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不敢相信司马霏儿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苍蝇头不由愣在了原地。

    见此情形,司马霏儿苦笑道:“不要这样看着我,我是真的这样想过的,只要漠寒能够活着,便是他变成废人我也愿意陪在他身边。”

    无力的望着司马霏儿这个师嫂,苍蝇头方道:“可你有没有想过师兄,是否愿意,若他真的变成了废人,他会不会比死了还难受,还有,师兄如今之所以能够不受流言的侵扰,便是因为他本身能力超群,并没有什么依靠司马家的地方,可若是他这身引以为傲的修为尽去,师兄再听到流言会是什么反应,会做出什么事,谁又能说的准呢。”

    这话里的字字句句都戳在了司马霏儿的心上,只让司马霏儿无力的靠在了床上,喃喃言道:“可不这么做,我还能如何,而且再拖下去,漠寒的命都没有了,相比较而言,先将他的性命保下来,不是最重要的吗,而且漠寒那么本事,只要他醒过来,说不定他有什么办法能够将修为回复过来呢,对就是这样,定是这样。”

    司马菲儿努力给自己心里增添了丝希望,转头对苍蝇头道:“苍蝇头,你在这里好好看着漠寒,我这就去找白漠奇,无论怎样,我都定要将漠寒给救下来,不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见司马霏儿话落便往外冲,苍蝇头忙步挡在了司马霏儿的面前,见状,司马霏儿忙道:“苍蝇头你做什么,如今咱们能用的办法都用过了,实在是没有其他的好办法了,你难道不想将漠寒的性命了吗。”

    “我当然想,可我更不能让你去冒险,明明知道你在老大心里是什么地位,我若真的让你去了,万你出了什么事,便是师兄醒来,也不会原谅我的。”

    说到这里,苍蝇头声音顿,不等司马霏儿再次开口,便先言道:“而且师兄这里,还是师嫂你亲自照顾的好,至于白漠奇那里我去。”

    苍蝇头说完这话,不等司马霏儿反应过来,便转身出了屋子,司马霏儿追了两步,终究放不下身后的白漠寒,犹豫了下,终究是在白漠寒的身边坐了下来,只心中到底对苍蝇头担忧了几分,她又何尝不知,既然白漠奇对漠寒都能下得了手,对苍蝇头就更不会手下留情了。

    想到这里,司马霏儿终究叹了口气,心中祈祷,苍蝇头能够平安归来,漠寒能够早日康复。

    且说苍蝇头出了屋子,路来到了白家的领域里,还未进门,就被几个白家人挡在了外面,见状,苍蝇头忙道:“还请通报声,就说师弟来访。”

    这话出,守门之人白断当下便忍不住笑了出来,不屑的望了苍蝇头眼,便嗤笑道:“哇,还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我白家的地盘晃晃呢,我说,听说你原本是白漠寒的仆人,啊,还想见我们家主,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还自称什么师弟,知道你要求见的是什么人吗,白家的家主,什么师兄,师弟的,我家家主没有那样的东西。”

    听闻此言,苍蝇头心中暗恨,却也明白此时不是冲动的时候,紧紧的握着双拳,将火气强压了下去,这才平静的道:“难道这就是白家的规矩,有客来访,不说通报,反而出手为难,是否太过有失风度了。”

    白断闻听此言与对面的白经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还故作无辜的四处望了望,这才言道:“有客来访,这客在哪呢,我怎么什么都没有看见,我只看到只癞皮狗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白经你说是不是。”

    “你”苍蝇头冷冷的扫了两人眼,被这股气势逼近,白断与白经嚣张的气势顿时滞,回过神来,便是忍不住的愤怒,白断冷冷的道:“有求于人还敢这么横,赶快给我离开这里,不然别怪我让你付出更加沉重的代价。”

    到了此时,苍蝇头又如何不知两人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让自己进去的意思,当下怒道:“好好好,看来真的是我太好说话了,让你们并不知道我的可怕,既然如此,那我今天便让你们见识下吧。”

    话落,便将只重型机枪掏了出来,瞬间二人便觉得股危险的气息铺面而来,白经和白断二人,也算见过世面的,自然明白这玩意可是危险的很。

    不等白断反应过来,白经便抢先步道:“这玩意看来危险的很,不禀报家主不行了,你先顶会,我这就去找家主。”

    话落,白经便溜烟的没了踪影,见此情景,白断心中责怪白经没义气的同时,心中也是惧怕不已。见苍蝇头似乎要有动作的意思,忙退后步威胁道:“我警告你,动手之前最好看看现在是什么地方,别忘了,你还有求于人呢。”

    不屑的望了白断眼,苍蝇头方才言道:“没种的家伙,我刚刚竟然对你这种人低声下气。”嗤笑声,苍蝇头便将武器收了起来,视线移了开来。

    见此情景,白断只觉得憋屈的紧,只不过此时他还真没胆色再挑衅苍蝇头,唯有老实的站在了那里,只不过不用想,白断都能想到看到这幕的族人,之后是如何的奚落自己。想到这里,白断不由对苍蝇头心中悄然升起了抹恨意,而此时白经也匆匆赶了回来,忙开口道:“家主请你进去。”

    苍蝇头淡淡的扫了两人眼,随着白经站在了白漠奇的身前,不待苍蝇头开口,白漠奇便道:“你来干什么不用说,我也知道,只是有点我好奇的很,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救醒白漠寒,别忘了那天发生的事情,他如今会这样都是我动的手脚,我再去救他,那我做的切不就完全没有了意义。”

    闻听此言,苍蝇头顿时无言以对,眼神瞟,心灵转,顿时笑道:“不知师兄你可有听到这些日子外面对你的评价。”

    白漠奇闻言,便知苍蝇头要说什么,淡淡笑,便接着道:“若你要说的是这个,那就大可不必开口了,既然我这么做了,那我就已经做好面对切的准备,别人的几句话,还不至于动摇了我,而且你觉得我会在乎这些嘛。”

    见白漠奇不吃这套,苍蝇头眉头皱,还未开口,便听白漠奇接着道:“还有,以后别随便乱称呼别人,而且如今这个局面,你认为我还会认你这个师弟吗。”

    苍蝇头的神色顿时黯然下来,许久方才抬头道:“便是如你所说,你白家确实是因为师兄受了难,可前因后果却是不能搞错,说白了,不过是你们处处对不起他罢了,他可没有丝毫对不起你的地方,你们这样不觉得太过分了嘛。”

    白漠奇冷笑声,突然掌击出,直将苍蝇头打吐了血,这才言道:“我说你好像还没有搞清楚情况,我这里还轮不到你说三道四,看在你并没有彻底惹怒我的份上,给我老实回去吧,说不定还能赶上见白漠寒最后面,这里你最好不要来了,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答应的,而且下次,我也不会如今天这样客气。”

    捂着胸口,用最后的力气站了起来,苍蝇头便将武器取了出来,对准白漠奇道:“是,你的确厉害,如今的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只不过现在不是,不代表以后不是,更何况,便是战力不够,我还有武器辅助,我最后问句,你到底肯不肯去救我师兄。”

    双手摊,白漠奇十分干脆的答道:“我以为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不去。”

    见苍蝇头要动手,对于他的武器的威力,白漠奇可是从白漠寒那里听了不少关于苍蝇头的事情,尤其是关于苍蝇头制造武器的能力,见此情景哪里还能装作无所畏惧,忙开口道:“苍蝇头,就算我跟你去了,你敢保证我是救人不是杀人吗,要知道现在的我可是最希望他死的人,因为你我都清楚,白漠寒的厉害,若他好了,我绝对死的很惨不是吗,你觉得我会笨到给自己挖坑埋自己吗。”

    对于白漠奇这话,苍蝇头还真想不出反驳的话来,见苍蝇头沉默了下来,白漠奇便接着言道:“我可是他最后的机会,你确定真的要杀了我,这和判了白漠寒死刑又有什么差别。”

    听到这里,苍蝇头无力的将武器收了起来,双膝软便跪在了白漠奇的身前道:“我求求你救救师兄吧,他真的没有时间了,而且我真的不相信,你对他丝感情都没有。”

    听到这里,白漠奇突然露出抹笑意道:“也许你说的都对,只是有件事似乎你从头到尾都搞错了,白漠寒身上的毒的确是我下的手,只不过那毒可不是我的,而是别人给我的。”

    苍蝇头愣,却是瞬间反应了过来,“你是说郑秀。”

    “还算有点脑子,你说的不错,做这事情的正是郑秀,我本不想说的,今天就如你所说,我这么做,也算是补偿那些年的情分吧,虽然对你们有些残忍,毕竟,如今可是点希望都没有了。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该怎么做,你自己掂量吧。”

    说罢,白漠奇便转身离开了屋子,苍蝇头跌落在了地上,堂堂男儿,眼泪都落了下来,使劲捶打着自己的脑子道:“我没用,是我没用,若是我能学的再用功些,或者脑子再好点,也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的事情了,师兄说不定就有救了。”

    深吸口气,苍蝇头终是拨响了鲛人的通讯器,将这边的情况讲了下,希望鲛人能带着mary早日回来。

    这边苍蝇头挂的利落,那边鲛人望着mary似笑非笑的眼睛,可谓尴尬异常。

    咽了口唾沫,这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道:“mary 啊。”

    只可惜鲛人想说,mary可不想听,只听了这些,便先步开口道:“你该不会想让我跟你回去救人吧。”

    鲛人痴痴的笑着,眼神都不敢对上mary。

    见状,mary嗤笑声,便背过了身子,吸了口新鲜的果汁,舒服的喟叹了声,半点要回身的意思都没有。

    这下子鲛人讪讪笑,忙小心翼翼的转到了mary身前道:“mary啊,漠寒这个样子,咱们是不是要做些什么。”

    双手摊,mary脸无所谓的道:“我们需要做些什么,哦,错了,不应该说我们,或许我应该这么说,你计划让我做些什么。”淡然的站起神来,mary直直的望着鲛人道:“让我救他,呵……你该不会忘记了他对我做了什么吗,多年的成果被他遭回去,你现在还让我救他。”

    鲛人小心的看了mary眼,蹭到了mary身边道:“那个,以后都是家人,你就当看在我的面子上,救他救。”

    两根指头将鲛人的两片嘴唇捏在了起,mary郑重地言道:“这话可不要乱说,谁跟他是家人。”

    话落,mary再次躺了回去,端着果汁,神色实在惬意的很。

    鲛人抽了抽嘴角,虽然mary现在这幅心中完全没有白漠寒的样子,他心里是很高兴的,可是白漠寒却还是要救的吗。

    重聚起脸上的笑意,鲛人双手捧过mary手边的果汁,讨好的道:“我的mary是最善良的了,人又漂亮,还有正义感,聪明绝顶,简直是天下女子的典范,就看在漠寒此时真的很可怜的份上救他救好不好,好不好。”

    被心上人这么夸奖,mary的耳朵忍不住泛起了红晕,心中闪过抹笑意,怕脸上露出来,忙将视线移到了别处,只是那份不自然任谁都能看出来,鲛人自然不是个笨人。

    见mary露出这么可爱的面,鲛人再接再厉道:“我爱你mary,用我的生命在爱着你,若是其他的原因都让你下不了决心的话,能不能请你看在我的份上,救救漠寒,毕竟他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