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吴林抬头望向司马懿,也不知道心里如何想的,竟突然冒出一句“有种你连脚也不用,若再赢了我,那我就是心服口服。”

    司马懿闻听此言,上上下下将吴林看了一遍,竟是点头答应道:“好吧,既然你一定要如此坚持的话,不用就不用了,以你的能力,便是我什么都不用,你也依然不是我的对手。”

    只显然吴林不是这么想的,嘴角溢出了一抹冷笑道:“可要记清楚你的承诺,若是手脚任何一个动了,你就要算是我赢。”

    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司马懿应道:“都依你,现在可以开始了吧。”

    这边司马懿话音未落,吴林便已经冲了上去,当下却是冲着司马懿的腿上招呼,司马懿见状,当下却是笑了笑道:“想法不错,可是真的有用嘛?还有,你小子不算个笨蛋,不过也够卑鄙的。”

    吴林当下却是直接踹了过去,嘴里还不住的提醒道:“你可别忘了,你答应的条件,若是违背了可就算你输,而且我只不过是利用现有的条件罢了。”吴林心里想的是这一脚怎么也得把司马懿给踹翻了才是。

    只是这一脚上去后,吴林便感觉不好了,这哪是踹在人的腿上了,明显像是一根铁柱子,司马懿丝毫未动,吴林却是钉的自个的脚生疼,当下便有些站不稳,不住的垫着脚。

    司马懿见状笑了笑道:“小子,虽然你想法还行,但是你也得打的疼人才行,你这样的攻击可是不够看的。”

    吴林当下却是不气馁,当下便又一脚上前,这次他选择的是司马懿的肚子,本以为司马懿会直接晃动腰身躲开,却不成想司马懿竟是往前挺了挺平坦的肚子,吴林见状,当下心里就是一喜,就不信了,你腿上能撑住我一脚,这肚子上还行,只是吴林却是有些高兴早了,只见自个的脚刚接触到司马懿的肚子,司马懿便趁势一弯腰,把他的脚给带了回来,紧接着就是一挺,吴林当下就被摔了出去,这一下显然不轻,吴林躺在地上揉了半天的腿。

    司马懿却又笑着开口道:“怎么样认输吧,要不一会你就不止受这点伤了。”

    吴林闻言当下却是不服气的道:“我不过是再找你的弱点罢了,哪有这么容易认输的。”

    司马懿双手一摊,笑着道:“那你赶紧找,我这可也不是不限时间的。”

    吴林此时却是站起身并不答话,转身来到了司马懿背后,司马懿这下确实有点慌了,这小子不会玩什么阴招吧,不过想想刚刚吴林的表现,司马懿也放下了心,即使玩什么阴招,相信自个也能及时解决的。

    此时只见吴林紧跑两步一脚便朝着司马懿的脑袋踢去。司马懿笑了笑道:“你这一招可是最没用的。”当下司马懿一弯腰便躲过了这一击。

    吴林这一招却也不是实招,当下左脚落地,右脚便紧接着跟了过来,朝着司马懿的腰眼就是一击,不过司马懿却是身子往后一躬,吴林的脚却是没踢上,大腿却踢在了司马懿腰眼上,不过却根本没多大力度,却被司马懿腰部一挺,把吴林给顶出去了,这时司马懿笑了笑道:“不错,虚虚实实有进步。”

    显然吴林还是不死心,上前又是一阵的攻击,只可惜吴林还是只有挨打的份,再次被司马懿用肩膀给撞了出去后,吴林索性盘膝坐在地上,从背包中取出一枚竹笛来,司马懿可不认为吴林这时候有给自己吹奏的心情,而且他总觉得这玩意不是个简单的,当下心里就有了防备。

    果然随着笛声悠扬,没多时便听阵阵嗡嗡声响了起来,司马懿下意识的望向屋外,只见一群嗡嗡兽飞了过来,司马懿无奈的叹了口气,忙将白漠寒给的防蛇虫的药抹在身上,又拿出一个喷壶对着吴林一喷,也不理对方惊诧的神情,直接盘溪坐了下来,见嗡嗡兽飞进了屋内,吴林嘴角不由挂起了一抹笑容,只可惜下一秒竟见本该飞向司马懿的嗡嗡兽竟全都冲他飞了过来,惊讶之余,不由着急的吹起笛子了,只可惜嗡嗡兽不过略微犹豫了一下,便又对着其冲了过去,随之凄厉的惨叫声顿时响起。

    司马懿这才凉凉的道:“放心吧,刚才给你的喷剂,你只要吸收进去一点,嗡嗡兽的毒性不会对你起丝毫的作用,不过多少根的尾针要拔,只怕还是有区别的不是吗,那现在你要求饶了吗。”

    吴林没有答话,只是不停的吹着笛子,只可惜,吴林很快便发现,便是再怎么吹奏驱赶曲,都没有办法让他们退开,慌忙扔了笛子,惊声叫道:“老大救命啊,老大救命啊,我不敢了,我再不敢了,你以后就是我的老大,快救救我,我认输了。”

    司马懿将东西扔了进去,吴林什么都不顾忙吞进了口中,下一秒便见嗡嗡兽,四处散了去,吴林无力的趴在了地上,这才发现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的,哎呦哎呦个不停。

    司马懿好笑的蹲在了其身前道:“你要继续在这里哀嚎我也管不着,只是有件事情要先说清楚,你趴到越久,那刺只怕扎的越深,你确定要这样趴下去。”

    哀嚎的站起身来,吴林一肚子的怒火,只想着司马懿的本事,并不敢多说一句话,虚应了几声,忙跑了出去。

    见状司马懿好笑的道:“还真是个不错的玩具啊。嗯,漠寒总算做了件不错的事情。”

    再说吴林一脸凄惨的跑回了与父亲所定的房间中,吴勇看到儿子这么凄惨,忙上前询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我刚将你送到司马懿那里,你这是又玩什么了。”

    吴林瞬间委屈的想要开口,却见吴勇的神色顿时冷了下来,“若我看的没错,你这是嗡嗡兽弄出来的伤口吧。”话落,也不知道吴勇哪里找来的鞭子,瞬间便甩在了吴林的身上,本就疼痛难忍的吴林,“哇”的一声惨叫之后,便跳了起来,可怜兮兮的望着吴勇道:“爹,你这是做什么呢,我都已经伤的这么严重了,你是不是真想要了我的命去。”

    冷冷一笑,吴勇气呼呼的言道:“若是真有可能,我真宁可没生你这个儿子,我说你点什么好呢,你知道这样的机会是怎么来的吗,你不说珍惜也就算了,是不是又惹祸了,你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被赶回来了。”

    见父亲并没有如往常一般,先询问自己的伤势,吴林忧伤了,见到儿子这幅样子,吴勇没好气的道:“我说,你现在多大了,别以为和小时候一样,对着我撒撒娇,我就能将很多事情放过去,告诉你,门都没有,说吧,你今天到底做了什么事情,那司马懿怎么说,话我先说在前头,若是他将你赶了回来,那你就做好下半辈子拄着拐杖走路的准备吧。”

    吴勇这话一落,身旁两个族人忙开口道:“族长,这样的事情稍后再说,先将阿林身上的毒针都给取出来才是,您应该很清楚,咱们饲养的嗡嗡兽,那毒性可不是闹着玩的,虽然少族长的身体里可能有抗体,但是就这么不管,毕竟不太好。”

    闻言,吴勇狠狠的瞪了吴林一眼,这才开口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别将错推到别人的身上,给我老实交代,你到底做了什么。”

    深吸口气,吴林终是忍不住道:“父亲,这些事能不能稍后再说,现在先将尾针都给我拔出来,若不然钻到身体里可不是闹着玩的。”

    恨铁不成钢的望了儿子一眼,吴勇这才忙将两个族人遣了出去,这才拿出吴家特制的吸取器,将那尾针都给吸了出来,只是等所有的尾针都吸了出来,便连吴勇都有些毛骨悚然了起来,着急的问道:“阿林,你没事吧,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见父亲此时知道关心自己了,吴林委屈的将人给推了开来在,这才言道:“父亲,你现在才知道关心我,若是我刚刚就毒发生亡了,你是不是就计划白发人送黑发人。”

    听闻此言,吴勇不由后怕起来,随手一个巴掌便拍了过去,没好气的道“胡说八道些什么,有这样诅咒自己的吗。”

    “父亲,你讲不讲理,什么叫我诅咒自己,若按照正常情况,我被蛰成这样,还能有命在,再被你那么一耽搁,我还能活。”

    吴勇闻言,也忍不住心虚了起来,随之有些无奈的道:“这也不能怪我,你也不想想你进来的模样,实在不像伤的如此严重的样子。”

    话到这里,吴勇仿佛想起什么一般,将实现转向儿子道:“对啊,按说这样的伤势,只怕你根本就回不来,可是你丝毫不像受伤的样子,这又是怎么回事。”

    知道这个答案不解决,只怕父亲会一直追问,索性吴林也不隐瞒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听闻此言,吴勇顿时激动的一拍手道:“看来我的选择真的没有错,我早就打听过了,这司马懿本就是个纨绔子弟,不过被那白漠寒教导了些日子,便已经有了如此手段,可见这白漠寒的厉害,既然如今你已经归于旗下,你要时刻记得,好好跟人家学,学好了本事,父亲我也就有了指望了,到时候我就退下来,让你当这个族长大伙也就没什么异议了,到时候只希望你能带着族人过上好日子。”

    这样的重托,便是吴林平日里混账了些,此时眼中也不由有了一丝凝重,郑重的点头应道:“父亲,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希望的。”

    吴勇欣慰一笑,忙笑着言道:“这才是我的好儿子,还有刚刚司马懿给你的所谓药剂一定要学到手,记住一定要虚心求教,让他们心甘情愿的教给你,切不可使什么鬼魅伎俩,若不然,可就失了他们心了,那可就是得不偿失了,知道嘛。”

    闻听此言,吴林顿时一笑道:“这点还父亲放心,我往日里的确是混账了些,但是在正事上,我是不会有丝毫的懈怠的。”

    见儿子这么说,吴勇简直是老怀安慰,忙开口让吴林多休息会,不想听闻此言,吴林却是当下拒绝道:“父亲,那司马懿只说让我将嗡嗡兽的尾针拔去,并没有说让我多待,依我看,我还是回去为好,想要学本事,总要有些表示才是。”

    吴勇一听此言有理,长叹一口气道:“我儿如今比为父想的还要周到,说的没错,那你便先回去吧。”

    说着从怀中掏出一**绿色的液体来,颜值实在是差的很,只吴林见了此物却是大惊,不等父亲开口,便先将东西推了回去,这才言道:“父亲,这东西,可是你掉了半条命才换回来的,关键时刻可是能救命的东西,你还是自己收着吧,至于我这点小伤,三五天就好了,更何况,那司马懿给我用的药好的很,当时我就只是感觉到针扎的痛,并没有其他感觉,毒素应该都解了,如今把尾针拔了出来,更是丝毫痛感都没有,很用不到这个的。”

    话落,也不理吴勇此时纠结的模样,转身便跑了出去,吴勇喊了几声,见儿子没有回应,终究望着手中之物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方才言道:“傻儿子,为了你,别说半条命换来的东西,便是拿了我这条命去,父亲我都不会有丝毫犹豫的,不过儿子,你确实长大了,这次你一定的好好争气。”

    不提吴勇此时心里想什么,再说司马懿找到了白漠寒面前,将吴林的事情一说,这才问道:“漠寒,咱们面前你也别遮遮掩掩的了,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说实话,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你们这样的脑子有的时候我实在是猜不透。”

    闻听此言,白漠寒轻轻一笑,这才言道:“我还以为,懿堂哥你早就明白了呢。”

    似是而非的笑语,让司马懿顿时跳了起来,白漠寒见状,当下便忍不住笑道:“别动怒,不开玩笑了,不过懿堂哥,你真的猜不出我的用意吗,我还以为我的意图十分浅显呢。”

    司马懿此时也正了神色,抬头望向白漠寒道:“你可是想要千金买骨。”

    赞许的望了司马懿一眼,白漠寒笑着言道:“不错,正是这个意思,所以,你该知道,在吴林身上定要下大功夫,而且好多事都要高调一些,最好是让其他小家族都看到,跟着我白漠寒,好处可是多的很,我就不信,对于那些少功法,少底蕴的小家族会不动心。”

    听到这里,司马懿当下便将大拇指给竖了起来,赞道:“漠寒,你这计策真的很好,你放心,我定然会帮你做好这件事。”

    应了一声,白漠寒这才接着问道:“按你刚刚所说,你已经和这吴林交了手,感觉怎么样,可想好往哪方面培养。”

    听闻此言,司马懿并没有当下回答,而是反问道:“可是漠寒,你有什么建议。”

    好笑的望了司马懿一眼,白漠寒这才笑道:“好像是我先问你的啊,好端端的问题怎么又回到我的头上来了。”

    司马懿斜睨了白漠寒一眼,这才故作吃醋的言道:“那有什么办法,谁让我家漠寒,才智无双,既然如此,我何必浪费我的脑力。”

    听完此言,白漠寒亦跟着配合的摇摇头玩笑道:“若是因为这样,那只怕我还真就要先听你的答案才行,还有别我家,我家的,霏儿这个女人这么说还行,你一个大男人家这么说。”说着白漠寒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话到这里,两人便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司马懿却是毫不在意的道:“好、好、好,我以后不叫了成吧,我的想法嘛,就是漠寒你可懂操控之术。”

    这话一出,白漠寒顿时笑道:“不过是些上不得台面的小道儿,怎么好端端的问起这个。”

    “别装了,那么大的动静,我就不相信你能不知道,既然你会这操控之术,那现在便交给我吧,我估摸着这乃是吴家的秘术,若能被咱们加以改进然后更近一层楼,岂不是效果立竿见影。”

    白漠寒点了点头,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个办法,只是总有些不足的言道:“虽是如此,可你刚刚也说了这不过是吴家的秘术,既然是秘术,那就证明外人只是知道,具体怎么回事怕是根本不清楚,能达到什么程度更是没多少人知道,而且吴家人也很少在外面显露,既然如此,那他们便是提升至化境,又如何证明是我们教的呢。”

    司马懿张了张口,正想辩解,白漠寒便忍不住笑道:“你是否想说叫他们自己能够证明,可谁会信呢,今天发生的事情,想来你也有所耳闻,便是他们拼命证明,在其他人眼中,也不过是咱们的说客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