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a ,!

    讨好的笑了一下,鲛人连连点头道:“放心吧,我全听你的,你说东我不往西,你说打狗我都不看一眼鸡。”

    嗤笑了一声,mary没好气的言道:“说的倒是好听,若是用你去打狗抓鸡,那可有些太大材小用了,哎!要是真的全听我的,咱们也就不会进来了,真不知道白漠寒给你灌了什么迷汤,让你这么对他。”

    鲛人尴尬的笑了笑,看着鲛人这幅蠢样子,mary有些无语的一阵摇头,心里忍不住想到自个吗,“也不知道,你给我灌了什么迷汤,我怎么就看上你这个蠢货了呢。”

    只刚想到这里,就见鲛人小心的护在自己身边,mary嘴角不由扯出一抹笑容,心中暗道:“算了,这人这么傻,没有我护着,只怕都能被人给生吞活剥了,我就吃点亏,看顾一下他吧,这也算是行善积德了不是吗。”.

    刚想到这里,鲛人此时也将手伸了过去,明白了mary的意思,鲛人眼中忙露出了一抹笑容,笑嘻嘻的扶住了鲛人,只是望着四周几乎相同的景象,有些无奈的道:“这里看起来都没什么区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漠寒他们,漠寒如今没了修为,若是出了什么事,我……”

    无语的听着鲛人的碎碎念,mary伸手将其的脑袋推了开来,这才没好气的道:“别在这里碎碎念了,有这时间还是赶紧往前走,赶紧找到他的好。”说话间,便将手上的搜寻器打了开来,细细一看,便指着右前方的位置道:“往这边走,应该很快就能见到你的漠寒了。”

    闻听此言,鲛人眼中露出瞬间笑意满满的道:“我就知道,我家mary是最善心、最聪明的人。”说着瞬间蹲下了身子,双手向后一伸,见mary半晌没有动静,鲛人不由回头笑道:“怎么了,快上来,这里实在危险的很,我背着你,这样也能更好的照顾你。”

    mary忍不住笑了出来,按着鲛人所说趴在了鲛人的身上,下一秒便见鲛人飞身而起,虽然速度飞快,但是显然为了照顾背上的mary,鲛人却是用手稳稳地将其固定在自个的背上,为了让mary更舒服,鲛人的身子还尽量往前俯着。

    望着下面飞速后移的场景,感觉着身下这个男人的关心mary忍不住更加搂紧了鲛人的脖子,时不时指点着鲛人方向,终于找到了白家人落脚之处,见一放下自己便跑到白漠寒身边的鲛人,mary没好气的撇了撇嘴,心道:“果然是话说的好听啊,刚刚说了那么多话,一见白漠寒就什么都忘了。”

    正这么想着,mary便感觉有人近了自己的身,瞬间望向来人,见是司马霏儿,倒是多了几分好奇道:“我们应该还没友好到可以站在一起聊天的关系吧。”

    闻听此言,司马霏儿好笑的应道:“的确,我们目前不是这样的关系,只是,也不是不可能发展成那样关系的不是吗。”

    见mary神色一变,就要拒绝,司马霏儿便忙先开口道:“你先别急着否定,先听我把话说完了。”mary闻言点点头道:“有什么话说吧!”司马霏儿笑了笑道:“这第一呢,现在的我们可没有冲突的地方,第二嘛,你也看见了,阿蓝和漠寒的关系可是很好的,作为他们的另一半,我们是不是也该试着和平相处一下,毕竟你也不想让自己的心爱之人,夹在朋友与妻子之间,左右为难吧。”

    mary好笑的望着司马霏儿,突然言道:“我终于知道我败在哪里了,因为你们两个脑子都不正常,所以才能彼此吸引,啊,我这么正常的人,自然就入不了那白漠寒的眼了,亏我还老实拿你和我比较,真是无语的很。”

    闻听此言,司马霏儿没有生气,而是伸出一只手接着问道:“所以,你的答案呢,是不是可以试着成为我的好友呢。”

    mary闻言,一手将司马霏儿的手给拍了开来,方才没好气的道:“我说,你的耳朵是做什么用的,难道没听到我说的话吗,我这么正常,跟你们一直混在一起,挡不住就将我自己给搞疯了,所以我的答案当然是不愿意啊,这么简单的道理,难不成还要我亲自说出口吗,你难不成就没有自尊心吗。”

    淡淡一笑,司马霏儿并没有因为mary的话便将手收回去,而是执拗的道:“自尊心我当然有,还很强呢,不过我觉得,我们会成为非常好的朋友的,因为你也不是什么正常人啊,回想起你自己做的事情,我不知道别人是个什么感觉,但是我的感觉是,没有哪件是正常人做的出来的,所以啊,mary你注定和我们是一样的人,有这不正常人所坚持的东西。”

    闻听此言,mary无语的望了司马霏儿一眼,见鲛人望向了自己,便要越过mary向其走去,不想司马霏人竟又挡在了她的面前,长出口气,mary不由言道:“你该不会非得我认可你的结论,才肯放我离开吧。”

    点了点头,司马霏儿坚定的将手伸了出来,当下言道:“当然,怎么样,你是想现在就应了我,还是让我日日缠着你。”

    笑着将脸转了开来,见鲛人鼓励自己的模样,mary终是握住了司马霏儿的手道:“真是败给你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你的努力吧,只是说好了,我只是给你个机会,至于最后咱们能不能成为朋友,我可不敢保证,你最好不要抱着太大的希望,不然最后会很失望的。”

    抿唇一笑,司马霏儿当下笑道:“我这个人想要做的事情,还真没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所以我们一定会是最好的朋友的。”

    点了点头,mary拍了拍司马霏儿的肩膀道:“好吧,既然你非要这样的话,那我期待你的表现,对了有一件事我倒是好奇的很。”

    司马霏儿闻言,笑着道:“既然咱们都是好朋友了,有什么尽管说出来,我都告诉你。”

    mary一撇嘴道:“你好像搞错了吧,我只是答应先试试,至于成不成的了好朋友,可是两说着呢。”

    司马霏儿依然笑着道:“我们肯定会是好朋友的,因为我现在已经猜到你想问我什么了?”

    “是吗?”mary不可置信的看了看司马霏儿,接着道:“你若是真说对了,我真得高看你一眼。”

    “我本来就不算低啊,所以你不用高看我,也不用低看我,平常心就好,平常心你会发现我们很多共同之处的。”司马霏儿自信的说道。

    mary听了这话,嗤笑一声道:“你也太自信了,那你倒是说说,我想问你什么,说实话哪怕你说出的东西沾点边都行。”

    司马霏儿眼神不错的看着mary,直到盯得对方扭头了,司马霏儿却依然看着,mary终于忍不住了,又开口道:“你一直看着我干什么,我虽然自认为长相不差,可是被你这么个女人盯着也是头一次,而且我脸上也没答案吧。”

    司马霏儿笑了笑,心道:“看来mary这么个冷美人也会害羞啊。”想到这,司马霏儿才开口这道:“你想问的应该是漠寒怎么会把我带到这么危险的地方,对吗?”

    mary当下就是一惊,实在没想到司马霏儿会猜的如此准确,当下忍不住点了点头道:“你确实猜对了,白漠寒怎么舍得让你身犯险地,而且如今的你我可听阿蓝说了,肚子里可还有一个呢。”

    司马霏儿摸了摸自个的肚子,“阿蓝为什么带着你来呢?”

    mary摇摇头道:“这点我们不一样,在怎么说,我的修为还是比你高的,而且阿蓝都来了,我也不放心啊。”

    听到这,司马霏儿当下便忍不住笑了出来:“怎么样我们还是一样吧,你是为你你的男人,我呢也是为了我的男人,说实话,漠寒本来不同意带着我的,但是我虽然如今有了身孕,但是身子却并不妨碍,我来也是因为不放心他,如今的他可是修为全无,我虽然不一定能帮上什么大忙,但是比他现在可是强的太多了,而且,如今这里我们已经做好部署了,应该不会再出什么危险了。”

    mary点点头,看了看前面的鲛人,开口道:“好了我的问题问完了,你现在应该也可以让开了吧,我家阿蓝可是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呢。”

    mary话落,望着司马霏儿瞬间僵硬的神色,嘴角不由露出了一抹笑容,扭头看了看鲛人,还没等司马霏儿转身,mary便已经直接绕过司马霏儿向着鲛人走去,见此情景,司马霏儿连续深呼吸了许久,才让自己平静了下来,也紧跟着上前,跑到了白漠寒身边,一把搂住白漠寒的脖子,带着几分委屈道:“漠寒,这个mary有的时候,还真是让人喜欢不起来啊,不过你放心,我这么可爱,一定会和她成为知己的。”

    捏了捏妻子的小鼻子,白漠寒好笑的道:“霏儿,不用如此的,其实你们关系如何,我并不在意,而且,我的霏儿就该肆意的活着,而不是委屈自己,做那些不喜欢的事情。”

    司马霏儿闻言,大受感动,忙连连摇头道:“漠寒,我不委屈,我真的一点都不委屈,不论为漠寒做些什么,我只有高兴的份,更何况,我和mary之间相处不好,最大的原因便是因为你,如今既然她不对你再起觊觎之心,那我对她的怒气自然也没有了。”

    “可是司马家。”见白漠寒又要提起往事,司马霏儿忙伸手堵住了白漠寒的口道:“那些不用说了,不论原本我们之间有多少恩怨,从她将你救活的那一刻,我对她就只有感激了,所以,漠寒,不用担心这个,倒是你,毫无修为,待在这样危险的地方真的没事吗,俗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微微一笑,白漠寒笑着言道:“当然没事了,你也看见了,大家不是都平安的在这里吗,况且,外面我可是让苍蝇头装了荷枪实弹,不论是谁,无视警告牌闯进来,那结果定然都是死无葬身之地,所以不用担心,今天就好好歇息一天,让苍蝇头先将这凶兽林分析一下,这样咱们走的也能安全些。另外将我给的药可要装好,不论遇到什么,先将药撒过去就好。记清楚了吗。”

    点了点头,司马霏儿做了个ok的手势,笑嘻嘻的道:“漠寒,你都这么耳提面命了,我怎么可能忘记,放心,我一定照着你的话做,绝对不会让自己受一点伤的。”

    点了点头,白漠寒双手搭在司马霏儿的双肩道:“很好,不要光嘴上说,要做才行。”

    话落,白漠寒便拽着司马霏儿往飞艇内走去,“好了,事情交代完了,肚子饿了吧,我带你去吃东西。”

    捂着肚子,司马霏儿笑着点点头道:“漠寒最好了,不瞒你说,我这肚子可真是饿的够呛,你要带我去吃什么。”

    白漠寒闻言,当下便忍不住笑了出来,望着司马霏儿不好意思道:“吃什么,只怕不是我能做的了决定的,毕竟现在这个环境,也只能厨师做什么,就吃什么了,不过好在咱们来的时候,带的材料不少,想来味道应该不错,霏儿便先委屈几天待咱们出去了,霏儿想吃什么,我就带霏儿去好不好。”

    司马霏儿点了点头,当下笑着道:“好,那咱们快走吧。”

    二人笑嘻嘻的上了飞艇,望着眼前的饭菜,白漠寒松了口气,给霏儿端了一盘,放在了身前道:“看来还不错,快吃吧,别将我的霏儿给饿着了。”

    脸上露出了一抹甜蜜的笑意,司马霏儿插起一口送入口中,忍不住惊呼道:“这是什么,好好吃啊。”

    “真的吗,喜欢吗。”白漠寒话音刚落,见司马霏儿点头,不由接着言道:“那你快尝尝看其他的,还有什么喜欢的没有。”

    闻言司马霏儿忙“嗯”了一声,又扎了一块放入口中,咬了一口便放入盘中,再夹起另一块来,却也没什么特别的,有些失望的摇头道:“好可惜,这些都不太好吃。”

    其实不用霏儿说话,白漠寒便已经猜到了,因为唯有第一块被司马霏儿吃了个干净,而其他的都不过是咬了一口,便又放回了盘子里。

    白漠寒示意司马霏儿且等一等,便起身走开,不一会,便又端了满满一盘走了回来,而其中竟是堆满了她喜欢的第一块叫不出名字来的东东。

    司马霏儿只觉得眼睛酸涩不已,将头扭到了一边,忙拭去了眼中忍不住落下的热泪,别扭的道:“你这是做什么啊,对我这么好,非要将我宠哭不成吗。”

    见妻子哭了,白漠寒本想上前安慰,不想就见司马懿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身边“得得得”三声,一脸无语的言道:“我说你们给我适可而止吧,真是的,这里有媳妇的可没有几个,这么秀恩爱,让我们怎么吃饭。”

    见丈夫被便宜堂哥一阵呼和,司马霏儿忙没好气的回怼道:“是你吃不下饭吧,也难怪,明明年龄比我大,现在还是单身狗一只。”见司马懿无语的指着他自己,司马霏儿接着言道:“算了,今天我高兴,不和你计较,你要是实在觉得扎心呢,就不要看,或者回房间去吃,不要来嫉妒我们夫妻恩爱,你知道的,破坏别人恩爱,可是会被踹飞的啊。”话落,司马霏儿挥了挥手,仿佛赶苍蝇一样,要将人给赶走。

    司马懿指了指自己,眼看就要发火,司马敦几人见状,忙上前将人给拉了回去,死死的按在了桌子上,司马敦无语的道:“我说哥,霏儿和漠寒还不是从以前就这个模样,你好端端的去闹什么,想要让那两个不秀恩爱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吧,你清楚的吧,只要在一起,那两人眼里就没有别人的好不好。”

    深吸口气,司马懿听闻此言,行踪更是憋屈了,无奈的望着哥哥此时的模样,司马敦不由小心的问道:“我说哥,你该不会真的嫉妒吧。”

    一手将司马敦的头按在了桌子上,司马懿方才没好气的道:“说什么胡话呢,我怎么可能嫉妒,哈,实在是受不了,算了,我还是端上饭菜回屋子里去吃吧,也不知道那两个人跟来做什么,一个孕妇,一个废人,还真是增加了我的负担呢。”

    好笑的望着哥哥离开的身影,司马敦见众人都停了下来,忙笑着言道:“没事,你们快吃吧,现在饿着肚子可不行,我哥那里,我会自己看着办的。”话落,见众人都开动了起来,司马敦这才忙将自己的餐盘也拿了起来,跟上了司马懿的脚步,一路来到了房间前,抬脚挡住了司马懿就要关上的房门,带着几分讨好道:“大哥,我是特意来找你的,你该不会真的这么狠心,要将我给关出去吧,要知道,我刚刚可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了是要来找你的,若是就这么回去,那我还有什么脸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