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章
    a ,!

    话到此时,司马霏儿突然感到手上多了一抹温暖,便见自己的手被白漠寒紧紧的握在了手中,瞬间便委屈的红了眼眶,只听白漠寒开口道:“霏儿,不用这样,好好吃饭。”

    司马霏儿听了这话忍不住言道:“漠寒,我这可是在给你出气,莫非,你还要站在他那边吗。”

    安抚的拍了拍妻子的手掌,白漠寒有些好笑的道:“我不是站在他那边,只是好歹来者是客,总要等他将话说完,不是吗。”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顿时更委屈了,冷冷的瞟了白漠奇一眼便道:“他的狗嘴里能吐出什么好话来,一定又是来惹你生气的,我看不听也罢。”

    “霏儿。”白漠寒深情的唤了一声妻子,见其乖乖的坐在了椅子上,眼中不由闪过一抹笑意,抚摸着妻子的长发,白漠寒方扭头望向白漠奇道:“有什么话,说吧,我听着就是了,不过客套话就不必说了,你也看到了,在这里你并不怎么受欢迎不是吗,所以抓紧时间说吧。”

    点了点头,白漠奇淡淡的扫过众人一眼,十分认同的点头道:“你说的不错,的确是不怎么受欢迎,放心好了,我也没有什么与你叙旧的意思,我今天来呢,不过是来问问你,这次的团体赛你参不参加罢了。”

    听到这里,苍蝇头顿时忍不住站起身来,怒斥道:“你在这说什么疯话,我师兄这个样子,你认为他能参加团体赛吗。”

    耸了耸肩膀,白漠奇不由笑道:“按照常理来说,的确不能参加,没有修为的人去冒这个险、出这个风头,确实是九死一生,可我可不认为我的漠寒师兄是寻常的普通人啊,你说是不是啊,我的漠寒师兄。”

    淡淡一笑,白漠寒身子斜靠在椅子上,双手环胸道:“原来你来的目的是这个,想逼我参加团体赛是吗。”

    这边白漠寒话音刚落,司马霏儿便忍不住双手紧紧握住丈夫的右手道:“你可不会随便跑来说这话,一定有阴谋,你不必等着了,漠寒不会参加的,就算原来,漠寒准备参加,现在也不会了,这就是我们的答案,你走。”

    见白漠奇站着不动,司马霏儿激动的便要站起身来,却听白漠奇此时开口道:“师嫂,虽然知道漠寒师兄真的很爱你,或者说,许多问题,都愿意以你为准,可是我到底问的是我的师兄而不是师嫂你,能不能麻烦你不要开口,要不然你可得一直看着我这张脸了,毕竟我可是想让我师兄亲口说才行呢。”

    司马霏儿气的不行,正要开口回怼,就听白漠寒已经开口道:“若你的目的真的只是这个,那你可以离开了,团体赛我会参加的,只是漠奇,我希望你能够早日回头,那郑秀的目的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双手一摊,白漠奇好笑的道:“师兄还是喜欢这么杞人忧天,我当然知道郑秀不简单,可我难道就简单了,这最后倒霉的是谁,可还不一定呢,郑秀他虽然老奸巨猾但是我也不是笨蛋。还有师兄,我想你大概还是搞错了,我并不想让你参加这比赛,但是师兄你既然想参加,我这个师弟还是想劝你一句,最好不要参加,真的会死的。”

    点了点头,白漠寒示意自己知道了,笑着言道:“算了,既然你这样决定了,那我也就不劝你了,你要的答案我也给了,既然如此,离开吧。”

    白漠奇摆摆手道:“师兄,这不是我要的答案,只是你的决定,所以要后悔现在还来得及。”

    白漠寒还没有说什么,司马霏儿便已经开口道:“不用你假好心,漠寒做事向来都是有主见的,可不会做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事。”

    白漠寒无奈的笑了笑,对着白漠奇道:“现在你也听到了,而且你应该也知道我的脾气,做了决定就不会后悔的,这下你可以放心走了吧。”

    白漠寒听了这话,倒是没有再说出什么来,笑着应了一声,便真的转身离开了。

    见此情景,司马霏儿哪里还有吃饭的心情,只坐在位置上生起了闷气,白漠寒长出口气,不由望向妻子道:“这是怎么了,生闷气对孩子可不好,乖,将刚刚的事情都忘了,吃两口好吃的,心情自然便好了。”

    被丈夫安慰,司马霏儿不由抬头望向了丈夫,却发现其眼中好像真的丝毫阴霾都没有瞬间趴在桌子上道:“漠寒,有的时候我真的不懂你,难道你都不觉得生气吗,不觉得那白漠奇过分吗,恨不得狠狠甩他两巴掌。”

    白漠寒闻言一笑,顺势言道:“所以,你现在的意思是让我去甩漠奇两巴掌吗,虽然有些困难,但是若是这样能让霏儿你开心的话,我会去做的。”

    被这话成功噎住的司马霏儿,此时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唯有将头扭到一边道:“算了。”

    话落,司马霏儿有些烦躁的挠了挠自个的头发,便开始一副气氛的模样狼吞虎咽了起来,白漠寒见状不由一笑,倒了杯茶递上道:“慢慢吃,没人和你抢。”

    成功被虐狗了的众人,无语的望着两人旁若无人的模样,脸上却都不自觉露出了一抹笑意。

    司马傲天此时也忙开口道:“漠寒,你如今这幅身体,可连你原先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你真的确定出战了吗,你这样出战,你可想好了,白漠奇那句话没说错,这真的是会死的。”

    不等司马傲天将话说完,白漠寒便忍不住笑道:“父亲,你不用说了,便是漠奇今日不来,我不是也早决定和大家共进退了吗。”

    见白漠寒这么说,司马傲天犹豫的道:“可是,白漠奇这样大喇喇的过来,肯定是有什么阴谋的,而且虽然嘴上说是不希望你参加,但心里估计是很高兴你参加。”

    这话一出,白漠寒便忍不住笑了出来,望着对方疑惑的眼神,白漠寒不由言道:“父亲,你这话说的,这团体赛本身不就是个阴谋吧,而且这阴谋汇聚在团体赛这一个点上,对咱们也未必不是好事啊。”说到这里,白漠寒不等司马傲天再往下说什么,便抢先言道:“我知道父亲,你担心什么,放心好了,便是没有了修为,我也不是什么人想动就能动的了的,况且如今霏儿就已经够担心的了,你就别火上浇油了成吗。”

    司马傲天眼神扫过女儿的脸,终是将后面想说的话,都给咽了下去,在心中暗叹了口气。

    而时间也很快便到了团体赛的日子,望着白漠寒也在其中,郑秀嘴角挂起了一抹笑意。方开口道:“各位很高兴又见面了,这些日子的比试可以说是精彩纷呈啊,不过如今四国大比也接近了尾声,待这一战过后,你们也能各自回家了,而这最后一战,也是最可怕的一战,我之所以用上可怕这个词,大家应该心里也明白,我就不多解释了,不过俗话说的好,风雨过后方能见彩虹,这最后一战,大家就当是见彩虹前的暴风雨吧,只是这暴风雨毕竟猛烈罢了,最后,我送大家一句忠告,这句忠告就是,能赢不能赢并不重要,能保住性命才是真的。”说到这里,郑秀瞬间便将视线聚集在了白漠寒的脸上,这才言道:“当然了,这话我最主要的还是对漠寒说的,毕竟你如今可是最特殊的一个,不好意思我说错了,应该说你自打来了这里就是最特殊的一位,刚来的时候,你的修为是最特殊的,名头也是最大的,如今呢,你的修为也是最特殊的,完全没有了,所以今时不同往日了,如今的你进去的话,生死可就真的难料,看来那句树大招风还真是对,我想漠寒你以后肯定对这句话记忆犹新的。”

    对于这番奚落,白漠寒回应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方才言道:“啊,关于这一点,就不用郑大人操心了,倒是郑大人我觉得,你才更应该保重才是,毕竟我这个比试的人,既然进去了,生死自然也早有准备,若是郑大人,在外面无端丢了性命,那可就糟了,不是吗,还有这里我还得谢谢郑大人的吉言,我既然能够记忆犹新,说明郑大人还是希望我能够活着回去的,谢谢郑大人了。”

    望着郑秀听了这话瞬间僵硬的神色,白漠寒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笑意,看的郑秀是恨得牙痒痒。

    竟是气的一时忘了后面的话,好在郑武在后面小声的提醒了一下,方才反应过来,只听其开口道:“和漠寒开了个小玩笑,不多说了,现在团体赛开始,凶兽林想来你们都听过他的凶名,那里就是我为你们的战场,你们不仅要躲过那些凶兽的攻击,还要防备别人,虽凶险异常,但能跑出来的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我就在这里摆好酒宴,为你们接风洗尘,希望你们为了各自的国家,各自的家族,奉献出你们最好的实力。”还有你们的性命。最后一句话,郑秀在心里接了上去,不经意间又望向了白漠寒,脸上也带上了几分得色,白漠寒,你还想活着回去,别做梦了,就是别人不杀了你,林子里的凶兽也会活吃了你的。

    而此时场上也寂静的可怕,王聪第一个站出来道:“郑大人,你什么意思,看来你是想杀了我们啊,凶兽林是什么地方,便是没有敌人我们独自进去都不见得能活着出来的地方,你现在的意思是让我们去那里比斗,你这完全就是不想让我们活着出来啊。”

    这话一出,响应者更是无数,这不,接下来便有一人言道:“王家主说的是,郑大人你这到底安的是什么心,想将我们都给弄死在这里吗,可这与你又有什么好处。”

    望着乱哄哄的气氛,郑秀忙伸手想将众人的声音压下来,只可惜显然是一点用都没有,反而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进来。

    郑秀瞬间拔枪,对着天空打了一枪,可谁知,他便发现,他同时被无数把枪指住了脑袋,身子瞬间一僵,当下忙露出了个笑脸道:“诸位,不要误会,我这样做,也只不过是希望你们冷静下来仔细听我解释罢了。”

    见众人望着自己,郑秀忙故作为难的道:“本来是不想提前说的,不过既然你们有了误会,我就解释一下吧。”

    说着郑秀便对着郑武点了点头,便见郑武将手上的手表一转,空中瞬间出现了投影,郑秀忙解释道:“这里就是凶兽林,你们也看到了,我也亲自到里面探查过一趟,带回了这些图像资料,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你们也看见了,事实上,凶兽林并没有你们心里认为的那么恐怖。”

    “是吗。”淡淡的应了一声,白漠奇顿时走了出来,直直的望着郑秀道:“是凶兽林,没有那么恐怖,还是你去的根本不是凶兽林。”

    望着瞬间又骚乱起来的人群,郑秀气了个半死,似笑非笑的望着白漠奇道:“白家主,真会开玩笑,这里不是凶兽林又是哪里呢,不过也难怪,这些日子的比试,白家的确很多人都受了伤,白家主忙这些都来不及,没看清楚也是可能的。”

    身子一僵,意识到到了现在郑秀都在威胁自己,白漠奇深深的望了郑秀一眼,方才言道:“不过是开个玩笑,只不过我看郑大人的模样,似乎真的有些紧张呢。”

    身子一僵,郑秀淡淡的言道:“白家主这个玩笑,好像也不太好笑呢,你说是不是。”

    “是吗,可我认为很好笑呢。”望着郑秀气了个半死的模样,白漠奇淡淡的接了一句,便没有再开口的意思。

    只不过他不开口,其他人却不行,这不,当下便有人问道:“白家主,别啊,话说一半算怎么回事,郑大人他们去的是不是凶兽林,你总要说清楚才是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