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司马霏儿委屈的望了母亲一眼,这才将上次的事情说了出来,末了才道:“母亲,你给评评理,平日里漠寒是没什么脾气,也不提什么意见,可谁想成为被舍弃的那一个,而且父亲一再说出伤人的话来,漠寒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可这心里如何能没有芥蒂,女儿是与他共度一生的人,而同样的也是司马家的大小姐,于情于理漠寒对司马家有了想法,怎么说都不是件好事吧。”

    齐思情心中一惊,却终是没有同意将女儿放走,而是摸着女儿的长发道:“傻丫头,不论你父亲和漠寒说些什么,都是他们之间的事情,总不会与你有什么相干,如今你要做的便是什么都不要掺和,这样,便是将来漠寒真的对家里有什么意见,总有和你的感情牵扯着,若不然,等你也让他失望了,那就真的什么都无法挽回了。”

    听了这话,司马霏儿当下便不服气的道:“母亲,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让漠寒失望呢,我会站在他这一边的。”

    摇了摇头,齐思情苦笑道:“那就是说,你要站在你父亲的对立面上了吗,霏儿,你可还记得你父亲从小到大是怎么疼你的,难道漠寒一个男人,就让你忘记了一切吗。”

    司马霏儿顿时语塞,见众人都不赞同的望着她,司马霏儿忍不住委屈的道:“母亲,漠寒自进到咱司马家,我们司马家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就是父亲也跟着得到了不少好处,可我怎么听你的意思,好像遇事也会放弃他一般。”

    齐思情张了张口,只觉无言以对,司马霏儿吸了吸鼻子,方才接着言道:“母亲,漠寒不是司马家的敌人而是贵人,你这假设根本就是将漠寒放在了司马家的对立面上,我怎么回答,都不会让人满意,母亲,你从小不是最疼我的吗,怎么舍得将我推入这样两难的境地呢。”

    听到这里齐思情无力的闭上了眼睛,许久方道:“霏儿,你总是一肚子的道理,不过这次也许你说的都对,可是有一点我知道,你现在不能离开这里,至于你父亲和漠寒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谈谈就好。”

    这边齐思情强将司马霏儿留了下来,那边司马傲天自进了屋子脸上就凝重不已,偏偏什么也不说,只静静的坐在那里,许久都没有动过,若不是还能感觉到司马傲天的呼吸,白漠寒都要将其当做一个蜡像了。

    无奈,山不来就我我只能就山,白漠寒唯有先开口道:“父亲,叫我过来,不会就是想让我看你的英姿吧。”

    司马傲天没好气的瞪了白漠寒一眼,方才言道:“漠寒,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我都不知道该夸你勇气可嘉,还是傻了。”

    白漠寒无奈的叹了口气,方才言道:“父亲,有什么话你还是直说好了,现在的我真的没工夫在这里和你猜谜,我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听白漠寒这么说,司马傲天深吸口气言道:“漠寒,你到底怎么想的,难不成,你真计划去找这赵清的本体不成,而且你想过没有,便是找到了又如何,你认为她会听你的吗。”

    “我从未这么想过,其实我清楚的很,在这里的这个郑夫人,对我并没有什么想法,只是霏儿不相信罢了,我不想让她不开心,不放心,这才是我找赵清的主要目的,而且就目前来看,这也是最好解决赵清这个问题的方法。”

    听了这话,司马傲天顿时怒道:“胡闹,漠寒虽然这样说,我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合适,可我真的要提醒你,不要太顺着霏儿了,不仅是为了不把她给惯坏了,最重要的还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你想想看,如今的霏儿虽然战力增长了不少,可她的警觉性如何,想来你心中清楚的很,上次郑秀的事情,若是原本的霏儿,无论如何也不会麻痹大意到如此的地步,更重要的一点,他如今对你的依恋可谓到了一种极端,不论发生什么事情,在她心里就觉得没有什么是你解决不了的,虽然这话也没什么错,可是在这样下去,我的女儿可就废了。”

    白漠寒听到这里,转头紧紧地盯着司马傲天,嘴角扯出了一抹笑容道:“这番理论,还真的和前段时间给你的建议一样,就是不知父亲你如今可改了。”

    司马傲天一愣,还未开口,就听白漠寒接着言道:“只怕是还没有吧,若不然,怎么会上次郑夫人还没怎么表示,就想让我出了司马家,好保证司马家不受牵连呢,而且父亲,霏儿是我的妻子,上次她受伤的事,我是主要责任我承认,但是今后我绝不会在让这种事发生,霏儿毕竟是女儿家,就算这样我感觉也不是什么大事……”白漠寒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了,我妻子有这样的毛病不算什么,自个是他的丈夫,而且她是个女人,怎么说自个都会兜着的,但是对于你这个司马家的家主,自个却不会一直兜着。

    闻听此言,司马傲天神色一窒,显然就如同白漠寒说的一样,自个还没有改,不过他也听出了白漠寒语气中的不满,当下长叹口气道:“说了这么多,你还是记恨上我了。”

    摇了摇头,白漠寒当下笑道:“记恨这个词用得实在是太过了,若是要说起来,不过是心中有些不舒服罢了。”见司马傲天神色有些仓惶,白漠寒叹口气言道:“虽然为了霏儿我的确什么时候都愿意做,但不代表我喜欢被舍弃或者说是被驱逐的感觉,父亲说真的,也许一次两次我能够一笑置之,可三次五次呢,只怕我就不能笑容以对了吧,毕竟我再厉害也不过是个普通人,也会受伤,也会难过。”

    听闻此言,司马傲天顿时沉默了下来,许久又是一声长叹道:“是我疏忽了,就像你说的,只因为漠寒,展现出来的太强,让我习惯性的依靠你,没有考虑你的感受,就将一切事情推到了你的身上,的确是做的有些过了,其实是漠寒你太好用了,时间长了,我连我这个家主该怎么当都给忘了,好好好,如今发现问题还不晚,改了就好,若真等漠寒你对我有了芥蒂,只怕你对我也要有所隐瞒了吧。”

    对此,白漠寒丝毫不隐瞒的接话道:“以我的脾气会的,更甚者,若是我实在住不下去,我只怕还会带着妻儿离开司马家,左右我也不是个没本事的,凭着我的本事,总能为他们闯出一片天地来的。”

    听闻此言,司马傲天本有的几分愧疚,顿时化为了怒火,当下一拳便捶在了司马傲天的头上,怒喝道:“你这个臭小子,那是我的女儿孙子,你凭什么带走,亏我还对你有一丝愧疚,真是气死我了。”

    白漠寒好笑的望着司马傲天暴跳如雷的模样,“父亲我说的可是实话,若我什么都是好好好,只怕你才会更担心才对。”

    司马傲天细想可不是这样一回事,轻叹口气言道:“算了,不说这些了,你真的要去吗。”

    白漠寒点了点头,“过去也不仅为了赵清这一件事,想来父亲也知道我接受了郑秀的过半产业,总要过去看看才是。”

    听到这里,司马傲天有些担忧的道:“这样会不会激怒赵清。”

    见此情景,司马傲天当下忍不住笑了出来,“父亲,你什么时候如此胆小了,老实说,虽然对于赵清的威胁,我是退让了,那是因为我不敢保证你们的安全,也没有必要和她拼个你死我活,若真到了那不得已的时候,输赢还真是难料呢。”

    见白漠寒好像又燃起了战意,司马傲天忙劝解道:“虽是如此,但最好还是不要将事态闹到那种地步的好,便是不为我们想,总要为你和霏儿的几个孩子着想,事情真到了那样的地步,只怕后果如何也是你我不可控的。”

    闻听此言,白漠寒点了点头道:“这点我清楚的很,父亲你放心,我做事还是有些分寸的,若不然我也不会同意让他带走郑秀了。”

    点了点头,司马傲天自然知道白漠寒是个多么骄傲的人,因为什么妥协的,自然也清楚的很,深吸口气道:“做的很好。”

    白漠寒并没有接话,只是问道:“父亲要说的就是这个,若是的话,那我明白父亲的意思了,便先离开了。”

    司马傲天张了张嘴,却不知还要再说些什么唯有点点头道:“好吧,你回去也好好想想我的话,虽有些没出息了,但却也是权宜之计。”

    点了点头,白漠寒“嗯”了一声,便出了房门,司马傲天苦笑的摇了摇头。

    再说这边,见白漠寒回来,司马霏儿忙上前查看,紧张的问道:“父亲,没说什么吧。”

    闻言,白漠寒忙捂着额头道:“哎呀,好痛。”

    这可将司马霏儿吓得不轻,紧张的追问道:“怎么了,怎么了,好端端的脑袋怎么会痛。”

    “父亲打的。”

    白漠寒话音刚落,司马霏儿便忙将白漠寒拽了下来,紧张的查看道:“父亲怎么打你了。”

    见白漠寒并不回答,忙看了过去,望着丈夫含笑的双眼,司马霏儿没好气的将人给推了开来,这才言道:“你骗我做什么,你可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听闻此言,白漠寒好笑的道:“我不过是跟父亲说几句话,又不是进了龙潭虎穴,你这样子,有些过了吧。再者……”说到这里,白漠寒指了指脑袋接着言道:“这个可没骗你,父亲真打我了,只不过我皮糙肉厚的,并没有多疼就是了。”

    说到这里,白漠寒笑望着岳母道:“母亲,孩子们就拜托你了,我带霏儿先回去了。”

    齐思情闻言,轻叹口气道:“走吧走吧,再看下去就要戳心窝子了,我千辛万苦生下来的闺女却是白养了。”

    闻言,司马霏儿忙跺了跺脚道:“母亲,你说什么呢,怎么就白养了我了,我知道如今你是有了孙子,我这个闺女就不稀罕了,可你也不想想若是没有我,这孙子他生的出来吗。”

    齐思情闻言,狠狠的在女儿身上捶了两下,这才没好气的言道:“这个死丫头,胡言乱语什么呢,真是没羞没臊的,滚滚滚,我现在可不想看见你。”

    司马霏儿闻言一笑,忙拽着白漠寒匆匆的离开了,只让司马霏儿捂着胸口笑道:“活脱脱的白眼狼。”

    只司马霏儿却是已经听不到了,只牢牢的拽着白漠寒回到了屋子里,便一脸严肃的追问道:“说说吧,父亲到底和你说什么了,老实交代,一个字都不许掉的。”

    “嗯……”了一声,见不论自己往哪里走,妻子都紧紧的盯着自己,白漠寒有些好笑的道:“其实也没什么,父亲的意思不过是让我以后不要太顺着你罢了。”

    话落,便见妻子一脸“开什么玩笑”的神情,白漠寒忍不住有些好笑的道:“你还真别不信,这话我可一点都没有掺假,实在是父亲觉得我在你身边,让你太过依赖,造成了如今你战力虽然增长了不少,警觉性却降低了,郑秀的事情就是个例子,所以……”

    不用白漠寒将后面的话说出口,司马霏儿便充分明白了其想要表达的意思,忙一抬手道:“什么意思嘛,怎么听都像是……”后面的话司马霏儿却没有说,而是每天一皱道:“呵,这可还真是亲父女呢,这么坑自己的女儿,他的良心都不会痛吗,再者,我的警觉性哪里低了,郑秀的事情根本就是个意外,谁能想到被折磨了几天的郑秀,竟然还有力气来挟持我啊,我都受到教训了,他还要这样,出了事情不说安慰我就算了,还在这背后拆台,实在是太过分了,我找他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