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这话一出,可谓附和者无数,谁不知道那吴林就是在这司马懿手底下学了那么几天,如今可谓是已经脱胎换骨了,厉害的很,这么好的机会,他们自然也不想错过,更何况,早已有消息传来,以后四国联盟的事务几乎都要交到这司马懿的身上,这样的事情自然也不是一个人能够完成的,自家的儿子若是能够在跟前听用,再不济也能见识一二,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安排在这司马懿身边了,若是在被白漠寒给瞧上,偶尔的这么指点一二,那岂不是天大的造化,自家说不定能在儿子这一辈,再进一步也未可知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众人可谓是热心十足,只司马懿却没有当场收下的意思,只拿白漠寒打圆场道:“诸位,非是我司马懿不给诸位面子,实在你们也知道那吴林是漠寒亲自发话收下的,我到也不好说什么,更无法拒绝,诸位的儿子什么品行,什么资质,说实在的我是丝毫不知,而且漠寒他也没说过这些的事,所以我也不好这么草率的决定,不如这样好了,诸位抽个时间带孩子们来给我看看,我若是觉得还行,跟漠寒说一声,说不定就收下了,你们觉得如何。”

    众人闻言,自然是连忙应好,收好自个的功法便纷纷起身告辞了,准备回去把自个的儿子好好拾掇一番,总要留个好印象不是

    猜到了众人的心思,司马懿也没有阻拦,直送了众人离去。

    司马懿这才将众人签署的联盟书一收,准备交还给白漠寒。

    再说另一边,众人回去以后,便匆匆将族中资质不错的人都给聚集了起来,也不拘于自己的儿子或是什么至亲了,毕竟总是自己的族人,这万一自己的孩子没被看上,这其中一个族人被选中了,也不错啊,而且自个族人学会了,总比外人强,对他们自然也是非常有利的,纷纷发表了一番感言,重点教育众人要好好学本事,以后归族之后,也可以为家族做些贡献,更有那家主把自个家族中有些资质的都给招了来,瞧那意思就是想多撒些网,可却没想想,平日里你自个都感觉资质一般,人家司马懿就是在怎么挑,也会挑那差不多的吧。

    当然大多数家主还是靠谱的,毕竟身为族长带出来的自然个个得是家族的精英,如今这些人听了这话可谓是热血十足,当下纷纷表示,绝对不会给族长丢脸。

    如此你愿打我愿挨的和谐场面,双方都觉得满意极了,为防被其它人抢了先,待给众人一番说教过后,诸位族长便忙带着自己的族人匆匆去见司马懿。

    司马懿一听这些人又来了,还带着一群人,当下便清楚是怎么回事了,心里是忍不住一阵好笑,这帮人可是太心急了些,就算是自个说了那话,好赖也稍微等等,你们可是刚加入联盟,好多事自个还得忙呢,不过如今既然已经来了,自个也不好不见,他现在可不想让这些刚加入进来的人感觉自个好像有多大架子似的,当下便让人将他们带到了会议室。

    一见面,这些家主把自个带来的这些人,个个夸得算是天上有地下无了,有那太过的就快把自个的人说成是天神转世了,终于司马懿也忍不住笑道:“钱族长,既然你的侄儿这么优秀,何必送到我这里来,天纵英才只怕我没那个本事教好才是。”

    钱族长闻言,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才好,倒是钱萧忙笑着接过了话头道:“司马统领见笑了,我伯父不是那个意思,而且你也知道,在长辈眼里,自家的孩子总是最好的。这一点想来司马统领的父母也是一样的。”

    见众人因自己这一句话,都安生了下来,司马懿神色也缓和了下来,想到往日父亲的溺爱,司马懿笑着言道:“那倒也不是,在我父亲的心里我可以说是蠢极了,所以以前他最大的愿望大概就是让我这个纨绔子弟稍微安分些吧。”

    众人顿时僵在了原地,这让他们怎么接话,尤其是刚刚的钱萧更是尴尬不已。

    看出了众人的尴尬,司马懿主动笑道:“玩笑,玩笑,这样好了,既然你们都想留下,我倒也不好不近人情,这些天我还有好多事,倒是不好一一考查,吴林跟了我有一段时间了,对炼体之术倒是颇有几分心得,这样让他先教教你们,若是合适的话就留下来。”

    听司马懿让吴林来教,众人心中都有几分不愿意,见状,司马懿不用想都知道因为什么,忙笑着道:“不用担心,这不过是个简单地测试,若是选上了,自然是我亲自教的。”

    见司马懿这么说,即使众人心中有再多的不满,此时也只能认了下来,只心中却无奈的道:“若是和那吴勇一般早来片刻,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他们也不会平白落那吴勇一头。”

    越想越憋屈,众人不由又想到了罪魁祸首小林,若不是他在他们耳边叽叽歪歪他们也不会变成这样了。

    若知道此时众人所想,白漠寒还指不定怎么高兴呢,毕竟,不自觉的又坑了小林一次,他可是会笑醒的。

    再说众人得了司马懿的准话,倒是也不好多待,忙纷纷起身告辞,当然带来的人都给留下了,司马懿对着吴林挥了挥手,心领神会的吴林当下便带着众人走了出去。

    司马懿这才联通了白漠寒的通讯器,当场抱怨道:“我说漠寒,你可知道给我找了多大的麻烦,这些人也太恐怖了,你知道吗,今天这些人将自个的儿子,侄子什么的,还有那些七姑八姨家的都给送来了,搞得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边司马懿话音刚落,通讯器里白漠寒的笑声便传了过来,只让司马懿更加无语的道:“我说,你这样是否太过分了,我这是为你遭罪啊,你不说好好感谢我,还笑我,说的过去吗。”

    “怎么说不过去,而且有句话你倒是说错了,你可不是为我遭罪,而是为了你自己,毕竟你可是副统领,这些事自然都得你来办了,总不好什么事都让我这个正统领干吧,而且我这也算是培养你的处事能力呢。”话到这里白漠寒见司马懿一脸不服的模样,不由玩笑道:“嗯,怎么还不服气,若不然咱们去二叔面前评评理可好。”

    一句话将司马懿噎的不轻,冷哼一声,方才开口道:“明知道我父亲一定会站在你那边,还说这话,果然白漠寒你现在是越来越恶劣了,算我倒霉,遇到你这样的妹夫。”

    白漠寒又忍不住笑了出来,“不,你的运气可是好的很,真的好的很,不然以你原来那么惹人厌的模样,早就被人给打死了,我的出现,可是为你点明了前进的方向,瞧,现在的你可不就变身成为青年才俊了,估计如今这西方帝国,想要嫁给你的女子都要排到东方帝国去了吧。”

    冷哼一声,司马懿站起身来,没好气的怼道:“哼,小爷我本来就受欢迎的很,那是我父母的功劳,与你又有什么关系。”

    点了点头,白漠寒也不逗司马懿了,忙敷衍的道:“好好好,都是二叔二婶和司马家祖先的关系总行了吧,不说这些了,你特意打来,该不会就是想和我说这些吧,那你可就太无聊了,或者说真该找个女人管管你了。”

    “少说这些废话,具体情况,你已经知道了,如今可想好怎么处理了没有。”

    疑惑的望了通讯器里司马懿的模样,白漠寒无语的道:“就是为了这个,我说,你是不是傻,如今这件事情我既然交给了你,自然便是你全权负责,如今你都安排好了,照着做就是了,还给我说什么,阿懿相信自己,你是很优秀的。”

    司马懿无语的关了通讯器,方才道:“我本来就很相信自己,该死,我不过想和你确认一下,怎么就被灌了一肚子鸡汤,我看起来像是需要这些的人吗。”摇了摇头,司马懿当下便给吴林下了命令,这些人的强度,要照着他训练时的两倍进行。

    挂了通讯器,吴林一脸懵逼的望着眼前的众人,想着当日自己累成狗的模样,眼中闪现一抹幸灾乐祸道:“你们计划今天开始还是明天呢。”

    此言一出,钱萧第一个站出身傲然言道:“我们来此的目的可不是玩乐的,自然要越快越好。”话到这里,声音一顿,便将目光聚集在吴林身上言道:“还有别以为自己先一步过来,就高我们一等,要知道星际凭的是实力,可不是先来后到。”

    挑了挑眉,吴林双手环胸言道:“这个不用你交我,我明白的很,既然你说话这么不客气,看来对自己很有信心啊。”勾了勾手指,吴林接着言道:“既然如此,可要过过手,放心好了,大家以后都要一起共事,我下手会有分寸的,绝不会让你伤了根本的,如何。”

    钱萧闻言,自然不会傻的扑上前去,如今的吴林可是有名的很,而且吴林的事情这两天可是被自家族里的人给说烂了都,被吴林当面邀战,自然不会应,但也不能太怂,略微思索一番便道:“你都学了多久,却来拿我当靶子,我又不是傻子,有种,等我学些日子咱们再战如何。”

    应了一声,吴林当下笑道:“当然可以,你定下时间地点,我随时奉陪,现在没什么事情了吗。”

    钱萧无语的应了声“是”。吴林便道:“既然你们自己要求现在开始,那一会可不要怪我不留情面。”

    话落,吴林便将那炼体体之术,前十招掩饰了一遍,便望向众人道:“你们今天的任务,便是将这做二百遍,不过你放心,我不会看着你们的,若是实在坚持不下去就放弃吧,反正老大也已经说了,不可能收下你们所有人,正好淘汰几个出去,你们也能少了几个竞争对手,还有你们心里最好有准备,我刚刚说的只是准备工作,真正的试炼可还没开始呢。”话落,吴林也不管众人青红交接的脸色,转身回了自己的屋子,前几日老大教的自个还没学太会呢,左右炼体之术简单的很,若是他们都学不会,正好就离开,老大的手下有他一个就好了。

    钱萧等人被吴林这么毫不客气的说了一顿,心里憋了口气,钱林走到了钱萧身边言道:“大哥,这个吴林太不是东西了,哼,真当他学了点本事就可以目中无人了,那吴家比咱家还差点,想收拾他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等着瞧我这就回去和父亲说,便是不能明着动手,使点绊子还是很容易的。”

    这边钱林话音刚落,许多人纷纷言道:“说的不错,他吴家不过是第一投入那白统领的门下,还真当有什么特别的不成,等着瞧,我也回去和父亲说,定要他吴家覆灭不可。”

    众人话落,竟见钱萧自顾自的练起那吴林所教的炼体之术来。

    钱林忍不住无语的道:“哥,现在我们再商量给吴家给教训,你这是做什么。”

    深吸口气,钱萧无奈的望着钱林道:“还记得离开的时候,大伯是怎么交代的吗,让我们好好学好本事,光耀钱家,可你也不看看你再做些什么,不说学好本事,反而再给家里招祸,是,吴家是没什么本事,但就冲着他一个投靠了那白漠寒,白漠寒也不会不管他,再者咱们这些人的家族可都是加入了联盟,无端争斗,你以为那白漠寒真会不管啊,还有咱们现在可是还没有入选呢。”

    话落,钱林无语的望着钱萧躲在了一旁继续训练了起来,顿时一肚子火憋在了心里,没好气的道:“哥,你可真行,说来说去都成了我的错,也不知道是谁先惹出来的,我这可是在帮你出气。”

    见钱林半天不动,刚刚说要去找家族撑腰的众人道:“钱林,那现在还去吗。”

    没好气瞪了来人一眼,钱林开口道:“没听到我哥哥的话吗,咱们来是学本事的,可不是给家族惹祸的,刚刚的炼体术不是说让练二百遍吗,你练了多少遍了。”

    指了指自己,见钱林这样说,围上来的几人冷哼一声,各自走到一个角落,修炼了起来,只心中将钱林兄弟两个给记恨上了,交换了眼神,心中决定一找到机会绝对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这样各有心思的过了一夜,第二日等司马懿和吴林来到练武场的时候,只见昨日跟来的众人一个不少的趴在地上,便连他们进来都没有反应,显然是累极了,挑了挑眉,司马懿不由望向了吴林道:“你到底对他们做了些什么。”

    耸了耸肩膀,吴林苦笑道:“老大这可不是我的错啊,我只是按你的吩咐将我的修炼力度提高了一倍而已,谁知道他们就成了这幅模样了。”

    司马懿闻言淡淡的扫了躺在地上的众人一眼,撂下句“没用。”便道:“看他们的样子,只怕今天也是爬不起来了,既然如此,今天还由你们看着他,有什么事再和我联系吧。”

    话落,转身便要走,钱萧闻言,不顾自己酸疼不已的身子,忙从地上爬起身道:“司马统领等一下,我们只是歇息一下,并没有多累,这就起来了,起来了。”

    话落,便将众人给唤了起来,见是司马懿来了,众人神色一凛,蹭的一声站了起来,脸上的神色还有些讪讪。

    司马懿也不介意,只是问道:“昨天那二百遍,标准的练够了的站出来。”

    话落,只见窸窸窣窣的寥寥的站出来几个人,大多数都低着脑袋,显然并没有完成,司马懿并没有在意,只是让站出来的人演练了几遍,见大多数还行,只个别的动作有些不标准,便又指点了一下,将吴林喊了过来,指着刚刚站出来的几个道:“你再教他们十个动作,另外那边那些没完成的,还是昨天那十个动作,五百遍。”

    司马懿话落,顿时一阵哀嚎声传来,对此,司马懿也不在意,只是言道:“这炼体之术,乃是让你们将身体的杂质都给排出去,也是为以后的修炼打好基础,是万万不能错漏的,所以你们最好好好的练,若被我抓到有偷懒的,那没有二话都给我滚。”

    这话话音刚落,便听有人言道:“可是我们这么多人,难免有做的不到位的,只吴林一个人怕是教不过来吧。”

    “谁说只有吴林一个人了。”接过了话头,司马懿指着刚刚站出来的几人道:“我刚刚已经看过了,如今他们的炼体之术已经练的很标准了,你们若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也可以找他们询问,都是一起来的,想来他们会给你们一个好的指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