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哦”了声,司马霏儿直接怼道:“我是应该高兴,可我却更加担心这么优秀的漠寒会招惹更多的人,而且这事已经发生过一次了,我自然得坚决杜绝才是。”

    司马懿看着司马霏儿,笑着道:“霏儿,这种事是你坚决杜绝就能避免的嘛,这你杜绝不杜绝是你的事,但是这喜欢不喜欢可就是别人的事了。”

    司马霏儿听了这话,当下一脸严肃的道:“所以我更要杜绝这事的发生,在心里面我管不着,只要说出来了,我就得管。”

    司马懿当下哈哈笑了两声道:“那你这话可就矛盾了,刚刚赵清可没说喜欢漠寒啊,而且还不只强调过一遍。”

    司马霏儿听了当下也是一噎,不过转眼间,便又开口道:“那我就祝愿堂哥以后找一魅力十足的嫂子,最好是那种只要见过的男子便会爱上的,这样一来,司马懿你方能体会我今天的心情。”

    司马懿当下却是笑了笑道:“那我可得谢谢表妹你了,若我真能找这么一个,那带出来,可是倍儿有面子,不知道表妹你手里有没有这种人啊,赶紧给我介绍介绍。”

    司马霏儿一听这话,当下就别气乐了,“表哥,能不能把你这幅流氓相给收一收啊,人家哪个姑酿见了你这幅样子估计都得被吓跑了,更别说跟你谈了。”

    司马懿却不以为意,当下又开口道:“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关于这点你表哥我还是有几分把握的,只要你介绍给我认识就成了,其他的事我自个搞定,但是若是没达到你说的那种标准可不行啊。”

    司马霏儿闻言,撇了司马懿一眼道:“有自然是有的,不过不适合你?”

    司马懿听罢,当下便不乐意的道:“还没有见面你怎么知道不适合,我司马懿那点差了,还有我配不上的人,你说说看。”

    司马霏儿咳嗽了两声道:“表哥,你听清楚了,不是配不上,而是不适合,懂了吗?”

    司马懿听罢,当下更疑惑,直接开口道:“不适合?什么鬼?见了面就不存在什么适合不适合了,你只管介绍认识就是了。”

    司马霏儿笑了笑道:“你们真的不适合,就没有那个必要了。”

    司马懿当下却是更加来了兴趣,讨好道:“好妹妹,你就帮哥哥我介绍介绍吧,你二叔他老人家也等着抱孙子呢,若是真成了,我叫你姐都行。”

    司马霏儿当下装出一脸为难的道:“这个……表哥,你们真的不适合,而且你们根本成不了的,你何必多添那一份伤感呢?”

    “霏儿,不用你介绍了,你只说说那人是谁,住在那,我自个去找就行了。”

    司马霏儿当下正色道:“这人你也见过。”

    司马懿听罢,当下疑惑的道:“我见过?我怎么没印象,按说要是你说的那种水准的,我应该一准记得啊。”

    司马霏儿又是一阵的咳嗽道:“那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不待司马霏儿说完,司马懿当下就没好气的道:“司马霏儿,说了半天你这是逗着我玩呢。”

    司马霏儿,当下却是一脸严肃的道:“我怎么是逗你玩,我难道不算是嘛。”

    这话一出,刚刚憋着没有笑出声的众人,当下更是有些憋不住了,不过眼看司马懿这样,当下也只得硬生生忍了回去。

    而此时的司马懿却是再没了兴致,当下似笑非笑的言道:“你可真是我的好妹妹啊。”

    拱了拱手,司马霏儿言道:“客气,客气,不过是有样学样而已。”

    ……

    见两人还要继续争论,司马傲林揉了揉额头,有些头痛的道:“我说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算了,我如今也不知道你们这些孩子在想什么了。不过霏儿,漠寒做事有分寸的很这点上你该对他有信心才是,如今的事情真的很多,你还是不要添乱了。”说完对着司马懿道:“还有你这个小子,能不能有点正事,一说有女人,你瞧瞧你那个样子。”

    司马懿当下却是小声嘀咕道:“怎么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

    司马傲林当下开口道:“你说什么?”当下司马懿也哑了火,没敢在吭声。

    此时的众人也安生了下来,这边白漠寒轻叹口气忙对着众人道:“二叔麻烦你看着他们,我去找王聪他们商讨条约的事情。”

    司马傲林闻言,忙拦在了白漠寒的面前,白漠寒一愣,笑着问道:“二叔,你拦着我可是有什么事情。”

    轻叹口气,司马傲林这才开口道:“漠寒,我知道你很心急,只是我看,你今天还是留在这里吧,条约的事情先不急,我看今天他们见了这郑夫人,只怕心里郁闷的很,估计也没有心情与你谈这件事情。”

    白漠寒笑着应道:“二叔,你说这话的确很有道理,只是有些事情,越是反其道而行,便越能收获意想不到的效果,比如今天的事情,二叔只管看着他们就好,别担心我,我去去就来。”

    话落,白漠寒转身便走,突然一团温热靠在了自己身上,熟悉的气息让白漠寒的眉眼都笑了起来,扭头好笑的望着妻子道:“你这是做什么。”

    司马霏儿冷哼一声,“你刚刚说的话,你难不成就忘了,为了预防那赵清真有什么坏心思,我从今天开始就要寸步不离的跟着你,直到那赵清离开为止。

    司马傲林见状,忙呵斥道:“霏儿,漠寒有正事要做,不许胡闹。”

    收紧了缠着杨意的胳膊,司马霏儿顿时言道:“我哪有胡闹。”边说话,司马霏儿的目光边委屈的望向了白漠寒。

    只让白漠寒从心底露出一抹好笑了,安抚的拍了拍其的手背,白漠寒忙道:“二叔,没事的,我带霏儿一起去就好了,这边就交给二叔了。”

    见白漠寒都开口了,司马傲林自然不好再说什么,放了两人离开,便忍不住叹息道:“这漠寒什么都好,就是太惯着霏儿了,这可如何是好。”

    见父亲满脸苦恼就是在纠结这个,虽然刚刚司马霏儿将司马懿给糊弄的不轻,但司马懿还是开口道:“我说父亲,你真是吃饱了没事干,霏儿才是咱们有血缘关系的一家人,能将白漠寒吃的死死的有什么不好,左右他也没什么亲人,这样也有助于他更快的融入进司马家不是吗。”

    司马傲林无语的望着自家儿子道:“你这是哪里来的歪理。”

    话到这里,司马傲林忙摆了摆手道:“算了,算了,我和你争论这个做什么,只希望霏儿,别给漠寒惹出什么事情来的好,不然可真就没脸见人了,我司马家拼命培养出来的人呢,竟然什么都不会,还老给人添麻烦,哎,我如今都不知道漠寒这到底是吃了亏还是占了便宜。”

    见父亲在无聊的研究这个,司马懿当下言道:“漠寒怎么想的,只有他自己知道,我只知道,左右,将漠寒招进来,咱们司马家是占了便宜的。”

    司马傲林一噎,唯有开口言道:“走,该干什么干什么去,看见你们就是一肚子的气。”

    话落,司马傲林估摸着自家大哥也该开会回来了,没等众人开口,便转身走了开来。

    司马懿无语的道:“这老头子,如今做事越发任性了。”

    司马敦拽了拽哥哥的衣袖,这才言道:“别说父亲的坏话,不然父亲知道了,只怕没你的好果子吃。”

    司马懿冷哼一声,转身的刹那,眼角却带出了一抹笑意来。

    再说白漠寒带着司马霏儿直接来到了王家的领地,同样被拦在了外面,白漠寒只是淡淡的笑问道:“可还记得上次拦我的人如今是什么下场。”

    当下便将王家众人噎了个半死,白漠寒抬手笑道:“快去和你们家主禀报,就说我来了,他现在的狼狈我能了解,毕竟我也是成功被威胁了,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哈,那你的脸皮还真厚。”冷淡的声音落下,王聪也走在了白漠寒的身前,见状,白漠寒当下便忍不住笑了出来,“没想到白家主竟然亲自来迎接我,还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这里可不是说话的地方,走,咱们进去说。”

    话落白漠寒便拉着司马霏儿往里走,不想被王聪一掌给抵在了胸口,挡住了去路,将王聪的手掌给挥了开来,白漠寒有些好笑的道:“王家主,这玩笑可不好笑。”

    再次挡在了白漠寒的身前,王聪方道:“我可没有开玩笑,今天我这里不欢迎你,你改日再来吧。”

    摇了摇有,白漠寒将妻子往身后一拽,言道:“那可不行,我以为,今天谈更合适,毕竟今天你的脑袋可是清醒的很呢。”

    这话一出,王聪便不由想到今日所受到的羞辱,冷冷的望了白漠寒一眼,转身吩咐道:“将人给我请出去。”想到族人脸上的踌躇之色,王聪便又补充道:“放心好了,这位未来四国的领导者,做事有分寸的很,不会随便为难你们的,你说是吧,白姑爷。”

    挑了挑眉毛,白漠寒笑着应道:“你说的不错,我的确不会为难他们,我会为难的只有你罢了。”

    话落,只见白漠寒将司马霏儿往怀中一扭,竟是越过众人的头顶,落在了王聪的面前,歪着脑袋一脸无辜的道:“所以,王聪和我好好谈谈吧,你应该知道的,就凭这些人,是完全没有办法拦住我的。”

    王聪死死的握着拳头,狠狠的盯着白漠寒道:“你是强盗吗,怎么可以如此没有规矩,随随便便闯进我的家里来,我应该告诉过你,我今天不想和你商量了吧。”

    “嗯”了一声,白漠寒便接着言道:“你的确是说过了,只不过我不接受。”

    闭了闭眼睛,死死的将火气压在了心里,王聪转身便走,白漠寒忙将妻子往怀里一搂,紧跟了上去,进了屋子,王聪从背包里取出那条约书,看都没看,直接扔到了白漠寒身前,见其一把接住,遗憾了一下,便冷然的开口道:“看看吧,若这次还不行,你就自己回去改吧,我王家事情繁多,就不奉陪了。”

    白漠寒淡淡的露出了一抹笑容,快速的将条约看了一遍,见所有的一切与先前预估的差不多,当下笑道:“看王家主说的,既然你都认可了,那我自然全部接受,总不好枉费了王家主的一番心血不是。”

    王聪闻言,顿时都给气乐了,冷笑言道:“真是好笑死了,那你前两次为什么退却,算了,如今我也不想多做深究,总之,别得意,我会紧紧盯着你的,你应该清楚,当你坐上那个位置之后,你身后无数双眼睛不仅不会消失,反而会无限放大,但凡你有一点错漏,呵,结果不用我说,想来你也清楚的很。”

    “我自然清楚,而且我也不认为会被你们抓住什么把柄,说白了,你们在乎的东西,在我这里,还真算不得什么宝贝。”

    一天之内,被同一个人憋屈无数次是什么感受,王聪算是彻底了解了,深吸口气,几步走到了白漠寒面前道:“你能闭上你的嘴吗,既然得到了想要的,那就麻烦,出门左转不送,该去哪里就去哪里,我就不奉陪了。”

    如此明显的逐客令,白漠寒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扭头望向司马霏儿言道:“霏儿,你说咱们走嘛。”

    闻听此言,司马霏儿瞬间望向了王聪,见其神色实在算不得好,忙拉了拉白漠寒的衣袖道:“漠寒,咱们还是快走吧,我肚子有些饿了,陪我去吃点东西好不好。”

    勾了一下妻子的鼻头,白漠寒好笑的道:“霏儿,找理由也找个可信一点的,这才过了不足一个小时,你怎么可能饿了。”

    脚面一痛,白漠寒忍不住笑了出来,扭头搂着妻子便走了出去。

    这番目中无人的模样,又将王聪成功给气了个够呛,再也忍不住直接将手边的东西都给扔了出去。

    听着那“碰碰”声,白漠寒忍不住笑了出来。

    司马霏儿狠狠的在白漠寒的腰间上扭了一下,这才言道:“你怎么这么恶趣味。”

    白漠寒闻言,捏了捏妻子的脸蛋道:“恶趣味吗,我不觉得啊,而且你也瞧见了王聪这人,若不气气他,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似的。”

    听到这里,司马霏儿忙看着白漠寒,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

    随着丈夫回到屋内,见父亲也在,只不过看起来神色有些不好,不由笑道:“父亲,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看起来不太高兴的模样。”

    司马傲天望了两人一眼,竟是轻叹口气道:“接下来你们计划怎么办。”

    被这问的一愣,白漠寒有些无奈的道:“父亲,在说什么呢,我们怎么不太明白,计划,计划些什么。”

    司马傲天轻叹口气“赵清的事情这是其一,还有这领导者的事情,如今,我是越发的担心起来了,怎么总感觉有些事情要发生。这心里总有些惴惴的。”

    白漠寒一愣,笑着蹲在了司马傲天面前道:“父亲,你可是又受了什么刺激,要不然,你不会说这样的话的啊,今天见赵清,莫非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司马傲天刚要开口,只不过目光在触及司马霏儿的时候,瞬间一变,摇了摇头,想将这件事情给揭过去,白漠寒显然也看出来司马傲天的顾虑,正要开口。

    就见司马霏儿此时走了过来,紧紧的盯着司马傲天道:“父亲,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可别瞒着我,毕竟无论如何我都有知的权利。”

    司马傲天闻言有些担心的望向了白漠寒,见其点头,这才言道:“我今天看到了赵清的过往资料,那真是恐怖极了,我只是怕若是赵清真的看上了漠寒,会给我司马家带来灭顶之灾。”

    这话刚落,司马霏儿便听出了这话里隐藏的意味,不可置信的望着司马傲天道:“父亲,你现在的意思不会是想告诉我,让我放弃漠寒吧。”

    “蹭”的退了一步,司马霏儿望着司马傲天的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和受伤。

    司马傲天此时神色间也是尴尬不已,小心的措辞道:“霏儿,父亲也不想这样,可是父亲不想冒险,当日mary之事,你也是亲眼经历过的,只她一人便将司马家闹成这样,霏儿,你认为若是mary都自愧不如的赵清出手,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漠寒不也妥协了吗。”

    听到这里,司马霏儿忙用双手紧紧的捂着耳朵道:“我不听,我不听,漠寒是我的丈夫,我绝不会让给任何人,我不会放弃,也不要放弃。”

    见女儿情绪激动了起来,司马傲天忙安抚道:“霏儿,你别这样,父亲并没有让你放弃漠寒啊,这事情不是还没有定论吗,再者,赵清也许根本就不喜欢漠寒呢,你啊,别多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