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呵呵”了一声,mary直接道:“阿蓝,还愣着做什么,掌嘴。”

    鲛人闻言,二话没说,对着郑文的脸上便是一个巴掌甩了过去,瞬间郑文半张脸都肿了起来,牙齿还掉了几颗,方听mary冷冷的道:“什么,咱们,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和我妄称咱们,你自己说,这一巴掌,你挨的值不值。”

    瑟缩了一下身子,郑文哪里还敢再说什么,当下便道:“是,是小的不是,mary小姐哪里是小的这种人能够高攀的。”说着,郑文对着自己的另一边脸又甩了一巴掌,只听响动,便知道这巴掌打的绝对不轻。

    mary的神色这才松了松,转身望向郑文道:“别觉得委屈,想要杀我的人,只两个巴掌,就让我消了怒火,你可是第一个。”

    郑文闻言不可置信的望了mary一眼,许久才道:“谢谢mary小姐,可是我真的没有害你的心思。”

    “呵呵”一声,mary冷笑道:“又不老实了,看来有的时候,我还真的不能太好说话啊,本念在你没有对我造成什么伤害的情况下,饶你一命,如今看来是不成了,既然如此,那你就和这些人一起留在这里吧。”

    话落,见mary显然要拿出什么来,对mary往日的声明一清二楚的郑文双手抱头,赶忙求饶道:“mary小姐且慢动手,我们都是无辜的。”

    没有搭理郑文此时卖蠢的模样,mary拿出一物,只见瞬间,便将郑一等人的枪械给吸了过来,右手一翻,mary便将其装入了自己的背包中,这才往旁边一坐,笑望着郑文道:“左右我现在也无聊的很,说说看吧,你们怎么无辜,是郑秀威逼利诱呢,还是你们立功心切,我倒要看看,我mary在你们眼中到底是什么样的分量。”

    话到这里,见郑文一脸纠结的模样,mary这才言道:“看来关于这点你是不想说了。既然如此,那就问点别的好了,比如你们平日是怎么联系的,可别想瞒我,我的测谎仪可不是闹着玩的。”

    话落,便见mary拿出一个凳子模样的东西来,一个眼色,鲛人便将郑文给按在了椅子上。

    mary便问道:“我最先问的那个问题,再给我回答一次。”

    听闻此言,郑文一脸痛苦的道:“我真的不能说。”

    话音落下,郑文只觉得一股强力的电流击打在全身之上,只瞬间便将他湮没了去,瞬间郑文便睁开了眼睛,在其眼中,此时的mary仿佛被恶魔化一般。

    见此情景,mary眼中闪过一抹冷笑道:“现在可以好好回答我的问题了吧,放心,我知道那些要命的事情,你也不会回答,我也不会问你那些,回答我两个小问题如何。”

    听闻此言,郑文无奈的点了点头,忙抢先道:“要命的事情我可是一件都不会说的。”

    “知道,知道。”mary忙点头道:“我也不问你要紧的事,将你怎么称呼郑秀以及亲近的人都给说出来。”

    虽是个手下,但是郑文的脑子那是相当的好,听闻此言,知道这里面一定有猫腻,忙道:“还能怎么称呼,就很寻常啊。”

    这边郑文话音刚落,熟悉的感觉再次袭来,郑文再次晕了过去,如此几次过去,郑文也经不住的将一切交代了个干净。

    见此情景,mary才示意众人放药,瞬间便将几人迷晕了过去,临闭眼前,望着从地上爬起来的众人,郑文心中暗道:“上当了,只怕大人讨不了好了,只是如今的他也是无能为力了。”

    确定郑文几人晕了过去,白漠寒这才言道:“别浪费时间,快将他们的衣服换上,我们去找这个郑秀算总账。”

    话说到这里,白漠寒忙快速的将郑文几个人的面容做好,匆匆的让人带了起来,这才往外走。

    见到凶兽林外站着的众人,白漠寒假扮的郑文忙道:“别动手,是我,自己人。”

    郑武见是郑文,也紧跟着迎了上来,一巴掌拍在了郑文的肩膀上道:“事情办得如何了,我早听说你是去里面”说到这里,郑武忙在脖子上“咔嚓”划了一道,这才接着问道:“你可做了。”

    “郑文”摇了摇头,忙道:“虽不中亦不远了,只是现在我有件事情和大人禀报,阿武,有什么事情,等回来咱们再说,我先去和大人汇报一下,顺便请示接下来的事情要怎么做。”

    闻听此言,郑武倒也不好再说什么,让开了道路道:“阿文,今天大人的心情好像不太好,你可千万别往枪口上撞。”

    “郑文”点了点头,转身,便离开了。

    到了郑秀面前,待听说郑文突然跑回来了,郑秀真是恨不得郑文,不等其人多说一句,便冷着脸道:“去让他给我滚进来。”

    来人不敢怠慢,匆匆走了出去,不一会,便将郑文等人带了进来。

    这下子更让郑秀恨不得打死郑文了,指着“郑文”身后的众人,郑秀怒道:“谁让你将他们给带回来的,我说的话,你记清楚了没有,还记得我让你是去做什么的吗。”

    “我做好了。”加班郑文的白漠寒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淡淡的言道。

    听闻此言,郑秀搞笑般的僵着身子,脑袋突然一歪道:“你刚刚说了什么,再给我说一遍,你做好了,你做好什么了。”

    “郑文”脸上带着几分笑意道:“还能是什么事情,不就是大人,你吩咐的事情吗,你放心好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都帮咱们,等我去的时候,该处理的都已经处理好了,让我捡了个大便宜。”

    “哦,事情是怎么样的,快给我讲讲,你说那个mary死在了你的手里,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那么厉害的人,怎么,怎么就死在你的手里呢。”

    “郑文”嘴角挂起了一抹笑意,略微带着几分炫耀道:“是啊,怎么就死在我的手里了呢,运气,都是运气,若不是老大你吩咐我杀了他们时间抓的刚好,我哪里会这么容易完成任务,所以一切都是大人你的功劳,不论是白漠寒还是mary都是死在你的神机妙算之下。”

    听闻此言,郑秀眼中也带上了几分得意,却是突然出手,竟是一刀扎向了郑文,“郑文”心中一惊,忙跳了开来,摆出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郑秀道:“大人,你这是做什么,我任务完成的非常漂亮,mary和白漠寒可都死了个干净。”.

    见事情败露,郑秀也没了隐藏自己的意思,按下按钮,将四周都封闭了起来,这才言道:“我当然知道,你做的很好,可就是因为这样,你才更要死,若不然我如何和别人交代。”

    “郑文”指着自己,“大人,那难道你要牺牲掉我吗,我可是从小就跟在大人身边的,这么多年的情谊,难道大人呢真的能说舍弃就舍弃吗。”

    闻听此言,郑秀当下不屑的言道:“你我之间,本为主仆,何来的情谊,若说有,也是你欠我的,如今你一条命便能抵消,你该感觉高兴才是,放心,你的家人我会好好照顾的,这是我这个主人的最后的仁慈。”

    “郑文”脸上勾出一抹邪笑,瞬间拉开与郑秀的距离道:“大人计划的很好,可却没有考虑到,这样的答案,我是否愿意接受。”

    郑秀闻言,忍不住嗤笑出声道:“不接受,不接受你又能如何,难不成还敢反了不成,别忘了,你的家人可还都在我的手里,你要是敢有半点动作,我便让他们去陪你如何。”

    “郑文”浑身怒气的望着郑秀,怒意深深的道:“郑秀,你可别忘了,这么多年,我可为你办了不少事情,不说别的,就你让我去杀mary小姐这一项,就足够你吃不了兜着走了,你难道就不怕我宣扬出去,让你毫无立足之地。”

    郑秀淡淡的望了郑文一眼,这才言道:“我的确是让你做了,可我只要不承认,谁会相信,至于说你出去宣扬出去,你认为我会给你这个机会吗,难道你没发现从刚刚你就出不去了吗。”

    话落,郑秀又望向郑文身后的郑一等人道:“真可惜,你们都是我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本不该死在这里的,可谁让你们要被郑文选中呢,如今,也只能让你们消失了,别怪我,要怪就怪郑文,都是因为他,你们才会落到这样的地步。”

    郑秀这样明显的挑拨离间,让假扮郑文的白漠寒,心中翻了个白眼,脸上却是义正言辞的道:“你不用挑拨我们的关系,我们是不会上当的。”话落,“郑文”忙扭向身后道:“你们别听他的,他是摆明了要困死咱们,咱们一块上,说不定还有活命的机会,可若是如他期盼的那样,窝里斗起来,今天咱们就得都死在这里,至于说那些什么照顾家人的蠢话,你们就更不要相信了,要知道,mary死在咱们的手中,其身后的家族势力如何会放过咱们,我们这位十分有危害意识的郑秀大人,怎么可能会再庇护咱们的家人,只怕会毫不犹豫的送到他们面前才是。”

    “郑一”等人明白的点了点头,瞬间如出一辙的望向了郑秀,见此情景,郑秀动了动脑袋道:“看来好话是不行了,既然如此我只能用硬的了。”

    说到这里,“郑文”忙开口,将郑秀所有的事情都给抖露了出来,这才言道:“你们都记清楚了,这就是这位大人做过的事情,今天但凡有一个能逃得出去,都别忘了,将这些公之于众,也算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了。”

    郑秀“住口,住口,住口,你怎么敢,你怎么敢将这些都说出来,原本还计划让你痛快的死去,也算看在你跟着我多年的份上,如今看起来不行了呢,我定让你尝尽痛苦死去,还有你们也是一样。”

    郑一凑此机会,赶忙问道:“那这么说,文哥说的都是真的了,大人真的做过那些事情。”

    “左右你们都要死了,告诉你们也没什么,不错,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做的,还有许多,你们不知道的,不过你们就算知道了又怎么样,左右你们也事死到临头了。”

    淡淡一笑,“郑文”摸了摸额头,方才小道:“是吗,可我不这样觉得啊,想骗你说真话,还真累死我了。”

    话落将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瞬间露出了白漠寒的身影,望着郑秀脸上的惊惧神情,白漠寒淡淡的道:“啊,这份视频如今,估计四国每个人都看到了吧,想要挑拨我们四国的关系,好进攻我们,不得不说想的很好,只你们就没有想过,你们有没有这个能力吗,真是笑死我了。”

    郑秀手指哆嗦的指着白漠寒道:“什么,你说什么,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这里的设置非常的严密,我将所有的信号都给掐断了,你们不可能将信息传输出去的。”

    这边郑秀话音刚落,白漠寒就毫不客气的道:“坐井观天,你会这么认为,是因为你手下没有一个苍蝇头,我这位师弟,在这方面,还真没见过比他厉害的,有他在,你设置的信号切断再彻底,也挡不住他的。”

    说到这里,郑秀还是一点不相信的摇摇头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你一定是在逗我,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想骗我将门打开,做梦吧。”

    见郑秀不信,白漠寒淡淡的将通讯器打了开来,见到通讯器接通的刹那,郑秀身子一软当下瘫软在地,所有的力气都仿佛用光一般,只不停的说着“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之类的话。

    白漠寒也不客气直接上前将人给绑了起来,又用郑秀的通讯器,将他布置出去的人手都给喊了回来,这才言道:“阿懿,这郑秀就交给你了,我要回去,将四国的人都给带出来,玩的时候悠着点,可别将人给玩死了。”

    冷笑一声,杨意当下答道:“这点漠寒你只管放心,我有分寸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