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章
    未修改,勿购买

    此时只见场地上败者组的人已经开始了决斗,瞧那架势可是不像有留手的,司马傲天见状,心里当下就是阵的不舒服,白漠寒自然也看在了眼里,当下开口道:“父亲,败者组瞧这架势怕是要出人命啊。”

    司马傲天点点头,“原先的四国大比,也就那最后场是最惨烈的,死伤无数,如今这第场就如此,接下来这台上怕是下不来囫囵个的人了,看来四国这次的劫难是避免不了了。”

    说话间场上便出现了光剑的影子,当下便有人血溅当场,司马霏儿当下也看见了这场景,虽然她也见过不少战斗,但是这么血淋淋场面却还是第次见,当下便忍不住惊叫了声,白漠寒本想将其搂入怀里,但是想到如今自个的脸可不是自个的脸,当下站起的身子又坐了下来,司马霏儿此时也钻进了司马傲天的怀里。

    司马傲天见状,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当下摸了摸女儿的脑袋,脸上却是脸的凝重,此时司马懿在场上,却显得十分轻松,跟他对战的这个对手仿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只见这时司马懿双手背着,根本没有要动的意思,而面前之人却是闪闪躲躲的转圈,也不进攻,司马懿忍不住开口道:“哎,你累不累啊,都转了差不多十分钟了,要是怕疼,就自个跳下去,我不打你。”

    那人却并没有停下的意思,依旧继续转着圈,也不说话,白漠寒这时看了眼司马懿的表现,淡笑了下,并没有说话,而司马傲天此时却开口道:“阿懿这小子,可别轻敌了,他那对手看上去像是瞎转悠,可是那步伐和方位可是没有丝的慌乱,而且每次走的方位好像还挺讲究。”

    白漠寒这时笑了笑道:“不过是花架子罢了,真不知还有人会用这种本事,华而不实,在战斗中根本起不到什么大作用?”

    司马傲天闻言,忍不住问道:“阿蓝,听你这意思,你认识那人用出来的招式?”

    白漠寒点点头道:“招式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但是那人这手只是为了给后续的招式蓄力,但是若是双方实力差距不大这招还有些效果,可是他跟现在的阿懿相比,差距还是有些大的,就算他能够续满力,也未必有如今的阿懿强。”

    司马傲天听罢,轻笑声道:“阿蓝,你也对阿懿期望太高了吧,那人既然能进到胜者组,肯定就不是个弱者,阿懿虽然现在有进步,但是我感觉也不会比这人强多少。”

    白漠寒笑了笑道:“若是不信你等着看,我相信会我的预言就会被证实的。”

    司马傲天此时也忍不住开口道:“那人都已经转了差不多10分钟了,难道还没有蓄好力?”

    白漠寒看着台上,笑着道:“这就是我对阿懿有信心的地方,本来这个功法最多有两分钟的时间就可以了,若是练习这个功法的高手,有半分钟自己的气势就会提示两倍,但是这人明显是练的不到家,这么长时间了却还是没达到那种效果,所以他才直不敢进攻,阿懿是不知道这个功法的破解之法,若是知道的话,开始阿懿就出手,立马就会将这人给拿下了。”

    这时场上的司马懿索性坐了下来,开口道:“小子,会你转完了,自个下去,就别打扰我了。”说罢夸张的伸了个懒腰,便坐了下来,虽然司马懿躺在了地上,但是注意力却丝毫没有放松。

    当下眯起眼,注意这对方。而此时对方显然准备工作已经做好,转圈也越转越小,显然是打算进攻了,这时看台上的司马傲天自然看清楚了对方的意图,当下忍不住开口道:“阿懿,这小子怎么如此轻敌,这下怕是要吃大亏了。”

    白漠寒当下会心的笑了笑道:“我看未必,虽然看上去阿懿是轻敌,但是我却感觉阿懿这明显是在钓鱼,若是自个不露出点破绽,这鱼儿怎么会上钩呢?”

    说话间,那人便已经到了司马懿的近前,当下紧追两步,抬脚就要踹在司马懿的脑袋上,只是正当他往前冲的时候,司马懿也动了,竟是转身,直接朝着其飞了过去,当下那人就是惊,当下只得双臂护在胸前,不过司马懿这下却是力道非常的大,脚便将其踹的退了十几步。

    司马懿站直身子后,笑着道:“小子,你如果就是想找机会偷袭我,你也看见了,你根本没有机会,而且我也不打算陪你这么玩了。”说着,便又冲上前去通的进攻,当下便将这人弄得手忙脚乱,不住的往后退。

    不过又是十来招后,那人居然越来越稳,渐渐地居然能够还击半下了,当下这人信心倍增。

    司马傲天这时对着白漠寒道:“阿蓝,看来你确实高估阿懿了,而且这人怎么也算是赢了场的,总不能上来的都是饭桶吧。”

    白漠寒这时却不慌不忙的道:“依我看来,不出两分钟,阿懿必定将这家伙给拿下。”

    此时场上那人通的急攻,把司马懿逼得也是阵的慌乱,后退了两步居然直接跌倒在了地上。

    司马傲天当下忍不住道:“坏了,阿懿要输了。”白漠寒却依然是不慌不忙的笑着道:“我看是那人要到头了。”

    话音刚落,便见那人已经飞出了场外,司马傲天当下便大喊道:“好,厉害,阿懿这招可是太好了。”

    却原来,司马懿假装倒地后,顺势脚踹在了那人的脚腕上,同时另只脚在其倒地的瞬间踹在了其腰眼上,直接便将人给踹飞了出去。

    这两下又急又狠,当下那人便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司马懿走动其近前,笑着道:“你说你这是何必了,刚刚不是跟你说了吗,自个跳下去,省的我麻烦,也省的你受疼,看来还是我送你下去吧。”说着便把抓起那人,走到台口,直接扔了下去。

    白漠寒眼中露出了抹炫目的笑意。

    第二日早,司马傲天便单独将漠寒叫到自己身边,开口便问道:“怎么样,晚上了,你可有什么主意了。”

    白漠寒只知道望着司马傲天这个岳父道:“父亲,我以为你会先自己思考呢。”

    这话出,司马傲天满脸尴尬的笑了笑,轻咳声道:“漠寒那样的事情不用太过在意,而且这次你都有主意了,我在想什么也没多大意义啊,还是说说你的想法吧。”

    话落,司马傲天却见白漠寒摇了摇头,当下忍不住道:“干嘛,漠寒,你这摇头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没想好。”

    白漠寒站起身来,望着司马傲天道:“父亲,我认为司马懿说的不错,你现在的处事方法,的确出了问题,昨天你不是也意识到了吗,既然这样就应该改变啊,我也想明白了,之所以如此,最主要的原因便是,你不论问我什么,我都帮你想好了答案,所以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不论什么事情,在你没有头绪之前我,我是绝对不会先开口的。”

    听闻此言,司马傲天赶忙道:“漠寒,你别闹了好不好,现在可不是能闹腾的时候,要知道,若是事情真如你所说,这可是关系到司马家生死存亡大大事,可不是能开玩笑的。”

    白漠寒嘴角扯,十分光棍的道:“所以呢,现在父亲你才会好好想,半点都不敢放松不是。”话落,白漠寒便站起身道:“哦,对了,当然了,我也不是个不讲求大局的人,接下来我会和二叔,按我们的方式调查,所以,父亲,你要努力了,我是真的期望,你能在我们之前拿到结果。若是没什么事的话,我便告辞了。我还有点事情要安排下。”

    话落,白漠寒便站起身来,转身要走,见此情景,司马傲天,无语的站起身道:“呀,我说漠寒,你真的要这样不可吗。”

    点了点头,白漠寒十分坚定的道:“是的,父亲,所以,这些日子,就拜托你保重了。”

    话落,白漠寒便转身离开了。

    司马傲天拳捶在桌子上,无语的道:“这都叫什么事情。”

    话落,右手支撑着额头,却也真正思索了起来,只见下秒,司马傲天拨响了手上的通讯器,阵交代。

    挂断了通讯器,司马傲天嘴角亦是露出抹笑容,“漠寒,既然你下了这样的决定,那咱们就比比看吧,你我之间,谁先找到证据。”

    深吸口气,司马傲天这才站起身来,紧随着白漠寒来到众人面前,见父亲好险脸色不好,司马霏儿忙上前道:“父亲,你怎么了,可是还在为郑秀的事情发愁,不要担心,有漠寒在,这事定很好解决的。”

    这话出,司马傲天顿时黑了个彻底,紧盯着女儿道:“霏儿,为什么有漠寒就好解决,难道你父亲我还解决不了吗。”

    司马霏儿脸上的笑容顿,有些局促不安的道:“父亲,这个,你这是怎么了,平日里不是你经常夸漠寒吗,今天这事怎么了。”

    知道自己刚刚那番话有些反常,司马傲天忙咳嗽了两声,将头扭到了边道:“这件事,你问漠寒去,我这里没什么要说的。”

    话落,司马傲天便望向众人道:“怎么样,这次的比赛有信心吗。”

    话音刚落,就挺难过声响亮的“有信心”如同震雷般落在了耳边,感觉到众人样的视线,司马傲天拍拍手道:“有信心就好,那好好吃饭,等吃完了,咱们就去与其他几家碰碰头。”

    “什么”司马傲天话音刚落,司马霏儿便忍不住紧跟着问道:“父亲,你这是要做什么。”

    在女儿的头上点,司马傲天好笑的道:“我说霏儿,你难道忘了,在正式比赛之前,四国是允许之间比斗的,并且不允许下死手。”

    见司马傲天这么说,众人还有什么事情不明白的,司马傲林却是忙开口道:“大哥,你的意思该不会是想让他们去试试吧。”

    司马傲天当下言道:“我当然就是这个意思,而且傲林,你难道不想看看,趟星辰大海之行,让他们有了怎么样的改变吗。”

    重重的将手中的杯子放了下来,司马傲林当下忙道:“我想,可我有的时候我真得不理解大哥你的想法,若是原本咱们心里没底,去和他们斗斗还说的过去,可现在呢,咱们最需要做的不就是隐藏吗,让所有人的目光从咱们身上移开,这才是正道,若被人发现了咱们的真实实力,只怕其他三国都会将目光聚集在咱们身上,到时候,只怕……”

    司马傲天闻言笑,当下言道:“怕什么,又有什么好怕的,左右有护甲,又有漠寒的伤药,不会有事的,况且我也没让你们用全力。左右不会有性命之忧,受点伤罢了,对现在的你们来说不算什么吧。”

    听闻此言,众人心中都有几分不愿,却也知道,既然司马傲天说出口了,便是惊下定了决心,唯有应承道:“是,家主。”

    “嗯”了声,司马傲天突然重重的拍了下桌子道:“给我有点精神,这幅样子,在四国面前像什么样子。”

    司马傲林,见此情景,赶忙拉着自家大哥坐了下来在,这才言道:“大哥,好了,悠着点吧,既然你已经说了这话,那我们也不能不听,只是这上场,该怎么表现,咱们是需要商量下的,毕竟,能不露出底牌,顺便将对方的实力打探清楚,也算有个收获不是吗。”

    闻听此言,司马懿顿时笑道:“可不是么大伯,我父亲这也太不给你面子了,大伯你想干什么,就去干,虽然我父亲如今也成年了,但是大伯你既是兄长又是家主啊,若是他有什么做的不妥当的地方,你完全是可以教训的。就好像我时不时教导阿敦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