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闻听此言,郑秀不仅丝毫没有恐惧,反而笑的更大声了,点头应道:“这我当然知道,你不缺杀我的心,更不缺杀我的手段,可那是在我手里没有筹码的情况下,很显然,我现在的筹码对你应该非常的重要,身为家主的你,可不能抛弃你的族人不是吗,白家这次过来的可是有不少人呢,而且个个修为都还不错,虽然还不错,但是也不知道若是你这个家主不救他们,他们还有没有命和你回去。”

    见白漠奇眼中更显恼怒,郑秀笑的更畅快了,视线终是冷了下来,站起身来,在白默奇耳边轻声言道:“白家主,现在的你是不是不该这么对我呢,毕竟你白家多少人的性命还掌握在我的手里呢,我有个什么倒是无所谓,可是我手下的那些人若是没了我的指挥,随便杀起人来,那可就不好了。”

    白漠奇听了这话,心里就是滞,冷哼声道:“你还有其他人在这里?还有你真的舍得拿你自个的性命,来换我族人的命吗,我可不大相信。”

    郑秀依旧是笑着道:“我有说过,我就个人来的这里吗?而且我也没必要跟你交代这么多吧,这毕竟是我的底牌,还是不让别人知道的好,至于换性命着事,不仅你不信,我自个也不信,可是呢,这事本就不是我愿不愿意的问题,这些完全取决于你,白家主,你要是非那我的命换你族人的命,我也没办法不是吗?”

    “郑大人你想多了,我自然不会杀你,而是拿你去换我的族人不是更好吗?”白漠奇冷着脸道。

    郑秀看了看白漠奇笑着道:“我想白家主还是没有搞清楚,换总的有个换的对象,可是现在我在你这,但是我也不打算就这么跟你交换。”

    “郑大人既然不想交换,那我只有将你给扣下了,当然吃喝我都不会少了你的,直到你同意交换为止。”

    “白家主,你最好不要抱有这种拖的想法,忘了跟你说了,临来的时候,我特意嘱咐了手下,若是我明天还没回去,那么他们就会给白家主寄来10根左手的大拇指,若是再拖天,白家主就会收到10条左臂,继续拖……”

    白漠奇听罢笑着道:“你有那本事吗?”

    “我有没有不打紧,关键看你信不信,你大可以不信,以你的本事确实能保护着你的人,但是你又能保护几个呢,而且关键问题不是这些,而是他们身上的毒药,就算我做不到这些,他们还是活不了。”

    白漠奇听到这也有些听不下去了,挥挥手道:“算你狠!”

    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白默奇冷冷的道:“有件事我好奇的很,我那位师兄如今就是个废人,你随便派个人就能杀了他,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定要我去做这件事,别和我说什么是你的恶趣味,我可是个字都不会信的。”

    淡淡笑,郑秀斜靠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方才言道:“好吧,既然你这么诚心问我,那我便大方的告诉你好了,因为,你那个师兄很危险,而我出手风险实在太大了。”

    见白漠奇眉头皱了起来,郑秀嗤笑声,便接着道:“关于这件事情我可没有骗你,我到底是外星之人,又没有什么下手的理由,若被查出来,可就不是小事了,而你就不同了,四国大比早有约定,生死不论,那你杀了他,也不过就是那么回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冷冷笑,白默奇紧紧的盯着郑秀言道:“你说的倒是轻巧,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别的不说,就凭那司马霏儿对他的感情,你认为,我若是真要将人杀了,事情可能这么平静的过去,只怕比试过后,司马家与我白家要打成团了,如今你还认为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吗。”

    “哦”了声,郑秀十分无所谓的道:“哦,这样啊,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吗,现在就是你选择的时候了,你是想让你当族人现在去死,还是过后跟司马家拼拼。对了,再告诉你件事,药效是在团体赛的时候发作,便是他们真的死了,相信也没有怀疑到我的身上来不是,毕竟所有人都看到了,咱们关系很好,便是我真要下手,也不该从你这里下手不是吗。”

    深吸口气,白漠奇此时的神色阴沉的可怕,可惜郑秀却是丝毫没有看在眼中,只冷冷的道:“那么白家主,你的选择呢,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深吸口气,白默奇的声音仿佛从齿缝里突出来样,“将解药给他们,我答应的事情我自然会去做,我的承诺,总该让你放心了吧。”

    食指摇了摇,郑秀丝毫不曾动容的道:“还真是抱歉呢,你的承诺在我这里文不值,想要解药,等你杀了白漠寒再说吧,不过速度要快点了,要不然,他们可撑不了那么多时候,现在你可以走了,放心这次绝对没有人拦着你。”

    见白漠奇没有动作,郑秀忍不住好笑的道:“怎么了,刚刚不是还急着要走吗,这么点时间就改变主意了,不过可惜的很,我现在可没有酒招待你了,所以,你还是乖乖的离开吧。”

    闻听此言,白漠奇深吸口气,转身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见其离开,郑文忙道:“大人,现在我们该如何是好。”

    淡淡的扫了眼,白漠奇离开的方向,郑秀方才言道:“跟上他。”

    “哦”了声,郑文有些疑惑的道:“那么多的人质在咱们手里,难道那白漠奇还敢耍什么花招不成。”

    话音刚落,郑文便见郑秀冷冷的望了过来,忙低下头道:“大人,是小的多言了,小的这就去。”

    轻哼声,郑秀冷冷的道:“知道你心里不服,可你别忘了,白默奇的师兄是什么人。”

    心中惊,郑文忙道:“大人说的是那白漠寒,可是白漠奇将他害成那样,便是那白漠寒有再大的本事,难不成还真能不计前嫌的帮他不成。”

    “哼”了声,郑秀怒骂道:“蠢货,他帮的不是白漠奇,而是他自己,白漠寒是个能做大事的人,做大事者不拘小节,而他不拘小节到什么地步,可不是我能预料到的。”

    话说到这里,郑文哪里还敢再说什么,忙低下脑袋道:“大人睿智,是我肤浅了,大人只管放心,我这就去盯着他,保管点都不松懈。”

    话落,郑文便匆匆而去,郑秀脸上带着抹嘲弄之色,冷冷的道:“司马家跟我耍横不是吗,我看你们能横到什么地步,去了个司马傲林,再死了这个名存实亡的白漠寒,我倒要看看,你们还有什么可以嚣张的资本,哦,既然动手了,要不要再把司马傲天给收拾了呢,他死,司马家可就彻底垮了啊,嗯,这个主意不错,也许可以再找找白漠奇,这个旗子,还真是好用的很,将这些讨厌的家伙都给解决了,替罪羊也有了,谁又能想到这件事情是我在后面操控着呢,哦,对了,司马家的那个旗子,要不要也动动呢,这样来,就更好玩了。”

    郑武闻言,忙上前言道:“大人,小人以为这事还是有些不妥,毕竟白漠奇这人可不可信,还没有什么定论,冒然将司马家的棋子也暴露了,只怕是得不偿失吧。”

    见郑秀沉默了下来,郑武赶忙低下脑袋道:“大人恕罪,是小的多话了。”

    闻听此言,郑秀抬手便道:“不,你这话提醒的很对,不到最后步,最好还是不要暴露出全部的筹码,呵呵,说的不错,这些筹码我要等到最后再暴露出来,司马傲天,我倒是要让你尝尝,这心上被插了刀,到底会是什么感觉。”

    话到这里,郑秀见郑武脸担忧的模样,难得好脾气的道:“有什么话就说,别摆出这幅模样,你憋的难受,我看的也难受。”

    见郑秀都将话说成了这样,郑武也没有什么要隐瞒的意思了,当下言道:“回大人的话,小的只是担心mary小姐,这位可不是个好相与的主,若是万,她站在司马家那边和你站在对立面上,那你的计划可就……”

    重重的拳头捶在了桌子上,郑秀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道了声“该死”,郑秀有些烦躁的道:“这种时候,她来这添什么乱呢,偏偏,她的后台太硬,便是我得了暗令,也不敢轻易和她对上,若不然,倒霉的只会是我。”

    这边话音刚落,便见手下三人脸上俱都浮现出了抹异样之色,郑秀见状,也不给三人解释的时间,直接人脚踹了过去,瞬间便将三人踹到在地,冷冷的言道:“我说,你们刚刚这个模样是瞧不起我吗,啊,真可惜,就是再瞧不起又怎么样,你们跟的人还是我,mary本事再大,以如今的立场来看,也只能是死敌知道嘛。”

    三人闻言,忙在郑武的带领下跪了下来,郑武忙先开口道:“大人误会了,我们绝没有背离大人的意思,只是觉得大人最好不要和mary硬碰硬,毕竟以mary小姐的背景和能力……”

    虽然后面的话郑武没有说出口,但是郑秀显然已经听懂了,冷笑的望着三人眼,方才言道:“说来说去,你们还是瞧不起我吗,算了,你们说的没错,我的背景是不如她,可我的能力却丝毫不比他那个贱人逊色,知道吗。”

    三人忙点头应道:“知道了,大人,你自然是最厉害的。”

    只这番没有诚意的话,却丝毫没有让郑秀满意的意思,眉头深锁。瞬间暴怒道:“都给我滚出去。”

    郑武三人听了这话,溜烟的功夫跑了个没影,只剩下郑秀越想越郁闷。这种明明他是老大,却被个女人死死压在身下的日子,实在是憋屈死了,不过如今自个却是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继续忍着,想到这郑秀忍不住咬着牙道:“mary你这个贱人,老子早晚把你也给干掉。”

    再说郑文跟在白漠奇身后,见其回到白家的领地,却是不好再跟进去,唯有堵在门口,小心的探查着,已经回到屋内的白默奇顿时冷笑声,不屑的自语道:“当我白漠奇是什么人呢,就派个这样的人来跟踪我,真可谓是对我最大的侮辱了,郑秀,你计划怎么弥补我的损失呢。”

    话落,白默奇在床上躺了下来,闭着眼睛哼着小曲,轻松惬意的很。

    当日晚间白漠奇走出自个的住处,略微朝着郑文藏身的地方看了眼,便径直走开了,郑文,见白漠奇出来,当下便绷紧了神经,准备跟上去。白漠奇自然知道郑文跟了上来,不过,他也不回头,而是继续往前走着,突然间加快了脚步,三转辆转,便消失的无踪影了,他可不想老有条尾巴跟着自个。

    郑文这下可慌了,自个来的时候可是答应要盯紧白漠奇的,这刚盯上就跟丢了,这回去实在不好交代,当下忙四处找寻起来。

    另边,白漠奇甩开郑文后,便直接来到了白漠寒的面前,进门便看见了白漠寒正和司马菲儿坐着吃饭,当下笑着言道:“师兄,还有心情在这里吃饭,看来过的还不错吗。”

    司马霏儿闻言,忙挡在了白漠寒的身前,冷冷的望着对方道:“你来干什么,这里可没有个人欢迎你,给我滚。”

    “哎呀,师嫂这话可就说过了,我来看看我的师兄,怎么就是罪过了呢,你这态度可不好,难道你还是为了我伤师兄的事情,不是我说,你也太小气了些,我们打斗可是在擂台上,可没有规定不能用毒啊。”

    紧紧握着自己的拳头,只要想起那些日子以来,自己的心痛,自己的彷徨,司马霏儿眼中凶光大盛道:“滚,给我滚,我的话你到底听到了没有,我们这里不欢迎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