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司马傲林点了点头,“就是,亏我当初事事为他,没想到,在你面前拼命将我往下踩,百灵啊,这件事情可不能这么算了,你我夫妻一体,这个哑巴亏可不能就这么吃了。”

    见到丈夫可怜的模样,百灵摸了摸丈夫的额头,当下却言道:“你还好意思说这个,若不是刚刚大哥来了,有些事你是不是还打算一直瞒着我啊。”

    司马傲林闻言,尴尬一笑道:“怎么会呢,你可是我老婆,就算大哥不来,我也会慢慢说给你听的。”

    百灵怀疑的目光当下便看了过来,“是吗,那大哥来以前,你怎么不说呢,而且大哥来了你也不说,还是大哥提起你才说的,你说你到底是什么居心。”而此时,司马敦和司马懿见势头不妙,两人小心的踱着步,慢慢的往门口走去,正准备开门的时候,百灵的话,适时的响起,“你们两个,想去哪啊?”

    两人当下异口同声道:“娘、爹,你二位这不是刚刚团聚嘛,自然有许多话说,我们就不打扰了。”

    百灵听罢,当下哼了一声道:“我和你爹,有什么话,也不用避着你们,你们两个也在这给我好好听听,有些话就是说给你们听的,还有以后不准在出现欺瞒你娘我的事,知道嘛。”

    而人忙点了点头,保证道:“以后我们两个绝对不会了。”

    “最后如此,不然你娘我可不饶你们,这次念在你们表现不错,而且也是你大伯的意思,我就原谅你们了姑且。”

    二人一听这话,简直就是如蒙大赦,当下便开口道:“娘你放心,我们这绝对是最后一次。”

    这时百灵又转向司马傲林道:“傲林,你刚刚说的也对,大嫂那里,你就放心好了,我一会就去找大嫂,这次保证得好好跟大嫂说说,绝不让大哥他那么容易脱身。”

    闻言,司马傲林眼中忍不住闪过一抹得意的笑容,再说,这边司马傲林取得了妻子的原谅不说,还瞬间坑了哥哥一把,那感觉简直爽呆了。

    百灵见状,也忍不住高兴了起来,也不等改日了,与丈夫一起吃过饭后,便找到了齐思情,也不说别的,只将刚刚司马傲天在自个那里所干的挑拨离间的事情一股脑的说了个清楚,弄得齐思情当下便“呵呵”了两声,转了转当日司马傲天求婚时送过的戒指,齐思情,当下笑着言道:“弟妹放心,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回去跟傲林说一声,他大哥有的时候不太懂事,没事,还有我这个大嫂在呢,实在不行,我便重新教教他那个大哥做人的规矩。都这么大人了还办这种事,真是丢人。”

    百灵闻言,忙笑着言道“大哥毕竟是家主,大嫂随便教训教训就好了,这外在的面子还是要的。”说到这里,百灵忙捂唇一笑道“瞧我,可不是又在这里多管闲事了,大哥和大嫂都是明白人,哪里用的着我在这里多嘴。”

    这番话瞬间便让齐思情仿佛回到了那段最艰难的时候,死死的握着拳头道:“二弟妹如今的模样,可是跟上午大相径庭,嫂子我真的很欣慰,放心,该做的事情,我一定会做,二弟妹若是没事便先回去,也闹了一天了,我实在也有些累了。”

    不明所以的望了齐思情一眼,见其果然一脸不舒服的模样,便又客套的说了两句,还是很知趣的起身离开了。

    见门关上,齐思情恨恨的将手中的杯子扔了出去,深吸口气,将心中的憋屈通通咽下,这才言道:“哈,原以为这么多年我都忘记了呢,没想到如今竟然还是记得这么清楚,看来,过往对我的影响还是太大了些。”

    说到这里,齐思情愣愣的坐在椅子上,待司马傲天回来看到的就是这番模样,小心的蹲在了妻子的面前,司马傲天担忧的问道“你怎么了。”

    深吸口气,齐思情淡淡的问道“你还问我怎么了,我倒是要问问你,你今天在傲林和百灵那里都做了、说了些什么。”

    司马傲天顿时一愣,当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肯定是自个那个弟妹来过了,而且还没说什么好话,当下司马傲天便眼神有些闪躲的望向了窗外,装出一副没有听到的模样,见此情景,齐思情用力一推,将其推了出去,方才愤恨的道“看来你是不想说了。”

    小心的站起身来,司马傲林忙强笑道“思情,好端端的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发这么大的脾气,我不过是说了两句玩笑话,并没有什么过分之处,倒是你怎么就发这么大的火呢,可是有什么人惹你了。”

    闻听此言,齐思情瞪了司马傲天一眼道:“什么人,能是什么人,明知故问。”

    司马傲天当下却还是故作不知,抵赖道:“看来是傲林他们。”

    齐思情当下就是冷哼一声道:“他们不过是外因,是你,你才是主因好吗。”

    “我怎么成主因了,我刚刚去他们那里也没说什么啊。”

    “你……”只一个字,齐思情的眼泪便忍不住落了下来,司马傲林这下子可是惊的够呛,忙担忧的问道“这好端端的到底是怎么了,傲林他们对你说什么了,你等着我这就去修理他们去。”

    背对着丈夫坐了下来,齐思情没好气的道“还不给我站住,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吗,去什么去,还想再让百灵冷嘲热讽我一番。”

    司马傲天身子一顿,小心的再次蹲在了齐思情的身前,拖住齐思情的脑袋,深吸口气道“让你受委屈了。”

    这话一出,齐思情本已经咽回去的眼泪,终是委屈的落了下来,一头扑在了丈夫的怀里,便痛哭了起来。

    司马傲天苦笑的拍了拍妻子的额头,此时也实在不知道说些什么安慰的话,只能等着妻子慢慢的哭过之后,方才言道“我知道这么多年让你受委屈了,只是这么多年已经过了,过去的事情,却是不能挽回了,不过今天的事情我给你做主,你放心,我这就去收拾了他们,百灵是弟妹我倒是不好说什么,可司马傲林这个弟弟倒没有什么,你想怎样,只管开口,我保证让你心里痛快了。”

    齐思情其实也就是那么一阵,如今哭出来心里也就舒服多了,又见丈夫这么说话,当下没好气的便在丈夫身上捶了两下,方没好气的道“说来说去,还不是你搞出来的事情,你说你好端端的惹他们做什么。”

    司马傲天闻言,当下便忍不住开口道:“思情,这可真不是我搞事,我刚刚也是闲的无聊才去找傲林聊聊天,接过进去,弟妹就揪住我不告诉她二弟死讯的事不放,我没办法才那样的。”

    齐思情听了笑了笑道:“你呀,还是年轻时候的性子,你说你帮忙就帮忙,怎么还给傲林挖坑呢,这下可好,都报应在我身上了。”

    司马傲天当下尴尬一笑道:“我也是一时兴起,想看看傲林吃瘪的样,谁知道这小子居然还有这么一手。”

    “你呀,都当上家主这么长时间,怎么就不能稳重些呢,哎!”

    说到这里,齐思情不等司马傲天说话,便又在其身上重重的踢了两脚,这才言道“算了,我也不想和你废话了,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如今这情况四国大比也比完了,你是不是能跟着我们回去了。”

    摇了摇头,司马傲天有些遗憾的道:“只怕是还不行了,你可能不知道漠寒这小子还真的做到了。”

    “什么?”

    “做四国的领导者啊,他当时信誓旦旦的说着,我还骂他做梦来着,没想到这才多长时间,还真让这小子给办到了,老实说我现在越来越佩服自己的眼光,将这么个宝贝给弄进司马家里来,咱们司马家以后荣光的时候还在后头呢。”

    唾了丈夫一口,齐思情有些没好气的道“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要说眼光好,还得说我们霏儿,瞧瞧出去一趟,就拽了个独一无二的丈夫回来,这眼光随我。”

    话到这里,本以为丈夫会自得的说几句,不想却见其只是直愣愣的看着自己,顿时没好气的道“好奇怪,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司马傲天却是淡淡的回了句“我今天没什么啊,刚刚不是还惹你生气嘛。”

    齐思情当下没好气的道:“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也是真奇怪了,你今天竟然不自夸了。”

    司马傲天嘴角扯出一抹大大的笑容,“哦,夫人你原来是说这个啊,说实话,我现在可是不敢太嘚瑟了,况且夫人都将我夸成这样了,我好歹得保持些谦虚。”

    齐思情一愣,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些什么,脸上一红,忙将脑袋移到了一边,司马傲天一见妻子小女儿搬得的姿态,当下心里也是一阵的荡漾,动情的看着妻子。

    这边夫妻二人一时浓情蜜意,另一边,白漠寒夫妻二人带着两个儿子也可谓玩的尽兴,司马霏儿望着抱着儿子,身上还挂满东西的丈夫,忍不住笑了出来。

    白漠寒望了望自身,也紧跟着笑道:“我这个模样很好笑吗。”

    司马霏儿点了点头,“确实蛮可笑的,说实话我都没想象过你这幅居家的样子,如今这么出现在我面前了,我可是有点像看西洋景了。”

    白漠寒闻言,笑着言道“看来,往日里是我陪你的日子太少了些,不过你放心,以后我会多抽出些时间来陪着你和孩子们的。”

    司马霏儿笑了笑,将丈夫身上的东西取了两样下来,这才言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已经努力做个好丈夫了,我又不是那不懂事的,不用处处跟我做保证的。”

    白漠寒闻言紧跟着笑道:“好好好,我不说了,以后你只看我的表现就好。”

    说着,白漠寒忙又望向两个儿子道:“宝贝们你们觉得父亲我可笑吗。”

    两个小家伙年级虽小,可也知道“可笑”并不是个好词,对视一眼,双胞胎的默契,促使两人俱都竖起个大拇指道:“帅呆了。”

    白漠寒一愣,回过神来,忍不住将两个孩子抱的更紧,忙不迭的夸道:“不愧是我的儿子,这话说的就是让人舒心,高兴的紧。”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没好气的笑道:“行了,大街上腻歪什么呢,时间也不早了,估摸着现在母亲也将父亲修理的差不多了,咱们倒是可以回去看看了。”

    白漠寒听了这话有些好笑的接过了话头道:“父亲,那人估计心中指不定怎么想修理你呢,不过媳妇你放心,无论什么时候,我一准站在你的一边。”

    摇了摇头,司马霏儿没有搭理丈夫的意思,转身便走,白漠寒见状忙跟了上去。

    待回到家中感觉到家中的平静,司马霏儿虽好奇父亲的遭遇,却聪明的什么都没有讲,笑嘻嘻的上前拽着母亲的胳膊道:“母亲,你可看见你的小孙子了,可不可爱。”

    随着女儿的话,齐思情不由想起营养液中的孩子,小小的,拳头大小的一团,只一眼,她都要被萌化了,可随之而来的便是满满的心疼,终是忍不住在女儿的头上打了一下,方才开口言道:“还说呢,要不是你们不当心,我的乖孙怎么会受这么大的罪,也不知道你们做父母的心都是什么做的,孩子在营养夜里受罪,你们还有心情去外面玩乐,这心怎么就这么大呢。”

    深吸口气,司马霏儿无语的看着一会一变的母亲,乖乖认错道:“好好好,都是我们的不是,以后我保证时时刻刻的待在我家晨曦身边,直到我家晨曦从营养液里面出来为止,这样总行了。”

    这话一出,当下便将齐思情给逗乐了,又是两巴掌拍了过去,方才没好气的道:“说什么傻话吗,别告诉我,你没个方便的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