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望着鲛人此时的模样,mary嘴角的笑意怎么也压抑不住,只得将视线移了开来,依然“嗯”了一声。

    鲛人的脸瞬间委屈不已,好在此时已经到了白漠寒的屋子前,鲛人忙抱着mary走了进去,见司马霏儿已经躺在了床上,双手合十,对着mary拜了一拜,这才忙道:“漠寒,可有什么我们能帮忙的。”

    这边鲛人话音刚落,就听白漠寒瞬间言道:“让mary快过来。”

    应了声“好”,鲛人一脸哀求的望着mary,见此情景,mary这才走到了白漠寒的身边道:“有什么事。”

    “帮我看看霏儿,可有什么问题没有。”

    白漠寒这话一落,mary便忍不住嗤笑道:“不会,骄傲如你,也有求我的一天。”

    见到了这个时候,mary还在纠结在这件事上,白漠寒顿时怒道:“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还不快来看看霏儿的情况。”

    嗤笑一声,mary指着自己道:“你现在该不会是在对我发火。”

    话刚到这里,白漠寒便冷冷的望向mary道:“mary,这个时候最好别惹我,我都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见白漠寒与mary之间的气愤越来越僵硬了起来,鲛人赶忙上前道:“那个,现在可不是你们吵闹的时候,说说看,先救霏儿是正经。”说话间,鲛人忙祈求的望了mary一眼,见其有了软化之意,这才松了口气,望向白漠寒道:“霏儿,没事。”

    摇了摇头,白漠寒有些担心的拂过妻子脸庞的碎发,这才言道:“如今不好说,所以我才想让mary帮我看看。”

    望着白漠寒**的双手,鲛人忙上前将其的手给握了起来,轻声安抚道:“漠寒,别担心,你比霏儿晚了那么久解毒都没有事,更何况霏儿可是当下就被你给喂了药,定然不会有事的。”

    白漠寒苦笑道:“我和霏儿的情况并不一样,我内力深厚,便是没有解药,也可以凭内力将这毒素压制下来,可霏儿不同,她虽修为不错,但是郑秀的毒霸道的很,光凭自己是压不下来的,更不用说,霏儿肚子还有个小的,我只怕是……”

    说到这里,mary忍不住接过了话头道:“这句话你说的倒是没错,这毒处理起来并不难,难得是她肚子里的孩子。”

    说着mary手上一点,便见小小的婴儿浮现在众人面前,只不过与往日不同的是,孩子的嘴唇此时已经变成了青紫色。

    白漠寒心中一痛,更加痛恨起自己一时的大意,却造成了现在这样的结果。

    mary见白漠寒愣着了,瞬间在其面前挥了挥手道:“现在有个办法,就是我现在将她肚子里的孩子剖出来。”

    听闻此言,白漠寒下意识的望向那个小小的婴儿,眼中闪过一抹沉痛,终是闭眼点了点头道:“只要能保住霏儿,孩子以后总会有的。”

    无语的看着话只听一半,就在那里自怨自艾的白漠寒,长出口气,方才接着道:“我说,你倒是听我将话说完啊,谁说孩子要死的。”

    这话一出,白漠寒难得呆愣的望着mary道:“你说什么,孩子不用死,可是如今孩子根本没有足月,剖下来在,怎么可能活的了,你不用再安慰我了。”

    深吸口气,mary方道:“我说你到底是哪里来的外星人啊,将三个月以上的婴儿取出母体,在营养液中培育成长,这全星际都知道的事情,别跟我说你不知道啊。”

    白漠寒头脑一片空白,只是觉得mary说话的样子不想起傻的,便忙将目光聚集在了司马傲天的脸上,见其点头,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笑容,转瞬间又担忧了起来。

    不用多说,mary便知道白漠寒定然是又纠结起给mary剖腹的事情来,mary深吸口气,望了司马傲天一眼,便起身将白漠寒推了出去。见其还要反抗的意思,mary毫不客气的道:“你最好搞清楚,现在只有我能救得了他们母子几个,你有种就在这里给我耗时间。”

    终于感觉对方软化了下来,mary瞬间便将人给推了出去。

    只过了十五分钟,mary便将房门给打了开来,白漠寒忙着急的追问道:“怎么样,他们母子没事。”

    “得”了一声,mary没好气的道:“这点小手术,我出手,你确定你问的不是废话吗。”

    听到这里,白漠寒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喜色,瞬间将mary给推了开来,急匆匆的跑到屋子里了。

    鲛人忙上前小心将mary搂在怀里,担忧的查看mary身上没有什么损伤,这才紧张的问道:“mary可有伤到哪里。”

    硬挤出了两滴眼泪,mary的神色十分的委屈,鲛人顿时大怒,转身便要往内走, mary忙一把将人给拉住道:“要修理他不急于一时了,等过两日再说好了。”

    鲛人下意识的望了mary一眼,望着其眼中**裸的担心,顿时带着几分好笑道:“mary在担心我吗,放心好了,虽然我承认漠寒却是很厉害,可你的男人也不弱的,不过既然mary这么说了,那你放心,那我就再等两天,让他没后顾之忧之后,再好好的为你讨回公道,便是兄弟,对你动手这样的事情,我也绝对没法容忍。”

    且不说这里鲛人与mary两人如何秀着恩爱。只说白漠寒回到屋内,见妻子果然没事,顿时松了口气,又见旁边一个类似鱼缸一样的玻璃舱内自己的孩子正在里面飘荡着,只那青紫的嘴唇让白漠寒忍不住心中一痛,想着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大意造成的,白漠寒杀了自己的心都有。

    司马傲天此时拍了拍白漠寒的肩膀道:“漠寒,既然霏儿这里没事了,那你是不是得过去看看,那白家和欧阳家的事情,你总要调和一下。”

    见女婿痴痴的望着女儿,半点要离开的意思都没有,司马傲天虽心中高兴,可是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责任的重要性,不得不再次提醒了几句。

    白漠寒这才扭头言道:“父亲,都是因为我,霏儿才会变成这样,若是让她知道,她躺在这里的时候,我走开了,会不高兴的,更何况,白家和欧阳家可以说是世仇了,我想他们自己会处理好的,父亲不用担心。”

    “可是,漠寒。”

    见岳父还想在劝,白漠寒抬手示意司马傲天什么都不用说了,他不会离开的。

    见状,司马傲天也不好再说什么,唯有转身离开,自己去处理这样的事情了。

    静静的望着妻子,白漠寒也不知道时间到底过了多久,突然间霏儿的眉头动了动,眼中闪过一抹惊喜,忙开口喊道:“霏儿,霏儿,醒醒,和我说说话好吗,如今我才知道,你当日看着躺在床上的我是什么感觉,对不起,没有将你的心情考虑进去,可是请你睁开眼睛好不好,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你毫无知觉的躺在这里,我真的好害怕。”

    听了这话,司马霏儿努力睁了两下眼睛,几次努力终于冲破了黑暗,一睁眼,便见到惊慌失措的坐在眼前的丈夫,开口问道:“那你以后还用这样的事情骗我不。”

    白漠寒摇了摇头,便俯身将妻子紧紧的搂进了怀里。开口言道:“不会了,再也不会了,霏儿,如今你躺在这里,我才知道那种感觉到底有多痛,你放心,我以后再也不会如此了。”

    司马霏儿闻言,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笑容,只是在摸到肚子的时候,整个人却突然间慌乱了起来,紧张的言道:“怎么回事,我的孩子呢,漠寒,我们的孩子呢,他是不是出了事情。”

    见妻子如此慌乱,白漠寒忙伸手紧紧的将其压在了床上,这才将头一扭,示意妻子顺着自己的目光去看,望着那营养液中浸泡的孩子,司马霏儿瞬间感觉心神都被吸引了过去,只是望着孩子青紫的嘴唇,自责的言道:“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大意,孩子也不会变成这样。”

    白漠寒闻言,忙将妻子搂进怀中道:“霏儿,说什么蠢话,孩子会变成这样应该是我的错才对,是我的大意,才让你们母子遭受了这样的磨难,不过你放心,以后,我再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至于孩子你也别担心,我会想办法的,不会让那毒对他有丝毫影响。”

    司马霏儿闻言,抬头望了一眼丈夫,方才窝进丈夫怀中点了点头道:“漠寒,我相信你。”

    说到这里,司马霏儿突然想起之前的事情,忙追问道:“漠寒,那欧阳家与白家的事情呢,你可处理好了。”

    摇了摇头,白漠寒苦笑道:“你和孩子都躺在这里,我又能去到那里。”

    “可是”这边司马霏儿还未将后面的话说出口,白漠便忙道:“不用说了,在我心中根本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再说,过了这么久,他们之间估计早就罢战了,你不用担心,受了这么大罪,好好歇歇才是正经,至于其他的事情,有我在不会出什么大乱子的,你安心就是了。”

    司马霏儿此时确实有些累了,便也听话的闭上了眼睛,再次睡了过去。

    白漠寒这才给妻子盖好了被子,转身走了出去。

    找到了mary,第一件事便是对着mary拜了下去,这下子可将mary吓得不轻,忙转身跳到了一边道:“我说,白漠寒你脑子没病,好端端的来拜我,咒我早死是吗。”

    直起了身子,白漠寒二话没说,又拜了下去,这下子mary更是心惊胆战的紧挨着鲛人道:“他会不会是傻了,可我不是将那母子给救了吗,他这又是做什么。”

    白漠寒见确实将mary给吓到了,忙解释道:“别误会,我这确实拜的真心,也许你不知道你救了霏儿,对我来说是多大的恩德。”

    话落,白漠寒接着言道:“她就是我的命,不比我的性命都重要,所以今天我要谢谢你,这一拜,你也受的起,还有当日我因为着急霏儿,推了你一把,过分了些,你别放在心上。”

    见白漠寒将话都说成这样了,鲛人忙和mary对视一眼,虽没有开口,但mary还是知道了鲛人的意思是在问她是否还要修理白漠寒一顿。

    眼神回给了鲛人一个“当然要”的眼神之后,mary这才言道:“你说的对,我的确当的起,如今你拜也拜了,若是没别的事情,那就请你离开。”

    摇了摇头,白漠寒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方才开口道:“其实我还有件事想要请教一下。”

    mary闻言挑眉笑道:“对吗,这才像白漠寒吗,无事绝不献殷勤,说,什么事情,不过有件事我要说在前面,那就是你问你的,至于我要不要回答,就看我高不高兴了。”

    听闻此言,白漠寒“嗯”了一声,便接着言道:“你也知道,虽然霏儿身上的毒都给祛除干净,可孩子里的毒素却因为实在是太稚嫩了,还残留在体内,所以我就是想要问问你,是否有些什么好办法,能将孩子的毒素给祛除干净。”

    嗤笑一声,mary方道:“你在说什么笑话呢,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你要知道,毒和解药反应的瞬间,你知道那对任何一个人都是致命的吗,若我猜的没错,你护住了司马霏儿的心脉,她方才能没有任何的损伤,如今你想让一个还未发育完全的婴儿,去承受那个瞬间,你觉得结果是什么。”

    不等白漠寒回答,司马霏儿将手举了起来,慢慢的将星力凝聚出一个圆形的气泡来,接着用手紧紧一捏道:“看到了没有,结果只会是这一个,你的孩子只会是死路一条。”

    见此情景,白漠寒的眼神终是暗淡了下来,mary撇了撇嘴,实在看不得白漠寒这幅模样,方才怒骂道:“我话还没说完,你做这幅什么样子做什么。”

    白漠寒闻言,忙又将头抬了起来,着急的追问道:“是不是还有转机。”

    淡淡的扫了白漠寒一眼,mary这才言道:“见到我给他装得营养剂了吗,那可是我特意研制出来的,有了他,能够在不知不觉间,将孩子身体里的毒素给吸附出来,虽然不多,但是慢慢来,对身体总会有些好处的。”

    见mary突然不说话,白漠寒忙追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难处。”

    “这点还真有,我说,你知道我的营养液有多珍贵。”

    白漠寒点了点头,mary便接着言道:“还记得你毁了我多少东西,就连我好容易建立起来的研究所都被你给毁了,而今天我却救了你的妻儿,你自己算算你欠我多少。”

    白漠寒低头沉默了片刻,突然一挥手,只见瞬间屋内堆了满满一屋子的奇珍异宝,便是mary这个出身的人都看呆了,可见白漠寒显露出来的东西有多惊人了。

    见mary半天没有答话,白漠寒忙追问道:“怎么样,是不是东西不够,若是的话,你便将这些先收起来,我再给你些。”

    mary抽了抽嘴角,估摸着一屋子东西的价值,只怕比自家库房里面的东西全部加起来还要值钱,不过mary却收的没有丝毫心虚,瞬间便都收入了背包之中,见白漠寒还想往外掏,便故作一脸大度的道:“算了,你好歹跟我家阿蓝是兄弟,就给你优惠一些了,放心,孩子我会帮你照看好的。”

    真心的道了谢,白漠寒便将目光聚集在鲛人身上,开口言道:“不知我可否和阿蓝说几句话。”

    左右望了一眼,看在收了那么多东西的份上,mary方才避了开来,走出门外,mary却是忍不住撇撇嘴道:“什么重要的事情还要避开我,怎么以为不让我听,我就不知道了,我就不信那个阿蓝敢隐瞒我。”

    话落,mary便转身离开了这里。

    见白漠寒紧紧的盯着自己,鲛人瞬间没好气的道:“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深吸口气,白漠寒方才开口道:“可将你真正的身份告知过mary了。”

    听闻此言,鲛人瞬间一僵,眼神不自觉的瞥向了远处,都不用鲛人回答,白漠寒便知答案定然是否定的,轻叹口气,白漠寒方才言道:“阿蓝,听我一句劝,这样的事情不能瞒着,你不是说mary可能有了你的骨肉吗,万一这生下来是个鲛人,那时候再说,可就迟了。”

    鲛人身子一晃,险些栽倒在地,带着几分担忧道:“漠寒,事情不会那么凑巧。”

    白漠寒长出口气,无奈的摇头道:“我也希望事情不会那么凑巧,可你也知道有的时候老天爷就是这样,越不想什么,便越会发生什么,只不过幸运的是,mary这人做了那么多变异人和机械人,对于你的身份应该容易接受些。”

    鲛人闻言,顿时苦笑连连,十分不确定的道:“是吗,可我总觉得,她肯定会杀了我才对,不瞒你说,上次我不是你的事情败露出来,我好容易才逃出条命来,这次的事情出现,mary还能饶了我,那是做梦,只怕活撕了我的心都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