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1章
    说罢便将两个孙子带着,一起上了飞艇,没多时,便来到了白漠寒等人所住的酒店中,望着早早等在那里的丈夫等人,齐思情冷哼一声,看都没看就带着两个孙子走了进去。

    同样的,百灵倒是有些不同的反应,望着丈夫呆呆的模样,就是一肚子的气,忍不住一脚踹了过去,方才言道:“这么看着我做什么,看到我不高兴是吗。”

    见妻子脸上已经闪现了恼怒之色,司马傲林深色尴尬的言道:“怎么会呢,我只是没有想到你会过来吗,这太惊喜了,难免就有些呆住了。”

    说到这里,司马傲林便早已将媳妇搂在了怀里,直往酒店里走。

    百灵意思的挣扎了几下,便也安稳了下来,司马懿和司马敦二人忙跟在父母的身后大气都不待喘的,再说白漠寒与司马霏儿二人得到了消息也忙匆匆赶了回来。

    见到女儿,齐思情忙将其搂在怀里,仔细的查看着,见其果然好端端的,这才笑着拍打了女儿两下,怒道:“你们父女两个都是一个样,出了事情怎么也不知道和我说一声,若真发生了什么事情,岂不是让我活不了了。”

    司马霏儿听闻此言,便知是自己中毒的事情被母亲知道了,不由狠瞪了自己的父亲一眼,这才将母亲安抚的坐了下来,笑着言道:“母亲,这事也怪不得我,我当日昏昏沉沉的哪里知道这些,漠寒更是守在我身边寸步不离的,父亲又去处理其他的事情,等我醒来的时候,自然以为父亲已经说过了,难道父亲没有说吗。”

    此言一出,司马傲天真的恨不得昏死过去,不敢相信这话是女儿说出来的,虽然都是事实,只是由女儿说出来这味道怎么就变得这么不一样了呢。

    不过很快司马傲天就没有深思的机会了,只因齐思情此时已经退了一步,笑嘻嘻的将两个孩子推到了司马霏儿的身边道:“你和漠寒也好久没见孩子们了,快带他们出去玩,至于你父亲这里,我与他也有许久没见却是有好多话要说的。”说着话齐思情的脸上便露出了一抹愠怒。

    司马霏儿闻言,忙点了点头道:“知道了母亲,我这就带孩子们出去,哦,对了还有母亲我刚刚和漠寒逛街看到许多好玩的东西,等回来给你带些啊。”

    在母亲身边刷够了好感度,司马霏儿挥了挥衣袖,无视自家父亲求救的眼神,带着丈夫的两个儿子都走了出去。

    弄得司马傲天整张脸气了个通红,见到丈夫模样,齐思情轻咳一声,司马傲天便瞬间僵直了身子。

    齐思情见状,好气又好笑的道:“怎么,现在知道怕了早干什么去了。”

    司马傲天讪讪一笑,忙道:“思情,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像女儿说的那样。”

    见司马傲天说到这里,齐思情毫不客气的打断道:“哦,不是吗,那意思就是说,你女儿躺在那里的时候,你也没有走开是吗。”

    话到这里,司马傲天方才知道不对劲的地方到底在哪里,刚想要解释。齐思情便已经冷笑一声道:“够了,我一点都不想知道,你是因为多重要的事情,能将你生死不知的女儿给丢下,我只知道,司马傲天我对你真的很失望。”

    司马傲天听到这里,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无奈的道:“思情,你现在在气头上,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心里都不会痛快的,这样好了,你先冷静一下,我一会再过来,这段时间你也可以走走看看,就会知道,我当时的情况是多么不得已。”

    话到这里,见妻子没有丝毫动容,司马傲天尴尬不已的走了出去。

    转身便来到了司马傲林的屋内,只一眼,便也发现屋内的情况怪怪的。

    自家弟妹明显是在生气,心中一惊“不会,这又撞枪口上了。”

    轻咳一声,司马傲天将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便忙开口道:“那个傲林,大哥想起来,我还有事,便先去处理了。”

    话落司马傲天刚一转身,就听身后的弟妹似笑非笑的言道:“大哥,且慢,按说,你我身份并没有多少话可说,可是今天我百灵做弟妹的倒是有几句话要问问大哥,我是不是傲林的媳妇。”

    司马傲天闻言,忙道:“当然是了,这还有什么疑问的吗。”

    “呵呵”笑了两声,百灵便接着问道:“既然是,那我就想问问,我家傲林死的时候,大哥怎么就没让个人通知我一声。”

    被这么一问,司马傲天也很是尴尬,只有强笑道:“弟妹别生气,当日傲林不是假死吗,既然是假死,告诉弟妹,你岂不是白伤心一场吗。”

    扫了司马傲天一眼,百灵方才接着道:“话虽说的没错,可若我记得没错,当日大哥似乎并不知道那是假死。”

    这么一说,司马傲天顿时更尴尬了,忙给站在一旁当柱子的三人拼命的使眼色,见此情景,百灵冷冷一笑道:“大哥有话还是跟我说,他们三个我已经说过了。”

    听闻此言,司马傲天只觉得的是找虐,本是想在弟弟这边找些安慰的,不想安慰没找到不说,反而过得更憋屈了,轻叹口气,司马傲天无语的望了弟弟一眼,竟是直接拜了下去,见此情景可将百灵吓了一跳,而见状的司马傲林也忙走上前去,双手去扶司马傲天,此时百灵也慌忙躲了开来,很是不自在的道:“大哥,你这是做什么,这样做可不是要让我被人骂死了。”

    闻听此言,司马傲天只做出一幅羞愧的模样道:“弟妹,这件事是我的不是,当日二弟身死,我知道你一向与二弟相好,若是知道二弟出事的消息,只怕你也活不成了,所以我这才交代了阿懿兄弟两个,先不告诉你,虽是为了你着想,可是却也如你所说,并没有考虑你的心情,两个孩子都是好的,你就别责怪他们了。”

    话到这里,司马傲天突然一顿,视线不由聚集在了司马傲林的身上,瞬间司马傲林只觉不好,冷汗都冒出来了。

    而司马傲天所做的事情也的确如他所想,只听司马傲天言道:“其实弟妹啊,不是我说,这说来说去啊,我和阿懿他们只不过是个从犯,这主犯应该是二弟才对,都怪二弟这人,你说你瞒着别人也就算了,怎么能连兄长妻儿都瞒呢,这不是胡闹吗,再者当时是我拦着没将他的死讯传到你的耳朵里,若是当时我没拦着,这死讯到了你的耳朵里,弟妹你一时想不开出了什么事情,你说这以后的事情怎么整,我可在找不出一个你给阿懿他们当母亲了。”

    司马傲林听到这里,哪里还敢沉默下去,慌忙接口道:“我说大哥,你可不要害我啊,当时的情形,你也知道,那郑秀派人杀我,自然要确定我死没死,我又不知道你们的演技怎么样,这要是你们漏了一点馅,那我那些伤岂不是白受了,罪不是白遭了。”

    话到这里,百灵忙着急的望向丈夫道:“什么,受伤,你伤到哪里了,有伤你怎么不说呢。”

    百灵边说,便想将丈夫的衣服给扒下来,司马傲林见状,一脸尴尬的拽着自己的衣服道:“别别别,大哥还在这里呢,你这样做像什么样子,更何况,原先是有些伤,不过早就好了,漠寒手里那些玩意你又不是不知道,连个疤都不带留的,而且都这么长时间了,现在的我再好不过了。”

    司马傲林话落,见媳妇望着自己的眼中满是担忧,脸上的怨怼却是去了个干净,松了口气道:“百灵,你原谅我了是吗。”

    闻听此言,百灵顿时一拳捶在丈夫的胸口,不甘不愿的道:“原谅你,你知道我这些天是怎么过的吗?成天的担心,虽然你那两臭小子跟我联系,但是却是一通的含含糊糊,搞得我心里更是别扭的厉害,这些天我简直就是煎熬。”

    司马傲林也知道妻子这些天肯定是食不知味,睡觉肯定也睡不好,当下忙安慰道:“百灵,我知道错了,但是这次确实是特殊情况,不过这次的结果却是不错的,我们可是粉碎了一个巨大的阴谋。”说到这司马傲林忙看向了司马傲天。

    司马傲天自然心领神会,当下便开口道:“是,二弟这次确实是最大的功臣,不过虽然咱们取得了巨大的成绩,但是这也不是你瞒着弟妹的理由,所以你最好还是反省反省。”说到这,司马傲天脸上露出一抹狡黠,那意思明显就是,“我这不过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你也接着。”

    司马傲天本听着前几句还心里高兴的不得了,但是听了最好这几句,心里就开始打鼓了,当下忙小心的看了自个妻子一眼,见其脸上并没有多少变化,这才放下心来,开口道:“百灵,你放心,我保证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绝不会在犯。”

    百灵此时起也已经消了个差不多了,当下点点头道:“算了,我这辈子都被你吃定了,看在你刚刚痊愈没多少时间的份上,这次就这样算了,不过记得绝不可以有下一次,不然我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的,记住了没有。”

    司马傲林慌忙点了点头,刚想在说些保证的话,但扭头看了司马傲天一眼,便忙开口道:“百灵,你瞧咱们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大哥在这里,到底有些不方便,你看是不是……”

    秒懂了丈夫的意思,百灵忙走到司马傲天身前道:“大哥,刚刚的事情是百灵莽撞了,百灵在这里给你道个歉,只是接下来我们夫妻有些私房话要说,就不跟你聊了。”

    抽了抽嘴角,这么明显的赶人,司马傲天又不是傻子如何看不明白,只不过若是弟弟开口,他倒是能坚持着不走,可这说话的人是弟妹,他一个当大伯子倒是不好再聊,无语的瞪了弟弟一眼,司马傲天当下应了声“好”字,司马傲林见状忙望向妻子道:“我去送送大哥。”

    见妻子点头,兄弟两个忙匆匆出了门外,司马傲天当下没好气的道:“你这卸磨杀驴未免也太快了,这么做你亏心吗。”

    司马傲林闻言,淡淡的望了其大哥一眼道:“对别人也许有点,对你,我可是一点这种情绪都没有,你可别忘了,大哥刚刚是怎么帮弟弟的忙的,放心,我这人向来就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待哪日我到了嫂子身边,定也如此帮衬一番。”

    司马傲天闻言,险些没有被口水噎个半死,没好气的在弟弟的肩膀上重重的捶了一拳,方才言道:“你敢,傲林不是我说,你如今是越发不像话了,连我都威胁起来了,看来是往日里,我对你太好了。”

    淡淡一笑,司马傲林方望着司马傲天道:“大哥,做人要认清现实,以前的事情先不说了,我可是记得,这些日子,你的所作所为没有一样不是坑我的,这样也算对我好,那我还真求求大哥你,以后不要对我这么好了。我实在是消受不起啊。”

    司马傲天无语的望了弟弟一眼,食指抵在司马傲林的唇边道:“总之,不准你在你嫂子面前胡说八道,不然,我会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坑弟。”说着还捏了捏自个的拳头。司马傲林却完全没有理会,继续往前走着,司马傲天见弟弟也没什么反应,当下也失去了兴趣,转身便直接离开了。

    司马傲林看了看司马傲天的背影,嗤笑一声,转身便回了屋子,不过对于司马傲天的威胁,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回到屋子里,便直接将司马傲天出卖了个彻底,更是在妻子面前点明了司马傲天的“险恶用心”,充分引起了百灵的正义感,当下便怒道:“再没想到大哥是这种人,往日里竟是我看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