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似的,若我没有记错的话,往日里身为丈夫的你对我除了呵斥打骂,可从未庇护于我,如今我能跑来救你,便已经是顾虑咱们的夫妻之情了,别将那最后的情分都消耗殆尽,不然,我便让你死在这里,还有以后别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我不爱听。”

    这话一出,郑秀顿时吃惊不已,尤其是目光触及赵清眼中的杀意,知道其不是开玩笑的之后更是缩起了脖子,他虽然如今一败涂地了,可是他的野心可从没有停下来,他还未站在世界的顶端,绝对不能死在这里,大丈夫能屈能伸,当下郑秀仇恨的眼神扫过了在场众人之后,便无力的闭上了眼睛,赵清挥挥手,示意让人抬了出去。

    赵清这才笑嘻嘻的望向白漠寒道:“白统领不是说想与我家去做客吗,今日我就要离开,不知白统领是个什么章程。”

    感觉到胳膊一痛,白漠寒笑望了自己的妻子一眼,忙开口道:“实在抱歉,郑夫人也看见了,如今联盟的事情,还有家族的事情实在是千头万绪,我根本就走不开,不如这样好了,等我将这些事情都处理完了,便过去拜访,只希望到时候郑夫人还会欢迎我们。”.

    赵清听这话一愣,随之想起白漠寒定让是在郑秀的身上做了手脚,顿时好笑的道:“那可实在是可惜了,至于郑秀,既然是我同意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那这一个月之中,你们不论做了什么,自然都是在我的接受范围之内,我治好了是他的福分,若我治不好,也是他命该如此,放心,我不会记恨你们的,至于说郑秀那里,你们也不必顾忌,我已经看透了他的为人,这次回去,便是要与他离婚的,从此以后与他再无瓜葛,记得来时让mary带你们来,她知道在哪里能找到我。”

    话落,见司马霏儿对自己的防备越发重了起来,赵清眼中闪过一抹玩味的笑意,几步上前竟是在白漠寒耳边轻声言道:“要快点来啊,我在家里等着你来。”说罢,还捂着嘴娇笑了几声。

    待还想再说点什么,赵清便觉一股大力袭来,连退了散步,望着司马霏儿一脸防备的模样,赵清顿时大笑了起来,只看得司马霏儿恼怒不已,顿时怒道:“你笑什么,我告诉你,便是你和郑秀离婚,和漠寒也没有什么关系,他可是有主的,你休想将他从我身边抢走。”

    闻听此言,赵清不在意的一笑,便扭头挥了挥手,带着众人离开了酒店。

    见状司马傲天这才松了口气,带着几分惋惜道:“这样的奇女子,可惜不是生在我司马家。”

    见都到了这个时候,自家父亲还在惋惜这个,司马霏儿顿时没好气的道:“若父亲真这么可惜,你就让漠寒和我离婚将人给你娶回去不就好了。”

    说完,司马霏儿气呼呼的回了房间,只剩下司马傲天无辜的抓了抓脑袋道:“这孩子,我不就是这么一说吗,再者漠寒将人娶了也不是我们司马家的人吧,倒不如让阿懿或者阿敦娶回家,那才是如虎添翼呢。”

    说到这里,司马傲天深觉有理的将目光对准了两个侄儿道:“若你们真有本事将人勾引回来,我保证你们父亲母亲那里绝对没有问题,有本事的女人总要有点特权的不是吗,大伯一点不嫌弃他是个二婚的姑娘。”

    斜睨了司马傲天一眼,司马懿实在不想承认这样画风的是自个的大伯,遂冷淡的道:“大伯,我还要训练那些小家族的人,以便让他们更加紧密的跟在我们身后,这些儿女私情我现在可没时间考虑。”说到这里,司马懿戏谑的将目光落在弟弟的身上,毫不客气的道:“倒是阿敦如今可是清闲的很,况且大伯你也知道,阿敦往日里有多受欢迎,想来若是他肯将往日的魅力拿出来,然后在拉下点自个的脸面,我想将这个侄媳妇给你带回来,那可谓是不在话下。”

    这边司马懿话音刚落,白漠寒顿时一击掌道:“可不是吗,阿敦,我看好你哦。想来只要能抱孙子,二叔,二婶就只有高兴的份了。”

    司马傲林不愧是关键时刻坑儿子的小能手,当下便连连点头应道:“阿敦,努力吧,我和你母亲真的不介意,要是明年之内能让我们抱上孙子,让我们将她供起来都行。”

    司马敦冷冷的望了众人一眼,一字一顿的道:“多、谢、诸、位、的、好、意,可、惜、我、司、马、敦、无、福、消、受。”说罢,扭头对着白漠寒道:“不如你们自己上如何,我哥他就算了,毕竟他没有什么魅力,人家估计都懒得看他,倒是漠寒你,我看那郑夫人对你就很有意思。”

    白漠寒轻咳一声,笑指着自己道:“真可惜,我早有家室,总不好对不起家中贤妻,却是不能按你说的做了。”

    司马敦又一一扫过,见大多数的人都已经成婚,顿时怒道:“结婚有什么了不起的,等着瞧,我一个月内也结给你们看,也让你们看看我司马敦的魅力,那可不是一般的大。”

    白漠寒望了司马傲林一眼,只见其反应过来立马笑嘻嘻的应道:“阿敦你有这个想法真的好极了,其实父亲我也不是非得要你娶那赵清不可,我和你母亲没有别的要求,能让我们抱孙子就好,便是你找个男的做个试管婴儿我们也是不介意的。”

    知道父亲这时候是开玩笑,但也实在不想再听这样的蠢话,司马敦身子一扭,连忙躲了出去。

    司马傲天这个大家长这才开口道:“好了,这位郑夫人一走,我这心病便去了一大块,不用在担心她这边了,如今联盟的事情也渐入佳境,这里交给漠寒就好,傲林啊收拾东西,今天咱们就回家去吧,总不好一直在酒店住着,这些日子也不知道家里剩下的那些小崽子们有没有好好做事。”

    司马傲林闻言,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当下应道:“大哥说的是,他们没有咱们盯着还不知道松懈成什么样子呢,确实该回去看看了,好在家里的监控还留着,若是他们敢给我偷懒,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他们,那我先回去收拾收拾。”

    司马傲天点了点头,见弟弟带着人走了,这才将目光转向白漠寒道:“我们走了之后,这里就都交给你了,阿懿和阿敦两个留下跟你历练历练,顺便也能帮帮你的忙,这对他们也有好处,你还想让谁留下来,你说一声就好,家里那边的人手足够了,只要我跟你二叔这俩老东西回去就没问题。”

    白漠寒沉默了一会,方笑道:“我这里也用不着那么多人,这不阿懿还招了那些小家族的子弟嘛,虽然如今不好交给他们什么大事,但是有了一段时间的接触,摸摸人品,再教教他们,应该就差不多了,所以留下阿懿他们两个在加上这些人,应该就差不多了,我这里倒是还希望父亲将几个孩子都带回去,尤其是还在营养液里的小家伙,我接下来只怕要更忙碌,却是没有时间多陪着他们了。”

    说到这里,白漠寒苦笑道:“说来我还真不是个好父亲,对几个孩子亏欠许多,待这件事情忙完,我会好好补偿他们的。”

    司马傲天闻言,想着过往许多的身不由己,不由在白漠寒的肩膀上拍一拍这才言道:“漠寒,你也不用太过自责了,站在了这个位置上,便有很多的事情由不得自己,我相信在你心中,是疼爱他们的,这就够了,你也要坚信,他们是你的孩子,会理解你的苦衷的,说句不要脸的话,男人在你这个年纪就应该出去闯闯,好好干一番事业,如今你有这么一摊事,总比你瞎忙的好。”

    白漠寒苦笑一声,并没有在这点上多做纠缠,心里却是忍不住道:“自个平日里都成瞎忙了,哎,实在没理讲啊。”白漠寒摇摇头,将这乱七八糟的想法给摇了出去,只是笑了笑,对着司马傲天拜道:“不论怎么样,几个孩子便拜托给父亲了,不过父亲放心,我答应的事情就不会食言,待联盟的事情处理好了,我一准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带霏儿和孩子们出外好好玩玩,就当弥补往日的忙碌了。”

    司马傲天伸手将白漠寒扶了起来,带着几分好笑掉:“何必这么客气,都是我的孙子孙女,照看他们我只有高兴的,哪里用的着你拜来拜去的,平白生分了许多,行了,漠寒,你要记得我们都是你的后盾,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吧,别让自己的人生留下遗憾。”

    嘴角挂起了一抹笑意,白漠寒对着司马傲天笑道:“父亲放心,我会的,回去的时候我送你们。而且对于司马家,父亲也不用太过担心,有我在,我就会继续为司马家闯出一片天,再有父亲你在家里坐镇,咱们司马家就只有蒸蒸日上的,而且我这个做父亲的总不会自己的孩子留下不必要的麻烦。”

    司马傲天顿时大笑道:“有你这句话我就再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孩子们现在被教的很好,以后我相信有你和霏儿的教导,也定然会成为一个成功的领导者,咱们活一辈子为了什么,还不就是希望自家的孩子能够活的更好吗,你放心虽然我们的确有些溺爱几个小家伙,但是基本的道理还是知道的,该受的苦,也会让他们尝尝看,该学的东西也不会落下一分,毕竟这是成为一个合格的领头者必须走的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