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闻听此言,白漠寒十分认同的道:“这话我倒是相信,mary那人可实在厉害的紧,要知道你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欺骗他,我都不敢想你会有什么样的结局。”说罢,白漠寒还夸张的打了个冷颤。

    见白漠寒不仅不安慰自己,反而幸灾乐祸了起来,鲛人瞬间怒道:“你还是不是我兄弟,知不知道我为了你,被mary怼了多少次,如今,你不仅不帮忙,反而是这种态度,对得起兄弟我吗。”

    可能是想到自己这么做确实过分了些,白漠寒当下便忙言道:“好好好,就算是我不对好了,不过你还是尽快和mary坦白,不然时间拖得越久,你就会死的越惨。”

    想想mary的脾气,鲛人自然知道白漠寒没有撒谎,不由苦笑道:“本就是我的不是,便是mary要杀了我也是应该的,如今我只希望mary不要太伤心,便是要了我这条命去,我都不会皱皱眉头。”

    听闻此言,白漠寒无语的望着鲛人,如此强烈的视线,鲛人如何会感觉不到,忙讪讪的望着白漠寒道:“怎么了,这么看着我。”

    白漠寒摇了摇头,带着几分无奈道:“没想到连阿蓝你都沦陷到这种地步了,爱情果然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东西。”话落,白漠寒长叹口气,仿佛自语般的道:“这都叫什么事情。”

    听到这里,鲛人也忍不住笑出声来,想着这些日子在以来和mary相处的瞬间,鲛人的脸上就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开口言道:“但是你也不得不承认,有爱情的存在真的甜蜜的很。”

    白漠寒无语的望着鲛人,无力的摇了摇头,开口言道:“如今,你比我还要夸张些,算了,左右这事情你自己看着办,要不你就直接拖到mary生产以后,到时候,我就不信他能把你和孩子一起灭了。”

    鲛人闻言,笑嘻嘻的道:“漠寒我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倒是你自己还有霏儿的事情,你可得上上心才是。”

    被回怼了回来,白漠寒也是忍不住叹了口气。拍了拍鲛人的肩膀,忙道:“你说的不错,我连自己的事情都搞不清楚,还在这里跟你说这些没用的,哎!你自己的事情还是你自己看着办。”

    话落,白漠寒便转身离开了。

    望着其的背影,鲛人也是一脸无奈,又见mary走了进来,鲛人更是心惊胆战,有些慌神。

    一见鲛人这个模样,mary瞬间嘴角便挂起冷笑道:“怎么见了我怕成这个样子,完全不像平常的你啊。”说到这,mary突然双目圆睁,接着开口道:“难道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只见鲛人忙一脸无辜的道:“没有……”

    不等鲛人说完,mary便已然开口道:“别跟我说没有。你认为你现在这个模样会有人相信吗。”

    讪讪一笑,鲛人小心的望着mary道:“其实我们真的没说什么。”

    见到了这个时候,鲛人还不说实话,mary眉头一皱,高声言道:“到底说了些什么。”

    心虚的望了mary一眼,鲛人终于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上前抓着mary的双手道:“其实,我还真有件事情瞒着你,漠寒今天来为的也是这个,我希望你能认真听我说完,听完之后,我随你处置。”

    似笑非笑的望了鲛人一眼,mary当下冷笑道:“看来这所瞒之事还不小啊,白漠寒示意你跟我坦白,怎么,若是白漠寒他今天不看在我救了他的妻儿份上开这个口,你是不是计划瞒我一辈子。”

    闻听此言,鲛人神色间更尴尬了,小声小气的言道:“根本就瞒不了那么久,孩子生下来说不定就得曝光了。”

    “你说什么。”mary冷冷的望向了鲛人。

    鲛人见状,赶忙双手合十道:“那个mary啊,我真不是想瞒你,实在是我假扮漠寒的事情你刚发现,若是这事一起说了,估摸着你得再补一剑。”

    mary淡淡的扫了鲛人一眼,方才言道:“那现在给我说清楚。”

    纠结了一番,鲛人闭着眼睛恢复了原型,本以为会听到尖叫声,但没想到等了半天什么动静都没有,不由试探的睁开了一只眼睛,见mary呆愣在了原地,忙移到了其身边,晃了晃手指有些担忧对方是不是打击太大了。

    mary回过神来,见一切并不是什么幻影,当下便扑到了鲛人身上,不停的摸索,鲛人心中一虚,不停的闪躲着,“mary你这是做什么呢,快松手。”

    mary狠狠的瞪了白漠寒一眼,怒道:“别动,犯了错的人有什么资格说话,你给我老实呆在那里,若敢动一下,我动的就不是手,而是刀了。”

    听闻此言,鲛人果然不敢再动,mary一脸兴奋的扫过鲛人的全身,一丝一毫都不曾放过。

    鲛人打了个哆嗦,却见mary脸上并没有害怕,反而一脸兴奋的模样,不由疑惑的道:“mary你难道不害怕吗。”

    mary闻言照着鲛人的脑袋之上就来了一下,当下没好气道:“有什么好害怕的,你又不是没见过我做出来的机械人,基因人,比起你来可是风格独特多了,话说,你真的是鲛人,传说中的那种。”

    既然已经说出口了,鲛人自然不会再有什么隐瞒点点头道:“嗯,是的。”

    闻听此言,mary脸上的神情更加兴奋道:“哦,难怪原先见到你的时候你会有那种手段,果然不是一般人。”

    正当鲛人停了这话心里打鼓的时候,mary又接着开口道:“那你原来生活在那里,又在那里生活了多久,听说鲛人寿命很长,是不是真的。”

    望着mary双眼亮晶晶的模样,鲛人打了个冷颤,下意识的言道:“是真的,只是mary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感觉要将我生吞活剥了一样。”

    mary闻言,笑着点头道:“你这话说的也没错,我确实有这个意思。”望着鲛人战栗的模样,mary拍了拍鲛人的肩膀安抚道:“不过你放心好了,不会真的让你去死的,不过是请你配合着做些实验罢了。”

    鲛人这下子身子更加**了起来,不过看着mary如花的笑颜,重视硬着头皮言道:“只要你不生我的气,你说什么我都配合。”

    mary脸上瞬间露出一抹笑容道:“哦,真的是这样。”见鲛人点头,mary瞬间拿出一只针筒来,二话不说便扎进了鲛人的身体里,抽了一管子血出来,兴奋的言道:“你自己出去玩,我忙着呢,没事不要来打扰我。”

    讪讪的被人推了出去,鲛人有些无语的望着自己道:“果然我选择的女人就是不同寻常啊,这反应也真是绝了。”

    深吸口气,回头望了一眼已经关上的房门,鲛人这才摇头离开了。

    且说,随着白漠寒的细心照顾,司马霏儿也渐渐恢复了健康,而营养液中的小家伙也日渐精神了起来,白漠寒眼中忍不住露出了笑容,这才有心思关心白家与欧阳家的后续。

    司马傲天忙将当日的情形讲了一遍,原来自从司马霏儿受伤之后,两家便自动停了手,这几天也安分的很,再没闹出什么事情来。

    白漠寒闻言松了口气,转而问起道:“制度的事制定的如何了。”

    司马傲天闻言,有些担忧的问道:“倒是各家都争的厉害,只是漠寒,这件事你真的不计划参与进去吗,要知道,若等制定出来,可就不好更改了,你什么都不说,万一这里面有对你不利的事情,该怎么办。”

    闻听此言,白漠寒当下言道:“制定制度的目的,便是用来限制我的权利,我参与进去做什么,这事父亲不用担心,随他们去。”

    被白漠寒直指核心,司马傲天倒也不好再说什么,唯有笑着点点头道:“这话倒也没错,只是我有些担心。”

    “父亲,没事的,我做事有分寸,若他们的结果太过分,我会出手的,我可不想坐以待毙。”

    见白漠寒这样说,司马傲天也只能强迫自己静下心来,望向女儿道:“霏儿,看样子可是大好了,有了这次的教训,以后做事可要小心点了,最好寸步不离的跟在漠寒身边,可不要让我再吓我了。”

    见父亲这么说,司马霏儿忍不住撇了撇嘴道:“父亲说的好像多关心我似得,遇事还不是将我这个女儿撇在了一边,这是我活过来了,若是没有,父亲,你就不遗憾吗。”

    这边司马霏儿话音刚落,司马傲天便忍不住用手掌抵住了司马霏儿的嘴道:“童言无忌,好端端的说这个干吗,再说了,是父亲我愿意去的吗,还不是漠寒死活要待在你身边,半步都不肯离开,他好容易当上这个领导人,总不能就这么丢了。父亲我也是相信漠寒和mary的实力,这才离开的,若是你真有危险,你以为父亲我会就这么离开吗。”

    听到这里,司马霏儿眼中这才缓和了下来,不过依然瞪了白漠寒一眼道:“都是你的错。”

    白漠寒闻言,忙连连点头道:“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所以以后,就是父亲说的话,以后,你定要寸步不离的跟着我,这样我也能确保,你的安全。”

    笑嘻嘻的应了声“是”,司马霏儿便忙跑到旁边,见儿子睁开了眼睛,不由一脸兴奋的道:“漠寒,你快看,他在看我,他在看我啊,真神奇。”

    白漠寒闻言,也忙跑了过来,果然见自家宝宝睁开了眼睛,嘴角溢出了一抹笑容,温暖的道:“宝宝,我是父亲啊。”

    司马傲天此时也凑了过来,指着自己道:“宝宝,我是爷爷,是祖父啊。”

    只不过小宝宝显然还没有什么意识,该怎么玩怎么玩。眼中并没有几人,不过白漠寒几人还是觉得可爱死了。

    望着孙子的模样,司马傲天忙道:“孩子的名字,你们取好了吗。”

    白漠寒与司马霏儿一愣,白漠寒顿时有些好笑的道:“父亲,哪里顾得上呢,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两天担心他们的安危都来不及,倒是父亲,你问这话,可是已经想到了不错的名字。”

    司马傲天正要开口,司马霏儿不着痕迹的将人往后一推,笑望着白漠寒道:“漠寒,这可是我们的孩子,你心里就没有什么好的名字吗。”

    白漠寒略思索了一下,便笑着言道:“晨曦这个名字,霏儿你觉得如何。”

    司马霏儿一愣,有些好奇的道:“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淡淡一笑,白漠寒没有说出口,可司马霏儿却意识到这里面定然有什么特殊的含义,便忙笑着道:“蛮好听的,就叫这个,白晨曦,果然好听的很。”

    一听这个孩子姓白,司马傲天当下有些不乐意的挡在两人道:“霏儿,你胡说什么呢,便是孩子叫晨曦也应该姓司马才对,司马晨曦,已经有了一个姓白的孩子了,这个孩子说什么都要姓司马,司马晨曦不然名字我取。”

    司马霏儿尴尬一笑,对着丈夫点了点头,便忙推着司马傲天走到了一边道:“父亲,你这是做什么呢,便是为了继承司马家,也有了继承人了,这个孩子姓白又有什么不对,漠寒毕竟是孩子的父亲。”

    “呵”了一声,司马傲天不服气的道:“正常情况下这样自然没问题,可漠寒说白了,是入赘司马家,你生的孩子全姓司马也说的过去,如今让了一个给他已经是我这个做父亲的宽宏大量了,若再抢就有些过了。”

    见父亲又提起入赘这件事情,司马霏儿顿时没好气的道:“父亲,你以后千万别在说这件事了,好端端的又说这个做什么,你明明知道以漠寒的本事要不是因为我,怎么可能入赘司马家,但是人家有心,咱们做事却不能太过,因为入赘这事,他在外面受了多少的委屈,就是现在见了面即使口中不说,心里又有几个不笑话他,你如今不让一步,难道真要让他有一天对司马家失望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