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
    白漠寒应和了一声,充分表示,以后绝对注意,见白漠奇依然在一边纠结不已的模样,白漠寒瞬间将胳膊搭在了其肩膀上道:“别担心,没事的。”

    见白漠寒这么说,白漠奇也放过了这茬,只是到底还是担心王聪之事,白漠奇终究忍不住言道:“师兄要不我派人去看看吧,如今只差临门这一脚了,可别栽在这地方了。”

    对此白漠寒却是摇了摇头,顺便望了司马傲天一眼道:“父亲、漠奇,这件事情我自有分寸,你们就不要跟着瞎掺和了,更不要去找王聪,若不然这落了下层的可就是我了。”

    闻听此言,二人终是将原本的想法压了下去,想着往日的事情,司马傲天暗道:“只希望,这次依然如往日一般才好,不然,失去了这四国的领导者之位,也太可惜了。”

    这边司马傲天二人暗自叹息,而王聪等人那里也算不得好过。

    显然白漠寒如此强势的拒绝,是他们没有想到的,王聪闭了闭眼睛,当下便将白漠寒划过的条约让众人传阅了一下,而显然,众人的心思跟王聪一样,一看之下,眉头都忍不住皱了起来。

    王聪看了看众人,开口道:“大家有什么意见尽管说一下吧。”众人听了这话,却是没一个吭声的,显得安静无比,王聪当下心里就有些懊恼了,心道:“自个怎么跟这么一群人威武啊,还真是跌份很。”心里虽这么想,但是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大家也都看见,白漠寒如今可是强硬的很,咱们今后会怎么样,还得靠大家。”

    话音落下,却还是没人吭气,王聪见状,暗自叹了口气,直接开口道:“现在可不是你们沉默的时候,有什么意见大家都讲出来吧,便是我不说,想来你们也应该明白的很,现在不说,以后你们也就没机会了。”

    这话,坐在这里的众人自然是明白的,只是他们确实没有什么好办法,索性沉默了下来,王聪见状,虽心中早有预料,但还是被气了个半死,只觉得自己带的这一队猪队友,分明就是要坑死自己的节奏。

    过了又有五分钟,见还没有人开口,王聪忙接着道:“你们确定要在这个时候继续保持沉默吗。”

    就在此时李家终有人先一步开口道:“并非是我们沉默,而是现在的情况已经摆在了那里,什么结果不是一目了然吗,便是我们所有的人都坚持又能如何。”

    王聪冷冷一笑,见众人都失去了争执的力气,嘲讽的望向众人道:“既然你们都这么说,那我们还坐在这里做什么,直接将白漠寒修改过的同意了就是了,不过这样也有好处,这样一来大家都省事了。”

    说到这里,见众人还是不为所动,当下王聪的面上更显嘲讽道:“你们也不过如此。”

    欧阳谦闻言,却是不赞同的道:“王家主这话我们可就不赞同了,那白漠寒不是说了吗,你是这里的领头人吗,既然如此,你直接说说哪些可以,哪些不接受就好了,我们完全按着你的话去走,你说支持我们就支持,你说反对我们就反对。对不对”

    欧阳谦这话一出,众人顿时都理直气壮了起来,纷纷附和道:“这话说的不错,王家主给我们列下个框框来,我们照着做就是了。”

    王聪听完,冷冷的站起身来,望了众人一眼,嘴角挂起一抹嘲讽道:“我没什么好说的,本来叫你们过来是来商量的,既然如今你们是这么个态度,我看这商量也是多余了,就照着白漠寒的话去做就好了,左右利益受损的又不是只有我王家,我替你们瞎操心什么。”

    话落,王聪转身便往外走,王家人见状,自然是紧跟其后。

    众人见状,哪里还能坐的主,忙上前将人给拦了下来,带着几分担忧道:“王家主,你瞧瞧,怎么就恼了呢,我们不过是开个玩笑,这些日子大家都过得小心翼翼的,如今好容易放松了下来,王家主应该不会在乎这个小小的玩笑吧。”

    斜睨了众人一眼,王聪也没有矫情,便顺着这话又坐在了椅子上,开口言道:“好,就如你们所说,刚刚只是个玩笑,不过现在玩笑都开完了,是不是能商量正经事情了,那就请各位家主说吧,这件事到底如何解决,大家总要说个大概出来。”

    见没有人应答,欧阳谦再次接过了话头道:“王家主非是我们不肯帮着出主意,而是根本不知道怎么出,那白漠寒你们可能还不太了解,他可绝对不是个好对付的主,看我欧阳家就知道了。以往的事大家应该也听说过,虽然是我欧阳家挑衅在先,可落到这个地步,我欧阳家是否太凄惨了些,说到底,他虽叫白漠寒可跟白家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他不仅多管闲事,还害我欧阳家至此,实在是讽刺的很啊。”

    王聪咳嗽了两声,笑着言道:“那个,我们现在讨论的是条约的事情,至于你欧阳家的家事,还是等以后再说吧。”

    欧阳谦的慷慨陈词瞬间被噎了回去,他本来还想借助这次机会,让众人“同仇敌忾”,帮着自个讨个公道,就算不成,帮着自个说几句话也是好的,可是却就这么直接被王聪给绝了,当下心里就有几分不快,开口道:“王家主,我只是让大家知道,白漠寒是个什么样的人,并没有其他意思,这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大家有了这个心里准备,再说这事情,不是更好吗。”

    王聪听了这话,笑了笑道:“欧阳家主,你这话说的,在座的各位,虽然对白漠寒不是十分了解,但是通过这些天的事情,大概心里也有数了,不是嘛?”

    欧阳谦听了这话,自然明白王聪话里的意思,当下却是笑了笑道:“王家主,不要这么多想嘛,我不过是给大家提个醒,并没有其他意思。”

    王聪看了看欧阳谦,心道:“老狐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哼,不过是痴人说梦,妄想!”想到这,嘴角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接着开口道:“欧阳家主,我这里谢谢你的提醒,不过白漠寒什么人,在座的诸位心里都清楚得很,但是现在解决的问题重点,不是他如何难斗,而是大家面前的东西到底该怎么办。”

    一听这话,欧阳谦就是再笨,也知道王聪这是什么意思,对此欧阳谦十分不耐的道:“看来王家主认为我说了废话呢,那我不说便是了。”

    说完还故作大度的挥了挥手,将主场让了出去。

    屋内顿时又陷入了诡异的静音状态。

    几次三番这样,王聪只觉得这独角戏演的尴尬不已,索性站起身道:“看来大家真的需要时间好好思考一下,既然这样,那就都好好想一想,今天呢大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不如这样,明天再来商量,免得说出口,又后悔了。一会我会将这条约给你们一家送去一份的,想来这样你们也更好商量。”

    话落,不等众人反应,便走出了屋子。

    见此情形,王聪身后之人忍不住道:“家主,跟他们这些蠢货有什么好说的。”

    冷冷的扭过神来,王聪方道:“蠢货。”

    刚刚开口之人,此时恨不得敲死自己,正想着如何脱身,就见王聪冷笑道:“可不是一群蠢货吗,真是拉低了我的智商,算了,左右不过是个小利益,大不了老子就认同了白漠寒的提议,他们这些笨蛋都不在意,老子奉陪就是了。”其实王聪心里对白漠寒认同的条约仔细看过,也想过了,这改了的条约虽然没有原先那般如愿,但也不是没有操作性的,只要给他时间,他一定能再开辟出一条新路来。

    想到这里,王聪的拳头忍不住握了起来,没好气的言道:“可是不甘心啊,都是相同的年龄,我们之间的差别怎么这么大呢。”

    长叹口气,王聪有些不自在的摇了摇自个的脑袋,想要把这些想法给摇出去。

    见状,王家众人哪里敢再说什么,深吸口气,悄悄的跟在了王聪的身后。

    时间转眼便过了两日,见王聪等人还是下意识的避开他们的行动,司马傲天终是皱着眉头问道:“这是怎么了,变化也太大了,两日前还相互死怼呢,如今这是又闹哪样呢,难道使他们的新招数,漠寒,你看看要不要防着点。”

    将手中的的一杯果汁递了过去,白漠寒笑着言道:“关于这一点,父亲,你就不用担心了。”

    “漠寒,你说的轻巧,我怎么能不担心,万一出点什么岔子,咱们可是损失严重啊。”

    白漠寒笑了笑道:“他们那些人,各怀鬼胎都不是能吃亏的人,相互猜忌更是避免不了,这人心不齐,而我又追问结果,他们之间的间隙自然就显现出来了。”

    见众人好像真的被震惊了,司马傲天更是直接开口道:“现在这种情况,他们还有那些心思?”

    白漠寒有些好笑的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一个家族里面的都不见得会齐心,更何况这种以利益结合的临时联盟,看起来的确是气势汹涌了些,其实最是不堪一击,但凡有了一点的利益,他们就会自个动起来,根本不用再多做什么,他们自己都能折腾死自己。”

    两人闻言,俱都不可置信的望着白漠寒道:“这也是你一点都不担心的原因吧。”

    白漠寒笑了笑,却并不多说什么。

    这更加让司马傲天众人坚定了这话的真实性,尤其是司马霏儿,更是狠狠的在白漠寒腰间重重的掐了一下,望着白漠寒呲牙咧嘴的模样,司马霏儿一秒心疼之后,便狠狠的将人推了开来,没好气的道:“也不知道某人对我的保证才过了多久,这就又要明知故犯了。”

    白漠寒闻言忙解释道:“霏儿,今天的事情可真的不关我的事情,我没有想要隐瞒你的意思,这第一是你没问,第二却是知道的人多了不好,这才如此的。”

    见司马霏儿转过头不理自己,白漠寒刚准备再劝,司马傲天便忍不住道:“霏儿,别胡闹,这几天漠寒的事情都已经焦头烂额了,别让他再在你的身上耗费精神了。”

    闻听此言,即使司马霏儿心中还是有些不太痛快,但是也没有再闹,顿了顿开口问道:“那漠寒,接下来你计划怎么办。”

    深吸口气,白漠寒笑着道:“以不变应万变,不管怎么说,那条约我已经看过了,也修改过了,也交给了王聪,我现在的事情就算是够一段了,接下来不论结果怎么样,王聪总要亲自将那条约送回来,先看看他们商量的结果再说吧,还有父亲、漠奇,你们也放轻松些吧,便是你们现在紧张的要死,也改变不了结局吧,所以现在就开开心心的玩吧,至于以后的事,到时候在说吧,不然你们每天都将神经绷这么紧是很容易变老的。”

    司马傲天与白漠奇两人听闻此言,心中很是无语,忍不住都冲着白漠寒怒吼道:“我们这都是为了谁。”

    白漠寒笑着对两人拱了拱手,好笑的道:“心意谢了,但是真的没什么必要。”

    这话一出,可真是将司马傲天与白漠奇两人打击的不轻,两人深吸口气,赌气似的喝起手中的饮料来,对此白漠寒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再说什么。

    司马霏儿却是无奈的摇头道:“哎皇帝不急太监急。”这话一出,当下便招来了司马傲天和白漠奇两人火辣辣的眼神,司马霏儿忙调皮吐了吐舌头,不在说话。

    终于又过了三日,王聪才带着修改的条约书找在了白漠寒的身前,见只有王聪一个人,白漠寒不由向着王聪的身后张望了一会。

    瞬间,王聪看着白漠寒的眼神更加的冷了。

    白漠寒笑嘻嘻的言道:“别误会,别误会,我可真没什么别的意思,不过是见你竟然独自一个人来,心中有些奇怪罢了。”

    皮笑肉不笑的望了白漠寒一眼,王聪冷冷的道:“哦,为什么好奇,难道白漠寒你是看不起我吗。”

    摆了摆手,白漠寒忙道:“不,我如何可能会这么想,只是今日见王家主的行为实在是与往日不同罢了,毕竟王家主每次出场,排场可都不小。”

    王聪听到了这里,更是认定白漠寒在讽刺自己,恨恨的一拍桌子道:“少废话,我是来和你谈事情的,可不是来闲聊的,况且若我记得没错咱们之间的关系,应该还没有好成这个样子吗。”

    见王聪将话说成了这个样子,白漠寒“嗯”了一声,示意王聪可以开始了。

    便见王聪嘴角挂起了嘲讽的笑容,白漠寒人忍不住捂头道:“王家主,恕我直言,你的人缘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么好,你要是再这幅表情下去,真的连我都觉得你不好相处了。”

    “呵呵”笑了一声,王聪嘲讽的言道:“我不好相处是事实,我从来没有否认过,而且白漠寒,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没有好到谈论这样的事情,好了,我也不想和你浪费时间,等我说完,我便走。”

    就在王聪准备开口的刹那,白漠寒突然说伸手堵住了王聪接下来的话,而是直接开口道:“我想有件事我还是事先说清楚比较好,那就是我只接受我修改过的内容。”

    王聪闻言,抬头怒瞪白漠寒道:“你说什么,我没听出,白漠寒,你再说一遍行吗。”

    白漠寒顿时一笑,十分配合的道:“当然可以了,别说一遍,便是十遍八遍都没有问题。”话落,便接着道:“关于条约我只接受我自己修改过的那份,若是你这手里拿的与那份有些出入那就不用拿出来了,毕竟我可是不会接受的。”

    一拳捶在了白漠寒面前的桌子上道:“白漠寒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你不会现在的我是用着怎样的毅力再忍着呢,所以,你最好仔细看看,条约里面的事情咱们可以慢慢商量,若是你执意如此,那我也只能说声抱歉,我王家退出联盟。”

    白漠寒闻言,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好笑的道:“嗯……,这样啊,不知王家主这话里的内容是否和王家人商量过,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以前辈的身份提醒一下后辈,有些事情可不能光凭感情用事,要不然后果可是会很严重的。”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听闻此言,王聪的表情实在算不得好。

    对此白漠寒笑着应道:“善意的提醒,善意的提醒了,若是王家主一定要他当成是威胁,那也是王家内部带给你的,与我白漠寒可没有什么关系。”

    说到这里,白漠寒点了点面前的条约道:“再说,咱们也不是多有空的人,就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若是这条约没有按照我说的修改,那就请王家主带回去,修改好了再带过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