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
    a ,!

    这话一出,吴勇哪里有不愿意的地方,忙笑道:“统领这点可以放心,我吴勇不是个不懂事理之人,从今天起,吴林便交到统领的手里了,鞍前马后、牵马坠蹬,我都没有什么意见,只请统领千万要留着他一条性命才好,毕竟他可是我的独苗,我老吴家日后可都指望他了。”

    白漠寒应了一声,笑着言道:“关于这点你只管放心,我会好好关注着他的,即使有什么事,我也会让下面的人注意,不过至于他能学到什么本事就得靠他自个的悟性了,这却是我也左右不了的。”

    吴勇闻言当下脸上就笑成了花,虽然说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但经过自个亲自的验证,白漠寒展现出来的可不是一般本事,反正自个是连人家的一只手都比不了,自个孩子能学会这一只手的本事,以后自个吴家也就有指望了。当下忙开口道:“白统领说的哪里话,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自然得看我这小子自个的悟性,而且还有句俗话,挨金似金、挨玉似玉,挨着金銮殿准长灵芝草,挨着茅房长的就是狗尿苔了,挨着您这么个英雄似的任务,他不成英雄,也成不了狗熊不是。”

    不知道为什么,吴林只觉得浑身一冷,下意识的就想拒绝,只可惜在触及父亲的视线之后,没骨气的乖巧应了一声,紧跟在吴勇身后,喊了句“统领。”

    白漠寒听了吴勇这一通说辞,当下心里也忍不住乐了起来,这人这嘴可够贫的啊,心里虽如此想,脸上却是丝毫没有带出来。

    白漠寒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将一份资料递了过去,吴勇赶忙接过,见状,白漠寒笑着言道:“不用紧张,这上面列举了些,加入联盟的好处,你先好好看看,顺便给你的族人们传阅一下,做族长的,总不好和下面的人分了心。”

    听闻此言,吴勇忙翻看了起来,见到里面的内容,只让吴勇傻愣在了原地,不可置信的重复道:“这样的条件,这样的条件。”

    吴林见父亲激动地模样,也不由将脑袋伸了过去,看着那纸上的内容,吴林瞳孔一缩,心中暗道:“若早知道有这样的好事,他们还出这个头做什么,凭白丢了面子不说,说不定还将人给得罪了。”想到这里,吴林不由将目光聚集在白漠寒的身上,却在瞬间收回了视线。

    心中惴惴了起来,而白漠寒此时的目光很显然并没有落在吴家众人的身上,而是扭头望向王聪言道:“看来吴族长对加入联盟的条件很是满意呢,你看是不是王家主。”

    王聪刚想开口,白漠寒便抢先一步道:“不过看起来,在场的诸位,好像王家主根本就没有将事情说清楚呢,若不然吴族长看到那些就不会这样大惊小怪的了。”

    这边白漠寒话音刚落,会议室众人便忍不住有些窃窃私语了起来,伸着脑袋就是想看看吴勇手里那张纸上面到底写了些什么。

    吴勇此时却是看的起劲,根本没有让出来的意思,边看还忍不住连连点头,嘴里还适时的说道:“没想到啊,还有如此的好处。”

    其他人此时也实在忍不住了,开口问道:“吴勇家主,上面是些什么,可否拿给我们看看。”、

    吴勇不在意的看了看白漠寒,见其没有什么表示,当下只是挥挥手道:“等等,我还没有看完。”

    白漠寒略一挑眉,很是无辜的望向王聪道:“看来现在只怕这些人没功夫理我了。”话到这里,白漠寒已然走到王聪的身前,拍了拍王聪的肩膀道:“不过我想王家主好像应该很有时间,陪他们好好玩玩的是不是。”

    司马傲天见气氛又给僵住了,忙上前言道:“漠寒,这一大早起来,就被拉到这里,如今也肯定有些乏累了,走、走、走,不如先回去再睡一觉,我想霏儿现在也该醒了。”

    白漠寒闻言,笑着点头应道:“父亲说的是,那这里就交给父亲了,我这就回去,好好看看霏儿。”

    司马傲天忙笑嘻嘻的应了下来,直到看见白漠寒出了门,这才暗松口气,将大屏幕打了开来,只将加入联盟的好处都给列举了出来,尤其是漠寒将提供功法的事情,更是重点标注了一下,当下原本围着吴勇的众人都忍不住朝前看了过去,一页看过便有人开口道:“看来这加入联盟还真是不错啊。”

    看见下方眼睛发亮的众人,司马傲天这才总结性的道:“我想你们应该很清楚,你们之所以一直是个小家族,归根到底最主要的原因,便是没有修炼的功法,所以这人员素质就不高,先天上就弱我们一级,如今,漠寒将他的功法贡献了出来,不说其他,便是这人员质量上起码要飞升一级,这样的好处,难道你们还要拒绝吗。”

    听罢当下便有那左右摇摆不定的人开口道:“这加入联盟有这么多的好处,这还不是托了王家主的福,你们还不赶紧先谢谢王家主。”这话一出,司马傲天的脸上就难看了几分,怎么成了托王聪的福了,这家伙可真是。

    司马傲天心里正想着,这时吴勇显然也不在意王聪的感受了,当下开口道:“是,我们是该感谢王家主,若不是他我们怎么能来到这里,又怎么能知道会有这么多好处。”

    这话一出,当下王聪的脸上便冷了下来,这话明显就是责怪他没有事先跟大家说清楚。

    而此时小林眼见众人都动摇了起来,想着王聪的吩咐,忙开口言道:“诸位先不要太高兴,你们想过没有,谁又能保证,那个什么白漠寒,他拿出来的东西,是真的好东西,而不是糊弄我们的,万一比我们原来的还不如,那这好处还不如没有呢。”

    这话一出,原本动心之人不由又退缩了回去,司马傲天一见,心中也不由带上了三分火气,收了那嬉笑的神色,只冷冷的望着众人道:“呵,看来,你们这是又被一句话给忽悠了回去,还真是一点立场都没有,算了,我也不想留在这里跟你们白费唇舌,好处明摆着在那放着,你不去拿,又怪得了谁。”

    话落,司马傲天也没了说话的兴致,也紧跟着走了出去,站在门外,想着这些日子以来白漠寒的作为,司马傲天忍不住言道:“看来,我也不能处处都想要做到十全十美,如漠寒这样的横冲直撞,有的时候竟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呢。”

    说到这里,司马傲天回头望了一眼,摇摇头,便离开了。

    而王聪此时算是被所有人都给堵了过来,好在这些都是些小势力,态度并不敢十分强硬,若不然王聪可有的头疼了。

    而第一个开口的,就是个王姓小家族的族长王海,见了王聪,只舔着脸笑道:“王家主,我也姓王,说不定就是王家的哪个分支啊,就看在这有可能是同一个祖宗的份上,你可不能坑害我们啊,老实说,那上面的好处到底是不是真的。”

    见王聪不答话,王海忙接着言道:“依我看啊,肯定是真的,若不然王家主你也不可能加入不是吗。”

    听了这话,王聪淡淡的扫了对方一眼,这才言道:“那好处是真的,想加入你在联盟书上签字就好,若不想加入别签就好了,和我说这些干什么。”

    话落,王聪便要离开,见许多人仍然围着自己不放,不由嗤笑言道:“怎么,你们这是要与我王家为敌吗。”

    一时间堵着王聪的众人,纷纷的让出一米的通路来,王聪理都懒理众人,直接走了出去。

    王聪是走的潇洒,只那小林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当下便被众人给拦住了去路,本想借着王聪的威信闯出去,不想,这里竟是没有一个人给他出口的机会,只死死的将他围在中间道:“若我记得没错,当日就是你怂恿的我吧,说说看,将我们聚集在这里,到底想做什么。”

    说起这个,王海也紧跟着接口道:“是啊,我也觉得奇怪,看今天的情况,好像并没有说让咱们加入之类的话,也没有吞并咱们的意思,而且那些个大家族都加入进去了,肯定有好处才会如此的。”说到这里,王海狠狠的瞪向小林道:“若按你那样说的话,岂不是我们自己将自己给送上门来了。”

    说起这个,众人眼中的威胁之意更浓。

    小林见状,强撑着勇气道:“一切不过是你们自己的选择,再者我不觉得自己有哪里说得不对的地方,即使现在白漠寒没有此心,可等他将一流世家整合之后呢,可会放过咱们,不会的,到那时,统一便是大势所趋,这样的话,你们以为白漠寒还会给你们好处吗,蠢!所以说白了,你们还要感谢我,让你们有了这么大的好处。”

    王海皱着眉头,冷冷的望着小林道:“你别在这里偷换概念,这根本就两码子事,还有这算的哪门子好处,如今把我们都搅进来,你和王聪可都脱不了干系,我现在只想知道,算计了我们,与你又有什么好处。”

    小林见众人紧盯着自己,立马摆出一副委屈的模样道:“我不过是想活着罢了,依附着别人而活,你以为我能做的了自己的主吗。”见众人神色之间多了几分心心相惜之感小林眼珠子一转立马言道:“那各位可是要加入这个联盟吗。”

    王海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那若是你,你会加入吗。”

    小林一愣,却忙笑道:“这个吗,我想我要好好考虑考虑了,起码也要先观望一番。”说着,小林便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吴勇的身上,这才言道:“那里不是有个现成的标杆吗,多观望一番,也没什么坏处不是吗。”

    当局者迷,众人一听这话,可不是反应了过来,竟是都冷静了下来,“你说的不错,的确应该观望一番。”

    见众人都望了过来,吴勇嗤笑一声,搭着儿子的手站起身道:“阿林,我伤的不轻,你扶我回去歇着,哦,对了,听说这里是司马家的地盘,一会你记得去打声招呼,白统领既然是司马家的女婿,我作为第一个加入联盟的小家族,这点面子想来司马家也会给的。”

    吴林应了声是,这才小心的将父亲给扶了出去。

    众人见状,却是没有一个人上前,唯有目送其走出了会议室,这才听有人言道:“什么东西,也太不将咱们放在眼里了。”

    这话一出,众人纷纷数落起来,凑此机会,小林也忍不住言道:“哎,这也难怪,人家已经算是那白漠寒的人了,儿子又有了好出路,自然不将咱们放在眼里了。”他们虽然心里都明白,刚刚他们可是隔岸观火,没有伸手,才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可是他们却根本不会考虑这些。

    而刚刚这番话无异于火上浇油,众人心中,都寻摸着,这吴勇什么时候倒霉,到那时他们丝毫不会同情,定要狠狠踩两脚才好。

    而显然这番心思,吴勇也是能猜测几分的,这才与儿子族人一出房门,便匆匆找到了司马懿的面前。

    弄得司马懿很是疑惑,不等其反应,吴勇便噼里啪啦将白漠寒所说的话,细说了一遍,见平常激灵的儿子还傻站在原地,吴勇没好气的将人往前一推道:“这就是犬子,按白统领的意思,以后是要跟着你混的,若有什么做的不对的,你只管动手教训,我和白统领说过了好歹留他一条命就好。”

    抬手止住吴勇接下来的话,司马懿这才言道:“你先等一等,我这话怎么听到不太明白,你们的意思是说,漠寒让这小子跟着我。”

    吴家众人忙连连点头,司马懿这才细细的观察了吴林,拨响了通讯器,从白漠寒那里得到了具体的做法,这才扭头言道:“你们大概对我还不太了解,我是有名的纨绔,除吃喝玩乐之外,就是折磨人的手段最高,不过现在就是后悔也晚了,好容易来了个玩具,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你走的。”

    话落,司马懿扭头望向吴勇道:“你们可以走了。”

    吴勇一愣,有些担心的道:“可是……”

    司马懿淡淡一笑,已然下起了逐客令,见此,吴勇即使再担心,也只好将儿子交到了司马懿的手中,强迫自己不看儿子的眼睛,背过身子,转身便走。

    看到这一幕,吴林刚想追上去,就觉迎面一阵冷风袭来,暗觉不好,竟是双手抱头,直接蹲了下去,只让司马懿看的很是无语,抬脚在其身上踹了两下,这才没好气的道:“你这是做什么呢,若是敌人这样攻击,你也抱头蹲下嘛。”

    吴林闻言,忙抬起头道:“那个,那个……”

    “别那个长,那个短的,喊我老大,我现在真怀疑,你是活到这么大的,难道就是靠刚刚这招。”

    被说的羞愧不已,吴林索性梗着脖子言道:“我这招怎么了,哈,说的好像你多厉害的,看你我差不多的年纪,你能比我高到哪里去,不过是恰好和白统领沾了那么点的关系,便想当我的老大,呵,真是好笑,原来这里靠的也都是关系,而不是真才实学,亏那白统领,有胆量在众人面前说的那么大义凛然。”

    听到这里,司马懿当下便被气笑了,望着眼前的刺头,“看来,你很挺不服气啊,这说的再好听都不如打过来的实际,咱们打一场,我也试试你小子到底有几分本事。”

    吴林听了这话却是呆呆的并没有动,司马懿这时接着又道:“别说我欺负你,这样我让你一只手,若你能赢了我,我让你做这个老大。”

    望了司马懿一眼,吴林瞬间出手,直接便是杀招,却被司马懿一拽一甩给破解了去。

    见到如此轻松,不仅是吴林,就是司马懿心中也带上了一丝无语,自个已经算是个纨绔子弟了,这小子明显纨绔比自个不妨多让,修为就菜的飞起,你说你根本就没有实力,装什么强者,害的自个白紧张了半天。

    无奈的扫了吴林一眼,司马懿加重语气道:“还趴在那里做什么,可是要认输了。”

    吴林双拳握的紧紧,既不开口,也不动手,看的司马懿好笑的将另一只手也背到身后道:“这样好了,我再让你一只手如何。”

    听闻此言,吴林蹭的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再次冲着司马懿而去,只见司马懿身子向后一弯,右脚轻轻的一踢,吴林再次飞了出去,看那模样,显然比第一次重的多了,想着白漠寒的交代,司马懿可不想闹出人命来,忙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吴林面前,这才问道:“傻躺着干嘛,还不快起来,该认输就认输,技不如人不丢人,以后勤加苦练就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