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我说漠寒啊,你真当王叔我这两只眼是白长的啊,没有弄虚作假,你自个信吗?还有你喝酒的时候做了什么,你可别说不知道,真正喝多了的,有忘记的可能,你这样的,应该记忆犹新才对。”说罢,王叔的脸上露出了抹狡黠。

    白漠寒看在眼里,忍不住抖,“王叔,你这可有点为老不尊啊,在说了,我那点子事儿,你老记得那么清楚干嘛,我自个可是都忘记了。”

    “记不清楚了是吗,看来不给你提提醒,你是不肯承认了。”说罢,咳嗽了两声便装着准备开口。

    见王叔这么副样子,白漠寒不由也是心中虚,因为有没有作假他自己心里是最清楚不过的了,见王叔那脸“我已经看穿你了,小子”的神情,白漠寒尴尬笑,忙避过了话题,转而问起道:“王叔,你不用提醒了,我都知道了,对了,我让你帮忙的事情,你办的如何了。”

    王叔闻言,似笑非笑的望了白漠寒眼,却也揭过了话头道:“哦,你说那个啊,已经办好了,就等你发话了,放心,完全在我的掌握之中。”听到白漠寒转移了话题,王叔便也不再提起。

    而听见王叔这么说的白漠寒,顿时也是很松了口气。就在此时突然又传来门响动的声音,白漠寒忙手指在唇边比,做了个“嘘”的手势,王叔当下便不再出声,转而脸严肃的望着门口。

    下秒,便见司马霏儿走了进来,白漠寒顿时咧出了抹笑容,摸了摸额头夸张的道:“场虚惊。”

    司马菲儿听这话,当下便听出了些许不同来,忙开口问道:“虚惊?怎么了?难道有什么事发生?”

    司马霏儿又看见屋子乱了许多,怀疑的眼神落在了王叔的身上,不由问道:“王叔,你该不会说这切都是你做的吧。”

    王叔脸懵逼的道:“菲儿,你说什么切?我没干什么啊。”

    “没干什么,这屋子里像是没干什么的样子嘛?漠寒现在身体刚刚回复,你总不会说是他干的吧。”

    此时王叔也发现了房子里有些凌乱,又见漠寒哀求的望向自己,不由抓了抓脑袋,笑着言道:“那个,霏儿啊,你要说这个,那确实是我干的,我也是片好心啊,这不是看漠寒实在无聊吗,给他比划了两招,你瞧我这比划,漠寒的气色是不是好多了。”

    冷冷的扫了王叔眼,若不是顾忌漠寒还在,司马霏儿觉得自己能巴掌甩过去,心里更是忍不住吐槽道:“拜托,你弄什么不好,非要表演这个,不知道他现在修为尽失,最看不得这个嘛,这不是往漠寒的心上扎刀吗。”

    想到这里,司马霏儿脸上不由多了几分恼怒,用力的将人给撞了开来,坐在了白漠寒的床前,将手中的托盘往桌子上放,这才扭头望着王叔道:“现在没你的事了,漠寒这里有我陪着就行了。”

    王叔闻言,斜睨了白漠寒眼,心里暗叫:“自己这个冤啊,这可好菲儿都对自个有意见了,菲儿你也是啊,你王叔我好赖这么大年纪了,至于这样嘛,真是的。”心里虽然如此想,但却也不好说出来,当下只得笑着道:“好,我还有点事,就不打扰了,漠寒也该饿了,你好好照顾他。”

    直到听到“砰”的声,王叔走出了屋子之后,司马霏儿脸上的神色顿时便沉了下来。

    只让白漠寒看的什么无奈,好笑的言道:“我家霏儿这是怎么了,难道也是饿了,若真是这样,霏儿你先吃,我还不饿。”

    闻听此言,司马霏儿见白漠寒丝毫没有沮丧之意,这样来,顿觉口气憋在了心里,恼怒的将碗端了过来,舀了勺,举在了白漠寒的身前。

    见此情景,白漠寒乖乖的吞了下去,见媳妇又要去舀,白漠寒忙伸手将其的手握在了手中,见其余怒未消的模样,白漠寒顿时笑道:“哎呦,别生气了,好端端的这又是怎么了。”

    司马霏儿这才扭头望向白漠寒道:“没什么。”

    白漠寒当下摇摇头道:“菲儿你就算说谎,是不是也换个表情,你这样,怎么看都像是在生气,我可是眼睁睁的看着呢。”

    司马菲儿此时却不想再提起,毕竟丈夫刚刚虽然表现的无所谓,但是也不代表心里就没有疙瘩,当下还是开口道:“我真没生什么气,只是觉得王叔也太那个了,你本就刚刚回复,身体不好,还让你陪着他瞎侃。”

    白漠寒听这话,就知道,自个媳妇这是现编的理由,当下笑了笑道:“菲儿,这你可误会了,王叔他可不是在跟我瞎侃,他这也是为了逗我开心才这样的,而且老人家有这份心我就已经很感动了,咱们可不好挑三拣四的。”

    司马菲儿听罢,当下就是股急劲儿上头,当下便开口道:“他这哪是逗你开心,你都这样了,他还在你面前干这事,你……你难道点都不伤心。”

    “啊”了声,待明白过来妻子问的是什么,白漠寒好笑的将媳妇搂进了怀里,笑着言道:“哎呦,我已经没事了,虽然现在这个样子,我的确是很担心的,但是我敢保证,总有天我的修为会再次回来,我依然会变成你喜欢的我,所以不用担心,刚开始我的确是有点沮丧,不过就如你所说,那样的我可不是真的我。”

    在丈夫身上,没有看出点的的异样之色,司马霏儿顿时松了口气道:“你能这样想真的是很好了,再吃点,都怪我,竟在这些事情操心,明明你都没挂在心上,我还提醒,我真是……”说到这略微顿了顿,又接着道:“漠寒,你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好好养伤,其他的你别担心,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闻听此言,白漠寒顿时笑道:“哪有,我喜欢看你担心我的模样,还有饭再喂给我吧,我还真有些饿了呢。”

    司马霏儿闻言,露出了抹轻松的笑意,边给白漠寒喂饭,边言道:“漠寒,对我来说,你就是你,从未改变过,不管是修为卓绝的你,还是如今的你,我都喜欢,所以不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喜欢的都会是你,这点,你应该是最清楚的,哪怕你修为回复不了,大不了我努力变强,我也会跟你原来样,好好保护你和咱们的家的。”见白漠寒不说话,司马菲儿当下脸焦急的道:“漠寒,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总之,我相信你,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相信你。”

    这下子白漠寒再也压抑不了心中的笑意,伸手便将人搂进了怀中。

    司马霏儿听着丈夫胸膛中熟悉的心跳,手不自觉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心中暗道:“小宝贝们,你们可要快点长大,好好练功,这样的话,便是父亲这辈子都找不回修为,起码也有你们保护他,你们都是他的血脉,以后也会变成像你们的父亲样的,对吗。”

    司马霏儿的这番心思,白漠寒自然丝毫不知,不过却下意识的将其搂的更紧了些。

    许久,司马霏儿方不好意思的从其怀里钻了出来,双颊嫣红的道:“快吃饭吧,吃完饭好好休息下,虽然你醒过来了,但是这次毕竟受了这么重的伤,遭了这么大的罪,定得好好休养番才是。”

    话落,见白漠寒点头,司马霏儿忙用最快的速度让白漠寒吃饱,接着便扶着白漠寒躺了下来,司马霏儿笑意吟吟的坐在床边,视线不自觉的落在了白漠寒的脸上。

    分钟,五分钟,十分钟,终于白漠寒忍住张开了眼睛,好笑的望着妻子道:“虽然我的脸对妻子有这么大的吸引力,我是很高兴了,但是霏儿,你这样直盯着看,我便是个死人也得睁开眼睛了吧。”

    司马霏儿闻言,忙将视线移了开来,不自在的道:“死人怎么可能睁开眼睛,你这比喻也太夸张了吧。”

    话刚说到这里,司马霏儿便觉左手紧,等反应过来,早已头栽在了白漠寒的怀里,刚想挣扎,就见丈夫已经将被子给自己盖好,瞬间便愣住了。

    这番模样,只让白漠寒看的十分好笑,不由言道:“干嘛这样看着我,既然这么担心,起睡就好了。”

    话落,见妻子的目光依然呆呆的望着自己,白漠寒忙将妻子的头往下压,紧紧的搂在怀里道:“快睡吧,我就在这里,不要怕。”

    这话出,司马霏儿忍不住红了眼眶,胡乱的在脸上抹了两下,便乖乖的窝在了丈夫的怀中,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日过去,第二日,司马霏儿便扶着白漠寒走了出来,只因,郑秀已经确定了今天便是团体战的时间。

    见白漠寒走了过来,郑秀只觉的浑身都紧绷了起来,强撑着露出了抹笑意,白漠寒不由笑道:“郑大人,似乎不想见到我啊。”

    闻听此言,郑秀的眼中闪过抹杀意,便忙笑着开口道:“漠寒可是误会了什么,看见漠寒你顺利痊愈,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不想见到,哎,说来,白漠奇下这么重的手,我是该说两句的,只是你也知道规则就是那样,而且他也没有违反规则不是。”

    淡淡笑,白漠寒点头应道:“郑大人说的不错,规矩就是规矩,再说,白漠奇好歹是我师弟,便是需要管教,也有我这个师兄来做,就不劳郑大人费心了。”

    这边白漠寒话音刚落,就听身后传来白默奇的声音道:“师兄倒是好大的口气,若是原来,你还真有那份本事,只是如今吗,师兄确定自己还有管教我的能力。”

    见到白漠奇,司马霏儿本就恼怒异常,如今又听他这么贬损自家丈夫,哪里还有好气,瞬间便要冲上前去,白漠寒见状,忙将人搂在了怀中,这才冷冷的望向白默奇道:“有没有本事,你何不亲自试试。”

    这话出,郑秀便是心中凛,心中暗道:“莫非,这白漠寒没有失去修为。”

    刚在心里想着对策,便见白漠寒被踢了出去,看那模样只怕伤的不轻。刚刚提起的心,瞬间放了下来,只嗤笑的望着白漠寒暗道:“没了修为还敢这么嚣张,活该你有此劫。”

    司马霏儿等人此时方回过神来,顾不得找白默奇算账,忙匆匆跑到了白漠寒的身边,有些担忧的问道:“漠寒,你没事吧,伤到了哪里吗。”

    摇了摇头,白漠寒在司马霏儿的搀扶下站了起来,转头望向了白默奇,淡淡的道:“你该不会以为我没修养好,你就可以在这里放肆了吧,你应该明白,若我真的动手,你只有死的份了。”

    阵大笑从白默奇的口中传了出来,白默奇冷冷的望着白漠寒道:“我说,都这个时候了,你就不要强撑了,别说是我,现在但凡是个有修为的,上去都能秒杀了你,我这是看在你如此脆弱的份上,方才没用多少力气,不然,这时候,你可就不可能站着说话了。”

    闻听此言,白漠寒淡淡笑,“是吗,也许对别人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但是想修理你,我还真有几分手段,你别忘了,你的切都是我教的。”

    眉头皱,白默奇冷冷的望着白漠寒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动了什么手脚了吗。”

    白漠寒闻言,不由轻笑出声道:“开什么玩笑,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既然教你,我便是心意的教你,只不过,但凡功法,就不可能十全十美,而且我可是修习这些功法时间最长的人,自个有什么破绽,我会不知道嘛,更何况是你这个我教出来的师弟了。”

    这话出,众人不由都望向了白默奇,要知道如今的白默奇可谓是四国第人,等的高手,可若是能知道他的软肋在哪里,那对他们可就太有利了。

    这点,白家众人也自然不会不知道,当下便要往白漠寒那边涌去,显然动了杀心。

    只可惜白漠寒身边都是什么人,自然不会眼看着他们得瑟,正要动手,就听白默奇先步冷笑道:“给我站住,我都没说话,谁要你们自作主张的。”

    白里忙道:“可是家主,万他说出些什么来,那你……”

    不等白里话落,白默奇便抢先开口道:“这点不用操心,我自认为还没到让你们担心的地步,况且,便是他说出来又能如何,谁又能伤的了我。”

    说着话,白默奇便淡然的扫向了众人,脸唯舞独尊的模样,成功的又激起了许多人的仇恨。

    对此,白默奇丝毫不在意,只是转头望向郑秀道:“不是说今天是团体赛吗,怎么比,还望郑大人说说,至于白漠寒之事,大人倒是不必担心,他不是好好的在这里站着吗。若是大人过于关注,是不是对其他的人不公平呢。”

    听明白了白默奇话里的意味,郑秀忙笑着道:“白家主说的对,是我做的有些过了,如今咱们说说团体战的事,小事就先放到边好了。”

    见两人竟然敢这么奚落自己的丈夫,司马霏儿气了个半死,就要上前,好在司马傲天和白漠寒二人将其给拉住了,望着妻子还是愤愤不平的模样,白漠寒此时也只能在其耳边道:“霏儿,你别闹了,如今的我已经如此,你便是争赢了又如何,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神情顿,所有的气焰仿佛下子消失无踪似得,只扭头牢牢的抱紧白漠寒道:“漠寒,你不用担心,你的修为早晚会恢复的,到时候打死他们,再报今日之仇,我什么也不说了,就将这报仇的机会留给漠寒你自己好吗。”

    见妻子如此,白漠寒松了口气道:“这是当然,我定会赢的。”

    司马霏儿闻言点了点头,又想起白漠寒刚刚说过的话,顿时高兴了起来,直望着白漠寒道:“不过,白默奇的弱点到底是什么啊,漠寒,不如你告诉我,我帮你把这个消息传出去,看他还有机会找你麻烦。”

    望着妻子愤慨的模样,白漠寒不由好笑的道:“我好歹是他师兄,怎么能帮人害他,这件事你还是不要提了。”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没好气的在白漠寒的胳膊上掐了下,这才言道:“不能害他,不能害他,你也不想想他是怎么害你的,你当他是师弟,也没问问他当你是师兄了没,我早就知道会有这天,姓白的就没个好东西。”

    司马霏儿话落,见白家众人望向自己,亦是毫不畏惧的扭头怼道:“怎么,看我做什么,我又没有说错,难道不是吗,你们个个的,想想你们曾经做过的事,也就是你们白家人,般人还真干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