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郑秀笑了笑道:“自然是有的,不过就是我在外面养的那些女人,她们倒是真心想救我,毕竟若是没有我,只怕她们也活不下去,不过正因为如此他们更没有能力来看我,所以根本就没有人来对不对,你不过是想趁机看我笑话罢了,我说的可对。”

    白漠寒冷冷一笑,方才开口道:“郑秀,你认为你现在这种情况,我需要编造些没有的事情来骗你吗,的确有人来看你,甚至已经逼得我不得不在一个月后放了你,你郑秀果然厉害,不过可惜,错把珍珠当鱼目,人家为的不过就是你回去,别丢了她的脸面,至于是不是你可没有半点关系。”

    “面子”想了半天,郑秀都想不出这个人是谁,终是冲着白漠寒开口道:“不必在这里绕弯子了,说吧,到底是谁会来救我。”

    “自然是你最想不到的那个人,你的妻子。”

    这边白漠寒话音刚落,郑秀当下便嗤笑出声道:“我说,你便是想哄人,也找个好的点子,我妻子来救我,那就是个懦弱无比的普通女子罢了,只怕现在她不定躲在哪里瑟瑟发抖呢,还来救我,你还真是可笑。”

    听闻此言,白漠寒是真的笑了出来,用力在郑秀的头上捶了两下,这才言道:“看来,你做人真是失败啊,连自己的妻子是个什么样的人都没弄清楚,就来找我们的麻烦,你是不是有些本末倒置了。”

    听到这里,郑秀觉得白漠寒说的并不是假的,不由皱着眉头言道:“赵清?她能是什么身份?”心里也忍不住想起了妻子平常的那副样子,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啊,她确实可以算是个说没什么存在感的人啊。

    淡淡一笑,白漠寒斜睨了郑秀一眼方才言道:“她到底是个什么身份,这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我就清楚一点,你惧怕的那个mary都得喊她一声姐姐,至于她是什么身份,你自个想吧,不过你这人可是做的太不咋地了,自个的老婆是个什么人,你都不知道,你们应该在一起时间不短了才对。”

    白漠寒这边话音落下,郑秀忍不住眼珠一转,暗道:“自个看来平日对妻子的关注有些少了,都不知道自个妻子到底是个什么人。”不过想到这,郑秀却是忍不住仔细的深思起来,没一会突然大笑着站起身道:“哈哈,我想那么多干嘛,什么身份我用不着考虑,不过现在我倒是知道了一件事,你现在怕了是吗,要放我出去了。”

    重新一脚将人给踹了回去,白漠寒这才没好气的道:“你这人还真是聒噪,刚刚我就说过要放你走了,不过是一个月后,还有我还的让你明白一件事,那就是我最看不得人这么嚣张,尤其看不得你比我嚣张懂吗。”

    趴在地上,郑秀却是满面笑容的道:“那又如何,你突然来跟我说这些话,不是摆明了要来放我吗,原本我还以为是你有什么计谋,既然确定如今我能跑的出去,我嚣张些怎么了。”

    听闻此言,白漠寒是真的气乐了,直接上前,一掌便将郑秀的筋脉给断了个干净,瞬间郑秀仿若死狗一般趴在了地上,见此情景白漠寒这才冷冷的道:“你说的不错,我确实要将你交出去,但是你不要忘了那可是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会如何呢你认为,我想想都觉得……”说到这,白漠寒夸张的抖了抖身子。

    郑秀更是瞬间打了个冷颤,白漠寒直接拿出一颗丹药,塞进了郑秀的口中的,嬉笑言道:“不过我这人呢,一向不喜欢使用暴力,总不能为了你破了规矩,这颗丹药给你,想来,效果会让我满意的,放心,明天我再来,再送你一颗不同的,绝不会如前段时间一样,常常缺席的。”

    话落,只将郑秀的穴位封了起来,这才言道:“慢慢享受,我就不奉陪了。”

    望着白漠寒离开的背影,郑秀那句“有种就杀了我”,终究没有传入白漠寒的耳中。

    回到了房间,见妻子正呆呆的望着在营养液里的孩子,白漠寒心中终究长叹口气道:“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我又何尝不是,只是有些事情真的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说清楚的,而且那赵清态度坚决,摆明了不放人就拿司马家开刀,而且mary闹出的那些事,你应该还记得吧,说实话,我真不想再来一遍;不过你放心,便是真让他将人给带回去,我也不会让郑秀活的舒服,这点本事我还是有的。”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方扭头言道:“漠寒,你从来不是个会轻易妥协的人啊,再说我司马家也不是吃素的,他来就让他来好了。”

    白漠寒长出口气,“霏儿,你不记得上次那么多个我出现的恐怖事情了嘛。”

    司马霏儿被这话给说的一愣,带着几分不可置信道:“漠寒,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就是让你想想当日mary复制了无数个的我的事。”

    司马霏儿瞬间打了个冷颤,苦笑言道:“这样的惊心动魄我可是记忆犹新啊,可和这件事情又有什么关系。”话音刚落,司马霏儿猛然想起mary与赵清的关系,不由怒道:“难道mary要站在赵清那边。”

    摇了摇头,白漠寒安抚的言道:“如今并不在于mary到底站在哪一边的问题,而在于赵清本身的实力便不输mary,你应该早就看出来了不是吗,还有你没听mary说吗,赵清可是更她一样是基因复制人一道中的高手,而且在这一道,赵清还有比mary强许多。”

    听到这里,司马霏儿终归无力的坐在了床上,苦笑言道:“事情都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我便是再说也是没有意义,说来也怪我自己,若是我能小心点,不小看任何人,也就不会有后面发生的事情了。”

    白漠寒深吸口气,忙将人给揽在了怀中道:“你说这话,可是要将我给心疼死吗,这事如何能怪到你的身上,若要说责任,若不是我当时大意,你和儿子又怎么会出这种事情。”

    见白漠寒这样说,司马霏儿哪里还说的出其他话来,扭头扑进白漠寒的怀里道:“我也不想想,可看着儿子如今的模样,我实在不能说服自己,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安抚的摸了摸妻子的额头,白漠寒这才言道:“我明白,我都明白霏儿我向你保证,便是离开了这里,那郑秀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司马霏儿点了点头,却还是紧紧的抓着白漠寒的衣服,显然并不想让对方离开。

    见此情景,白漠寒嘴角挂起了一抹笑意,笑着言道:“放心好了,我不走,我就在这里陪着你和孩子。”

    如此一夜过去,第二日,见妻子情绪神色都好了许多,白漠寒贴心的将饭菜端了回来,看着妻子吃的香甜的模样,白漠寒唇角不由勾了起来。

    亲自盯着妻子将自己拿回来的东西都吃了个精光,这才言道:“我估摸着,那条约内容估计也差不多了,几次落了那王聪的面子,我倒是该主动一些了,一会我去找他。目前这些事倒不是我担心的,只那赵清我还有些看不透,虽然她说是为了郑秀而来,可是从种种迹象来看,他们的关系实在算不得好,既然如此差,但是却还是来要人了,我怕这里面有诈,所以这些日子,你最好不要在外面多走动,跟孩子们待在这里的好,顺便将母亲和二婶都叫到身边,我会安排王叔和羽坤在你们身边护着,想来也该安全一些。”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有些紧张了起来,忙追问道:“那漠寒,你看要不要将母亲和孩子们都给送回去,在家里总归是要安全些。”

    摇了摇头,白漠寒当下便拒绝了妻子的这个建议,安抚的摸着妻子的长发道:“霏儿以我的意思还是留在这里的好,如今家族的高手都聚集在了这里,你们若是回去了,万一出点什么事,家族里又有谁能保护得了他们。”白漠寒其实还有句话没敢说出来,现在最大的隐患不是别的,就是那个赵清,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的改造人,那些改造人的实力他可是记忆犹新,家族里的那些人根本没有赢的可能,自己对上都很勉力,

    司马霏儿闻言,也是神色一凛,狠狠的捶了两下自己的额头道:“我也真是糊涂了,可不就是这样吗,儿子们一定得留在这里。”

    说到此处,司马霏儿忙追问道:“那她现在若是真的要对司马家动手,我们不是一点防备都没有。不行,我得跟父亲说一说,别真出了什么事情。”

    白漠寒忙一把将妻子拽了回来,没好气的言道:“你这也太听风便是雨了,赵清昨天来,可是非要郑秀的,至于是为了面子,还是其他什么的,不好说,但是不难看出,郑秀对他还是有一定的钳制作用的,所以那赵清便是想做什么,总得顾虑着那郑秀,即使退一步讲,她要搞破坏,也总要找一个对咱们有威胁性的人吧,虽然这么说有些过了,但是事实便是,家里可还有你十分在意的人。”

    司马霏儿顿时语塞,有些难堪的瞪了丈夫一眼,这才言道:“你瞧瞧,你这话说的,弄得我好像不近人情似的。”

    “这本就是人性罢了。”白漠寒这话说的无奈,司马霏儿听的亦是唏嘘,两人下意识的不想在这上面多做纠缠。

    白漠寒又交代了两句,转身离开了屋子。

    刚一出门,便用通讯器联系了王叔与王羽坤二人,示意二人来帮忙保护妻子,见二人过来,白漠寒才跟二人打了声招呼后,来到了王家的营地。

    王家人见到白漠寒,想到这些日子家主对其的怒斥,众人忙将人给拦了下来,拦着的人倒是也知趣的很,并没有说什么敏感字眼,只是开口道:“白爷,麻烦你在这等等,我们得进去跟家主通报一声。”

    见这人说话中规中矩的,白漠寒本也不是来找麻烦的,当下便也不为难他,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此时早有人悄悄的进到屋内,通知了王聪。

    王聪闻言,顿时讽刺的笑道:“是吗,白漠寒来了,既然如此,你便站在这里,憋屈了我这么多回,让他等一会总是应该的吧。”

    来人闻言,自然十分赞同王聪的提议,忙紧跟着笑道:“家主说的是,我这就悄悄通知他们一下,另外家主,咱们用不用在其间动动手脚。”

    王聪听闻此言,不屑的眼神当下便扫了过去,“你当你们拦的是什么人,想要修理他,便是我亲自上阵都不敢保证能成功的事情,你以为就凭你们能做什么,送上门给白漠寒玩了,然后再让他嘲笑与我吗。”

    感觉到王聪浑身上下透露着阴冷气息,来人哪里还敢说话,忙讪讪的闭上了嘴巴,这才言道:“家主,是小的不知天高地厚了,还望家主原谅。”

    冷哼了一声,王聪没有说话,只大约拖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便道:“去将人给带进来吧。”

    来人本想开口,只想着王聪刚刚说过得话,到底不敢再说什么,忙按照王聪的吩咐将人给带了进来。

    见到王聪,白漠寒倒是没提刚刚的事,安稳稳的坐了下来。

    只不过王聪却还是装出略微表示歉意的模样笑道:“实在怠慢的很,这底下的人真是越发的不懂事了,也不看看漠寒你是谁,怎么就不知道先领进来呢。”

    白漠寒闻言,倒是淡淡一笑,一脸大方的言道:“不知者不罪吗,一个家族里,资质良莠不齐本就常见的很,他们又不可能日日在你身前,这做事有些偏差也是可以理解的吗,依我看,王家主也不必罚的太重,意思意思就好。”

    听闻此言,王聪的神色瞬间僵硬了起来,淡淡一笑,这才言道:“白姑爷说的是,您放心,好容易提一个建议,我王聪好歹会给你这个面子的。”

    见又用同样的方式来羞辱自己,白漠寒不在意的笑了笑,便道:“不说这些了,我的来意想来王家主也清楚的很,咱们便不必在这里绕弯子了,我只问问你那条约可修改好了没有。”

    王聪闻言,当下便笑着站起身道:“再回答这个之前,我倒是听说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不知道白姑爷能否为王某解答一二。”

    不用王聪接着往下说,白漠寒便率先言道:“若是赵清的事情,那你便不必问了,这说起来也算是我的家事,而且我不觉得我有回答的必要。”

    食指摇了摇,王聪一脸不赞同的道:“白姑爷这话可就错了,赵清是谁,是那郑秀的妻子,这怎么能说是家事呢,只怕国事都有些轻了,毕竟这可是两个星球之间的对垒,而且听说,他是来带郑秀回去的,而白姑爷竟然已经答应了,我说,这个决定,你做的是不是有些仓促,他郑秀坑害的可不止你的妻儿,便是你白漠寒不肯为自己的妻儿做主,我王聪可不会忘记他郑秀对我族人做的事。”

    了解了王聪话里的意思,白漠寒嘴角便勾了起来,满脸兴味的道:“王家主果然不愧是一族之长,嗯……,这事也好办,既然你王家主不同意放人,我呢也不是非要放人不可,这样我去把赵清找来,让她和你谈谈好了,或者说是和你们,放心好了,我这个人一向民主的很,若是赵清和你们谈过之后,你们有一人不同意放人,那这人我也绝对不放。”

    见白漠寒说的如此笃定,王聪反而犹豫了起来,总觉得,这里面好像有什么阴谋,只从白漠寒身上也看不出什么来。

    王聪的这幅模样,当下便让白漠寒忍不住笑了出来,他自然知道对方心里在打什么算盘,笑着开口道:“王家主你怎么了,可是在担心什么,那就没必要了吧,你放心好了,不过是让你们谈谈罢了,至于吓成你这个样子吗。”

    清了清喉咙,王聪忙强撑起气势言道:“别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被吓到了,既然白姑爷你都这么说了,不知什么时候安排我们谈一谈?”

    白漠寒笑着道:“这个不难,赵清现在就在咱们这,王家主什么时候想见,我都可以帮你去联系。”

    王聪闻言,颇为自信的道:“以我的意思,自然是越快越好,毕竟只有谈过之后,我才能确定,以后的路到底该怎么走。”

    明白了王聪话里的意思,白漠寒点了点头道:“安排的事情就交给我了,她现在应该没什么事,估计正在和mary瞎逛游呢,这样,你去召集要参加谈判的人吧,定好时间地点告诉我,我让赵清过去就是了。”

    王聪很是客气的拱了拱手道:“那就麻烦白姑爷你亲自跑一趟了,其他人我会尽快通知他们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