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听闻此言,司马懿不由皱起了眉头,许久方抬头,正视着白漠寒道:“漠寒,那与咱们又有什么好处。”

    “当然有了,阿懿,别忘了郑秀的目的是什么。”

    听闻此言,司马懿所有的抱怨都咽在了口中,深吸口气,再不说话了。

    见众人显然默认了自己的话,白漠寒方接着道:“我知道这样做,你们可能很憋屈,但是当外物不可挡的时候,这是最好的选择,而且有句话说的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吗,若是你们实在气不过,大不了,等迷晕他们之后,你捶打他们两拳就好了。”

    闻听此言,司马懿眼中闪过抹精光,便接着言道:“既然事情已经是这个样子了,现在咱们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咱们还是商量下具体的方法如何。”

    众人闻言,纷纷应和了起来,司马傲天望了众人眼,便对着司马懿道:“那你可想好什么办法没有。”

    司马懿正要开口,司马敦便忙把将人给拽住了,瞬间望向白漠寒道:“大伯,玩计谋、想点子这方面用脑子的事,漠寒可是专家,我看咱们是不是先听听漠寒的建议。”

    这边司马傲天还未开口,司马懿便不耐烦的甩开了弟弟的胳膊道:“我说,阿敦,你这是不是太不给我这当哥哥面子了,怎么我这个哥哥让你很丢人吗,难道我就不能有好点子,真是,越想越生气,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欠收拾啊。”

    眼见司马懿的拳头就要落在自己的身上,司马敦忙用双手紧紧的抱住了脑袋,这才言道:“我说哥,你真要下死手啊。”

    司马懿闻言,落下的刹那终究轻了许多,没感觉什么疼痛,司马敦忙放下了双手,司马懿不自在的轻咳两声道:“算了,反正从小到大你这个弟弟就没有可爱过,我跟你计较这些,还不将我自己给气死。”

    见司马懿这幅模样,司马傲天好笑的道:“阿懿,你终于长大了,知道让着阿敦这个弟弟了,这点真的很好。”说到这里,司马傲天又将视线转到了司马敦的方向,笑着言道:“阿敦,看到了吧阿懿如今真的变了许多,看来咱们也该试着相信你的哥哥,听听他的建议,即使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咱们也好及时指出来,更何况现在漠寒如此,你们总要学习如何自己将司马家担起来不是吗。”

    司马敦闻言,下意识的望了白漠寒眼,这才点了点头道:“大伯,这事我都知道,只是先听我哥的建议,真的没有关系吗。”说这话的时候,司马敦明显加重了语气。

    旁的司马懿自然也听出了这话外之音,当下司马懿便要炸了,眼见就要张嘴回怼回去,司马傲天及时开口道:“嗯,没有关系,况且,我不过是问问意见,听听阿懿的想法,可从没有说过就是用阿懿的意见不是吗,所以这点你就不要担心了,倒是你也可以好好想想,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不管怎么样咱们先度过眼前的难关在说。”其实司马傲天还有几句话没有说出来,如今自个二弟没了,这个家就要靠这兄弟两个担起来了,多经历些事对他们也是有好处的,只是这毕竟涉及到自个弟弟,难免会让二人伤心。

    闻听此言,两人不由都沉默了起来,司马傲天看着两个侄子,笑了笑道:“阿懿,你快说说,你的想法,让大家都听听。”

    略思考了阵,才听司马懿道:“大伯,我是这么想的,咱们是不是兵分两路,有漠寒的这些东西帮衬着,咱们做这些事根本就不需要什么高手,便由我带队,你再给我派些人,作为明面上的队伍,专门就按漠寒的话,将人都给收拾了,而另外大伯你再派队人,作为暗队,隐藏在后,来可以在暗处查探郑秀是否还有什么后招,二来,万我这边有什么麻烦也可以帮忙补救不是吗。”

    闻听此言,司马傲天当下便忍不住笑了出来,目光落在了司马敦的身上,好笑的道:“瞧,阿懿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他的想法很不错不是吗。”

    司马敦闻言,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抹欣慰的笑容来,连连点头道:“大伯,你说的对,大哥听真的很厉害。”

    “哐”的声,司马敦忙捂着自己的脑袋蹲了下来,待反应过来自己被司马懿打了以后,司马敦狠狠的扭头瞪了便宜哥哥眼,这才言道:“果然,我就不该对你有太多的期待,还是这么莽撞。”

    听闻此言,司马懿扫了司马敦这个弟弟眼,便将目光投向了白漠寒,脸得意的道:“漠寒,你觉得呢,我这个主意怎么样。”

    白漠寒闻言,连连点头道:“啊,不错啊,很好,真不敢相信这是你自己想出来了。”

    司马懿本听的高兴,只不过等最后句话响起,司马懿活吞了白漠寒的心都有了,狠狠的瞪了对方眼,这才言道:“果然啊,跟你说话,真是让人冒火,还有你就不能真心夸我回吗?”

    白漠寒笑了笑道:“难道我说的不是真心话嘛?我感觉我说的挺真诚的啊。”说罢,还朝着众人看了看,众人却俱都不答话。

    这边司马懿深吸口气,接着言道;“真诚是真真诚,可是也太伤人了,嘴不甜的家伙。”说着拍了拍白漠寒的肩膀道:“算了,现在也不是拌嘴的时候,我这个主意既然你都认为好,你还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白漠寒没有当下应话,只是示意司马懿望向司马傲天,这才笑嘻嘻的道:“那个,阿懿,你似乎搞错了件事情,这种事情能做主的人可不是我啊。”

    心中噎,司马懿不由怒道:“白漠寒,原来的我打不过你,现在可不定,你现在这么怼我,难不成就敢保证,我不敢揍你吗。”说着还捏了捏自个的拳头。

    淡淡笑,白漠寒瞬间往司马霏儿身后钻,连连点头道:“我确定你不敢,因为霏儿会保护我的。”

    见白漠寒被揭了痛脚,司马霏儿气的不行,可随后便见丈夫不仅点没受影响,反而和人逗乐起来,嘴角不由挂起了抹笑意,十分配合的双手环胸,站在了白漠寒身前道:“你想干什么。”

    这番举动当下便将司马懿逗乐了,淡淡的撇了两人眼,笑着道:“阿敦是我弟弟,菲儿你也别忘了,我也是你哥,所以漠寒是我妹夫。”

    司马菲儿淡笑道:“我阿懿哥,什么时候也学会拐弯抹角了,又什么话说。”

    “我意思就是,弟弟我也教训的,妹夫也算是弟弟,自然也教训的,至于你这个妹妹嘛,鉴于你是个女人,我就不跟你般见识了。”司马懿得意的道。

    司马菲儿当下笑了笑道:“你不跟我般见识啊,我可不,还有阿敦哥哥,阿懿哥说的还有你,你个人呢自然是打不过他,但是加上我,咱们就能好好教训下他。”

    司马敦听罢,当下心里就是阵的无语,自个什么时候打不过这个白痴哥哥了,向来可都是自个让这他的,若不是照顾他的面子,自个早把他打趴下了。

    司马敦没有说什么,司马懿却开口道:“菲儿,你可太坏了啊,这可是挑拨我们兄弟的关系。”

    “这可不是我挑拨,是阿懿哥你平时做的就是这样,老欺负阿敦,所以我们现在要奋起反抗。”

    司马懿听罢,挥挥手讨饶道:“得!得!得!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惹不起你行了吧。”

    司马菲儿听了这话却更加不依不饶了,“谁难养了,你问问我们家漠寒和我爹,我可是最好养的,你可别乱说话。”

    司马懿当下站起身朝着司马菲儿鞠了躬开口道:“妹妹,你是我亲妹妹,我错了,成了吧,不成我叫你姐姐都行,而且现在咱们不是讨论这些问题的时候吧。”司马菲儿听了这话,才算是不在言语。

    司马懿又转身望向司马傲天道;“大伯,你计划怎么办。”

    司马傲天望了几人眼,并没有当下答话,而是问道:“还有人有什么好办法吗。”

    见众人不答,自家侄儿又是脸迫切的模样,司马傲天嘴角咧,不由笑道;“既然如此,那就采用阿懿的意见,只不过咱们还得细化下,这里面的事情得好好商量清楚才是。”

    对于这点,众人都没有什么意见,忙聚集在了起,将所有能想到的事情都讨论了遍,争取在此次团体赛中,不出半点纰漏。

    而与此同时,白默奇也被郑秀召到了面前,白默奇脸倨傲的望了郑秀眼,在其对面的椅子上坐,直接便开口道:“现在找我似乎不是好的时机,到底有什么天大的事情,值得郑大人在这样的节骨眼上,将我喊过来,团体赛可是要开始了,我可不想让我白家作为什么人的垫脚石。”

    闻听此言,郑秀也不恼,只是笑着将杯酒递了过去,这才开口言道:“白家主,不要这样大的火气,我既然找白家主过来,自然有是有事要说,不过现在先不急,白家主喝杯酒润润喉,待我慢慢道来。”

    白漠奇勾起了抹嘲讽的笑容,将郑秀的手推了回去,这才开口言道:“我想郑大人好像有什么误会,我不过是凑巧,跟郑大人有了那么两次合作罢了,可不代表我是站在你这边的,而且我们也不是什么可以坐在起喝酒谈天的关系,若是没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白家并不是个个都是精英,团体赛的事还需要我这个家主细致的安排,才能让他们平安无事不是吗。”

    话落,白默奇丝毫不顾郑秀脸上恼怒的神色,执拗的站起身来,便要往外走。

    郑秀见状,也赶忙站起身道:“等下,我还有话说,你也说了咱们是合作的关系,虽然只是偶尔,有了次好的开头自然会有第二次,不如坐下来,咱们再好好谈谈,说不定这次的合作,白家主会有兴趣呢。”

    白默奇斜睨了郑秀眼,终究是坐在了椅子上,淡淡的开口道:“说吧,这次你又想合作些什么。”

    “杀了白漠寒如何。”郑秀阴狠的言道。

    白默奇闻言,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当下便嗤笑道:“郑大人,还真是阴毒无比啊,只可惜你找错人了,再怎么样,那白漠寒总是我的师兄,如今我也废了他的修为,可没计划再要他的性命。”

    “呵呵……”阵大笑,郑秀嗤笑道:“无毒不丈夫,你那个师兄有多厉害,你又不是不知道,有他在,就是你心中永远的根刺,你还想安稳的过日子,做梦吧,更何况,你废了他的修为,他如今的心里肯定恨你入骨,等他恢复修为的那天,你以为你还能讨的了好。”

    抬头扫了郑秀眼,白默奇淡淡的道:“如你所说,那是我的事情,就不劳郑大人多操心了,总归,我答应你的事情也办到了,这次事情结束以后,就当彼此不认识吧,你可千万不要再找我,不然我就让你看看我白家的实力。”

    话落,白默奇再次站起身来,只不过转头的刹那,却被几人给挡住了去路。

    白默奇的眉头当下便皱了起来,扭头望向郑秀道:“郑大人这是何意,想跟我动手不成,动手之前,我劝郑大人还是想想清楚的好,我白默奇虽然比白漠寒差了点,可也不是你能随便挑衅的人。”

    郑秀闻言,站起身来,慢慢的走到了白默奇的身边道:“漠奇你误会了,我这几个人拦着你,可真没什么挑衅的意思,不过是请白家主,你坐下来继续聊聊,这也是为了白家主好,免得白家主因为时心软,给自己惹下杀神,最后丢了性命就不好了。”

    白默奇冷冷的望着郑秀,忍不住怒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将手伸,示意白默奇先坐下来,郑秀这才开口道:“我要干什么,我刚刚不是说过了吗,若是白家主这么快就忘了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再说遍,请白家主出手,除了白漠寒。”

    拳重重的捶在了桌子上,白默奇冷冷的道:“郑大人,你的确是说过,可我也早就说过了,我不答应,更不干,你是听不懂吗,你应该明白的吧,虽然我是算计了他次,可他到底还算是我的师兄,我还没那么丧心病狂,次次的置他于死地。”

    郑秀冷冷笑,“如今说的这么大义凛然,当日也不知道是谁,就这么下了狠手,如今装着善心的模样,也不问问谁肯相信。”

    闻听此言,白默奇眼中闪过抹嗤笑道:“我要怎么做是我自己的事情,什么时候轮的到你多嘴了,而且,郑大人,拜托你搞清楚,咱们可是合作关系,和你养的这些狗可是不样的,如今,就冲着你今天的态度,我的答案,也是不,记清楚了是不,我不干。”

    “哈”了声,郑秀顿时冷笑道;“看来,你这是要跟我闹绷的节奏了。”

    淡淡笑,白默奇笑着言道:“随便,你怎么想,总之,我的答案没有改变。”

    深吸口气,白默奇扭头淡淡的问道:“对了,这次,你应该不会再拦着我了吧。”

    郑秀此时脸上的笑容,瞬间变了个模样,邪笑着望着白默奇道:“你真的确定,这就是你的答案吗,要不要在考虑看看,我想你可能还不知道,今天早上,我给白家送了些东西过去。”

    闻听此言,白默奇神色凛,皱着眉头望向郑秀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对他们做了些什么。”

    说到这里,白默奇不由怀疑了起来,想着比那往日多了的汤品,白默奇怒极,瞬间站起身来,重重的将双手捶在了桌子之上,瞬间跑到了郑秀身边,直拉着郑秀的衣领,将人给拽了起来,冷冷的威胁道:“我早该想到的,像你这样的人渣,怎么可能做出什么好事来,郑秀,你敢对我的族人动手,是下定决心与我撕破脸面了吗,这样来可不是什么好现象,而且你应该知道,你这样做,我是真的会杀了你的。”

    原本围着白默奇的几人见状,就要上前,却被郑秀满面笑容给拦了下来,只见郑秀带着几分笑容望着白默奇道:“不要紧张,我们的白家主,可不会这个时候对我动手的不是吗,毕竟我们的白家主可是个爱护自家族人的好家主呢,是吗。”

    重重的将郑秀扔在了边,白默奇险些将自己的牙给咬碎了,冷冷的望着郑秀道:“你要是这么玩,我可是真的会杀了你的,知道吗,还有你应该清楚的很,若是我真的动手,你绝对没有活命的机会,在场的人也根本拦不住我不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