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听了司马傲天的话,司马霏儿的脸上却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坚定的开口道:“多不多想有区别吗,父亲,你根本就是已经下了定论了,若是出事,你肯定要将漠寒给推出去,可是他是我的丈夫,是我孩子的父亲,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他离开我的身边的,我的孩子绝对不可以没有父亲,不论是谁都一样,若是赵清真的要跟我抢,除非她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女儿都将话说成这样了,便是司马傲天有再多的话也说不出口了,唯有轻叹一声言道:“父亲我也不过提个建议,一切还要看你们自己,至于你们怎么决定,我是不会插手的。”

    说到这里,司马傲天眉头一皱,叹了口气,终是加了一句“只是无论你做什么决定之前,最好先想想,你可是司马家的大小姐,一个错误的决定,牵连到的可都是从小疼爱你的族人。”

    见妻子好像有些承受不住,白漠寒忙开口道:“父亲,你别说了,放心好了,我白漠寒可以保证,有我在,赵清不会祸害司马家的人的,这是我的底线,若不然,我白漠寒可也不是好惹的。”

    司马傲天直直的望了白漠寒一眼,轻轻的在白漠寒的肩膀上拍了拍这才开口道:“漠寒,父亲我不是针对你,怪只怪你实在太过优秀,而身边追逐你的女孩子又不少,而且个个都不是好惹的,司马家虽然是西方帝国第一家族,可是实在经不起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攻击,我好歹是司马家的家主,若是司马家就这么毁在了我的手上,我又有什么面目去见司马家的先祖。”其实司马傲天还有几句潜台词没有说出口,那就是“我知道白漠寒你不是好惹的,可是你在不好惹也只是你一个人,司马家其它人却没有什么保障的,而且换言之,对方万一将司马家一通的乱搅和,你在不好惹也已经晚了,人都已经不再了,报仇什么的,可实在显得太苍白了。”

    轻笑一声,白漠寒忙笑道:“父亲,不用说了,你的意思我都明白了,放心我不会多想的,至于赵清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让王叔和羽坤暗中注意着你们,相信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再者赵清也未必真就喜欢上了我。”

    司马霏儿这时整个人钻进了白漠寒的怀里,“我才不管是不是真的,反正这个人呢是超级讨厌,我如今是最讨厌她了。”

    白漠寒闻言,瞬间一笑道:“事情还没有定论,咱们就在自乱阵脚实在太好笑了些,刚刚不是还说肚子饿吗,怎么样想吃点什么我让苍蝇头给你送过来如何。”

    见这个时候,白漠寒还在想着吃饭的事情,司马霏儿顿时没好气的道:“现在我哪还有吃饭的心思,真是的,这世上怎么就没有点让人省心的事情。”话落,想着刚刚父亲所说的话,司马霏儿心中一叹,有些紧张的望向白漠寒道:“我父亲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他并不是要放弃你的意思,只是有些担心罢了。”

    白漠寒将人给揽入怀中,笑着言道:“这点你就放心好了,虽然心里确实有些不舒服,但我明白父亲这么做的用意,不管那天她给大家看的东西是真是假,就单拼mary嘴里都能使说出那话来,那赵清就绝不是个好惹的人,而且mary一项对自己的本事可是自信的很,所以还是先小心防范着点的好。”

    司马霏儿闻言,忙将司马傲天给推了出去,一头扎进白漠寒的怀中道:“漠寒,不要想那些了,总之,我是不会离开你的,实在不行咱们就私奔。”

    白漠寒一听这话,当下就忍不住笑了起来,“霏儿,人家私奔的可都不算夫妻,才私奔的,咱们这可是夫妻多年了,怎么就成私奔了。”

    见白漠寒还有心思跟自个说笑,司马霏儿当下心里也是放下了不少,嘟了嘟嘴道:“不管那么多了,不管是私奔还是公奔。”

    白漠寒笑着摇了摇头,“霏儿,你这‘公奔’可真是个原创的,我估计还没有人听说过这个词呢。”

    司马霏儿听罢,却没有笑的意思,“不管那么多了,反正就是咱们两个带着孩子们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也不见这些个人,自然也就没什么烦恼了。”

    白漠寒闻言,长出了口气道:“霏儿,这话你可别乱说,若是被父亲听到了,他可是会伤心的。”

    “可是如今父亲却想让我把自个的丈夫让出去,我怎么会甘心。”

    “霏儿,可你想过没有,若真离开了,父亲他该有多伤心,他毕竟就你这么一个女儿,而且你难道就不想念他们嘛?”

    司马霏儿听了这话,当下就安静了下来,心里也是不住的问自个,若是离开了,自己难道就不想念父亲和母亲吗?答案是肯定的,自个肯定会想念他们,可是难道自己真的要让出自己的丈夫嘛?司马霏儿忍不住陷入了沉思。

    白漠寒看着自个妻子,关切的摸了摸其的脑袋,出言劝道:“霏儿,你不用想那么多,如今不是走不到那一步嘛,何必想他呢?”

    司马霏儿听了这话,却是开口道:“可是漠寒,走不到只是暂时的,万一呢,而且现在我怎么感觉,都觉得这事会朝着那个方向发展。”

    “霏儿不会的,这件事情完全取决于赵清她喜不喜欢我,她可是说过好几次,她对我没意思,我觉得她这个人说出的话,还是算数的。”

    “我也想相信她说的,可是她现在做的,怎么能不叫我想到这个。”

    “霏儿,还有一点,如今她好赖可是来要自个的名义丈夫的,你说就这么干,她不嫌丢人啊。”

    “那有什么丢人的,反正都是名义上的丈夫了,换一个又何妨,而且女人为了一个你这么好的男人,丢一次脸又怎么样。”

    白漠寒当下就有些无语了,都说这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可自个这老婆怎么也这样啊,“霏儿,也就你觉得为我丢人无所谓,mary可是说了,赵清可也算个人物,她可不会这样,而且mary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吗,还是我下了她几次面子,她都表现成那样了,若是真的丢人丢大了,还不知道怎么着呢。”

    司马霏儿听了这话,仔细想了想,这才算是放下些心,“好吧,但愿是我想多了,还有漠寒,你可千万别怪父亲,他不过是……”

    白漠寒笑着捂住了妻子的嘴,“我知道!”短短的三个字,却包容了一切。

    白漠寒闭上了眼睛,长叹一声,心中终究多了一丝芥蒂。只望着妻子的模样,将其藏在心里罢了。

    司马霏儿下意识的搂紧了丈夫,仿佛这样,便能找到安全感一般。

    这一夜似乎过的十分的艰难,酒店中,就没有几个睡踏实了的。

    第二日见面,那面容是个比个的难看,白漠寒忍不住笑了出来,打趣的道:“你们昨天难不成都去干啥坏事了,瞧瞧你们一个个的模样,也太可乐了。”

    闻听此言,司马懿没好气的望了白漠寒一眼道:“还有心情嘲笑我们,也不想想我们都是为了谁才变成这个样子的,说实话,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郑夫人的事情你到底计划怎么办,我可是听大伯说了,那丫头可厉害的很。”

    见白漠寒只是淡笑不语,司马懿不由皱起了眉头,狠狠的瞪了白漠寒一眼道:“你倒是说话啊,这幅死样子给谁看呢。”

    点了点太阳穴,白漠寒有些无语的道:“你刚刚再说谁。”

    “郑夫人啊。”司马懿下意识的答道。

    白漠寒闻言,一脸无辜的道:“你刚刚也说了她是郑夫人,只要郑秀不死,他就会一直是郑夫人,我真的好奇,你们到底有什么可担心的,更何况,你们是不是忘记了现在来的不过是个复制体,虽然复制体可以说是本体的百分百复制,但也不是不可改变的,比如将自己一直羡慕的勇气注入到了复制体之内。”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司马懿下意识的问道。

    “我始终觉得,好歹郑秀也跟郑夫人相识了这么久,难道就真的一点都不知道郑夫人的性子。”

    “漠寒,你是怀疑赵清根本就没有mary说的那么神。”

    司马傲天这话刚落,白漠寒便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笑容道:“恰恰相反,我倒是觉得mary提供的讯息没错,赵清的能力的确比她还强。”

    听闻此言,mary瞬间恢复了神色,当下应道:“算你还有些脑子,我表姐这方面能甩我几条街。”

    “所以,若是你表姐做出来的复制体,只怕也能瞒过你的眼睛。”

    mary听闻此言,瞬间皱着眉头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没明白,还是不想明白,mary我以为你一直是聪明的。”

    听到白漠寒话中淡淡的嘲讽,可是将mary气了个够呛,冷哼一声,整个人拽紧鲛人道:“你是死人啊,就这么看着。”

    鲛人闻言,忙安抚的拍了拍mary道:“那哪能啊,只是到底是吃饭的时候,这么多人都在,就这么将人揪出去有些太失礼了,等用餐完毕,放心,我一准给你修理他一顿。”

    狠狠的瞪了白漠寒一眼,mary这才将视线收了回来。

    心中虽不想相信,却也忍不住怀疑了起来,轻叹口气,终是忍不住言道:“你还猜到了什么,不用瞒着了,都说出来来吧。”

    白漠寒深吸口气,望着众人道:“其实,这也是我昨天刚想出来的,那个郑秀眼中的郑夫人才是真的,而不论是mary见到的,还是如今的赵清不过都是复制体罢了。”

    话到这里,mary当下便忍不住反驳道:“这话我不认同,你怎么就这么确定郑秀眼中那个表姐才是真的,也许她才是复制体。”

    白漠寒没有应答,只是紧盯着mary,不过一分钟,mary便轻咳一声,有些不自在的道:“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白漠寒这才淡淡开口道:“那你还记得你原来的表姐是什么样子吗,我是说,她未学成的时候。”

    mary瞬间愣在了原地,浑身不由紧张了起来,因为她清楚的记得,还未毕业的时候,自家表姐真的完全是郑秀眼中的那副样子。mary心中惴惴,当下便忍不住站起身来,转身直往赵清的房间跑去。

    鲛人见状,忙追了上去,白漠寒这时才对,“阿蓝,mary做事不要拦着,只护着她不要受伤才好。”

    鲛人身子一顿,忙跟了上去。

    司马霏儿忙将目光聚集在了白漠寒的身上,见状,白漠寒在妻子的鼻子上,宠溺的勾了一下,这才言道:“行了,该吃什么就吃什么,不吃东西也改变不了结果,快吃吧。”

    司马傲天此时才回过神道:“漠寒,你怎么确定那个性格懦弱的郑夫人才是本体。”

    淡淡的一笑,白漠寒便道:“我不确定啊。”

    短短的五个字,望着瞬间蒙圈的众人,白漠寒才有此忍不住的笑道:“所以不是让人去帮我确定了。”.

    想着mary刚刚的离去,众人忍不住有些微微同情了起来,原来白漠寒这个时候将这话说出来,还有这样的作用啊。

    再说mary急匆匆来到赵清的门前,见鲛人牢牢的扶着自己,忙将人推了开来,道:“你回去吧,这里有我就行了,你在这里只会添乱。”

    鲛人闻言,哪里愿意,忙开口道:“mary,还是我陪着你吧,虽然这赵清是你的表姐,但到底是个复制人,谁知道会不会对你做些什么,如今你可不是一个人,我实在不放心。”

    mary本想拒绝,只是望着鲛人执拗的模样,终是叹了口气道:“好吧,既然这样,你就跟在我的身边,要记住一句话都不准说。”

    连连点头,好像慢一步,就会被心上人给赶出去一样。

    这样一来,mary心中也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笑意,就见门打了开来,便带着鲛人走了进去。

    赵清看着两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示意两人坐了下来,便自顾自把玩着手里的东西。

    见状,mary不得不先开口道:“表姐有件事情我想问你,还希望表姐你能够如实回答。”

    赵清闻言,没有开口,mary见状轻叹口气,终究直接问道:“从你二十岁以后见到的你,根本都是复制体对不对。”

    这话一出,赵清方才抬头望向了mary,嘴角挂起一抹玩味的笑意道:“哦,你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再来问我又有什么意义。”

    mary身子一晃,鲛人忙将人给拉了一把,感觉手心的温暖,mary这才言道:“为什么,对外人也就罢了,我们可是亲人啊,用复制体出现在我们面前可就太过了。”

    嘲讽一笑,赵清这才淡淡的望着mary道:“可你们不是也没有发现吗。”

    简单地一句话,竟是让mary无言以对,只因为这话就差直接点明他们对赵清的不在意了。

    张了张口,mary最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倒是赵清反而一脸洒脱的道:“其实我本体的性格什么样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在意的,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她想做的,想玩的事情,我们不是都帮她做了吗,既然如此,本体可没什么好遗憾的。”

    话到这里,赵清突然望向mary道:“倒是你,怎么好端端的问起这个,可是那白漠寒发现了什么。”

    mary一愣,下意识的问道:“表姐怎么知道是白漠寒而不是其他人呢。”

    淡淡一笑,赵清言道:“大概也就只有他有这个脑子了吧。”

    总感觉自己被骂了的mary,实在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好。

    赵清见状,有些好笑的道:“好了,逗你玩了,实际是因为他是能接触郑秀的人吧,而我会来救他,只怕郑秀也不会相信吧。”

    听闻此言,mary却是无端紧张了起来,忙追问道:“糟了,白漠寒这摆明了是计,那我找来这里,岂不是……”

    赵清笑着摇了摇头,方才接着言道:“别担心,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要确定的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见赵清已经将话说成了这样,mary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起身告辞道:“那表姐我便先告辞了,有些帐却是要找人算清楚的好。”说着话,嘴里的牙齿咬得也是给咯吱咯吱的。

    赵清点了点头,并没有再说些什么,mary这才气冲冲的走到了白漠寒身前,将身上的东西都给砸了过去,末了还没消气,直接对着鲛人道:“你今天要不把他给我打出个样来,以后休想我再理你。”

    知道mary的性子,即使心中不愿意,鲛人也只得抱拳对着白漠寒说了声抱歉,紧跟着拳头就直接打了上去,一时二人便打成了一团,司马霏儿担忧的看着丈夫,终是忍不住怼道:“你是不是疯了,怎么能让他们打起来,难道你不知道他们是好兄弟吗,你是想将他们的兄弟情消耗殆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