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点了点头,mary言道;“算不得熟,不过见过几次面罢了,怎么,怕我站在他的那边。”

    鲛人赶忙摇了摇头,mary脸喜意的抱住了鲛人,好笑的道:“关于这点你放心好了,只要你心中有我,那便是天王老子出马,我也只会站在你这边。”

    鲛人眼中露出了抹笑意,只会便迟疑了起来,见此情景,mary好笑的将脑袋往鲛人的怀里缩了缩这才言道:“可是不信我的话。”

    深吸口气,鲛人不由将人搂的更紧了些,“我怎么会不信你,我不信的是我自己。”不信自己可以将白漠寒从你心中抹去,不信自己能够在你心中占据原本漠寒的位置。

    见鲛人说了半,就自顾自沉思了起来,mary忙接着问道:“我说你这人说话,要说完啊,好端端为什么不信自己,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闻听此言,鲛人深深的望了mary眼,方才言道:“我只是怕自己做的不好,让你不能坚定了站在我身边这个答案。”

    mary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根手指**的抚摸着鲛人的下巴,这才言道:“原来你怕的是这个啊,那很好办,只要你应我件事情,那我便什么事都应着你。”

    只眼,鲛人便知mary说的是什么,尴尬的笑着退了步,连忙应道:“这个不好吧。”关键是他根本就不是白漠寒,便是有心和司马霏儿离了,也得管用啊。

    而mary见鲛人这个模样,当下脸色便阴沉了下来,冷冷的道:“看来,你对你那位妻子还真是情深义重的很啊,那不知我在你心里又是什么地位,个上不得台面的"qing ren",所有人唾骂的小三。”

    “干嘛将话说的这么难听。”鲛人讪讪的说道。

    见对方还是脸不高兴的模样,鲛人终是轻叹口气道:“mary,其实有件事我真的很好奇,在你心里,是爱我多些,还是更爱以前你心中的漠寒。”

    紧皱着眉头,mary怒道:“怎么又问这个问题,你该不会是想见此来逃避我的问题吧。”

    “我从未这么想过,只是我只怕你喜欢迷恋的是你心中的那个我,而不是站在你身边活生生的我。”

    这边鲛人话音刚落,mary就忍不住笑了出来,好笑的望着鲛人道:“原来,你心中也是有我的吗,这点事情还要吃醋,好好好,我说,我当然是喜欢现在的你,原来的你那么坏,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

    扫了mary眼,鲛人再次确认道:“真的吗。”

    “真的,真的,不过你真计划让我这么没名没分跟你辈子。”mary有些失落的道。

    紧紧的握着mary的手,鲛人郑重的道:“mary,等这次四国大比之后,我有话和你说,若是听了我的话,你的选择还是我的话,那我定然给你个你满意答复,而且保证此生此世只你人,谁敢欺负你,便是失了性命,我也必要他付出代价。”

    这话出,mary双目睁,竟是有泪光注入其中,轻轻的“嗯”了声,便依偎在了鲛人的怀中。

    两人天之后,终于来到了郑秀的星球,mary直接领着鲛人来到办事地点,将契约书拿了出来,办理员小陈看这个完全傻了眼,不过能待在这种地方的,就没有个是眼力见的,这不轻咳声,便道:“mary小姐,非是我存心刁难,只不过这事不好办,要不然你等郑大人起来如何,毕竟这么大的产业,郑大人也亲自来趟,想来是也不是难事。”

    鲛人愣正要开口,便被mary手给推到了后面,冷冷的怼道:“哦,这条规矩我还是第天听到,不知道,你这个要求依据是哪条律法,不如说出来,也让我长长见识,毕竟我可是没说过这个。”

    听闻此言,小陈被噎了个半死,偏偏还找不出反驳的话来,因为还真没这条律法,只是这契约书看就是有问题,若是他真的办了,那倒霉的可是他了,想着传闻中这位郑秀的为人,小陈双腿个哆嗦,立马抱着肚子道:“哎呦,肚子怎么这么痛,不行了,只怕我今天办不了公了,mary小姐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先去后面方便下。”

    话落,便想跑到后面,却被mary拿出只超长的机械手,给死死的压在了椅子上,mary这才掌重重的击打在桌面上,冷冷的道:“就算你今天痛死,也得先把事情给我办了,我知道你为什么要跑,不过你怕那郑秀,难道就不怕我吗。”

    见对方神色越发尴尬了起来,mary这才接着道:“所以没事给我老实待在这里,不然……”

    被吓着,紧跟更是被口水呛的猛烈咳嗽了起来,这个时候小陈更觉自己苦逼的很,无奈的应了声是字,便乖巧的再次将契约书拿了过来,盖上了印章。

    mary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示意鲛人将东西收起来,这才双手环胸望着小陈道:“你说你本能好好就办了色事情,干嘛非要给自己找不痛快呢,行了,如今这里都办全了,走我带你去接收产业。”

    这边mary话音落,小陈赶忙道:“那个mary小姐,这接收产业之事还是缓缓吧,毕竟我看就你们两个人,这么大的产业怎么可能接收的了。”

    闻听此言,mary淡淡回头道:“你觉得我会缺了人吗。”

    句话让小陈顿时闭上了嘴巴,在心里再次为自己哀叹分,目送二人离去,望着同事们同情的模样,小陈赶忙道:“你们觉得我现在跑路来得及吗。”

    单老是这里工作的老员工了,见小陈这么说,忙道:“来得及,怎么来不及,我看这里面的事情大了,小陈你的想法不错,现在就去坐车,先离开这里,去外星避避,待事件平息了,你再回来,这事,假我会代你向所长请的,你就别担心了。”说到这里,单老忙又补充道:“对了,走的时候别忘了将家人都带着,这几年来,你工作努力,也忽略了家人,这次就当和家人起放个假吧,不要有什么负担。”

    小陈闻言忙道了声“谢”,神情低落的走了出去。

    这时旁的小谢也走到单老面前道:“单老,小陈这次只怕是惨了。”

    谁想单老却是摇摇头道:“我看却是未必,算了,不论人家如何,和咱们都没有关系,我们不过是个给公家办事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这样的事情不要掺和,也不是咱们能掺和的进去的。”

    听闻此言,小谢赶忙应了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而鲛人与mary二人出了屋子,鲛人便见mary拨响了通讯器,将契约书扫描了进去,又对着通讯器吩咐了几句,便拉着鲛人进了间很繁华的餐厅,待菜上齐,鲛人忙给mary夹了几筷子,见都是自己喜欢吃的,mary心中甜,故意问道:“你怎么不催我去接收产业。”

    这话鲛人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见mary吃完了自己的菜,又给添了几筷子之后,方才言道:“那样的事情不急,倒是你可不能饿着了,慢慢吃,细嚼慢咽身体才好。”

    见鲛人这么关心自己,mary当下将筷子放了下来,坐直身子,紧盯着鲛人望了起来。

    被心上人这么看着,便是鲛人也忍不住尴尬了起来,还只当又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忙看了看自己道:“mary怎么这么看着我,可是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

    “漠寒,你这番作为,可是真的心中对我有情。而不是想要利用我对吗。”

    见mary这么问,鲛人硬着头皮道:“我对你何止有情,应该是此时心中只有你人,哦,不以后心中也只有你人。”

    听闻此言,mary细细望向鲛人的眼睛,望着里面满满的情谊,mary再也忍不住自己的眼泪,怒道:“既然你心中只有我个人,为什么,为什么不肯舍弃司马霏儿,娶了我,这样的情况,还想说你爱我不成。”

    见mary的眼泪落了下来,鲛人的心撕扯般的疼痛着,双拳紧紧的握着,指甲刺破皮肤,淡淡的血丝也已经沁了出来,许久方才仿佛下定决心般,望着mary的眼睛道:“我不是白漠寒。”

    mary闻言,身子不由晃了下,不可置信的笑道:“漠寒,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你不是白漠寒又是谁,我亲自找的你,怎么可能出错。”

    苦笑了声,鲛人也紧跟着站起身道:“还记得,我常常问你,喜欢的到底是以前的白漠寒还是现在的我吗。”

    这话出,mary心中个咯噔,下意识的意识到不好,只听哐当声,mary不小心碰到了身后的椅子,摔倒在了地上。

    再次苦笑了声,鲛人竟是直接自己脸上的面具取了下来,mary个踉跄,若不是用双手死死的撑着桌子,只怕此时早已栽在了地上,见此情景,鲛人正要上前,却在触及mary的眼神时,双腿仿佛注入了千斤般,沉重的根本就抬不起来。

    而此时mary的神色,让鲛人看了就忍不住带上了丝害怕,并不是怕他自己受到什么伤害,而是怕mary做出什么伤害她自己的事情来。

    鲛人将面具带了回去,便忙开口道:“mary,你别这样,你要是心里不舒服,打我骂我都可以,千万不要折磨自己,你这样,我只会比你更痛。”

    话落,望着桌上用来切肉的刀子,鲛人竟是把拿起,对准自己的胳膊便扎了下去。

    mary见状,个激灵,却仿佛回神般,匆匆跑到鲛人身边道:“你这是做什么,疯了么。”

    见此情景,鲛人脸上顿时显现了抹喜色,任由自己的血液低落在地,双手紧紧的拽着mary的双手道:“mary,你这是还关心我对吗,你的心中还是有我的丝位置的是不是,你是爱我的。”

    将人推了开来,mary转向小心的将鲛人的伤包扎了起来,烦躁的望向窗外道:“你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现在脑子乱的很,甚至觉得自己就快疯了,那天晚上怎么会是你,可是偏偏我连怪你都做不到,因为,给你下药的是我,强迫你要了我的也是我自己,我又能怪你什么呢。”

    见mary亲自说出不怪自己,鲛人脸上顿时露出抹喜色,正要开口,就听mary接着道:“不能怪我,我就只能怪我自己,是我自己蠢认错了人,如今我想死的心都有,怎么办呢。”

    这下子鲛人脸上,哪里还能见到分喜色,只剩下深深的恐惧,紧紧的抓着mary的双手道:“你别做傻事,这件事怎么能怪到你的头上,都是我的错才是,那日我明明有机会说出真相,却任由事情发生,占了你的便宜,所有的切都是我的错,是我该死。”

    说到这里,鲛人竟是将光剑拔了出来,剑便对着自己的要害捅了进去,mary望着眼前这幕,整个人都愣住了,眼中只有那喷溅的血液,以及鲛人那被血盖住的身躯,只听重重的声响,鲛人再也撑不住自己的身上,瘫软在了地上。

    mary此时才仿佛如梦初醒般,急切的蹲在了鲛人的身前,将自己所有的好药都给用了上去,却发现点用都没有顿时慌了手脚,哭着道:“怎么办,怎么办,怎么会这样,喂,你这个疯子,你怎么能用光剑捅自己,你是不是疯了,所有的办法我都试了,血根本就止不住,现在该怎么办。”

    鲜血顺着鲛人的嘴角流了下来,鲛人眼中却是带着笑意道:“真好,mary还关心我,我知道发生了这种事情,你心中憋屈,如今我死了,你的心里也能舒服点,mary,你要答应我,千万不要做傻事,若不然便是我死了,我也不会安心,好好照顾自己,若遇到个能够爱你如命的人便嫁了吧,别将心放在漠寒的身上了,在他身边这么久,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的心里只有霏儿个,在他心里最重要也是他,我相信,若是有人伤害了他的妻子,便是拼了性命,他也会让对方付出性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