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章
    不由都晃了晃脑袋,蒙圈的问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好端端的人,怎么就飞出去了。”

    王聪此时已经震惊的站了起来,扫了眼台上,便死死的盯着司马家的战台,冷冷的道:“看来司马家隐藏的很深吗,看来还是白漠寒这家伙搞得鬼啊。”

    不说他们,便连郑秀此时都神色不明了起来,心中忍不住怒道:“这司马家隐藏的够深的啊,个普通参赛之人都有这样的实力,那那些核心人员呢,白漠寒呢。”想到这郑秀不由长出了口气。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右手成拳,不由变了心中的想法。

    从司马中露了手之后,白漠寒的目光便丝毫没有离开过郑秀,瞧见郑秀如此做派,也大概将郑秀的心思猜了个七七八八,想来,现在郑秀心中估计正在想办法,利用其它三国,先铲除了司马家而已,不过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已经这样了,白漠寒反而多了分轻松,毕竟如今司马家的人对他的话还是言听计从的,如今就算是其他三国联合起来,自己手里的这票人应该也是富富有余的。

    丈夫的这番心里变化,司马霏儿自然是第个察觉出来的,不过看丈夫的心情很好,眼中也忍不住闪过抹开心,不由问道:“有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吗。他这么出风头,你不是该头疼的吗。”

    见顺着霏儿的视线望了过去,白漠寒忍不住好笑的到:“霏儿,我为什么会头疼。”

    “这是要考我吗。”接过了话头,司马霏儿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拽过了白漠寒的手掌,将所有的答案都给写了进去。

    痒痒的感觉,再加上那答案,白漠寒忍不住笑了出来,也学着司马霏儿的模样,在其手掌,写下了“别担心,这样更好。”七个大字。

    司马霏儿见状,对着白漠寒笑了笑。

    这时只听郑秀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啊,司马家真是人才济济啊,刚刚司马中的表现,我这里都忍不住要赞叹几句呢,我现在倒是对司马家主好奇的很,司马家主你是怎么培养的这些人的,这看下来,个个可都称得上以当十的,实在是少有的青年才俊。”

    见郑秀竟然直接在大庭广众下说出了这么番话,显然其用意就是将火力再次吸引到司马家的身上,对方既然出招了,自个叶不能不接招,当下司马傲天冷笑声,站起身道:“郑大人实在过奖了,这才刚刚比了几场,郑大人怎么就有了如此荒唐的判断呢,仅仅凭两人的胜利,就笃定我司马家的强势,对其它人心里可是有定的压力的,下次在碰上我司马家的人,别人心里感觉就弱了几分,是否对人家叶太不公平了,而且如今连胜几场的可不止我司马家家,不是吗。”

    闻听此言,果然自认为自家成绩不错的几家也不愿意了,纷纷言道:“是啊,郑大人如此你可有些厚此薄彼了,他们不过胜了两场,我们都三场了。”

    王聪见王家竟然有这种蠢货,那是捏死他的心都有了,当下扭头,狠狠的瞪着对方,见此情景,刚刚应话的王曹眼中闪过抹惊惧,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想来,若是允许的话,只怕王曹都要钻到桌子底下去了。

    见此情景,王聪这才收回了视线,对着郑秀道:“郑大人,勿怪,底下人不懂事。”

    郑秀闻言,忙笑着道:“王家主太客气了。”

    王聪这时又开口道:“虽然我们是赢了三场,可是人家司马家可是才参加了两场……”

    话音未落,司马傲天便开口道:“王家主,此言差矣,我们两场全胜,王家主你也是三场全胜啊。”

    王聪当下就是阵的语塞,转而跟郑秀说道:“郑大人,我们王家……”见对方不在纠缠,司马傲天也便不再计较。

    就在郑秀与王聪二人,你推我拒,十分和谐的时候,司马傲天也有些听不下去了,突然开口道:“那个,现在是不是该开始下场比试了,毕竟郑大人增加了项,这时间可就越发的长了。”

    听闻此言,郑秀身后之人不由向前步,眼看着就要发火,被郑秀挥手间给拦了下来,只见郑秀此时依然满面似春风般的笑容言道:“司马家主说的对,是我做事欠考虑了,我这就开始。”

    话落,便再次念了遍下场比试的名单,见双方都战上了擂台,郑秀眼中的得色,终于还是显露了出来。

    静静的看完今天的擂台赛,司马傲天脸凝重的将人都给召集在了自己的屋子里,扭头望向白漠寒道:“漠寒,明天就轮到你上场了,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只见这时,白漠寒看了苍蝇头眼,见苍蝇头点头,白漠寒也觉得没有隐瞒的必要,遂把将自己脸上的面具给摘了下来。望着眼前的切,除了早已知情的司马傲天几人,其它的人可谓真的吃了惊。

    司马敦紧紧的盯着漠寒,神情冷了下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漠寒,为什么你用的是阿蓝的身份,阿蓝呢。”

    话刚出口,司马敦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这么蠢的问题,真是他司马敦问出来的吗,想到这里,司马敦不自在的避开了视线。

    见这情形,白漠寒便知此事没有回答的必要,便忽略了过去,接着言道:“父亲,你也听到这郑秀的话了,我们现在是彻底引起他的注意了。”

    司马敦这时接口道:“我看他是不玩死我们不甘心是吧,父亲的事情还没跟他算账呢,现在又……”

    听到这里,司马傲天上前,将侄儿的颤动的双手给压了下去,方才言道:“阿敦,别让自己陷入仇恨的漩涡中去,你父亲的仇,我们从未有人忘记过,我也决不许有人忘记,你放心,郑秀结局绝对好不了。”

    司马敦闻言,神色平静了许多,“大伯,你放心好了,便是为了母亲,我们也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毕竟母亲如今也只剩下我们了,若我们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她绝对活不了。”

    听闻此言,司马懿的手竟被他自己掐出血来,滴滴滴落在地上,又何尝不是滴在了司马傲天的心里。

    白漠寒摸了摸鼻子,尴尬的开口道:“这个就先不讨论了,重要的是我明天的比赛,你们有什么建议没有。”

    司马懿当下冷笑道:“这还用说吗,最好是招秒杀,怎么炫酷怎么来,定要将他们都给镇住。”

    司马敦倒是持有不同的意见,只见其犹豫的开口道:“我倒是觉得应该稳妥点,别太出格,这样,郑秀就摸不清咱们的底牌,知道漠寒隐藏了实力,想来,定能让他顾虑几分。”

    “老弟,你提的什么破主意,漠寒的实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若是表现的连我们还不如,你认为有可能吗,拜托你,讲点现实点的好不好。”

    闻听此言,司马敦刚要开口,司马傲天便忙先步道:“你们两个不要吵了,漠寒,你心里定然已经有了决定,说说看吧,我们都听听。”

    闻言,白漠寒这才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其实按我的意思,我觉得我还是同意阿懿的意见,这样造成的冲击感才会大,那么郑秀安排计划的时候,便会将重点放在我的身上,这样其它人风险就降低了,想来也不会出什么大事,而且如今就是我想隐藏实力,其他人不知道嘛,首先王聪他就知道。”

    这话出,司马霏儿忙紧紧抓着白漠寒的衣袖道:“可是,若是郑秀玩阴的,你又该怎么办。”

    好笑的将妻子搂在了怀中,白漠寒将其额前的碎发拨开,这才言道:“霏儿,我的能力你还不知道,放心好了,那郑秀如今还没有伤我的能力,况且我也和苍蝇头要了些东西,便是他们打团体战的主意,也不会是我的对手。”

    白漠寒话音刚落,便觉得手掌传来股刺痛的感觉,低头看,便好笑的轻拍了妻子的脊背道:“相信我,不会有事的,有你和孩子,我不会容忍自己出事的。”

    吸了吸鼻子,将眼中的泪意眨了回去,司马霏儿不由扫向屋中众人,方才点头应道:“好,不过漠寒,你定要记得你说的话,定要活着回来见我。”

    白漠寒笑着点头应道:“放心好了。”

    见最重要的事情解决,司马傲天便追问道:“可看到了明天的顺序,你要对付的人是谁。”

    扯出了抹笑容,白漠寒便道:“不是什么值得关注的人,我会尽快解决的。”

    见白漠寒这么说,司马傲天应了声,便将这事情放了过去,扭头望向司马懿道:“阿懿,大伯明天有事,明天司马家就是你独挑大梁了,别让大伯和你父亲失望。”

    闻听此言,司马懿望了白漠寒眼,终是开口问道:“大伯,为什么不让漠寒动手,他会做的更好吧。”

    深吸口气,司马傲天下意识的望了白漠寒眼,这才言道:“就如他们说的样,漠寒终究不姓司马,相比较而言,你更适合些,原本还怕你担不起来,不过这些日子以来,你懂事多了,由你出面,想来家族里的人也会心服。”

    听司马傲天说的这里,司马懿嘴角溢出抹苦笑道:“若是有可能我点都不想懂事,那样我的父亲还在。”

    再次提起这个话题,屋内众人神色都是沉重的很,司马敦忙上前狠狠撞了哥哥下,这才小声在其耳边道:“哥,好端端的又提起这个干什么,所有人的心里都难受得很,大家不过是强忍着罢了,你这样闹,气氛尴尬不说,心中的痛什么时候才能过去。”

    司马懿闻言,望了众人眼,苦笑道:“是我说错话了,大伯,我有点累了,若没什么事,我就先和阿敦回去了。”

    司马傲天闻言忙道:“嗯,没什么事情,你和阿敦先回去吧,小小年纪别想太多,你父亲的仇,我会让你亲手报了的。”

    微微点了点头,司马懿直接拽着司马敦出了屋子。

    望着二人消失的身影,司马傲天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

    司马霏儿忙上前道:“父亲,你是不是担心……”

    司马傲天闻言,抬手止住了女儿的话头,司马傲天方道:“这话以后不用再提了,你这段时间多劝劝他们两个,我只希望是我想太多了,若不然,我还有何面目去见二弟。”

    司马霏儿正要开口,被白漠寒拦了下来,只见白漠寒望着司马傲天道:“父亲,那没事的话,我们便先回去了。”

    司马傲天应了声,忙道:“好,漠寒,走的时候,记得将面具带上,至于你和阿蓝的身份问题,我看你们还是商量下,找个机会换回来,若不然玩脱了,就不好了。”

    明白了司马傲天话里的深意,白漠寒笑着道:“父亲,我明白了。”

    二人走,众人自然没有留下的必要,也忙跟着退了出去,望着空荡荡的屋子,司马傲天此时望着空荡荡的房间,脸上全是担忧之色,许久只听声轻叹,司马傲天开口言道:“希望,真是我想多了吧。”

    这时白漠寒与司马霏儿回了房间,将妻子按坐在椅子上,白漠寒便忙道:“我叫王叔他们过来陪你。”

    句话惊的司马霏儿当下忍不住站了起来,忙追问道:“漠寒你要出去。”

    白漠寒没有否认,笑着开口道:“你刚刚也听到父亲的话了,我和阿蓝总要换回来,若不然真的很容易穿帮,到时候,若是被人发现,我所有的作为都要前功尽弃了。”

    司马霏儿闻言,“哦”了声,忙追问道:“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白漠寒好笑的望着司马霏儿此时纠结的模样,曲起食指在妻子的鼻子上刮了刮这才好笑的道:“明天我就要参加比试,你说我什么时候回来。”

    司马霏儿闻言,双颊不由涨的通红,再次讪讪的坐了下来,眼神都不敢白漠寒相对。

    见状,白漠寒好笑的蹲在司马霏儿的面前,双手将其的脑袋捧在手心,强迫司马霏儿低下脑袋看着自己。缓缓的开口道:“霏儿,不用如此,我们是夫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比我们更亲近,而我想要认识霏儿所有的模样,不论是乖巧的、调皮的、开心的、不开心的等等我都不想错过,因为那是我爱人的全部,所以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要避开我的视线好吗。”

    司马霏儿重重的点了点头,脸颊贴了上去,“我也是样,父亲说的没错,没有你我活不了,漠寒所有的切都想理解,所以,咱们约定,无论何时都不要避开彼此的视线,不要让彼此伤心,好不好。”

    听到这话,白漠寒轻咳声,想着这才做的事情,心中尴尬,强笑着开口道:“这个自然如此,只是有些时候,难免要有些善意的谎言,也许会让你有点伤心,但我发誓我不是有心的,霏儿,别为了那点事否定我好吗。”

    见白漠寒这样说,司马霏儿不由怀疑的望向白漠寒道:“你这话的意思,可是说现在有事情瞒着我,善意的谎言,再善意的谎言也是谎言,能让我伤心,你到底做了什么。”

    尴尬笑,白漠寒忙站起身道:“时间也不早了,我得赶快和阿蓝将身份换回来,那个,我先叫王叔他们来陪你,你问的这个问题,等四国大比结束之后再回答你好吗。”

    冲着丈夫“呵呵”笑了两声,司马霏儿把拽住想跑的白漠寒,当下言道:“不好,你这么说,事情更可疑了,这么说的话,你真的有事情瞒着我,看起来,还不小,漠寒,刚刚那些话可是你先说的,你该不会现在就想逃避吧。”

    轻咳声,白漠寒小心的将自己的衣服从妻子的手中拽了出来,瞬间后移三步道:“那个,那事情真的不能现在就说,所以霏儿就忍到四国大比之后吧,也不是很久了不是吗”

    司马霏儿嘴角含笑,步步逼上前道:“是吗,可我觉得那也够久了,不如你现在就告诉我好了,你到底隐瞒了些什么,你说呢。”

    尴尬笑了两声,白漠寒连连退步道:“霏儿,你瞧你,我这真的来不及了,而且这件事现在真不能说,啊,现在不走,我真的来不及了。”话落,白漠寒已经退到了门口,忙将门打开退了出去,直到房门关了起来,白漠寒这才松口气,轻拍胸口道:“可吓死我了,霏儿如今的气势是越来越厉害了。”

    话落,白漠寒忙联系王叔二人,直到看到二人安全进了屋内,白漠寒这才匆匆离开了此处。

    进到屋内,王叔带着几分好奇道:“霏儿,你们刚刚说什么了,我看他冷汗都下来了。”

    冷笑声,司马霏儿没好气的道:“他出冷汗,不过是做贼心虚,以为今天跑了就算了吗,瞪着瞧,我定要在四国大比结束前,将事情逼问出来,不然我还不得憋屈死,”

    王叔听闻此言,不由将目光落在王羽坤身上,眼中分明问道:“该不会是那件事情吧。”

    王羽坤眼睛闭,眼中意味分明便是“肯定是那件事情。”

    心知肚明的两人,不由在心中为白漠寒捏了把冷汗,想着事情出来时,众人的表现,两人都不自觉的摇了摇头,总觉得漠寒此关,只怕并不怎么好过。

    不过这个时候也不是他们能左右的,如今他们唯能做的,便是好好照看好霏儿就对了。

    这边两人下定了决心,那边,白漠寒也匆匆将鲛人约了出来,听到要换回身份的时候,鲛人明显还有几分不愿意。

    抽了抽嘴角,白漠寒忍不住道:“不会吧,你真的陷进去了。”

    鲛人瞬间死死的盯着白漠寒,白漠寒见状吓了跳,忙退了步道:“阿蓝,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别这么说mary,她本是个好姑娘,不过是因为你们相遇太迟,若是在霏儿之前,我想你会喜欢上她的。”

    阿蓝话落,白漠寒也沉默了下来,许久方才抬头言道:“也许,你说的不错,不过现在不是很好,若真按你设想的进行,那你今日也不可能副情根深种的模样。怎么样,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看样子,你们处的很不错吗。”

    被这么问,鲛人嘴角便忍不住扯出了抹甜蜜的笑容,当下言道:“就那么回事呗。”

    “什么叫做就那么回事,快说说看,到底什么事。”

    见白漠寒明显脸看好戏的模样,鲛人没好气的瞪了白漠寒眼,顿时言道:“关你什么事,漠寒,你个大男人这么八卦做什么,好了,不是说要换回来吗,快换,不然会我可就改变主意了。”

    白漠寒应了声,再次望了鲛人眼,忍不住好笑和鲛人将装束完全换过。

    还未开口,就被鲛人拉着走,白漠寒有些蒙圈的和其起上了飞艇,这才问道:“阿蓝,你抓我做什么。”

    鲛人闻言,很是局促不安,说话也不由吞吞吐吐起来,白漠寒见状,“切”了声,不由好笑的问道:“不会吧,阿蓝,你该不会是怕我和mary待在起吧。”

    望着对方瞬间僵硬的神色,白漠寒忍不住好笑的摇摇头道;“我说,要不要这个样子,难道从未动过心的人,动心之后,都是这么不可理喻。”

    鲛人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十分光棍的道:“反正我不管,以后你离mary远点。”

    白漠寒这下子更是笑得不行,不由玩笑道:“我说阿蓝啊,你这样将咱们男性的尊严放在哪里,还未结婚便被媳妇吃的死死的,会被人笑死的。”

    见白漠寒竟然这么说,鲛人当下怼道:“是吗,不过我看你也没被人笑死吗。”

    这话出,白漠寒不可置信的望了鲛人眼,就听其又接着道:“毕竟你这么个妻奴都好好的站在这里,我想,我再怎么样,也不会如此吧。”

    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白漠寒轻咳两声,点头应道:“连嘴巴都变得这么伶牙俐齿,爱情真是个改变人的玩意,好吧,我也不说笑了,其实你根本不必特意如此的,我的操守,你该信的过的,便连原本mary还是独身的时候,我不曾做过什么,如今她都和你如此了,我就不可能跟她发生什么了。”

    见鲛人听了这话,眼神竟是悠远了起来,白漠寒眨了眨眼睛,不可置信的道:“不是吧,阿蓝,你现在的表现莫非是不相信我吗。”

    摇了摇头,鲛人忙言道:“漠寒,你的操守,我自然是信的过,可是mary的我还信不过,尤其是对象是你的时候。”

    知道鲛人此时的顾虑,白漠寒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忙连连点头道:“你若是这么想的,那我还真无话可说了。”

    话音落下,白漠寒更是狂笑了起来,下秒,整个人便是个踉跄,直接栽倒在地,鲛人平静的将脚放在了地面上,扫了眼白漠寒,便转身出了屋子。

    见此情景,白漠寒好笑的摇了摇头,这才起身道:“果然,谈恋爱的男人,就是这么不可理喻,尤其这个男人,还是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处男的时候。”

    伸了个懒腰,白漠寒便见自家通讯器亮了起来,看着显示出来的名字,白漠寒苦笑的接通道:“哦,霏儿。”

    “漠寒,你该不会以为躲出去事情就这么完了吧,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不能让我知道,该不会那mary的事情是你做的吧。”

    司马霏儿这话出,白漠寒险些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噎死,无语的望着霏儿道:“那天晚上,咱们可是晚上都待在起,那事怎么可能是我做的,是阿蓝了,是阿蓝,而且以后,你千万别提我和mary原来的事情,我可告诉你,阿蓝现在可是彻底败在了mary的手里了。”

    连续的眨了几下眼睛,司马霏儿方才不可置信的道:“上次看他就有那么点没意思,这才几天啊,他不会就彻底沦陷进去了吧,啊,没想到,阿蓝是这样的。”

    说到这里,司马霏儿忙轻咳两声,脸上顿时严肃了起来,忙道:“别以为这点事情就想移开我的注意力,我问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

    干笑两声,此时的白漠寒真的恨不得昏死过去,轻叹口气,坐直身子道:“霏儿,这件事情现在真的不能说,但是我敢保证,我瞒着你的是件好事,等事情结束以后,我定然都告诉你,好不好。”

    见白漠寒都这么说了,即使心中好奇的要死,司马霏儿也终究是点了点头道:“那你可要记得你今天的话,等事情结束以后,定要告诉我,绝不能有丝毫的隐瞒,要不然,要不然……”

    “要不然,你就怎么样。”见危机解除,白漠寒又忍不住逗弄起妻子来,只不过看着对方冷冷的望过来的眼神,唯有讪讪的笑道:“好好好,你厉害,我保证,到时候定全部交代。”

    话落,见通讯器关闭了起来,白漠寒忙松口气。

    摸了摸头上的冷汗,白漠寒就见飞艇落了下来,知道时间到了,白漠寒与鲛人二人下了飞艇,却不想竟在门口遇见了郑秀。

    白漠寒上前言道:“郑大人,这么晚了,怎么还站在这里,该不会再等什么人吧。”

    郑秀闻言笑,带着几分玩味道:“漠寒这点还真猜对了,我便是在等人,而现在我等的人已经到了。”

    白漠寒指了指自己,见郑秀点头,不由扭头嗤笑道:“郑大人是吧,我不认为我们是那种可以在起聊天的关系,而我本人也没什么可以跟你谈的,若是司马家的事情,我想,我的岳父大人应该更有资格才是。”话落,白漠寒便想绕过郑秀,进门,不想,却见其瞬间再次挡在了自己面前,白漠寒不由抱胸站在原地,望着郑秀,冷冷的言道:“郑大人这是何意。”

    “哎呦,漠寒,看样子我们之间好像有好多误会呢,你那岳父对我这个人不了解,所以我们之间产生了好多的误会,这样的事情,不是句两句能够说的清楚的,这个咱们先不谈,总之,你只要记住我是清白的就好,说起你这位岳父,那可是为精打细算的主,你这么有才能的人,却硬让你做了个上门女婿,你说,这世上,有哪个有本事的男人能受得了这样的屈辱,这也太欺负人了,哎,这也就怪你当日太过年轻,没人给你讲讲这里面的厉害,如今却是害你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真不知道这司马傲天到底是怎么想的。”

    白漠寒扯动了下嘴角,似笑非笑的道:“我想你可能搞错了件事情,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得出的结论,但我却从来不觉得我有什么地方抬不起头来,你上面说的话,也许对其它的男人很有道理,但是对我简直就是狗屁不通,我爱霏儿,自然什么都愿意为他做,不过是做个上门女婿,我完全没有问题,况且我在司马家,父亲母亲待我如同亲子,霏儿爱我如命,如今霏儿肚子里还有个,这么梦寐以求的人生落在我的身上,你想要挑拨离间什么,是有个孩子不跟我姓,可那又如何,难道不和我个姓,就不是我的儿子了。”

    听到这里,郑秀眼中好像有个黑色漩涡般,只眼便让人沉溺其中,白漠寒却是冷冷的道:“不知郑大人的话,是否说完了,若是的话,还望郑大人让开,我要回去了。”

    郑秀闻言,往旁边退了步,见两人大跨步的走了进去,方才嗤笑道:“这小子,这是故意的吧,他和司马霏儿为什么吵架,还闹到离家出走的地步,现在竟然来教训我,真是,讨厌的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