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见白漠寒神色不自然的模样,司马霏儿突然一笑道:“果然,你还瞒着我其他的事情,看来我这个妻子在你心中还真是可有可无,既然如此,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

    白漠寒无奈的抓了抓头发,死死的将人抱在了自己怀中,这才言道:“霏儿,被这么容易给我定罪,事实上我真的有不得已的苦衷,司马段投靠了郑秀的事情,我当时确实已经发现了,可我却不敢保证,司马家是否还有第二个内奸。”

    “不敢保证有没有,还是担心我是内奸,哼!说到底就是不信任我。”司马霏儿气鼓鼓的道。

    白漠寒一听这话,当下就有些无语了,这脑洞大开的也太开了吧,当下忙又开口道:“霏儿,我怎么会不信任你呢,你知道的,这个世上除了你,我还会信任谁呢?”

    司马霏儿却依然心里很是不舒服,“信任谁都可能,就是不信任我,最起码阿蓝就比我知道的多,自然是信任他多一点。”

    白漠寒苦笑一声道:“是阿蓝我也信任,但更多的是信赖,因为阿蓝的修为跟我不相上下可是,说实话霏儿,有些事不适合的时间告诉你,我也是怕你有什么事。”

    司马霏儿闻言,依然愤愤的道:“怕我有什么事,二叔或者这事,我知道了,会有什么事,害得我这么伤心,你却说是为我好,哼!”

    “霏儿,就那二叔这事说吧,你认真的回答我一个问题,若是你知道二叔没有死,阿懿和阿敦那些日子的状态你也看到了,你会舍得不告诉他们嘛?”

    司马霏儿心里忍不住打起了鼓,他可是实实在在的看到司马懿和司马敦是个什么表现的,若真是那样,自个说不定就会说出来,当下却还是不服气的道:“就算我忍不住告诉阿懿和阿敦哥哥,又如何,他们少伤心点不是更好嘛?”

    白漠寒忍不住摇摇头,心道:“自个媳妇这是要胡搅蛮缠到底啊。”想到这还是解释道:“你说他们少伤心点,别人会看不出来嘛。”说着指了指地上的司马段,接着道:“就他,每天跟阿懿和阿敦接触,他会看不出来嘛,若是他告诉了郑秀,那我的全盘计划可就全部泡汤了。”

    话到这里,司马霏儿自然也明白白漠寒的苦衷,但心里还是别扭的很,当下还是忍不住一阵的扭动。

    见妻子依然挣扎不停,白漠寒有些尴尬的言道:“霏儿,现在是什么时候,能别和我在这里闹了吗,你要是有什么不满,回到家,我不还口,更不还手,任打任骂还不成吗。”

    闻听此言,司马霏儿冷冷一笑道:“你这话里的意思是说我不懂事了呗,的确,我今天就不懂事了,任谁本以为自家丈夫对她是百分之百的好,每天过的十分的得意,却突然发现事情根本就不是她想的那样,原来丈夫还有很多事情都没告诉她,瞒着他,这么同床异梦的,谁心里会舒服。”

    深吸口气,白漠寒顿时无言以对,想着当时妻子痛苦的模样,这心就更虚了。

    见到丈夫这幅模样,司马霏儿忍不住心中的怒气,竟是带着修为推向了白漠寒,刚出手,就有些后悔,却见自己这一击根本就没有撼动对方分毫。

    望着对方讪讪的模样,司马霏儿的脸完全阴沉了下来,望了白漠奇一眼,司马霏儿瞬间一巴掌甩在了白漠寒的脸上,怒道:“你到底还瞒了我多少事情。”

    白漠寒此时也是无辜的很,怎么就只顾着哄老婆,将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呢,双手忙紧紧的搂着妻子,白漠寒刚要开口,就被司马霏儿一个拐子给打了过去。

    望着妻子愤怒的眼神,白漠寒也不敢强逼什么,讪讪的将手放了开来,装作受伤不轻的模样。

    见此情景,司马霏儿冷哼一声,直接背过了身子。

    见因为自己的事情,让侄女夫妻两个闹了矛盾,司马傲林忙将两个儿子推了开来,走到了司马霏儿面前道:“霏儿啊,漠寒这么做也是逼不得已的,他完全是为了我,你就别生他的气了,要怪就怪我这个老头子,我原本想着借这个机会,也锻炼锻炼你两个哥哥,漠寒全是因为我才这么做的,你就别生他的气了,换句话讲,你很该为由漠寒这样一个老公高兴不是。”

    “呵呵”了两声,司马霏儿直直的望着司马傲林道:“二叔,我实在好奇的很,我才是你的亲侄女,我父亲是你的亲大哥,还有阿懿和阿敦哪个不比漠寒亲近,你为什么选择了他呢。”

    被问的实在尴尬,司马傲林瑟缩了下身子,这才忙道:“霏儿啊,这不是正好被漠寒给碰上了,说来也幸好被漠寒给碰上,要不然,你二叔这条老命就得交代在这里了吗。”

    见侄女软和了些,司马傲林忙道:“而且,你也看见了司马家并不太平,若是漠寒不隐瞒着点,被那郑秀知道了,只怕我这条命,又得交代过去了。”

    斜睨了白漠寒一眼,司马霏儿淡淡的道:“二叔,你的事情,漠寒瞒着我,我可以不追究,我如今气愤的是另一件事情,你说是吗,白漠寒。”

    咳嗽了两声,白漠寒连连点头,对着司马傲林点了点头,示意这件事情不要掺和,便忙讨好的对着司马霏儿道:“霏儿啊,我知道这件事情我想岔了,可是现在真的不是说这件事的时候,咱能不能先将这事情放过去,等回到司马家我再和你细说。”

    几次见到丈夫求饶的模样,司马霏儿心中也是微微松动了一番,狠狠的在白漠寒的腰上掐了一下,这才言道:“那我今天便放过你,可是你要记得,这事情没完,回去你给我老实交代。”

    白漠寒闻言,忙连连点头道:“好好好,我知道了,回去之后,你想怎么样,我受着就是了。”

    到了此时,司马霏儿方才算是将这件事情揭了过去,与众人坐了下来,再次将目光聚集在了三个内奸的身上,司马霏儿忍不住道:“司马段,能被选来这里,你也算是家族中的佼佼者了,干嘛要做这样自毁前程的事情,你应该明白吧,以你的资历和能力,在家族中是个什么位置,你应该清楚的很,除非在场的所有人都没了,你才有机会坐上这家主之位。”

    说到这里,司马霏儿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不敢置信的道:“你该不会想将所有人都给杀了吧。”

    司马段如今被逮住,身上所有的东西都被卸了去,知道今天绝无逃脱的可能,索性破罐子破摔道:“既然到了如今的地步,我也没什么可以隐瞒的,不得不说,你有时候还真有几分聪慧,不错,我的确是这么打算的,可是没想到那个郑秀这么没用,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原以为司马傲林你已经死了,这次在凶兽林中能将你们一句覆灭,那司马家还不是我说了算。”

    听到此言,司马霏儿冷笑一声,当下言道:“你是不是傻,且不说到了最后,郑秀能不能放过你这个知道他肮脏之事的人,便是放过了你又如何,难不成你以为回到司马家,就没人会怀疑吗,他们这些比你厉害的人都死在了这里,你凭什么能活着回去,还有你想过没有,就算你当了这司马家的家主,以你的本事有能力经营好它吗,别说是经营好,就算是守住这份家业怕是都困难吧,那样是你想看到的吗。”

    望着司马段此时的模样,司马霏儿方道:“怎么样,怎么想通了吗。”

    司马段没有应话,只是神色萎靡了许多,长出口气,便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哈哈,原来是这样,我追求了这么久,竟然是一场空吗,好笑,实在是太好笑了。”

    摇了摇头,司马傲林方道:“我司马家怎么会出这样的傻子,看这样子,只怕也已经废了。”

    见父亲眼中颇有几分可惜之意,司马懿忍不住怒道:“父亲,这样的心性,你还在可惜什么,难道你忘了,。他可差点害你丢了性命,真是越想越火大,我真恨不得掐死他算了,往日里家族也没有亏待了他,怎么就这么不知足呢。”

    司马敦闻言,将手搭在了司马懿的肩膀上道:“一样米养百样人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行了,都别在司马段的身上浪费时间了,将人带下去吧,免得看的心烦。”

    司马敦这话落下,便从旁边走出了两个人,将司马段给拖了出去。

    司马霏儿这才将目光聚集在白漠奇身上,似笑非笑的道:“白漠奇师弟就没有什么话要跟我说的吗。”说话间,司马霏儿不由向前跨了一步,见此情景,司马懿忙一把将妹妹的胳膊拽在了手中道:“霏儿,胡闹些什么呢,那白漠奇可是个危险人物,你要是过去,万一让他伤着了,岂不是让漠寒担心吗。”

    似笑非笑的望了白漠寒一眼,司马霏儿淡淡的道:“哦,是吗,漠寒,那你觉得我若是过去,你这位好师弟可会弄伤我。”

    讪讪一笑,白漠寒忙将目光移到了一边,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见此情景,司马傲林忙道:“霏儿,现在可不是闹脾气的时候,这里可是凶兽林。”

    这边司马傲林话音刚落,白漠寒无奈的道:“其实,还有件事情我把你们全都给瞒着了。”

    被众人视线注视着,白漠寒的心中并不好受,扯了扯嘴角,上前走到了白漠奇身边,一只手搭在了白漠奇的肩膀道:“其实,白漠奇根本就没有伤我,我的修为也没有消失,一切不过是我们两个所演的一出戏罢了。”

    “什么?”“什么?”“什么?”

    这里面属司马傲天的反应最大,皱着眉头言道:“怎么可能呢,无论什么仪器还是医生,分明显示你就是再沉睡之中。难道这点也是你骗我们的。”

    见司马霏儿的脸色阴沉了起来,白漠寒忙摇摇头道:“那个是真的。郑秀是个老狐狸,若做戏不真,如何能够骗的过他,所以我让漠奇将他给的药用在了我的身上。”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眼眶再也忍不住红了,直愣愣的望着白漠寒道:“漠寒,你怎么能如此对我,你知道当时我看着躺在床上毫无声息的你,心中比刀割都要疼,可是,你如今告诉我,竟然只是演戏,那我这些日子,所受的煎熬,落下的眼泪算是什么,我为了你给白漠奇下跪,将所有的尊严都抛却了出去,又算是什么。”

    低着脑袋,白漠寒理亏的道:“我知道自己这次做的太过分了些,其实听到你的哭诉时,我就想醒过来告诉你,我没有事情,一切不过是个计谋,可是我根本醒不过来,待我醒来,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就想着等事情解决之后,再告诉你,可没想到竟然会被你抢先发现了,我知道你现在恨死了我,可请你相信,我做的一切都是希望你能好,司马家能好。”

    无力的闭上了眼睛,司马霏儿扭头背过了白漠寒,默默的抹了两下眼角,这才言道:“为了我,为了司马家这两句话不用一直强调,我知道,和你相比,所有的人都过于普通了些,可是你也不能把大家当傻子。”

    本心虚的白漠寒听到这里,顿时出手将司马霏儿的胳膊拽在了手中,这才言道:“霏儿你可以怨我打我,可千万不能误会我,我并没有看清自己的意思,只是这次的事情是越少人知道越好,这才没有告诉你们。”

    话到这里,白漠寒做投降状道:“好好好,都是我的错行了吧,现在根本就不是说这些的事情,虽然如今已经到了收尾的时候,但是毕竟郑秀那个混蛋还在外面逍遥呢,一日没有将郑秀的阴谋呈现在众人面前,那这件事就没完,霏儿,我希望你能顾全大局,一切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再说吧。”

    司马霏儿还未开口,司马懿便抢险一步言道:“不错,霏儿可不要因为一时气愤,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来,漠寒说的不错,眼下的确不是算账的时候,等先解决了郑秀,什么时候不能算账,回到家里你想怎么折磨他,还不是你说了算,你说对不对漠寒。”白漠寒忙点了点头。

    司马霏儿闻言,终是没有再说什么,白漠奇见状,神色纠结的走了过去,小心的唤了声师嫂,被司马霏儿冷冽的视线一扫,白漠奇赶忙道:“师嫂,这件事情完全是师兄的主意,我只是听命行事罢了,我也很无辜啊。”

    话落,白漠奇便觉得白漠寒冷冷的望了过来,缩了缩脖子,白漠奇心中暗道:“师兄对不起了,这得罪你和得罪师嫂可是不一样的。”

    淡淡的望了白漠奇一眼,司马霏儿将头扭到了一边,白漠奇这才小心的望向白漠寒道:“师兄,这接下来该怎么办,你可想好了吗。”

    白漠寒没有厚此薄彼,直接将给司马家的东西,同样给了白家一份,这才言道:“如今咱们两家已经知道了郑秀的阴谋,就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得逞,在这里的都是四国的精英,绝对不能出差错,咱们要做的就是不动声色的将人都给救出去,顺便让人看清楚郑秀的真面目。”

    白漠奇此时忙将一物放在了桌子上,“这是郑秀和我谈话时的视频,有了这个,想来他们也该相信一些了。”

    点了点头,白漠寒便道:“既然都准备好了,那咱们便动手吧。阿懿你和漠奇讲讲具体的操作办法,其它人呢跟我来。”话落,白漠寒又望向鲛人道:“霏儿他们就拜托给你了。”

    鲛人闻言,忙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你放心好了,我一定好好护着她的。”

    白漠寒点了点头,转身便要走,司马霏儿此时忙开口喊道:“漠寒,你可要记得你骗我的事情,可还没算清楚呢。”

    嘴角扯出了一抹笑容,白漠寒忍不住笑道:“放心好了,我一准回来,让你算清楚这本账。”

    话落,便带着众人离开了,司马霏儿遥望着白漠寒离去的方向,久久不肯回神,鲛人见状,小心望了mary一眼,见其没什么反应,这才上前道:“霏儿,你先坐下歇歇吧,漠寒的本事你还不知道,放心好了,他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摇了摇头,司马霏儿苦笑道:“小的时候总是憧憬嫁给个英雄,等真的嫁了这样的人,才发现,我恨不得漠寒是个普通人,能够和我时时待在一起,哪怕他半点出息没有,我想我也会喜欢他的。”

    听闻此言,鲛人还未开口,mary便不屑的道:“可我不这么认为啊。”

    见司马霏儿望了过来,mary方才接着言道:“难道不是吗,你喜欢的就是这样的白漠寒,自然是希望他时时陪在你的身边,若换个人你试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