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
    话落,四人便匆匆出了门外。

    司马傲天这才坐了下来,看了看旁的女儿,开口道:“菲儿,你如今身子重,就别跟着在这里看着了,你还是去休息休息吧。”

    司马菲儿此时心里可是最着急的,又怎么可能会离开这里,当下开口道:“父亲,还是你去休息吧,我没事的。”

    司马傲天摇摇头,“菲儿,听话赶紧去休息,回头漠寒醒了,你却倒下了,哪让我怎么和漠寒交代,乖快去吧。”

    司马菲儿听罢开口道:“可是父亲,如今我怎么可能会安心休息,你还是让我在这吧。”

    司马傲天挥挥手道:“这样,你去里面的屋子躺着吧,有消息也能第时间让你知道。”

    司马菲儿虽还有些不情愿,但为了不让父亲担心,还是点头答应了,“父亲,这几天你也挺累的,注意休息。”

    司马傲天点点头,见司马菲儿走进了屋子,司马傲天又看了看苍蝇头小声道:“漠寒现在怎么样?”

    听罢,苍蝇头依旧摇摇头,司马傲天长出口气,便不再说话。

    过了大约个小时,司马傲天看着完全没有醒来迹象的白漠寒,忍不住开口道:“漠寒啊,你如今若是能听见,就赶紧睁开眼吧,如今我们对你身上的毒可是没有点办法了。”

    白漠寒好像是在回应司马傲天似的,嘴角居然动了动,司马傲天当下心里就是喜,忙对苍蝇头道:“漠寒是不是要醒了,你快看苍蝇头。”

    苍蝇头却是忙做了个禁声的姿势,又指了指里屋,司马傲天这才忙降低了声音道:“我刚刚看见漠寒的嘴动了动,他是不是要醒了。”

    只是显然司马傲天降低声音的时候已经迟了,只见司马菲儿已经走了出来,脸激动的道:“漠寒醒了?”

    苍蝇头忙开口道:“还没有,刚刚师兄的嘴角动了动,想来是快要醒了,师嫂你回去休息,老大醒了我会第时间叫你的。”

    司马菲儿闻言,却没有直接回转,而是开口道:“我要看着漠寒醒来,我刚刚也休息了好会了。”

    这话显然司马傲天和苍蝇头,都不相信,司马傲天更是直接开口道:“菲儿,你进去休息,漠寒醒了,会叫你的,如今可不是你闹脾气的时候,赶紧回去。”

    司马菲儿看了看脸严肃的司马傲天,只得乖乖返回里屋。

    有了前次的骚动,司马傲天也不敢在发出声音,双眼死死的盯着白漠寒,生怕错过什么。

    而此时,司马懿和司马敦也把司马家的医生都找了过来,众人上前看了看白漠寒的情况,都是忍不住大摇其头,当下却没有个人有什么好的办法。

    司马懿当下就有些火了,开口道:“你们这些家伙都是干什么吃的,平日里个个牛逼哄哄的,真到用你们的时候,怎么都没主意了。”

    来的几个大夫当下便有人开口道:“家主,懿少爷,如今这毒已经jin ru了姑爷的身体器官,而且我们也从没见过这种度,所以我们也实在无能为力啊。”

    “你们这些饭桶!”司马懿当下便吼了出来。

    司马傲天自然要比司马懿成熟稳重的多,当下开口道:“阿懿,不要这么急躁。”说罢,又对着几个医师道:“你们没有解毒的办法,可有什么拖延时间的办法没有?”

    这时终于有人开口道:“家主,这拖延的办法倒是有个,只是……”

    司马懿见其扭扭捏捏的,当下便又开口道:“什么时候了,你们还这么拖拖拉拉的,有什么话快说,有什么屁快放。”

    那医师这才又接着道:“只是我这法子不知……”

    司马懿听这话,当下便又插嘴道:“不知什么啊,刚刚就是这样,你不会说不知道你这法子对漠寒有没有用吧,哪你这医师可是白干了。”

    显然这医师也被司马懿通的乱搅和给气着了,当下脸上就是青阵白阵,司马敦也实在看不下去哥哥这胡搅蛮缠了,当下开口道:“哥,你能不能不插嘴,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这么闹只会耽误时间,你还想不想漠寒早点好过来了,医师你赶紧说说你的办法,还有你刚刚顾虑什么。”

    这话出司马懿这犯浑的劲头,才算是消停了下来,那医师这才开口道:“敦少爷,家主,我倒是有个办法,只是我这办法却不知能让姑爷拖多少时间。”

    司马傲天听罢,挥挥手道:“不管能拖多少时间了,你说说你的办法吧,现在也顾不得那些了,能拖天是天。”

    医师点点头道:“我大概了解了姑爷的情况,现在姑爷的血液已经被过滤过了,只是内脏也沾染上不好去除,我的办法就是把姑爷放在个大木桶里,然好用火蒸,虽然不能去除毒素,但是应该能缓解。”

    司马懿听了当下就不乐意的道:“你这什么馊主意,你拿漠寒当包子了,说蒸就蒸啊,他虽然不是普通人,可是说到底他还是个人啊,蒸熟了怎么办。”

    司马懿这话虽然粗俗,但也是很多人想问的,这不司马傲天和司马敦都没有阻止的意思,均都闭口不言。

    医师当下开口道:“我说的蒸,只是让这蒸汽灌满木桶,而且也不需要多高温度,自然不会对人有什么危害,大家都进过桑拿房吧,就是那个,温度在稍微高点就行,而且头必须在外面,姑爷现在身体状况不太好,在蒸汽里会呼吸困难。”

    众人听罢这才放下心来,司马傲天忙吩咐人去准备,人多自然好办事,没多时切便已准备妥当,带将白漠寒给“蒸上”后,司马菲儿更是不住的看着温度表,生怕温度过高,把自个丈夫给烫伤了。

    苍蝇头看着司马菲儿的模样,开口道:“师嫂,你不必在这看着,我这个温度控制器肯定没问题的。”

    司马菲儿却还是不放心的道:“万你的控制器坏了呢。”

    苍蝇头忍不住心里阵的摇头,心道:“还真是关心则乱,尤其是这男女之间。”想到这忙开口道:“师嫂你放心不会有问题的,而且就算是温控坏了,我那里还有个报警装置呢,你赶紧去休息吧。”

    司马菲儿这才又重新回到了里屋,大约过了个小时,白漠寒的脸上才有了些许红润之色。

    司马傲天见状,当下心里也是喜,开口问道:“看来这法子确实管用,你这法子是在哪学的?”

    医师忙开口答道:“我也是偶然间在本医书上看到的,这个方法也是解这种jin ru脏腑毒用的,姑爷现在的状况就是这样,所以我想应该有用,这才说了这方法,只是能拖多久就不知道了。”

    司马傲天点点头道:“那你看那医书上面,可还有其他解毒的办法?”

    医师摇摇头,“家主,姑爷中这毒太过凶猛霸道,个不好就会危及生命,所以只有这种比较稳妥的办法才敢用,其他却是不好用。”

    司马傲天点点头,医师又开口道:“家主,姑爷这位师弟。”说着指了指苍蝇头,便又接着道:“我刚刚听说他改造的医疗仓作用很不错,现在姑爷这个样子,我也有了套拖延时间的办法,姑爷每天蒸够两个小时后,最好还是在医疗仓里呆着,有了医疗仓的过滤作用,那蒸的法子,也是将腑脏内的毒素以汗液的方式流出来,我想时间长了说不定有可能让姑爷痊愈。”

    司马傲天听罢,心里当下就是高兴不已,忙开口道:“你说的是真的,那可就太好了,若是漠寒真能痊愈,你可是司马家的最大功臣。”

    医师闻言,尴尬的笑了笑道:“家主,我只是说有可能,但是可不定,所以,你最好还是再寻找下别的办法。”

    司马傲天叹了口气道:“我如今若是还有其他办法,也就不会再这里干看着了,行了,你也下去吧,这里也没什么事了,有什么情况再找你。”

    医师听罢,知道自个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便转头交代了苍蝇几句离开了。

    苍蝇头这时开口道:“叔父,你也去休息下吧,这些天你也够累的,这里有我就行了。”

    司马傲天揉了揉发酸的眼睛,“人老了,心思也就重了,如今这么多事,我那里又能去休息,也好,苍蝇头你先在这看着,我去去就来。”

    说罢,司马傲天便离开了,司马傲天刚走出来,便有人凑上前来,将今天比试场的事说了遍,司马傲天听罢,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没关系,反正这对的积分也不高,无所谓,再说就是前面都输了,只要最后场能赢,就什么都好说。”

    那人听了,心里却没有放心下来,因为他也知道,目前司马家最高战斗力的白漠寒已经倒下了,最后那场比试,司马家若是没有白漠寒这种高手,那肯定也没有赢的可能。

    当下也不好再说什么,当下便转身离开了,司马傲天此时是不住的挠着头,他心里如何不知接下来会是什么结果,只是如今头也不能自暴自弃直接放弃,那样来,司马家的军心可就彻底倒了,当下也只得顺其自然。

    司马傲天此时心里还有个办法,也可以说是线希望,那就是将郑秀的阴谋给彻底揭露出来,那样四国大比就会停止,接下来跟白家的恩怨也就好说了,虽然如今白漠寒这个主要战力倒下了,但是白漠寒身边的这几个朋友个个可都不是吃素的,而且白漠寒对王叔和王羽琨可是推崇备至,所以不论是白漠奇还是王聪,都不必担心他们谁会趁机寻仇。

    不知不觉间司马傲天便回到了自个的房间。

    就这样,又过去了两天,白漠寒除了感觉口渴,闭着眼要过两次水以外,却没有在发出任何声音,更没有其他动作,只是躺在那里。

    司马菲儿这两天简直是度日如年,眼看着自个丈夫没有清醒的迹象,心里更是煎熬无比。

    司马傲天看着女儿,忍不住劝道:“菲儿,你不用这么担心,漠寒不是要过两次水嘛,说明他是有醒的希望的,我相信慢慢他会好的。”

    司马菲儿脸泪珠的道:“父亲,漠寒除了在蒸笼上要过水,其他什么都没有说过,你说咱们是不是能每天多蒸他两次,说不定他会醒的更快。”

    司马傲天摸了摸自个女儿的脑袋,怜爱的抱了抱道:“傻女儿,阿懿有句话说的没错,漠寒说到底,他还是个人,每天蒸两个小时,你也看见了他那身子上,都成什么了,若是再增加时间,说不定真会被蒸熟的。”

    虽然知道父亲这话是在哄自个开心,但司马菲儿却完全没有感觉有什么好笑的。

    苍蝇头这时也开口劝道:“师嫂,师兄既然知道开口要水喝,说明他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这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咱们慢慢等着吧,师兄他肯定会好的。”

    又过了天,司马菲儿是再也忍不住了,呆呆的道:“我要去找白漠奇,就算是跪死也要求他给漠寒解毒。”

    苍蝇头忙把拦住司马菲儿道:“师嫂,没用的,你想想,他既然下了此狠手,就是想要师兄的命,你说他会帮着解毒嘛,还有他能不知道师兄是什么脾气嘛,若是师兄他醒了,我想第件事就是找他报仇,这种最相信的人背后下刀子伤人才是最深的,你说白漠奇会救这么个随时想要他命的人吗?”

    司马菲儿听罢,还是不死心的道:“他只要把漠寒救过来,就说明他良心未泯,漠寒他事会原谅他的。”

    苍蝇头摇摇头道:“师嫂,你想的太简单了,就算师兄他会这么想,但是白漠奇他会相信吗,他不会的。”

    “实在不行,他可以把漠寒的修为给废了,再救漠寒,这样他总该放心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