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司马懿此话出,瞬间点燃众人,竟是动作划的站起身,如同司马懿般右手举过头顶道:“懿少爷你就放心好了,就算他们起上,我们也没什么好怕的,根本就不在个级别之上。”

    司马中这话,可谓中二到了极点,声音又是极高,如此来,自然将所有人的目光都给吸引了过来,司马傲天无语的捂着自己的额头,此时真恨不得将司马中这个二货,掌给拍死。

    而显然,司马中并没有理解司马傲天此时的深意,还只当司马傲天是被自己的豪言壮语给吸引了过来,顿时脸嘚瑟的保障道:“家主放心,再下场便是我的比试,我司马中绝对会给家主你再赢次。”

    司马傲天长出口气,还未开口,就听王家战队,便已有人先站起身道:“好大的口气,我王百威倒要看看,你有何本事,敢说这话,是没将我王百威看在眼里,还是没将我们所有人放在眼里,这是你人的意思,还是你司马家的意思。”

    这话话音刚落,竟是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擂台之上,此时比试的两人也是忙分了开来,各自站在了擂台的两边。

    见此情景,郑秀笑嘻嘻的站了出来道:“大家不要激动,不要激动,年轻人吗,说话做事难免冲动了些,我想这位不过是时嘴快,其实心里根本就没有那个意思。你说是不是司马家主。”

    闻听此言,司马傲天心中暗恨,却也不得不顺势言道:“郑大人说的不错,年轻人的确是冲动了些,我就曾经偶然听个孩子说过要去征服特鲁星呢。”

    望着郑秀瞬间冷下的神色,司马傲天眼中顿时闪过抹笑容,转向众人道:“我想类似这样的豪情壮语,诸位家中定也不少人说过,不是吗。”

    见众人都沉默了下来,王百威此时也不好太过计较,不过王百威却在心中下定了决心,待比试之时,定要给司马中个教训。

    因有此事做引,即使擂台恢复了比试,众人眼中也是不自觉的扫向了司马中与王百威二人,显然关注的焦点早已在此二人的身上。

    见此情景,擂台上的两人好像商量好了般,各自直接放出自个的杀手锏,立时便决出了胜负,落败者也没有在矫情,知道自个不是对方的对手,站起身直接变走下了擂台,郑秀虽然不想看到这种情景,但是人家自个认输,自个在是总裁判也不好做什么,当下只得上前宣布了比试结果,胜者在台上朝着四面拱手,便匆匆下了擂台。

    此时,司马中与王百威二人出场了,可谓是在万众瞩目之下,不过大多数人还是想看看司马中的笑话,司马中却完全不理会这些,脸上还露出了抹得意的笑容,上了擂台,王百威望着司马中此时的模样,顿时冷笑声道:“这个时候你还笑的出来,果然和你的名字样。”

    被这话说的愣,可司马中下意识的认为这话就不是什么好话,眉头皱,追问道:“有什么话直接说,别这么拐弯抹角的,标准的小人行径。”

    王百威闻言,鄙视的望了司马中眼,嗤笑道:“呵,谁拐弯抹角了,听不懂就说听不懂,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却言语讽刺起我来了,司马中我实在好奇的很,你们司马家都是个模样呢,还是唯独你是个异类。”说着略顿了顿,接着道:“特别的没脑子。”

    将家族牵扯了进来,司马中又如何能够笑置之,当下竟是突然出手,望着对方惊慌阻挡的模样,司马中突然将拳收,脚踹了出去,就在对方要跌落出擂台之外的时候,司马中的身形如鬼魅闪,便出现在了王百威的身后,拳挥出,竟是将王百威直接给打回了擂台中央。

    刹那间,原本想看司马中笑话的人都是震,实在没想到司马家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竟然也有如此的本事,王百威就算在饭桶,但是能被选来参加这四国大比,怎么说也算是流好手,居然被猛然这么进攻,打的连还击的机会都没有。

    当下场中便都静了下来,王百威此时却是恼火的很,虽然被连着打了两下,但是心里可是不服气的很,当下开口道:“司马中,你这个混蛋,居然敢偷袭我,若是刚刚我落下擂台也就算了,居然你又把我顶回来了,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受死吧。”说吧便双脚点地,冲着司马中攻了过去。

    司马中见状,却是冷声道:“不过是个嘴把式,真以为你能打过我。”王百威到进前后,司马中竟是不闪不避,直接也挥出拳与王百威直接对在了起,当下看台上的人可是都傻眼了,这完全不蓄力的击,对上王百威这带着冲势的击,居然把王百威给震得退了四五步,而司马中只是向后仰,左脚退,便撑住了。

    司马傲天当下也忍不住小声道:“这小子,可是够狂的,居然敢这么玩,若是真碰上个高手,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司马懿这时接口道:“大伯,我到是感觉挺爽的,这小子肯定是心里有底,才会这么干的,这下可是立威了,接下来我看这个王百威怕是不敢在跟他打了。”

    司马傲天听罢,却是点不觉的高兴,开口道:“他倒是立威了,可是也把咱们的实力都给暴露了,仇恨值也会被拉满了。”

    白漠寒这时笑着接口道:“咱们现在还怕拉仇恨吗,反正都已经满了,倒不如把咱们的爪牙都露出来,让他们知道知道,咱们可不是好惹的,心里头打怵了,咱们的麻烦也就少了。”

    司马傲天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也只好如此了。”

    说话间台上的比试也jin ru了尾声,王百威还是有几分血性的,虽然经过开始的两次交手就明显感觉自个不是对手了,但是却并没有直接认输,而是在台上游离着,随时寻找对方的破绽,而司马中心里却是只想着痛打面前之人顿,于是频频发起进攻,而显然司马中还有些“不良”嗜好,攻过去瞅准机会便在对方的脸上来巴掌。

    把个王百威打的脸都肿成猪头了,不过还是不认输,依然抵抗着。

    这时司马懿忍不住笑道:“这嘴巴子,个个抽的,可台tm过瘾了。”

    白漠寒这时却接口道:“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从现在的情况看,对手也是个硬汉,在打下去,估计就要搏命了。”

    “搏命了又如何,心里在发狠,也弥补不了实力上的差距。”

    白漠寒摇摇头,“差距是不小,可是人要是不要命打起来,可是无所顾忌的,为了伤到你就算自个受再大的伤害也会干的。”

    当又巴掌打在王百威脸上的时候,王百威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你小子什么意思,都说是打人不打脸,你居然这样羞辱与我。”由于脸肿胀的关系,司马中却是并没有听清楚说什么,当下开口道:“嘴臭的小子,现在知道厉害了吧,不过你刚刚说什么,想求我放过你嘛?”

    王百威无奈又说了遍,这下司马中才算是听清楚了,当下开口道:“你难道不知道怎么回事吗?因为你嘴太臭了,所以我就让你这张臭嘴长长记性。”

    这话出,王百威当下也有些后悔刚刚牵连家族的话了,不过现在自个打明显打不过,就这么认输,脸上可是下不来,当下只得硬着头皮又攻了过去,不过显然心里的火气也上来了,当下的打法明显就是搏命的打法。

    手上光剑也拿了出来,司马中当下也不敢怠慢,忙拿出了自个的光剑,光剑挥舞王百威居然和司马中打了个平手。

    司马懿这时心里可是更加佩服白漠寒了,当下开口道:“这还真是要拼命啊,司马中居然拿他还没办法。”

    白漠寒点点头,“这会司马中只能是尽量周旋,等对方的拼劲下来了,才好动手,不过我却还有点担心……”

    话音还未落下,只见场上,司马中对着王百威的胳膊挥砍了光剑,王百威却是不闪不避,直接挥舞自个的光剑朝着司马中的胳膊砍去,司马中无奈只得收回光剑阻挡,接着王百威光剑便又向着司马中的腿扎去,司马中挥剑朝着王百威的脖子就要砍,原以为对方回躲,但显然司马中低估了王百威拼死搏的决心,居然光剑改扎为上提,朝着司马中的脑袋就去了,这要是自个把王百威的脑袋砍下来,王百威手里的光剑,由于惯性,也会把自个的脑袋从下巴砍成两半,就是躲过,自个也得破相。

    当下司马中忙向后退了几步,忍不住开口道:“小子,你疯了,真不要命了。”

    王百威却不答话,依旧拿着光剑往前冲,司马中当下也只好挥剑隔档,时竟然有些受制,当下看台上便有人开口道:“就这么就对了,把他给干掉,让他狂。”

    司马中听了这话,顿时也来了火性,当下用力剑将面前的击荡开,接着便是脚踹了上去,对方却还是不闪不避,直接挥剑朝着司马中的腿砍来,司马中本想直接要了王百威的命,但是临上台前家主说过,最好不要闹出人命来,自个也不好违背,当下也有些后悔刚刚的举动了,可是给自个找了个麻烦。

    司马懿这时忍不住朝着白漠寒竖了竖拇指,“漠寒,你这担心可就是担心这个。”

    白漠寒看了看周围,这才小声开口道:“我现在是阿蓝,别乱叫。“司马懿忙点了点头

    白漠寒又接着道:”其就是对方拼着死也要重伤你,其二就是这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不住的添柴加火,那对方可就会抱定死志,最后很可能是两败俱伤,不过现在唯的好处,就是咱们的人身上有刀枪不入的衣服,不会出现两败俱伤的事。”

    司马傲天这时开口道:“上场的时候,我还让他别杀人,现在可是有些难办了。”

    白漠寒这时笑着道:“家主,你不用太过于担心,咱们的人可不是傻子,真要是威胁到自个的性命,他知道自个该怎么做的。”

    场上的二人此时也是频频出手,不过司马中却是跟其接触,便立马退开,看着就想王百威撵着其打样,看台上的人忍不住又起哄道:“小子,你不是很狂嘛,怎么这会便孬种了,畏畏缩缩的属王八的吧。”

    虽然知道众人这话是刺激自个,但是司马中却还是有些忍受不住,当下便上前与其阵的乱打,王百威却是不退步,虽然身上挂了不少的彩,但是却没伤到要害,依旧是直进攻。

    司马中此时心里也着急的很,当下上前又是阵的舞动,急攻几下,瞅准空隙脚便踹了过去,当下王百威便被踹飞出好几米,司马中忙紧跟上前,准备在其起身的瞬间,将其踹到台下去。

    但是紧跟几步上前,对方却好像完全没什么事,已经站起了身,光剑前伸,朝着司马中便刺了过来,司马中见状也是惊,当下身子便往旁躲了开,但是还是有些迟了,当下光剑便扎在了自个的胳膊上。

    司马中当下却是忍住扎进自个胳膊光剑的剧痛,伸手把抓住对方握光剑的手,狠狠的道:“小子,你还可以,不过就算如此,你还是不是老子的对手,虽然你伤了老子,但老子还是不能要你的命。”说着司马中已经脚将其给踢了起来,当下王百威便被踢到了半空,接着司马中抓着其手腕的手用力,直接将其给扔出了场外。

    而王百威此时也仿佛解脱了般,光剑也松了手,全身放松,根本就是自由落体,直直的朝场外飞去。

    这时看台上的众人仿佛如梦初醒,明明前秒还是司马中中了光剑,下秒却是王百威飞出了场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