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白漠寒这边此时也找到了苍蝇头,也不废话直接开口道:“给我搞个窃听器,要其它人绝对不容易发现的,尤其是像咱们这种修行的人,有用。”

    听了这话,苍蝇头有些疑惑的问道:“师兄,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白漠寒当下便将小林族长的事情一说,便接着言道:“事情,就是这么一回事,所以你这窃听器最好还能带着影象功能,那样会更加方便**作。”

    苍蝇头笑了笑道:“哦,我明白了。”

    白漠寒这时又开口道:“我实在好奇的很,这林家到底在筹谋些什么,怎么就老在我身边晃悠。”

    对于林家苍蝇头也是知道的,只是想到几次交手他们在自己师兄手里半点好处都没有占到不说,反而被收拾的够呛,怎么还敢冒头,顿时无语的摇了摇头。

    见苍蝇头此时的模样,白漠寒好笑的道:“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如今你最重要的便是先将窃听器帮我做好,这样我也不用浪费时间在他身上了。”

    苍蝇头闻言,当下便表示道:“关于这点,师兄请放心,我这就去琢磨,定做出个不会被任何人发现的来。”

    闻听此言,白漠寒满意一笑,不由望向了苍蝇头这个师弟,见其虽有长进,但是进度实在是慢了些,不由摇摇头道:“师弟,你最近的进步不大啊,可千万别懈怠了。”说到这,白漠寒又拍了拍自个的脑袋道:“哎!也是我的错,这段时间是忙了些,竟是都没有好好与你指导,才让你的修为此时还是这样的程度。”

    苍蝇头闻言,忙摆摆手道:“哪里是师兄的错,我知道师兄这些日子忙碌的很,怎么能怪师兄你,说到底,也是我资质驽钝的原因,若不然光凭自己也能精进一二了。”

    虽然苍蝇头并没有怪自己的意思,不过白漠寒却也知道,这事终究是自己的过错,当年自个练功的时候,师父他老人家虽然不是每天都来指导查看,但是师父也是定期会来对自个查看品评一番的,自个这可倒好,把本就悟性不是太高的苍蝇头只觉扔在那里自悟,不过白漠寒虽然心里懊悔,但也知道此时却也不是说这事的时候,当下笑了笑也没有和苍蝇头在这上面多加争论,只是让其将这些日子以来不懂的地方都说出来,然后再一一指正,末了方道:“师弟你以后可别在这么大意了,虽然我最近是忙了些,但是给你指正的时间还是有的,要知道修行可容不得丝毫的马虎,但凡意思理解错了一点,走火入魔都是轻的,以后若是有什么不太明白,可千万别在这么蛮干了,千万要找我问清楚了,就算是不在身边,哪怕是停滞也不可乱来。”

    苍蝇头此时也有些后怕,毕竟这里面的几处,的确是理解错了,想着若按自己的想法练下去,苍蝇头便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忙道:“师兄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不敢这样了,你放心,若我再有不懂的一定第一时间去问你。”

    见苍蝇头这么说,白漠寒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些,这才言道:“知道就行了,命是你自己的,若你自己都不在乎,就更不用说别人了。”

    苍蝇头忙点点头,并没有在说什么白漠寒看了看苍蝇头,拍了拍其的肩膀道:“千万记住我说的话,练功可不是能蛮干的,虽然说修行困难重重,但也不能荒废了,我还有些事便先走了。”

    苍蝇头忙应了一声,亲自将白漠寒送了出去,关了房门这才长出口气道:“如今师兄身上的威势越发的重了,这绷起脸来吓得我话都不敢说了。”

    这话一出,苍蝇头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再说白漠寒回到屋子,司马霏儿便迎了上来,接过白漠寒脱下的衣服,这才开口问道:“这一天下来累了吧。”

    勾起了一抹唇角,白漠寒搂着司马霏儿坐了下来,笑道:“就是再累,看见我家霏儿我也一点都不觉得累了。”

    听到这番甜言蜜语,司马霏儿轻轻的撞了白漠寒一下,“就会哄我,今天我听父亲说,那小林族长好像有些不对劲,怎么了,很麻烦的事情吗。”

    摇了摇头,“麻烦倒是算不上,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我如今最在意的是,从种种迹象来看,只怕他们跟我的师门还真有点关系。”

    这话一出,司马霏儿顿时一惊,有些着急的追问道:“怎么这么乱啊,而且还和你师门扯上关系了,他们不是处处找你麻烦的吗。”

    见问这话的时候,妻子可爱的模样,白漠寒便人忍不住笑了出来,当下言道:“当日我被林家请去,见到他们的布置时,可是吃惊不小,那简直与我的师门布置一般无二,我仔细核对了一下,竟然是很多细节都很相像,这些东西让我已经很吃惊了,但最重要的是,里面许多东西都是师门流传下来的,我可就更加感觉心惊了。”说到这白漠寒笑了笑接着又道:“里面的东西都是我师门留下的东西,我想怎么也不能便宜的外人,所以索性将那宝库的东西都给搬空了。”

    听到这里,司马霏儿狠狠的抽了抽嘴角,当下便没好气的道:“这也难怪他们要找你麻烦了,便是同门,我也忍不住宰了你的。”

    白漠寒闻言一笑,“我本也没有计划做的这么绝,只是林家的人实在是处处找我麻烦,我一时觉得好玩,也想看看他们吃瘪的模样,当下就忍不住就那样做了,所以林家处处找我麻烦,便是在王家的时候,也被他们搀了一脚,我也算能够接受,只是我好奇的是,若他们真的得了师门的传承,我觉得在怎么样也该有我的记载才是。”

    翻了个白眼,司马霏儿当下没好气的道:“这事有什么好纠结的,你说说,有多长时间了。”白漠寒听罢,无奈的摇摇头道:“说实话,我也不太清楚。”司马霏儿这才接着道:“这么多年了,你们宗门有些缺失也是难免的,再者谁知道你师父之后是谁继位,你知道?不知道吧,这若是个跟你有仇怨的,还想留下你的名字,没给你弄些骂名就是谢天谢地了。”

    白漠寒自然知道司马霏儿这话是正理,只还是有些微微的不得劲,好歹他也成为流云宗之内第一人,就这样给免去了,实在也有些太冤枉了。

    不用看,司马霏儿都知道白漠寒在想些什么,没好气的出手,将白漠寒的脸掰正面对自己,这才言道:“这样的事情,你就别跟着操心了,都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如今重要的是将眼前的事情掰扯清楚,也不看看咱们都在这里待了多久了,总要回司马家的,再者王聪他们更要早点回去不是,还有郑秀的事情离一个月可没有几天了,你要做的事情可都做了没有。”

    被媳妇一件件的问了出来,白漠寒不由好笑的道:“我办事你还不放心,郑秀那里便是被带回去,他也做不了什么了,至于联盟的事情,如今已有不少家族靠了过来,相信不久就能处理干净,到时候,我陪你到处玩去如何。”

    “玩不玩倒是没什么打紧,如今我只希望这些糟心的事情快点过去,这么久了,说实话,看见你每天这么忙的四脚朝天的,我看着,我也有些累了。”说到这司马霏儿忍不住叹了口气。

    话音落下白漠寒忙将媳妇搂在了怀里亦是轻叹口气道:“这点,霏儿你放心,顶多再有半个月,我一定将这些糟心的事情处理干净,说来也是我的不是,自你跟了我以后,就没让你过过几天舒心的日子,倒是担惊受怕的日子过了不少,我还真觉得……”

    白漠寒的话司马霏儿心里可是不认同的,不待白漠寒这话说完,当下便将丈夫给推了开来,没好气的道:“胡说八道些什么呢,能跟在你身边,我就觉得再没有比这更舒心的日子了。”

    听了这话,白漠寒当下便忍不住笑了起来,连道三声“好”字,便安抚的言道:“霏儿你能这么想,我也再没有比这高兴的事了,对我来说也一样,跟霏儿在一起的日子,每天都像活在美梦里一样的开心。”

    司马霏儿羞涩的低下了头,脸上却挂满了绚烂的笑意。

    一日过去,一大早,白漠寒便收到了各个家族的回信,打开一封,白漠寒便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写的也太详细了,便连许多不打紧的问题都给写了进去,什么家族的人都喜欢什么颜色,大部分人喜欢什么饭菜……看到白漠寒是不住的发笑。

    一边看,白漠寒也将自己的功法过滤了一下,找到合适的,便忙在纸上记录了下来,非是怕自己忘记,而是吩咐的时候图个方便罢了。

    一封看完,再拿起第二封的时候,明显白漠寒便感觉这信厚了一半不止,好笑的摇了摇头忙将信打了开来,看着这里面甚至连家庭琐事都记录在上,白漠寒颇有几分无语的吐槽了两句,便也找了个合适的功夫记录了下来。

    第三封,第四封……直到将所有的信都看完之后,白漠寒这才动了动脖子站起身道:“真是什么事都往上写,我可不想看家庭伦理剧,而且不是都说家丑不可外扬的嘛,你们这是闹哪样啊。”

    话落看着那桌子上堆满的功法,以及一旁记录的单子,白漠寒顿时拨通了司马懿的通讯器,简单交代了两句,便挂了。

    约过了十五分钟,便见司马懿来到了白漠寒的的房中,白漠寒笑着望向桌子道:“这些东西再过一天,按上面的名单给他们送去,这一来混个脸色,二来,以后和他们沟通的事情都是你来,如此也算给他们送了个人情,以后再有什么事,他们也不好太过计较。”

    闻听此言,司马懿笑着将东西都给收了起来,“漠寒,不是我说,如今你在这人情世故上面可是越发精湛了,放心,我一准将这事情给办妥了。”

    笑了一下,白漠寒便示意其可以离开了,只可惜好容易可以和白漠寒单独待着,司马懿可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挂着一幅比哭好看不了几分的笑脸凑到了白漠寒的身边,司马懿方道:“漠寒,这些功法之中,可有我可以练的。”

    白漠寒瞬间望了过去直到司马懿有些讪讪的道:“漠寒,别这么看着我,我这可不止是为了自己,你想啊,以后我出去代表的可是你的脸面,若是这修为太低,丢的可不是我自己的脸,你说是不是。”

    无语的望了司马懿一眼,白漠寒瞬间没好气的道:“你可听过道不同不相为谋这句话。”

    “当然听过了,不过这和咱们谈论的事情有什么关系,你该不会是想和我分道扬镳吧。”司马懿带着点疑惑问道。

    白漠寒头疼的揉了揉额头,这才言道:“能想到这里去,你也算是个人才。”

    听出了话里的讽刺,司马懿很是无奈的道:“漠寒,有话你就直说好了,千万不要让我猜,我父亲原本就爱玩这一招,到最后的结果,不过是他被气了个半死,而我还是一无所知。”

    白漠寒当下就是一噎,无奈的苦笑道:“瞧你这意思,你这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啊,这样的事情有什么好炫耀的。”说到这里,白漠寒也不想绕弯子,索性直言道:“我给你的秘籍本就适合你练得,只要你勤学苦练,总会有所成就,可若是你只顾贪多,而不重精的话,只怕最后就成画虎不成反类犬了,更何况不同的功法有不同的特性,若是相融合的还好,可若是相悖的话,分分钟让你走火入魔,小命都得丢了。”

    听到这里,司马懿抖了抖身子,方才言道:“漠寒,你说的也太狠了,好好好,我已经充分了解你的意思了,我只学你教给我的总行了吧,不过这么多的秘籍就这么送了出去,也太便宜他们了,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有了这些足够制造些小家族出来了,就这么便宜的给了他们……”

    司马懿这番小气的模样当下便将白漠寒给逗笑了,摇了摇头,好笑的道:“好了好了,重新培养小家族难道就不用花时间了,而且这有现成的咱们干吗不用,少废话,照我说的做就是了。还有记住将这联盟书一并拿去,拿了咱们功法的家主总要签上字才是,到时候别拿了咱的好处却不受咱管束,虽然咱也不在乎,但能够和平解决的,咱也不想老是武力解决啊。”

    司马懿点了点头,“我知道,这些事我还能办砸了。”说罢,有些不甘愿的走了出去,白漠寒深吸口气,终是言道:“看来还得磨炼一番,这般小家子气可是不行,以后如何能办的了大事。”

    司马懿若是知道白漠寒是这么评价他的,非得争辩上两句不可非是他司马懿太过小气,分明是白漠寒太过大方才是,这些东西在你手里不觉得什么,在其他人心里,那可就是天大的恩惠了,而且还是这些个小家族,那可是起到质变的东西。

    转天上午司马懿心中小心眼却还在发作,任是又拖了半日,最后若不是怕被白漠寒说自个把事情搞砸了,还真想再拖拖,直到下午这才将名册上有的人召集了起来,名册上的人可是召之即来,不到十分钟,所有人呢便都来了。

    司马懿看了看众人,心里忍不住吐槽道:“还真是小家子气,一点都不隐晦着点。”他心里这么想别人,可他自个不是也刚刚从这小气心思理走出来嘛,见在场的人都是直愣愣的看着自个,司马懿这才开口言道:“想来众位也有些等急了,不过从诸位送信过来,漠寒可是查阅了许多资料,才找出与各位相符的功法,诸位拿回去可要好生珍惜,好东西可不是谁都舍得给的。”司马懿这话里的意思可是明白的很,告诉他们jin ru这白漠寒组织的联盟可是好处不小,而且也就是白漠寒舍得给,换一个人可就不一定了。

    周强生笑着言道:“那是,那是,白统领的恩德我们可都记在心里的,以后只要统领有事,只管吩咐一声,我等在所不辞。”

    这边周强生话音刚落,附和声纷纷传来,司马懿此时也不在乎真假,只是笑着将联盟书拿了出来,示意众人签字。

    早在白漠寒那里见过一次,众人自然驾轻就熟的很,一一将名字写上,顺便领上了与自己家族相符的功法,个个都是喜上眉梢,有那还有理智的,忙上前对着司马懿道:“听说白统领将所辖的事情都交给了司马统领,还望以后多多关照,我家小子虽然驽钝,但好在乖巧听话,不知司马统领那里还缺不缺人,便是端茶倒水也好,老在我身边待着,能有什么出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