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闻听此言,白漠寒方才点了点头,将所有人都留在了这里,归司马懿全权指挥,自己独自回到了凶兽林,将四国的人都给带了回来。

    待众人回到了酒店之中,望着白漠寒,每个人的心中都很是复杂,王聪尤其为甚,对着白漠寒拱了拱手,转而脸色不自在的坐在了战台之上。

    见此情景,白漠寒也不介意,这才望着众人道:“关于郑秀的事情,想来你们也都看见了,具体该怎么办,你们就拿出个章程来吧。”

    白漠奇率先响应道:“师兄,这次的事情,多亏你料敌于先,要不然咱们这么多人都的折进去,你有什么计划,直说便是,不说别的,我白漠奇一定配合,见白漠奇开口,白家的人自然没有什么异议。”

    司马家见白家都表态了,白漠寒身为司马家的女婿,他们司马家又如何可能不支持,想到这里司马傲天当下便站出来表态道:“白家主说的不错,漠寒,你有什么计划,说就是了,我这个做父亲的一定支持,司马家这么多人就是你最有利的后盾。”

    话落,司马傲天便将目光扫向了另外两国的阵营,首当其冲的便是王聪。见众人都望了过来,王聪深吸口气,对着白漠寒拱拱手道:“虽然因为有你,我们才躲过了一劫,这恩的确得报,可是有件事情我也得先说清楚,我不可能盲目的支持你,不如你先说说计划做什么,若是可以支持的,就冲,你今天救了我王家的份上,我也不是不能考虑的。”

    闻听此言,白漠寒点了点头示意明白了,方笑着言道:“其实,你们也不用紧张,我并不是强迫你们做什么,我只是觉得,咱们四国因为这四国大比,各国之间仇恨颇深,原本光咱们自己也没什么,可如今,你们也看到了,明显外星对着咱们有了企图,那势必要改变这样的事情。”

    这边白漠寒话音刚落,王聪便接过了话头道:“这个我们当然明白,可是要怎么改变却是一个问题,要知道对我们来说,家族颜面重于一切,我想只要身处我们这个位置,谁都不愿意低人一等不是吗。”

    “不错,这点却是一个问题,师兄可有什么好的办法吗。”见王聪说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白漠奇忙接过了话茬道,“而且不仅如此,几辈子的争斗下来,仇恨越积越多,只怕是很难消弭了的。”

    白漠寒闻言,笑着对白漠奇点了点头,这才言道:“这我自然也明白,只不过冤家宜解不宜结,难道你们真的想你们的后代也日日活在仇恨之中,彼此仇杀吗,这样的日子你们过了会这么多年好受吗,我猜你们活的并不舒心吧。”

    望着众人沉默的神色,白漠寒方才接着道:“看来我说的没错了。”

    “是,你这话说的的确没错,可是重点呢,现在四国的情形谁不知道,怎么解决才是重中之重。”王聪话落,便直直的望着白漠寒。

    对此白漠寒淡淡一笑道:“只要你们配合支持我,我相信,一笑泯恩仇,似乎不是多难的事情。”

    “哈”了一声,便见王聪身后,王麒麟站了起来,嗤笑言道:“白姑爷好大的口气,一笑泯恩仇,那我请问,欧阳家的人杀了我的儿子这番仇怨,白姑爷计划怎么消除。是让欧阳家将凶手交出来,我杀了他,还是你直接处决了凶手。”

    闻听此言,白漠寒摇了摇头道:“你说这两点请恕我无法做到,虽然我对欧阳家的人真的讨厌的很,若有机会,也恨不得揍死他们,不过这个时候,我不能容忍你这么做。毕竟欧阳家的人杀了王家的人,遵循的便是赛场的规则,我就不信当日的擂台之上,王家没有杀过任何人。”

    王麒麟瞬间语塞,带着几分不甘心道:“那我儿子的仇就这么算了。”

    点了点头,白漠寒应道:“当然要算了,不然再一次的四国大比,死的也许就是你的孙子了。”

    听闻此言,王麒麟瞬间语塞,见此情景,白漠寒才再次面向众人道:“想来,你们也不想重复着这样的命运,所以我们便要制定规则,而要制定规则,肯定需要一个领导者的。”

    听到这里,王聪便明白白漠寒到底是什么意思,嘴角立马挂起一抹嘲讽的笑容道:“说了半天,你这是想要领导我们啊。你有何能敢说出这样话来。”

    王聪这边话音刚落,白漠奇边忙开口道:“我说,你说话能不能注意点,我师兄不过是提出了建议,什么时候说要自己当领导者了,你别妄加揣测。”

    王聪闻言,扫了白漠奇一眼,带着几分不屑道:“我说你都这个时候了,也别给你的师兄强制洗白了,你也不看看这里除了你师兄,还有谁能坐稳那个位置的。”

    白漠奇还要开口,白漠寒伸手拦住了白漠奇的话头,竟是直接承认道:“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是自己属意这个位置,你刚刚不是也说了,除了我,没人还能胜任这个位置了,可见在你心中,我蛮适合做这个位置的。”

    见白漠寒这么说,王聪瞬间冷笑道:“我话里的意思可不是这样,不过,想要领导我们这些人,可不是简单的事情,起码要让我们心服口服才行,想用一次恩惠就让我们屈居忍下,简直就是做梦。”

    这边王聪话音刚落,欧阳家众人忙一个个跟着反对道:

    “不错,我们欧阳家第一个都不同意。”

    “我们这些人哪个不是出身家族,竟要认你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小子当首领,你这脸也未免太大了。”

    白漠寒闻言淡淡一笑道:“是你们欧阳家脸大吧,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让你们欧阳家加入的了。”

    “什么”一声声的惊叹从欧阳家众人的战台之处发了出来,个个懵逼的望着白漠寒道:“什么,你做事是要将欧阳家排斥在外吗,无语,我欧阳家便是被你和白家折腾了一番,可我欧阳家也是东方帝国四大家族之一,你怎么敢这么轻易的便将我欧阳家排除在外,你真是……”

    对这番言论,白漠寒丝毫不于理会,只是扭头望向王聪,继续言道:“王家主,认为怎样的人才能做这个领导者呢,不如说说看。”

    王聪淡笑道:“第一,自然要有傲视众人的修为,不然,别说是我,只怕我身后众人心中也不会服气。”

    点了点头,白漠寒认同的道:“我白漠寒的修为,自认为也算是佼佼者,若是王家主不放心的话,过两招也是可以的。”

    见王聪算是勉强认同了自己这话,白漠寒便接着言道:“那不知王家住认为第二点应该做点什么。”

    “这第二自然是德行,既然做了四国的领导者,自然德行要过关,做事公正这是肯定要有的,毕竟这四国之中家族众多,若是领导者一味的偏心,对所有家族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打击,长此以往,只怕事情的结果比现在更混乱。”

    点了点头,白漠寒依然认同的道:“王家主这话说的对,白某自认也能做的到,不知可还有别的要求。”

    王聪闻言一笑道:“那就要问问其他人了,毕竟这领导者具备的条件总不能我一个人定了不是吗”

    司马傲天闻言,略微沉默了一下,便对着众人拱手道:“漠寒,如今算是我们司马家的人,既然如此,漠寒当领导人这事,我司马家没有一人反对,全都鼎力支持,所以条件什么的,可以将我司马家空过去了。”

    见司马傲天抢先开口,白漠奇也紧跟着言道:“白漠寒是我的师兄,虽然白家与其有了一些龌龊,但我相信我师兄弟为人,应该不会将这点小事放在心上,所以我的答案和司马家一样,全力支持。”话落,便扭头望向身后众人道:“你们的答案呢。”

    听闻此言,白家众人研究了一番,便对着白漠奇拱手言道:“家主说什么,就是什么。”

    见已有两家赞成白漠寒,欧阳家顿时着急起来,毕竟刚刚他可是清楚的记得白漠寒的话,分明对他欧阳家很有偏见,若是白漠寒真的做了这领导者的位置上,欧阳家只怕连皮都你不剩什么了,见此,欧阳家之人忙乱道:“我们不同意,还有你们,再赞成之前,最好想清楚了,刚刚白漠寒对欧阳家说的话,你们都听到了,我们欧阳家与他的仇怨起码几年过去了,可他仍然耿耿于怀,这样的人你们能保证以后不会得罪与他吗,若得罪了,被他记在了心里,你们可能讨得了半点好处。”

    此言一出,本意动了众人,许多都打起了退堂鼓。

    见好好的形势,变成这样,白漠奇顿时怒道:“姓欧阳的,你们还真是欠收拾的很啊。”

    闻听此言,欧阳询顺势怼道:“瞧见了没有,我们不过说几句话罢了,司马家还没说什么,白家倒是先乱起来的,我说你们清醒清醒吧,司马家和白家支持是因为和白漠寒有亲有故,你们有什么,只怕这边你们刚同意,那边白家和司马家就会凌驾于众人之上了,再说了,我们可是各国的,你们确定,这么联合起来,各国国主不会起疑心。”

    这话一出,众人浑身一凛,瞬间安分了下来。

    倒是司马傲天此时忙开口道:“别听欧阳家的胡说八道,我家漠寒的为人,你们也是见过的,四国的确都有国主,可是说白了,不过是一个标志罢了,难不成,你们还这能管了我们不成。”

    见越来越多的声音插入了进来,白漠寒忙将双手压了下来道:“这件事情倒是先不忙处理,想来这些日子,你们也该累了,都回房歇息一下,至于这领导者的事情,等你们歇息一下再来讨论其实也不迟啊,而且这种事情越需要细细的想一想,总要给自己后悔的机会不是吗。”

    众人闻听此言,顿觉有理,这才纷纷回到了屋子里,当然了各个家族的人并没有如同白漠寒所说的那样去休息,而是各个家族聚集在了一起,商量起事情来。

    平静的过了两天,显然各个家族也有了定论,竟是主动联系了白漠寒,所有人围坐在了一起。

    白漠寒扫了众人一眼,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道:“想来,你们也应该有了答案了,怎么样,结果是什么可否告知于我。”

    淡淡一笑,王聪再次先开口道:“其实我一件事情真的很好奇,若是我们奉你为首领,你会的那些奇特招数,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学,就白漠奇的那一种。”

    摇了摇头,白漠寒没有隐瞒的道:“这个不行,漠奇所学的都是我流云宗的秘法,除非经过宗门同意,否则是绝无可能传给外人的。”

    见事情有些僵硬,司马傲天忙对着司马懿一个眼色,示意其上去玩了两下,见王聪的视线被吸引了过去,司马傲天赶忙开口道:“这种招式教给你们如何。”

    王聪闻言一愣,便忙开口道:“此话当真,你们真的可以将这些招数都教给我们。”说话间王聪紧紧的盯着白漠寒的方向。

    白漠寒点点头,应道:“只要不是流云宗的招数,其它的都可以。阿懿这个是最普通的,因为他性子不定,更深层次的东西我还没教过他,本没计划外传,但若你们肯归我管,那我教你们些东西也是应该的。”

    王聪的眼珠子瞬间飞快的转了起来,与其它人不同,他清楚的知道,白漠寒到底有多厉害,而他脑子中的东西,对这个世界会造成怎样的改变,便连他也不敢估量,因这次被救,白漠寒开口,他本就难说出什么拒绝的话来,如今还能得到这种好处,王聪自然也没什么好拒绝的了。笑着应道:“若你真能做到这一点,那我就同意你做领导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