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mary静静的望着鲛人,当下问道:“在你心中,我和白漠寒到底谁更重要,别说谎话哄我,我又眼睛会看。”

    闻听此言,鲛人没有丝毫犹豫的道:“是你,你是我生命中全部的快乐,若非要在你和漠寒之间选择个,我会毫不客气的选择你,关于这点,mary你完全不用怀疑,不过……”

    mary听不过当下便转头看向鲛人道:“不过什么,难道你还要打折扣不成?”

    鲛人间mary误会了,忙开口道:“不是,我是想说,你是我心里最重要的,可是若不是漠寒到星辰大海将我给带出来,我可是至今也找不到你这个挚爱之人的,所以漠寒对我们的事情还是有帮助的。”

    mary听罢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道:“你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不过,你可别想让我感谢他。”

    鲛人闻言,忙脸正色的道:“你自然不需要谢他。”说到这,语气软道:“但是,我却得谢谢他,你说是不是,毕竟咱可是有情有义的真男人。”

    mary笑了笑道:“对,我的男人,自然是真男人,若不然我着眼界也太低了。”

    鲛人听罢,忙趁热打铁道:“我的mary可是最通情达理的,而且也是这世上最好、本事最大的女子,我自然不能太差了,我以后定加强自个的修为。”

    听到想要的答案,mary的嘴角终于忍不住露出了抹笑容,小眼神得意的望了鲛人眼,这才开口道:“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答应你回去看看好了。”

    见鲛人脸上瞬间出现的喜色,mary语带警告的道:“不过别怪我还是丑话说在前头,我只是说要跟你回去看看,可没保证定能帮你救了人,你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鲛人闻言,把将人给搂在了怀里,“mary你都出手了,怎么可能救不了,我的mary不可能连这点事情都摆不平的,以后啊,我们结婚以后,我便待在家里,为你供应好后勤保障,你呢就去实现你的梦想好了。”

    见鲛人竟然说出这么没出息的话来,mary狠狠的在其腰间掐道:“你怎么可以有这么没出息的想法,你的修为又不弱,当然是要发展些自己的事业才好,难不成你还真想被人说成吃软饭的。”

    见妻子这样说,鲛人嘴角咧,忙笑着道:“被人说这些闲话,我倒是不怎么介意,不过mary若是不喜欢我这样的话,我就出去干活,mary想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只要你高兴就好。”

    闻听此言,mary方瞪了鲛人眼道:“说什么傻话呢,当然是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若是你实在想躲在我身后,咳咳,那我到也是能养得起你的。”

    鲛人望着此时mary别扭的模样,脸上露出了抹笑容,悄声在mary耳边道:“我的身家,可点都不输白漠寒呢,放心好了,便是咱们每天不停地挥霍,几辈子都是用不完的。”

    见mary眼神扫了过来,鲛人瞬间了然,忙开口道:“当然了这些东西是定要上交老婆你的,等老婆你弄个最大的背包,我便将东西都给逃出来,里面最值钱的东西,就是我自个了。”

    被猜了个正着,mary似笑非笑的道:“对这个你到时激灵的很,是不是以前也和别人这么说过。”

    使劲摇了摇头,清白还是要捍卫的,忙解释道:“mary你可别误会,这完全是和才漠寒学的。”说到这里,鲛人神色顿,可怜兮兮的道:“mary,漠寒看起来很严重的,咱们是不是先不说这些,先去见见漠寒再说,这拖得越久,对漠寒就越危险不是吗。”

    见鲛人三句不离白漠寒,mary没好气的挥了挥手道:“行了,行了,不知道的还以为白漠寒才是你爱的人呢,放心好了,在和你闲聊的时候我已经安排好了,现在飞艇已经在外面等着了,走吧。”

    话落,mary便率先走了出去,见此情景鲛人忙跟了上去,两人路疾行,见到白漠寒的时候,其早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mary检查了番,脸上不由露出了抹嗤笑,抬头扫视了司马霏儿眼,最终落在了司马霏儿的肚子上。眼中的神色让人辨不出好恶来。

    司马霏儿吓了跳,忙捂着肚子退了几步,见此情景,mary不由嗤笑道:“不必这么害怕,若我真想做些什么,便是你躲到天涯海角,你认为没有白漠寒护着你,你能躲过我的暗算吗。”

    司马霏儿闻言,顿时沉默了下来,许久,终是慢慢的走回了mary的身边,主动开口道:“我知道许多事情,是我们夫妻对不起你,现在漠寒已然这样了,我代表我们俩给你陪不是了,希望你能救救他。”说罢司马菲儿便低下了头,朝着mary深鞠躬。

    mary见状,确实不为所动,面无表情的道:“难道你觉得这么简单我就原谅你们了?那我也太大度了,可是很明显我不是。”

    司马菲儿闻言,忙又道:“我给你跪下了,只要你能救回漠寒,你让我跪多长时间都行。”

    “是吗?不过你给我跪下我却得不到点实际的好处,只是心里勉强舒服些,我是不是有点亏啊!”

    司马菲儿听了这话,却也没了主意,当下腿软就要跪下,鲛人见状,忙把拉住,开口道:“mary你就别逗弟妹了,你本来就是来救漠寒的不是。”

    听这话司马菲儿当下心里也是阵的高兴,忙开口道:“还望你看在对漠寒有过那么份动心的份上,救救他。”不过话出口司马菲儿就有扇自己两巴掌的冲动,自己这是说什么呢。

    不过听司马霏儿说到这里,mary脸上也不自然了,忙抬手道:“别,这话千万别再说了,我实在不想想起自己曾经做过的蠢事,还有你们先出去吧。”

    见司马霏儿脸不情愿的模样,mary耸耸肩膀道:“怎么,不出去吗,那我出去好了。”

    mary这么说,司马霏儿心中惊,忙道:“不要,不要,我出去,我现在就出去,你已经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我求求你,千万要救漠寒。”虽然司马菲儿极度不放心,但此时也没啥好的办法,只有死马当作活马医,交mary了,毕竟mary曾经展露出来的才能可是让人不可置信的,现在想想却有些让人心有余悸,不过现在有了鲛人这档子事,倒也能放心不少。

    司马霏儿深深的望了白漠寒眼,紧紧握着拳头,便走了出去。

    司马傲天等人见状,也忙跟了出去,见鲛人还站在这里,mary脖子歪,当下冷笑道:“你呢?”

    尴尬笑,鲛人食指指着自己,脸无辜的道:“那个,mary,我算是自己人吧,这就不用出去了吧。”

    没有应话,mary只是做了个“请”的动作,鲛人尴尬笑,见mary似笑非笑望着自己的模样,什么话都没说,便乖巧的退了出去。

    确定屋内个人都没有了,mary十分惬意的往白漠寒身前的椅子上坐,只望着自己的手掌道:“别装了,没事就睁开眼睛,你该知道,我现在可没心思陪你演戏。”

    只见mary此话落下,本奄奄息的白漠寒,竟真的如同mary所言睁开了眼睛,嘴角咧出了抹笑意道:“看来,阿蓝真的走入了你的心里,原来的你对我说话可不是这样的态度。”

    “女人这辈子总有瞎了眼的时候,你也要原谅我涉世未深,被你那张脸给欺骗了,当然你展现出来的东西也确实是让大多数女人都动心,我呢说半天还是个俗人,所以也没有免俗,不过如今多见了几个男人,自然分的清什么是宝石,什么是石头,没什么可奇怪的。”

    说到这里,mary低头望向白漠寒道:“不过,你现在这幅模样,该不会突然发现自己是爱我的吧,哎,就算是这样我也没办法了,我啊,遇到了宝石,你这样的破石头,便是再给自己画的光鲜亮丽,也吸引不了我的视线了。”

    见mary这么说,白漠寒只是淡淡笑,微微点头道:“那正好,省了我的麻烦,不过你是怎么看出我是装的。”

    淡淡笑,mary连回答的意思都没有,便直接言道:“这个并不重要,眼前重要的是,你现在到底计划做什么,我绝不相信你会无缘无故的玩这手,说吧,看在阿蓝的份上,能帮忙的地方我不介意帮你把。”

    闻言,白漠寒似笑非笑的望了mary眼,这才好笑的问道:“哦,你要帮我,若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和郑秀应该是个地方的吧,帮我们,你确定你没有说错。”

    “何必明知故问,坑了郑秀的事情我也不是第次干了,白漠寒如今郑秀半的家产可都在你的手上了。”

    白漠寒闻言,眉毛挑,点了点头道:“哦,原来如此,你们的效率还真是快啊,辛苦你了,既然如此,附耳过来。”

    见mary果然靠了过来,白漠寒忙在其耳边耳语了番,待听完白漠寒所有的话,mary震惊不已的道:“天啊,你要不要玩这么大,这可是要玩死郑秀的地步啊。”

    挑眉笑,“这的确是最后的结果,你要是顾虑着你们的同乡之谊不想加入也是可以的,只是记得不要当叛徒就好。”

    见自己的人品遭到了质疑,mary当下冷冷的道:“拿我当什么人了,算了,反正我做什么也不是为了你,放心这件事情我帮了,你也给我老实点,不然我便将你所有的切都给宣扬出去。”

    话说到这里,mary站起身便往外走,见此情景,白漠寒忙道:“你这是要去哪里。”

    只见mary听了这话,脸笑意的扭过头来,“在本神医的妙手之下,你终于醒了,这样的好事,我自然要出去与家属们分享下,想来就凭我救了你的这点,他们也该对我客气些了吧,刚刚被那些人用奇怪的眼神盯着我已经够不自在了,我可不想每天都面对那样个眼神,我可是会疯的。”

    白漠寒闻言,点点头道:“这其实也怪不了他们,毕竟原来你做的事情也太过分了,不过,你这次救我性命,倒是给了你个融入进去的机会。”

    mary“呵呵”了声,懒得再跟白漠寒废话,当下起身,将门打了开来,望着瞬间便迎上来的司马霏儿,脖子歪,当下便没好气的道:“我说就个男人罢了,你用不用宝贝成这个样子。”

    有求于人司马霏儿顿时沉默了下来,望着屋内的白漠寒睁开了眼睛,司马霏儿忙越过了mary坐在了白漠寒的床边,握着丈夫的手道:“漠寒,你怎么样,毒,毒解了吗?”

    见到妻子憔悴的模样,白漠寒将妻子的手抓进了手心中,这才开口言道:“放心,我没事、”

    只可惜白漠寒这话显然司马霏儿并不相信,当下便将目光聚集在了mary的身上,mary见状,无视了白漠寒讨饶的眼神,好笑的开口道:“你想问什么就问啊,我定如实回答。”

    犹豫了会,司马霏儿这才言道:“漠寒,现在没事了吧。他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

    “你说的好起来是恢复成原来那个样子。”带着几分吸血,mary忍不住问道。

    见司马霏儿连连点头的模样,mary神色未变的道:“若你是问这个的话,那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他永远都恢复不成原来的样子。”

    看着因为自己的话,全部凝重起来的众人,mary接着言道:“都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不过是说出事实罢了。”

    可显然这样的事实,是众人不肯接受的,司马霏儿更是第时间上下查看了番,便忙开口道:“我看漠寒并没有什么事情啊,他好好的,怎么会有事呢。”

    “外表好事真的,这点我还真没法反驳,不过外表没事可不代表什么,起码说明不了修为不是。”

    司马傲天闻言,个激灵,忙望向mary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漠寒的修为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