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
    赵清嗤笑一声:“别说这样的话来哄我,说到底不过是郑秀那人蠢了点,这才栽在你们的手里罢了,若是今天他是胜者,只怕咱们今天的位置得调换回来了。”

    这话真是有理,司马傲天都无法反驳,深吸口气,方才言道:“正如你所说,如今的我们才是胜者,若我们输了,咱们估计也就没见面的机会了,所以呢,你该不会以为,我们会光凭你几句话就将人给放了,或者说,你怎么知道如今我们还有人可放。”

    听了这话的赵清,脸上却是丝毫没有变化,只是淡淡的说道:“若是你们乖乖放人,以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可若是你不肯放,那么若是出了什么事情可就怪不得我了。”

    这样**裸的威胁,只让司马傲天的眉头都皱了起来,嗤笑一声,当下言道:“看来,你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状况,既然这样,我就让你好好再考虑一下吧。”

    说到这里,司马傲天挥了挥手,顿时司马家众人便将枪口对准了赵清等人,司马傲天方才言道:“怎么样,郑夫人如今可看清楚了。”

    淡淡一笑,赵清双手环胸,冷言道:“我看的很清楚,没看清楚的只怕是司马家主你吧。”

    见司马傲天懵懂的模样,赵清便示意司马傲天往上看,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三层竟早已经被人占领,而他们所处的位置,正好是在包围圈里,只要动手,自个的这些人完全就是靶子,位置是不利极了,皱了皱眉头,司马傲天方才想起,mary最擅长的乃是什么,而其刚刚分明对这个赵清十分推崇,想来是对方很有些不俗之处,一想到这里,司马傲天便忙开口道:“你以为这样的事情便能吓到我,且不说你围着我们,结果能不能如你所想,可有一点你应该清楚的很,这里好歹是我司马家的地盘,便是你真做了什么事情你以为你能跑的出去。”

    闻听此言,赵清笑嘻嘻的言道:“我为什么要跑。”

    话落,也免得司马傲天等人不懂自己的意思,赵清的胳膊瞬间便仿佛橡胶一样,延伸了十米远,这下子不用任何人开口,早有mary前车之鉴,众人便明白,眼前这个赵清根本就是个基因改造人。

    这样一来,刚刚的优势,瞬间便消失的一干二净,白漠寒这才开口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怪道你有恃无恐呢,有件事你好像忘记了,你的确很强,可你便是杀了我们,也没什么用,你还是找不到郑秀的人,不是吗,更何况拼你那点本事,未必就能拿下我们这里的人。”

    果然,这话一出,赵清的瞬间便神色便变了模样,眉头紧锁道:“你果然阴险,说吧,要怎样,你才肯放人。”

    白漠寒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当下言道:“放人,怕是没有可能,就算我们想放,其他人应该也不会同意,要知道他郑秀得罪的可不是我一人、一家,而是将这个星球上所有的人都给得罪了,你一个赵清便是有再大的本事,我还真不相信,你敢和一个星球的人作对。”

    这话一出,赵清的气势顿时被压了下去,白漠寒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这才接着言道:“怎么,现在可是无话可说了,可是打算放弃了。”

    深吸口气,赵清却是十分光棍的言道:“放弃,我既然人都已经到这了,怎么会放弃呢,还有我不是无话可说,而是在想怎么跟你说,你更容易理解,你刚刚不是也说了,我就是个基因改造人,那谁造出来还不一定呢,说不定是别人制造出来,想要往我身上扣帽子呢,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不是吗,而且还有一点,我很好奇,你怎么知道我没本事把你们都拿下呢,看来还是对我太不了解了,或者说对自个太高估了吧。”

    白漠寒赞同的点了点头,司马傲天心中一惊,正要开口,便见白漠寒忙道:“父亲,你难道忘记了咱们还有个mary在吗,想来,这种事对她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至于你这第二个问题嘛,说实话,虽然说不太了解你,但是这基因改造人会强大到什么地步,我还是心里有底的。”

    “呵呵”赵清不屑的望向白漠寒道:“看来你对自己很有信心吗,但是你觉得跟我同属一个星球的mary会更我没什么关系吗?我估计你根本不知道mary和我的关系,若是知道了,我可不认为你还能大言不惭的说出这种话来。”

    话落,赵清便对着通讯器言道:“mary别躲着了,刚刚我都看见你了。”

    这边赵清话落刚过了三秒钟,mary便出现在了赵清的面前,神色间有些讪讪的道:“清姐,你喊我。”

    赵清似笑非笑的望了赵清一眼,这才言道:“这声姐姐我可不敢当,你可真是我的好妹妹,帮着那什么白漠寒将郑秀的产业都捞进了白漠寒的手里,你是个什么意思。”

    mary闻听此言,神色间不免多了几分讪讪,啊,忙开口解释道:“姐,话不能这么说,你和那郑秀感情如何,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吗,依我看,你对他的容忍也快到了极限了,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你破釜沉舟,如今岂不是更好,那人再不会回去,你也不用担心财产的分割问题。”

    “呵”了一声,赵清指着自己的脸颊道:“也许你说的不错,我的确不怎么在乎他,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更何况你们如今对付的可是我名义上的丈夫,所以你们这么做打的可是不只是狗了,而是我的脸了,而且到现在你难道都没有发现我这脸都已经肿了老高了吗,你若是还当我是你的姐姐,那现在就去让他们将你姐夫给放出来,以前的事情,我可以完全不计较,若不然,你该知道我的手段。”

    深吸口气,mary拽着鲛人连退几步道:“我的好姐姐,这件事说来也怪不了我,你可知道那个郑秀可是连我的性命都想要啊,若不是我比他厉害了些,如今,姐姐你看到的可就是我的尸体了,人家都这样不顾及我了,难道还不准我反击不成。”

    听闻此言,赵清顿时皱起了眉头,直望着mary言道:“你别框我,郑秀可不是个鲁莽的人,便是他不太清楚你我的关系,也该知道你背后到底有什么,他也不该也不敢如此作为啊。”

    “姐姐看来是不太相信我这话啊,虽然我没留下什么证据,但是在场的人可都可以给我证明呢,若不然我也不会无所顾忌的出手啊。”mary略显委屈的说道。

    赵清看了看mary,自然也明白,mary说的是真话,当下却是不动声色的说道:“郑秀这么做虽然有些不对,但是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鲛人听了这话,若不是mary眼神死死盯着他,早就开口了,不过心里此时也是一阵的吐槽,“还有些不对,是根本就不对,若是把我的mary伤了,他现在肯定就是一具尸体了。”

    而听了这话的mary,却是笑了笑轻松的道:“谁知道呢,也许是我碍着他的眼了或者有什么非得杀了我不可的理由呢。”

    见赵清沉默了下来,mary忙一脸亲近的靠了上去,“好姐姐,难不成你还在怀疑我骗你不成,若是还是不相信,我这里还有其他的证人,姐姐你只管找人去问,郑秀派去动手的手下如今还被压着呢,不如我将他们给带上来,姐姐只管问问,或者直接看他们的记忆也行,姐姐该知道的,这方面我是最拿手的。”

    赵清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唯有将人给推了开来,要知道复制人复制的可不止那具皮囊,便连思维情感也一并复制了进去,所以对于mary这个妹妹,赵清还真有几分舍不得。

    mary看出了这点,忙将赵清按在了椅子上,示意白漠寒等人也都放松了精神,这才在一旁坐了下来,笑嘻嘻的道:“姐,那个郑秀真不是个好东西,你就别理他,让他自生自灭好了,没了他,外面的森林才更加精彩。”

    闻听此言在,赵清没好气的在mary的头上捶了一下,这才言道:“胡说八道些什么,别以为我疼你就在这里给我模糊概念,想来,你也看出来我不是本体在此,而且也不想为难你们。”

    mary听到这当下便高兴的道:“姐姐既然你不想为难我们,那咱们就没有必要在这呆着了,虽然这个星球不如咱们那里好,但是有些地方还是不错的……”

    mary说的热火朝天,但赵清却明显没有说下去的意思,当下挥挥手打断道:“这样今天我就看在你的面子上,我给他们一条生路,也不为难你,还是那个条件,你让他们将郑秀交给我,对过往的事情,我便既往不咎了。”

    说这话的时候,赵清的眼睛根本没有离开白漠寒,而且声音也提高了几分,显然这话是说给白漠寒听的,不等白漠寒开口,mary便抢先言道:“姐,这个条件别说他们不答应了,就是我也不答应,那郑秀是什么人,姐,我不信你和她相处了这么久,你会不知道,不是我说,这次他落到这样的下场,里面可没有少了我的影子,你说,这要是让他活着回去了,我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mary说的可怜,只可惜赵清也不是个糊涂的,当下便好笑的道:“行了,你也别给我说那些有的没的,以你的本事,他要真找上你,倒霉的也是他,更何况,我一向不认为郑秀是个蠢人,经过这次,他已经明白,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了,更何况,从今往后我会看着他的,绝不会让他做出这样的蠢事来,mary,你自己也该清楚的,我并不是个信口雌黄的人,既然我能这么说了,自然便敢这么做的。”

    这番话,赵清说的强硬无比,mary便知道这定然就是其最后的底线,深吸口气,示意赵清稍等一会,便将白漠寒拽了出来,鲛人不放心,忙跟了上去。

    mary望着白漠寒言道:“如今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怎么办你说吧。”

    白漠寒笑了笑道:“你的意思呢?”

    mary挠了挠自个的脑袋道:“我这位姐姐,郑秀这位夫人可不是个简单角色,她的手段你们不知道,我可是清楚的很,依我的意思,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将人交给她吧。”

    话落,白漠寒只是淡淡一笑,摆明了就是不想教人,弄得mary心头火起,终是忍不住怒道:“我的能力你是知道的。你说若是我提取了你的基因,复制出几千几万个你来,然后给他们下令,全歼司马家,你认为结果会如何,或者问的再直白点,这样的人马,就凭你白漠寒一人可否挡的住。”

    此言一出,白漠寒的眉头便忍不住皱了起来,却也不得不承认,便是自己真能挡的住,司马家也会损失惨重,不由神情软了软,开口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想告诉你,做人做事不要一味强硬,该退让的时候也要懂得适当的退让,也许你不知道,我这个赵清姐姐到底有多恐怖,这么说吧,你也见识过了,以前虽然做了很多个你,可他们和你本身是有差距的,这也造成了,你完全能够将他们压制下去,可换了我这位姐姐来制作的话,我可以保证差距可以忽略不计,严重点或者可以说,我都不敢保证,你和你的复制品比较起来,哪个更强。”

    白漠寒当下便皱起了眉头,他是可以自己强硬起来,可是正如mary所说,他总不能将整个司马家都给赌上,深吸口气,白漠寒终是对着赵清言道:“想带走他也不是不行,只是你真能保证他再不来这里祸害我们。”

    “关于这一点,你可以完全放心,我会让你们看到我的诚意的。”

    闻听此言,白漠寒不由更沉默道:“那你可知道因为他所做的事情我,我的妻儿受到了多大的伤害,若不是mary当时在旁,只怕他们都要离开我了,这样的仇恨,这么几天我如何能消,所以要带人走可以,只不过要一个月后,起码要将我心中这口怨气消了才好。”

    赵清略思索了一会,便应道:“依你,左右我也只要将人给带回去,至于他什么状态,老实说,我还真不怎么在意。”

    话到这里,白漠寒终是点头应道:“既然如此,一个月后,你只管把人给带走。”说实话白漠寒真没想到赵清会这么答应了,毕竟对方可是如此强硬的来要人了,看来这两口子的关系着实是不好,应该是恶劣。

    两人达成了共识,气氛顿时缓和了下来,mary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忙上前言道:“既然已经说好了,那咱们就好好说话,清姐,咱们也好久没见了,你跟我来,我有好多话要和你说。”

    话落,便忙拉着赵清离开了这里,鲛人见状,自然也忙跟了上去。

    白漠寒深吸口气,竟是转身来到的新建的暗牢来,见到郑秀仅仅是看到自己,就吓得瑟瑟发抖的模样,白漠寒冷笑道:“不管你是真怕还是假怕,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意义,就拼你对我妻儿做的那些是,我对你也不会有丝毫的手软,不过,我这次来可是有个消息带给你的,今天这酒店里却是来了个人,你猜是谁,此人可是和你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直到此时,郑秀的身上才显出一抹不同来,一瞬间的愣神虽然轻微,但依然没有逃过白漠寒的眼睛,白漠寒冷笑一声,亦是直言道:“不如,你猜猜看好了,若是猜对了,我今天便放过你可好,你应该清楚的很,我这人说话,从未不算话过。”

    这话一出,果见郑秀抬起头来望了白漠寒一眼,这才言道:“看你这憋屈的模样,应该是救我而来,难道是我的上司来了。”话刚说到这里,郑秀便自嘲的笑着否定道:“怎么可能是他们呢,如今他们只怕恨不得我死了才好,这样,也免得因为我给他们带来一身的麻烦,既然不可能是他们,那还能是谁,我还真不知道,如今的我可谓伤痕累累,实在没有力气再和你玩这种游戏,不如,你告诉我,到底是谁可好。”

    白漠寒略一挑眉,却是带着几分疑惑言道:“听说,你也有妻儿,你怎么不问问是不是他们。”

    郑秀摇了摇头,终究露出一抹苦笑道:“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我虽有妻儿,可妻子跟我并不亲近,且她不过是平常家庭的女子,如今只怕早已吓得瑟瑟发抖,躲在不知明的地方哭个不停了,真是一点用都没有,孩子们还小,便是他们准备做什么,小娃娃一个又能做的了什么。”

    白漠寒听了这话当下却是起了八卦心,开口问道:“难道就没有其他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