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
    司马懿的提议被反驳,可却生不出丝毫怒气来,因为他明白的很,白漠寒说的都是对的,不由带着几分沮丧,多了几分意兴阑珊来,白漠寒见状顿时言道:“阿懿,不要气馁,你能想到这点就已经很难得了,慢慢来,终有一日你也会成为算无遗策的高人,而且这次我本就计划,这吴林由你来教导,最后呈现在众人面前的吴家少主是什么样子,就全都把握在你手中了,换言之你我的未来,也可以说是都被你攥在了手里,若此时你自己都提不起精神,又有谁能够帮的了我。”

    司马懿闻言叹了口气,带着几分苦笑道:“漠寒,你快不要再说了,原以为经过这次我总有些长进,如今看来,我才发现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白漠寒闻言,暗叫声糟,看来这次有些打击过头了,讪讪的抠了抠额头,这才言道:“阿懿怎么可以这么看不起自己,你难道不知道自己如今可是星际的红人,是众人崇拜的偶像了,更是无数父母教育孩子的典范。”

    司马懿自然知道白漠寒说的是什么事,无语的望向白漠寒道:“我看我都快成笑话了,如今我是个什么模样,知道的人不多,但是原来我的纨绔形象真就深入人心了,而且我心里可是明白的很,正是因为我原来有多纨绔,现在才会让那些知道我的人感觉好像改了不少。”

    白漠寒忍不住笑出声来,出声安慰道:“要我说,只怕阿懿你说的正相反才是,而且真相分明是原本你的纨绔形象没几个记得,倒是如今的模样,烙印在了众人的心里,若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以你为榜样,教导孩子。”

    嘴角抽了抽,司马懿很想说自己一点都不觉得高兴,只到底不想将时间浪费在这样的争论上,不由忙开口道:“不说这些了,还说说说别的。”

    话落,见白漠寒依然目露担忧。司马懿笑言道:“我说真的,漠寒你根本不用担心我,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我司马懿也没有那么脆弱,这点事情都经受不起,说说看吧,那吴林的教导方向。放心,我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就忌讳漠寒你的。”

    白漠寒闻言,当下便忍不住笑了起来,带着几分玩味道:“阿懿,你明知道我担心的不是这个。”话落,望着司马懿的眼神,白漠寒终于投降道:“好好,我说还不成吗,我觉得你所说的操控之术,教给那吴林也无妨,不管外人能不能感觉到什么,反正对吴家的人来说,有没有提高他们心里是最清楚的,而且我会让他们提高很多的,这样一来,吴家人即使言语之间不会明说什么,但是或多或少都会带出些什么来的,毕竟这术法可是人家绝密的东西,咱们也不好让人家瞎显摆,另外便是努力提升吴林的修为,这样这些日子你先讲我教给你的炼体之术教给他,这是见效最快的,待吴林有所小成的时候,不要忘了带他去那些小家族的人面前露露脸,想来有吴林这样的例子在前,他们总会有所行动才是。”

    司马懿当下笑言道:“这点漠寒放心,我自有分寸。”

    白漠寒这时拍了拍司马懿的肩膀道:“那么接下来就交给你了,那个吴林我那天虽然只是瞟了一眼,但是也看出来他虽然不是什么惊才绝艳之辈,但也算是普通人中的佼佼者了,只要他肯下功夫,相信他很快就会出成绩的,关于这点就得多麻烦阿懿你了。”

    司马懿笑了笑道:“漠寒,说句不害臊的话,他跟原先的我实在差别不大,怎么教好他,我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白漠寒满意的点点头,拱拱手道:“我这里就预祝你早日成功了。”

    得出了这样结论,司马懿自然要回去安排一番,当下笑言道:“如此,我这就回去安排了,若有什么不懂的事情,我再回来和漠寒你商量。”

    见漠寒点了点头,司马懿这才起身告辞,还未回到房中,便听有人来报,说是吴林回来了,脸上带上了一抹笑容,司马懿走进了屋内,便见到吴林此时正恭敬的站着,司马懿心里当下也是满意的很,心道:“看来这小子,还是有心的,这样就好,自个就不用那般费事了。”心里虽然高兴,但脸上却是立马将笑容给收了起来,只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吴林笑了笑,当下言道:“我回来的时候,门并没有上锁,我便进来了。”说到这里,吴林还一脸感动的道:“知道这是老大你专门给我留的门,我真的很感动。”

    司马懿点点头,“怎么样你身上的针都取出来了?”

    吴林当下感动的点点头道:“多谢老大关心,我身上的针已经全部取出来了,只是有件事我实在搞不明白,还望老大能够明确告知。”

    司马懿装出一派高人的模样道:“说吧,什么事?”

    吴林当下开口道:“老大其实就是你当时喷在我身上的到底是什么东西,那些个嗡嗡兽本飞来,也没感觉到什么不同啊,怎么就直接盯上我了,可否借我看看。”

    见司马懿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吴林忙道:“若是老大不方便的话便也罢了,我也不过是好奇,也不是非看不可。”

    司马懿此时却是又露出了一抹笑容,将几个小**放在了吴林的面前言道:“没什么不方便的,不过是几个玩意,既然你已经认了我做老大啊,给你看看也无妨。”

    吴林脸上当下便带上了一抹兴奋之色,忙凑上前接了过来,还倒出一些,细细的辨别起来,可闻气味却也仅能辨别出一两种来,还不敢保证具体是不是,万一是些个气味相同的,那效果可就千差万别了。

    讪讪的将**子推了回去言道:“老大这些东西果然高深。”

    这话里的深意,司马懿显然已经笑了出来,当下好笑的道:“看来你对这东西挺感兴趣,想学是吗。”

    闻听此言,吴林眼睛一亮道:“老大你这话的意思是说,可以教我,那可太好了。”

    司马懿一派高深莫测的道:“不过是些左道,教给你也没什么,只是要做这玩意,需要和修为相配,所以你如今要做的便是先将修为提升上去,待你们修为稳固之后,再做这些也不迟。”

    说话间,司马懿将一个蓝色小**推到了吴林面前道:“这是疗伤的好药,便先给你用着。内用外服都可。”

    话落,司马懿便指着自己旁边的屋子道:“你以后就住在那里,也方便我联系,现在先将通讯器绑定一下吧。”

    吴林一一应是,待所有的一切都处理妥当,在司马懿的示意下,吴林忙回到了旁边的房间,想起司马懿刚刚的话,不由抿了一口咽了下去,瞬间一股暖流袭便全身,舒服的喟叹了一声,下一秒更发现身上的伤口也渐渐消失了去。吴林彻底惊讶了,向后一躺,不由细细的思索了起来,下一秒该怎么走,不过有了这几天的际遇,只一会他心里便有了答案。

    第二日一大早,吴林便等在司马懿的屋子前,害的司马懿出来的刹那还被吓了一跳。无语的道:“一大早你站在我门前做什么。”

    谄媚的露出了一抹笑容,吴林忙上前道:“老大,我如今不是跟着您混嘛,自然要跟老大你早请示晚汇报一下,所以过来看看老大你今天有没有什么吩咐。”

    闻听此言,司马懿嘴角挂起了一抹笑容道:“看来,你小子很有想法,也很有干劲嘛。”

    吴林忙笑了出来,对此司马懿当下冷笑道:“不过也是,还未真正开始训练难怪你还有精力胡思乱想,不过不用担心很快你会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了,本想着今天的训练不是太多,让你多睡一会的,不过如今看来,倒是我想多了,既然如此,咱们可以开始了。”

    “啊”了一声,吴林的笑脸顿时僵在了脸上,直望着司马懿道:“老大,难道不先用餐吗。”

    动了动脖子,司马懿带着一抹阴深的笑容道:“没关系,我一会让人将饭菜送过去的,至于你,这么好的精力,显然肚子还没有那么饿不是吗。”

    扯了扯嘴角,吴林能说什么,唯有绝望的应了一声,便紧跟着司马懿来到了练武场,司马懿吃着饭菜,好好的折腾了吴林一顿,这才开口道:“我现在传你一个比较浅显的功法,能学多少就看你的造化了,认真点,我可没有教第二遍的兴趣。”

    闻听此言,吴林自然明白司马懿这是要教他真东西了,忙将全部心神都给投入其中,其间还将录音笔拿了出来,细细的记录了一遍,只可惜,听完之后,吴林是一脸的蒙圈,什么筋脉运行,什么丹田收纳,他更是听都没有听过,更别说什么怎么做了,更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见此情景,司马懿瞬间得到了一种变态的满足感,想到当日自己被白漠寒折磨的喘不过气来的模样,司马懿不由呵呵笑了起来。

    吴林瞬间便觉得一股冷风从脚底钻了上去,忙小心的问道:“老大,你这又是在笑什么呢,能提前给个提醒吗,真的蛮恐怖的。”

    “是吗,那你就继续恐惧吧。”说罢,将原本白漠寒给他做的册子,甩在了吴林的身上,又将一些吴林不懂的地方讲解了一番,便开口道:“好好练,我看好你哦。”

    话落,司马懿转身便走,见此情景吴林忙追了两步道:“老大,你走了我怎么办?”

    “自己看着办了。当日我就是自己练出来的,你也练练看,若是资质太低,实在学不会,那我再指导你也不迟。”

    话落,司马懿也不等吴林答话,便转身走了出去。

    吴林望着手里的东西,满脑子的黑线,总觉得似懂非懂,也不敢乱练,只细细的将其读懂读透,顺便总结自己不懂的事情,准备等晚间的时候,再问过司马懿。

    这也造就了,司马懿晚上回去的时候,又见到了吴林熟悉的身影,淡淡的望了一眼,便要走进屋内,吴林忙甜笑着上前挡在了司马懿的面前道:“老大,先别走啊,我这里有许多不懂的地方请教你呢,你若是走了,谁能教我。”

    司马懿接过简单的看了一下,便首先在吴林的身上连点几下,这才将那东西给送了回去,淡淡的言道:“你开始练习肯定有些不适应,我刚刚帮你将阻滞的地方疏通了一下,记住刚刚我点的这几个穴位,回去将星力按照这几个穴位走,就不会出错,今天便先练这些,至于其他的,明日再说。”

    话落,司马懿便将吴林推到了一边,直接进到了屋内。

    见此情形,吴林倒也不好多待,对着屋内道了句谢,便转身回了自己的屋子。

    一连十日,吴林都是懵懵懂懂的学东西可谓是缓慢极了,如此,司马懿的耐心终于用尽,直接怒道:“你的悟性怎么差成这样,我说吴林,你是不是看我对你严厉了些,所以在这里故意找我麻烦吧。”

    吴林苦笑了一声,方才无奈的答道:“老大,你说的哪里话,我疯了才会这样做,我可是计划多学点东西回去呢,而且我老爹可是对我期待很大的,若是我自个不争气,没学好,他老人家可是会收拾我的,又怎么会给自己挖坑,实在是老大你教的东西颠覆了我以往所学,光这改变星力运行轨迹这一项,就已经弄得我焦头烂额了,更不用说其它的方面了。”

    闻听此言,司马懿心里也是深有感触,自个老爹不也是这样吗,虽然很同情,但是对于吴林的蠢笨,还是没好气的道:“说来说去还不是悟性的问题,当日这样的问题我可也遇到过,左不过一两日便也克服了,哪里如你一般这么蠢。”

    吴林听到这里,识相的低下了脑袋,再也没敢说一句话,见状,司马懿也没了训斥的意思,只继续对其又指点了一番,恰好此时白漠寒夫妻二人走了过来,见吴林此时几乎可以称为没有长进的模样,无奈的叹了口气道:“阿懿,别告诉我这些日子你光顾着玩了,我这些日子是忙了些,可你这玩的也太过火了些。”

    见白漠寒这么说,司马懿一脸委屈的言道:“漠寒,我又不是那不知道轻重的人,怎么会正经事不做,光顾着玩呢,实在是这个吴林太蠢了些,一些简单到极点的东西,到他这里竟然都不懂,你不知道,我教他都快将我自己给气死了,还有你说他什么资质不差,我现在可是真领教了。”

    闻听此言,白漠寒不由望向了吴林,吴林也是个乖觉得,忙将记录自己的什么地方不懂的本子递到了白漠寒的面前,白漠寒接过之后忙翻看了起来,只是怀疑的视线更是不停的扫在了司马懿的身上,终是言道:“阿懿,你该不会都没给他讲解一下,就扔给他了吧。”

    食指指着自己,司马懿气极道:“我没有解释,你问问他我的两片嘴唇都快磨破了,可这蠢货根本就不开窍,我又有什么办法,若不是答应了他父亲,不伤他的性命,我真想将他的脑袋抛开,看看到底是怎么长的,这么蠢,真的能做好那吴家的族长,别最后吴家败落在他的手里,丢的可不止是吴家的脸……”

    白漠寒一听这话,当下咳嗽了一声,示意司马懿不要在说下去了,这话未免太重了些,不过白漠寒也无奈很,当下只得开口道:“罢了,既然这样,我就帮他一回吧,若不然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还不知道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话落,白漠寒竟是对准吴林的后心一掌劈了过去,只见吴林瞬间跪在了地上,一口黑血吐了出来。

    司马懿忙道:“漠寒,你这是做什么,他是脑子不好,你便是将他给打死了,他也不会变聪明啊,你这又是何必,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实在不行,我手把手的教他就是了,我还就不信了。”

    闻听此言,白漠寒无语的望了司马懿一眼这才言道:“我说,你脑子是不是坏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想打死他、找麻烦了,难道你看不出来,我这是帮了他吗。”

    白漠寒这边话音刚落,司马懿忙对着吴林望了过去,却见其果然脸色红润,星力的运转也顺畅了几分,不仅如此,显然星力正在自行压缩,提炼,这样的好处便连司马懿都心动了起来,忙将后背对准白漠寒道:“漠寒,别客气给我这里也来一下吧,你也是,有这样的好事也不知道先给哥哥我来一下,实在是太好用了,原先让我练的时候,可是费了老力气了,虽然最终哥哥我还是成功的掌握法门了,但也是举步维艰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