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虽然猜到了什么但司马菲儿还是不死心的道:“不代表修为,是什么意思?难道漠寒修为受损了?”

    mary笑了笑道:“我说过了我只负责救人,可不负责回复如初,而且他如今除了修为失去了以外,其他应该都跟原来没什么两样,手还是那个手,脚还是那个脚,当然脑袋也还是那个脑袋。”mary仿若事不关己的漫漫说着,不过那语气每句都听起来不像好话,都像是幸灾乐祸,尤其是由她这个众人心中曾经劣迹斑斑的人嘴里说出来。

    司马菲儿听了这话,当下还是脸的不可置信,“修为失去点有什么打紧,漠寒修为本就够高,就算失去点,还是很厉害的。”

    mary听罢,摇摇头道:“你想的太好了,修为失去的可不是点。”

    司马菲儿闻言,佯装副无所谓的样子道:“失去再多的修为也没事,以漠寒的本事,肯定用不了几天就会回复的。”

    mary摇摇头,“你说我该说什么好呢,是说你傻呢,还是说你笨呢,或者说天真比较好,可是这现实往往是比较残酷的,白漠寒如今可是点修为都没了。”

    听这话,虽然司马菲儿早就想倒了,但还是忍不住愣,他可是知道白漠寒从神般的存在,丢落到如今这种地步,心里的落差有多大,就是自个也时感觉难以接受,当下还是忍不住重复道:“你说点修为都没了是吗?”

    mary点点头“没错,他现在修为失去了,意思就是点修为都没有了,说是个普通人也没什么不对,当然在你们眼里也可能他现在就是个废人了,而且这修为能不能回复,我可不保证。”扫视了众人眼,mary再次重复道。

    望着众人脸深受打击的模样,mary不由嗤笑道:“你们该不会是现在想要抛弃他这个废人吧。”mary特意加重了废人两个字的语气。

    这话出,司马霏儿便忙开口道:“你在胡说些什么,他是我的丈夫,是我孩子的父亲,我爱他都来不及,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而且你不是说漠寒只是没修为了吗,他的思想还在,只要他脑袋好好的,说不定就会回复修为,漠寒他可是让我们看到不少奇迹的,这次肯定也会。”

    闻听此言,mary淡淡笑,扫了眼司马傲天所在的方向,“你倒是对你男人挺有信心,不过可惜这只是你的想法,别人可未必这么想,还有我劝你句,别怪我泼冷水,这奇迹发生本就不定,而且奇迹出现的次数多了,你可别就习以为常了,这次可不定。”

    这话出,司马傲天便知道是对着自己来的,自然不可能装作没有听到,当下言道:“我的想法和霏儿样,漠寒不论变成什么样,都是我的女婿。你少在这里挑拨离间,我不吃那套,漠寒也不会相信的,而且漠寒本就是创造奇迹的人,他这次也肯定不会让我们失望。”

    “是吗?”挑眉望了众人眼,mary方才接着道:“漠寒,会不会回复,我不知道,他自个我想也不知道,不过相不相信你们,不如你们自己去问问他如何。”

    司马霏儿闻言脸上喜,忙开口道:“你这话的意思是说,漠寒已经醒了,对不对,漠寒真的醒了对不对。”

    mary没有应话,司马霏儿忙将人推开,进到屋内,司马傲天等人见状,也忙跟了上去。

    果见白漠寒睁开了眼睛,司马霏儿脸上露出了抹笑意,忙上前道:“漠寒,你感觉怎么样,可好些了。”

    白漠寒眼睛无力的闭了起来,淡淡的道:“如今我已经是这个模样,还能怎么样,不过是废人个罢了。”

    使劲吸了吸鼻子,司马霏儿连连摇头道:“不,你不是废人,在我心里你永远是那个疼我爱我的白漠寒,是我心中永远的英雄。”

    见白漠寒没有答话,司马霏儿心中惊,赶忙上前抓住丈夫的手道:“漠寒,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害怕,你跟我说说话好不好。”|

    白漠寒闻言,这才将眼睛睁了开来,无力的道:“你说的不错,我如今也只能在你的心里成为英雄,原本的切都已经消失了,如今我就是个活脱脱的废人,留在这世上,也没什么呢用。”

    听到这里,司马霏儿再也忍不住扑到了白漠寒的身上,哭诉道:“漠寒,你可知道,你说这话,那就是刀刀在我身上刺,你怎么会是废人,我认识的漠寒不是这样轻易放弃的人,修为没了又怎么样,重新练回来就好了,若是别人不定能做的到,但你是白漠寒啊,只要你坚定信心,这个世上又有什么是你做不到的。”

    白漠寒正要开口,听到门外有人靠近的声音,便紧跟着脸颓然的道:“算了吧,霏儿,若是还有希望,我又.如何会如此模样,霏儿我真的废了,以后我再也不能护着你,也不能护着儿子们的,如此这般,我还有何面目活在这个世上。”

    这话刚落,司马霏儿满脸都是恐惧,忍不住竟是巴掌拍在了白漠寒的脸上,这巴掌挥出,司马霏儿当下便后悔了,望着自己的手不由发愣了起来。

    见此情景,司马傲天忙上前将女儿搂在了怀里,带着几分不满的望着白漠寒道:“漠寒,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可这不是你颓废的理由,如今你刚刚回复意识,有些事不要过早下结论。”

    见白漠寒沉默不语的模样,司马傲天实在是猜不出来,他心底的想法,唯有先哄着女儿道:“霏儿,漠寒刚知道这事,心里肯定不自在,你只要看好他就好,至于其他的可以慢慢再说。”说了这话,司马傲天还不放心,忙接着道:“别太忧心,要知道你现在的身体可不比往常,更何况,我们以往认识的漠寒,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漠寒不会这么轻易被打垮的。”

    望着父亲担忧的神色,司马霏儿苦笑的点了点头,便望父亲道:“父亲,你们先出去吧,漠寒这会肯定是想自己静静,我陪他说说话,就像你说的样,漠寒并不是个轻易认输的人,我相信他迟早会站起来的。”

    司马傲天闻言,担忧的望了女儿和女婿眼,终是扭头望向众人道:“咱们先出去吧,让他们小两口自己说说话。”说到这里,司马傲天还特意望向mary的方向道:“mary姑娘,也请吧。”

    见司马傲天这么说,mary是彻底被这翻脸不认人的态度给气乐了,狠狠的瞪了白漠寒眼,便要发飙,鲛人见状,忙上前将人搂在怀中,舔着脸道:“mary乖,现在大家心情都不好,你就别添乱了,你心里不爽打我,打我,我皮糙肉厚的,你随便打,出出气就好。”

    mary闻言,指头戳在了鲛人的脸上的,当下没好气的道:“我打你出气做什么,惹我生气的又不是你。”

    鲛人闻言,更是神色讪讪的道:“虽不是我直接惹你生气,但若不是你答应跟我回来,也不会受这样的闲气,归根到底都是我的错,所以你还是打我吧,别憋着气,气到了自己我可是会心疼的。”

    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司马傲天的眉头便忍不住皱了起来,抽搐着言道:“阿蓝,几日不见,你这画风变的也太快了。”

    鲛人闻言,淡淡的扫了司马傲天眼,十分得意的道:“哦,那个啊,因为我坠入爱河了啊,变变画风有什么稀奇的,只要我家mary喜欢,我做什么都行,在说我这才是热恋中情侣该表现出来的好吧。”

    番甜言蜜语,只将mary本来的五分气去了四分,眼中闪过抹娇羞,没好气的开口道:“你也就是这张嘴了,不是说要出去吗,还不走,难不成还留在这里惹人嫌不成。”

    “哦”了声,鲛人忙抱着人出了屋子。

    被逼吃了肚子狗粮的众人,此时的心情都算不得好,安抚过白漠寒后,便也紧跟着出了屋子。顺手将门给关了起来。

    司马霏儿这才坐在了白漠寒的床边,眼中的泪忍不住再次落了下来,这下子白漠寒哪里还能绷住冷漠的神色,当下神色便软了下来,忙握着妻子的手道:“你看看,好端端的你怎么又哭了,再这样下去,我看你肚子里的非得是个爱哭鬼不可。”

    司马霏儿见白漠寒依然如往日样哄着她,再不复刚刚的冷漠神情,司马霏儿顿时忍不住笑了出来,呆呆的望着白漠寒道:“漠寒,你怎么突然……”

    “变了这么多对吗。”白漠寒好笑的望着妻子。

    傻傻的点了点头,司马霏儿不由言道:“刚刚你还是脸生无可恋的神情,我还不知道怎么哄你呢,怎么就有说有笑了起来。”

    白漠寒好笑的在妻子的脸上捏了两下,竟是坐了起来,望着司马霏儿言道:“刚刚门外有人偷听,我总要放出些他们感兴趣的消息,还有这模样该装还得装不是,若是跟往日样,那我还玩什么呢。”

    司马霏儿听完,带着几分期盼道:“那这么说,mary刚刚也是演戏了,你根本就没有失去修为是不是,是mary骗我们的对吗。”

    “啊”了声,白漠寒几次张口,都没有发出声来,见此情景,司马霏儿的眼泪便忍不住落了下来,只让白漠寒无奈不已,忙伸手将其脸上的眼泪抹去,这才开口道:“你瞧瞧,刚止住的眼泪怎么又落了下来,难道,你还真想生个爱哭鬼不成。”

    闻听此言,司马霏儿吸了吸鼻子,将脑袋抬了起来,想将眼中的泪意都给眨回去,只可惜这招似乎并没有什么作用,只见其的眼泪依然是落了下来,胡乱的用手抹了两下,司马霏儿方不可置信的道:“我真是不争气的很的,你好容易醒过来,我该高兴的才对,可眼泪就是要往下落,我擦都擦不住。”说到这里,司马霏儿激动便站起身来,接着道:“我去平静下,真是,你明明已经那么难受了,我不安慰不说,还竟找事,我这个妻子做的也太失败了。”

    只司马霏儿刚迈出步,便被白漠寒再次拽倒,紧紧的拥在了怀中,这下子司马霏儿更是委屈到不行,连连摇头道:“漠寒,我不想哭的,可我控制不住自己。”

    白漠寒闻言,不由更加抱紧了妻子,轻轻的在其背上拍打着,眼中闪过抹温柔,便道:“我知道,我都知道,霏儿是在替我委屈,替我流泪,可你知道的,我最不想见到的便是你哭,所以,快别哭了,你要是再哭下去,我就得跟你块哭了。”

    这话让司马霏儿忍不住笑了出来,小心的从白漠寒的怀里钻出了脑袋,直望着白漠寒道:“漠寒,你真的没事吗,若是伤心的话,便哭出来,心里也能好受些,我这肩膀虽然看着柔弱了些,但是借给你还是没问题的。”

    白漠寒闻言,好笑的将妻子推离了自己的怀抱,直视着对方道:“啊,颓废的样子我已经演过了,挺没意思的,相对而言,我更喜欢,我原先的模样,不过若是霏儿喜欢的话,让我演演颓废还是可以的。”

    见丈夫说这话的时候,眼中丝阴霾都没有,司马霏儿忍不住小心的问道:“漠寒,修为没了,你真的不伤心吗,真的真的不伤心吗。”

    望着妻子小心翼翼的模样,白漠寒忍不住笑了出来,好笑的道:“怎么可能不伤心,可就如同你相信的那样,我是白漠寒啊,无论发生事情,我总会解决的,而且,我既然能在极短的时间里,将漠奇培养出来,轮到我自己,自然也是不甘示弱的,所以,霏儿不用为我担心,好好顾好你的身体才是真的,至于我,说不定我会就想到办法,明天修为便都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